這個時候,沈義竟然坐在牀邊吃起了棒棒糖!

他手上拿着一部最新款諾基亞,他竟然在拍照!

“別看我,你們繼續。”

“靠!”

洛小兮猶如火山爆發,怒火直衝天靈蓋,這個情況下沈義不幫忙也就罷了,還特麼落井下石?!

“你!你個混蛋!你簡直禽獸不如!混蛋!”

此刻她恨不得去殺了沈義。

“我怎麼了?你倆的事兒跟我有關係嗎?”

沈義擺出了一臉無辜的樣子,拿着手機調整了一個更加合適的角度。

見此,洛小兮險些氣昏過去。

這個混蛋不幫忙也就罷了,還滿嘴是理!

這要是拍下來,她這輩子就沒臉見人了!

“來吧,小妹妹,讓哥哥親親。”

虎哥撅着一張豬嘴,硬朝着洛小兮的臉上懟。

洛小兮被逼的只得拿手去擋,但是一兩次還好,面對虎哥這巨大的力氣,她根本抵擋不了多久。

她簡直要哭了。

“嗚嗚,你別拍了!快來救我!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洛小兮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比起被這豬臉男親,她寧願被沈義欺負,所以只能去求助沈義。

然而。。。

沈義此刻卻如同沒聽見一樣,又默默地打開了錄像功能。

這一刻洛小兮徹底傻眼了。

“啊!!你個狗東西!你給我等着!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這聲尖銳的吼叫聲,直衝沈義的耳膜。

沈義感覺就算是世界上出了名的高音歌手也敵不過此刻她的這聲尖叫。

由於這叫聲,讓虎哥也是驚醒了過來。

發現了沈義手中的手機。

這種事情如果被拍下來,那就是證據!

“小子!你拍你媽呢?!”

“沒,我在拍我兒子。”

“握草!尼瑪的老子給你臉了是不是?!我兄弟的那擋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怎麼這麼牛逼呢?啊?!信不信我弄死你?”

虎哥放開洛小兮朝沈義走來,不忿的對着沈義推推搡搡。

沈義巍然不動,一雙英眸極具氣勢。

彪哥在一旁樂開了花,他的這個老大智商總算恢復了。

“小子!我勸你最好放棄抵抗!虎哥可是空手道六段!在這一帶她就是天!不想死就乖乖跪下磕三個響頭,虎哥寬宏大量興許會放了你!”

這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根本沒有放了沈義的打算,他只不過想羞辱沈義罷了。

“呵呵。”虎哥猙獰一笑,拍打着沈義的肩膀,冷哼一聲,“小子!識相的趕緊給我跪下!我一高興興許可以考慮饒你不…啊!!!!”

那個“死”字還未說出口,虎哥的胳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

“你!你敢暗算我!”

虎哥抱着胳膊一臉猙獰痛苦之相,滿頭是汗。

“打你這種垃圾,我需要暗算嗎?”沈義不禁鄙夷,這二傻子被揍了還要強行裝逼,真是服了他了。

而那旁邊的彪哥卻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僅僅是一招,要不是剛纔虎哥撤得快,他的整條胳膊都要被沈義捏斷了。

就連虎哥竟然也打不過沈義?!

“我,我!小舅子可是協警!你敢在這兒打人,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抓起來?!”虎哥一時間不知所措,直接搬出他的靠山關係。

“哦?協警?很牛嗎?”沈義輕蔑。

“媽的!阿彪,打電話叫人!”

虎哥雖然語氣仍然很生猛,但是其實已經心虛,剛纔沈義的那一招下去他就深深的明白,這次是踢到鐵板上了。

“虎哥,人一會兒就到!”

阿彪掛掉電話,雖然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但是臉上的震驚和驚恐之色仍舊不能平息。

沈義一招就能把虎哥嚇成這樣,那這得是何等的力量?!

一時間,他心裏開始發虛。

開始害怕。

他甚至一度擔心自己今天能否走出這個小旅館。

突的!

這個時候曜日紅一下子衝進了房間,滿臉緊張,“虎哥彪哥!警察來了!”

“啊?來的這麼快?!這剛掛電話人就來了?!”彪哥一臉震驚,掛掉電話時間還不足一分鐘!

虎哥卻是哈哈一笑,“小二的辦事效率就是快!快!讓他們進來把這個人抓走!”

說完他轉身看向了沈義,一臉的獰笑,“小子!你完了!你就等着蹲籠子吧!”

時間沒過半分鐘,這個時候一隊身穿筆挺制服的警務人員直直的走進了房間。

在他們身後還跟着兩個小祕書似得人物。

那兩個小祕書見到洛小兮直接朝着洛小兮就來了兩個大大的擁抱。

“洛總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嗚嗚嗚,對不起洛總,我們打不過他們只能眼看着你被擡走,求你罵我們吧。”

兩人無比愧疚,看見洛小兮安然無恙,哭的喜極而泣。

洛小兮卻是一臉懵逼,她只記得之前在夜場喝酒,這一轉眼就來這兒了,跟她倆有什麼關係?!

這個時候,一個身姿挺拔的男子走出,朝着虎哥等人打了個敬禮,“對不起三位!經人舉報,這裏有人涉嫌綁架!請你們跟我走一趟!”

“啥?”

虎哥和彪哥當時就懵逼了。

這些人不是他們叫來的嗎?

“對!對!就是他們把洛總抓走的!我們可以作證!”

兩個小祕書跳着腳,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

虎哥和彪哥兩個人直接是尿了。

這特麼好像不是他們叫來的人!

反而好像是來抓他們的!

“沈義?”

這個時候隊伍裏探出了一個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望向了沈義。 那是一個身穿黑色刑警制服的女孩,綁了個馬尾,英姿颯爽,面目十分俊俏。

“你!你怎麼在這兒?!”女孩的面目越發的驚異。

“常瑤?”

對方竟然是孫常瑤!

沈義也是有些無奈了。

爲什麼每次在這種時候都會遇到常瑤?

此時,虎哥和彪哥兩人眼珠子差點直接飛出來,“我曹,他們竟然還認識?!”他們的人沒來,反而沈義的人卻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常瑤見周圍一圈,突然發現了這裏事情的嚴重性,於是追問。

“警察同志!他們三個都是臭流氓!尤其是他!快把他抓走!”洛小兮跳着腳指着沈義大叫道。

沈義當時就尿了,自己怎麼流她了!

“你別污衊人啊!”

接着,沈義黑着臉把整件事情的全過程和她說了一遍。

常瑤點點頭,大概是明白了。

接着她和隊長“周峯”解釋了一番,周峯點點頭,手一揮,“把這兩人帶走!”

“哎?你們幹什麼?!我兄弟是協警!”

“協你個頭!”常瑤直接朝着虎哥的屁股踹了一腳,左右兩個小警察藉機將兩人給拷了起來。

“哎!兄弟!誤會!誤會!我兄弟叫王小二!”

“二你個六!”常瑤二話不說上去又是一腳。

這次兩人徹底服了。

對方根本不跟他講情面!

“帶走!”

周峯一聲令下,兩人被套上了頭套,如同牽狗一樣牽着走了出去。

。。。

隨後沈義也是跟着去了一趟局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