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李軍,這位是林天行,這位是陸洋,還有這位是高飛。”孫磊輕笑着爲劉小備介紹着那四個青年。

那個年紀最長,看起來十分穩重的青年便是李明軍。

而一旁顯得比較懶散的那個便是林天行,

陸洋則是那個總帶着一絲笑意的那個青年。

最後那個臉上帶着微微的傲氣的青年便是高飛。

簡單地客套了幾句之後,高飛便直接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們就開始吧。”

“開始是自然的,不過林兄弟要不要一起參加?”這時陸洋帶着一絲溫和的笑意看向劉小備。

劉小備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他們這到底是要弄什麼啊,他最開始以爲他們只在單純的賭博,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具體要參加什麼?”劉小備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wωw¤ t tkan¤ ¢Ο

“我們的規則很簡單,就是玩幾場遊戲,勝者可以贏得所以的賭注,不過因爲這裏條件限制,所以我們也只能玩些簡單的遊戲了。”李明軍輕輕地笑着說道。

“哦,明白了。”劉小備輕笑道,這幾人之間的賭注似乎並不小,他現在的錢雖然沒有達到世界前一萬,最少也能排到10001,怎麼可能會沒有錢來參與這種遊戲呢,而且劉小備現在真的是更無聊啊,有可以解悶的遊戲劉小備怎麼可能不玩呢。

五人見劉小備直接答應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李明軍這時連忙說道:“既然劉兄也參加,那麼你也寫出一個比試項目吧,無論什麼都可以,當然最好是你自己擅長的,因爲我們選的可都是自己擅長的。”

“無論什麼?”劉小備微微疑惑地問道,這個無論什麼範圍實在是太廣了,一時真讓劉小備難以下手。

“沒錯無論是什麼,只要是你擅長的,像我寫的是圍棋,而林兄寫得是賽車,孫兄寫的是模擬戰場存活。”李明軍輕笑着爲劉小備解釋道。

劉小備想了想只要是自己擅長的,無論是什麼,都可以寫上來,劉小備微微皺起眉頭來,他現在真正擅長的是造假,不過造假裏包含的太多,比如名畫造假,想着造假名畫就一定會畫畫,還有很多,雖然不是達到專家級,但比起一些有名的畫家還是可以的。

(未完待續…) 劉小備思考了一小會兒,之後,才慢慢地說道:“那我就選一個繪畫吧。”

“沒想到劉兄還是一位雅士,如果真的抽中繪畫的話,那我們連比的必要都沒有了,就我們這幾個的繪畫水平,連個花都畫不好。”陸洋聽到劉小備說是繪畫之後,便輕笑着說道。

“好了,林兄,把你寫好的紙條放到這裏吧。”李軍拿過來一個盒子,裏面有很多的紙條。

劉小備輕輕地掃了一下,發現那些紙條上各種各樣的選項還真多,有撲克牌,有檯球,甚至還有百米長跑,各種選項當真是不少。

劉小備將自己寫好的紙條放進了那盒子之中,接着李軍直接拿出一個帶口的蓋子,將那盒子蓋了起來,他對着劉小備輕笑道:“這裏面一共有三十多個紙條,每個紙條上都有一個項目,而我們寫的也混在其中,現在我們每人抽取一個紙條,做爲這次遊戲的比試項目。

劉小備這時也看出來了,這第一次的抽籤,也算是一聲賭博,畢竟裏面可是有着六個寫着對六人中一人有利的選項,而抽到這六個籤的機率大約是五分之一,所以機率還是比較大的,到時誰的籤被抽出來了,那麼他就在這次遊戲之中佔了一次便宜。

“劉兄弟,你第一次參加,就你先抽吧。”李軍將那盒子遞給了劉小備。

劉小備也沒有再推辭,只接從盒子中抽出一張紙條,紙條並未對摺,所以拿出來之後,劉小備便看到了其中上面的字——搏擊,不過後面又加了一個附註,在地下拳王的手下堅持時間最長者獲勝。

劉小備看了看其他幾人的臉色,顯然這都不是他們中意的選型,而最中高飛的臉色還微微一些發白,他略微有些咬牙切齒地說道:“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寫的這項目,我非要讓他好看不可。”

劉小備這時也算明白了,除了這六張紙條是他們寫的以外,其於的紙條都是隨便找人寫的,所以裏面什麼都可能會有。

“那我也抽一張。”李軍輕輕一笑,然後直接抽出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着斯諾克,一局定勝。

接着孫磊也抽了一張,上面寫着繪畫,孫磊看到紙條上的字之後,微微苦笑地看着劉小備,說道:“劉兄弟,你的運氣還真好啊,竟然還真抽到了繪畫。”

劉小備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麼小的機率,竟然也能抽到了,看來自己的運氣還真是不錯。

接着剩下的三人也分別抽取了紙條,而項目則分別是,賽車,跑步與檯球。

“好了,現在所有遊戲的項目已經都選定了,我們準備一下開始吧,而遊戲的順序,便按照我們抽到的順序進行吧,現在我們到後面武場去,進行搏擊。”孫磊輕輕一笑,將所有抽到的紙條都收了起來。

“和拳王搏擊?到底是誰出的餿主意。”高飛聽到要去武場,眉頭不禁高高地皺了起來,顯然他對於搏擊武鬥什麼的很不擅長。

“好了,別抱怨了,抱怨也沒用,我們過去吧。”孫磊輕輕一笑,便帶着衆人走了出去。

對於搏擊劉小備並不在意,不過劉小備在意的是那個拳王,也不知道這拳王到底有着什麼樣的實力,這點讓劉小備很是好奇,或許通過這個拳王。

不一會兒,劉小備便跟着孫磊等人來到了武場,這武場還真是大啊,整個武場十分的寬闊,有很多練武用的器具在這武場之中擺着,而武場中間還有一個高高搭起的擂臺,似乎專門用於比武。

“王前輩,我們找你幫個忙。”這時孫磊向着一個坐在武場旁邊,正抽着旱菸的小老頭說道,劉小備看着那小老頭的樣子,不禁微微詫異,這老頭不會就是所謂的拳王吧。

孫磊當下便將賭約的內容告訴了那老頭。老頭聽到後,冷然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時間和你們玩這些遊戲,走遠點,別打擾我老頭子清靜。”

“前輩,我們當然也不會讓你白辛苦的,這樣吧,您只要陪我們玩一會兒,我就送您一罈我二叔釀造的百里香。”孫磊見老頭推辭,也不在意,而是直接拋出一個誘惑出來。

老頭聽到孫磊的話後眼睛直接亮了起來,片刻之後,他的眼睛又微微地眯了起來,淡淡地說道:“小子,你沒騙我吧,你二叔的酒可不是你想弄就能弄出來的。”

“我自然不敢騙前輩您了,不瞞您說,這酒我手裏也只有半斤。”孫磊輕輕地笑道,他知道以眼前之人對酒的喜愛,斷然不會拒絕百里香的誘惑。

“好,半斤的百里香,少一點都不行。”老頭在聽完孫磊的話後,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下來。

劉小備在一旁也算看明白了,眼前這個不起眼的老頭便是所謂的拳王啊,不過這拳王卻和他印象之中的拳王差出很多,他想像的拳王應該是那種正當壯年,身強體壯之人才是,雖然不用看上去一身的肌肉,但也要十分的彪悍才行。

不過劉小備倒也沒有小看這老頭,自從知道這世界有着很多強大的力量之後,他也知道了這世界會有很多深藏不露這人。

不過讓劉小備好奇的還有那百里香,這老頭一開始根本就懶得搭理他們,但是在孫磊拿出百里香做條件之後,便爽快地答應了,可以看出這千里香十分的有誘惑力。

一旁的李軍似乎看出了劉小備的疑惑,便爲劉小備介紹道:“這位老前輩名爲王拳,是一位十分厲害的拳術高手。”

“那百里香又是什麼酒?”劉小備輕輕地問道。

“百里香是孫二叔親手釀製的一種酒,據說這種酒開壇酒香傳百里,當然這只是誇張的說法,不過這百里香卻絕對是酒中極口,那些所謂的名酒跟百里香一比,簡直就什麼都不是了,而且百里香還有強身的作用,如果經常喝的話,可以增強人的體質。”李軍在一旁爲劉小備解釋道。

“好了,小子,既然你們要老頭子我跟你們交手,就快些吧,我老頭子可沒那麼多的時間和人們耗。”王拳看着劉小備幾人淡淡地說道,說完之後,王拳便慢慢地走上了一旁的擂臺。

“誰第一個上?”王拳上了擂臺之後,便淡淡地問道。

衆人互相看了看,似乎都有些遲疑,就在劉小備想開口的時候,一直畏縮在後面的高飛突然大聲地說道:“我第一個,早死早超生。”說完便直接跑上了擂臺。

劉小備聽到高飛的話後,心中都有些無語了,什麼叫早死早超生?至於嗎?這又不是打生死擂。

“原本是你小子啊,我還以爲你會不敢上來呢,沒想到你還挺有種的,看在你這麼有種的份上,這次我出手會輕一些的。”王拳地看到高飛上臺之後,便一臉輕笑地說道,從他們的話中不難聽出,這高飛之前受過王拳的教訓,所以纔會這麼懼怕他。

高飛看着王拳,苦着臉直接擺出一個進攻的架勢,他也知道自己這水平對付普通人都沒有什麼優勢,更不用說是對付王宗這樣厲害的人物了,所以他上來就做好捱打的準備了。

“放心吧小子,我這次只會出小半成的力,不會打得太重的。”王拳輕輕一笑,然後看着高飛說道:“準備好了就快出手,別老在那裏站着。”

高飛聽到之後便大喝一聲,直接向着王拳撲了過去,接着便看到王拳輕輕地踢出一腳,直接踢中了高飛的肚子,高飛慘叫一聲,直接飛滾了了出去。

秒殺!

劉小備輕輕一聲驚歎,這下手也太狠了吧,高飛竟然直接飛起了一米多高,這可真叫高飛了。

不過看高飛似乎並沒有受什麼傷,在倒地後不久,便又爬了起來,只是卻飛快地跑下了擂臺,一副躲着王拳的樣子。

“也活該高飛倒黴,誰讓他上次調戲女生被王老看見了,看來到現在王老對他的印象還是不好啊。”孫磊在一旁輕輕地笑道。

“好了,現在高飛已經敗了,一秒定勝負,接下來我上吧。”李軍微微苦笑一聲,然後直接上了擂臺,對着王拳輕輕地躬了躬身,說道:“請前輩賜教。”李軍在說完之後,便直接揮掌向王拳攻了過去,看李軍這樣子,明顯是練過功夫的,不過很可惜在剛一接近王拳的瞬間,便直接被王拳放倒了,還是秒殺,沒有一點的懸念。

接下來林天行和陸洋也上去了,不過如同李明軍一樣,直接被秒殺了,不過好在王拳並沒有用什麼力,所以他們都沒受什麼傷,唯有高飛摔出去的樣子難看了點,不過卻並沒有受什麼傷。

“孫磊,看來這場比試是你贏了,我們竟然連一秒種都支撐不下來。”在陸洋從擂臺上下來之後,便一臉苦笑地說道。

“這還真不好說,我想在王前輩手下接過一招半式,恐怕很難。”雖然這樣說着,但是孫磊還是十分從容地到了擂臺之後,向王拳行了一禮之後,便大吼一聲,直接向王拳撲了過去,看到孫磊一出手,劉小備便知道孫磊身上有着真功夫,而且還不弱,看他那出拳的威勢,最少比宋勳的那兩個手下要厲害多了。

孫磊到了王拳的身旁之後,直接向王拳的身側攻了過去,王拳揮拳直接向孫磊擊了過來,孫磊身子倒是敏捷,直接躲了王拳的攻擊。

其他幾人在看到孫磊躲過攻擊之後,不禁輕嘆一聲道:“看來這次的六百萬要歸孫磊了,真是倒黴,竟然抽到了武鬥的項目,我們這些人中,就孫磊有武術底子。”

六百萬?

劉小備微微的一怔,隨後便明白過來,應該是那個賭注。

就在這時孫磊終於沒有奪過王拳的攻擊,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十秒,孫磊在王拳的手下整整堅持了十秒。

雖然十秒十分的短暫,但是對於孫磊來說已經足夠自豪了。

(未完待續…) 在孫磊下臺之後,劉小備便慢慢地走了上去,說實話,他也和王拳較量一下,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在,倒底是一個什麼水平。

撲了過去,猛然一掌直接向王拳攻了過去。

起初王拳並沒有太在意劉小備,但是在劉小備出掌之後,王拳的眼中微微地閃過了一絲驚訝,劉小備這一掌僅是帶起的拳風,便有十足的破壞力,如果普通人捱上這麼一掌,恐怕會直接骨斷筋折。

王拳揮手直接架向了劉小備的手掌,但是在與劉小備手臂相擊的瞬間,王拳臉上微微地變了一下,他還是低估了劉小備這一掌的力量,這一掌最少也有五百多斤的力,普通人捱上就算不死也重傷,不過王拳卻並不是普通人,只見他手上一用力,便直接將劉小備的手掌的擋住了。

“好小子,沒想到你竟然會武功,我還真沒看出來啊。”王拳在擋住劉小備的攻擊之後,便輕輕地笑道。

劉小備對於攻擊無果並不意外,畢竟王拳可是號稱拳王,如果連他的這點攻擊都接不下來,那可就真是笑話了。

“不過你小子的師父是誰啊?他怎麼教你的?竟然連發力的技巧都不會。” 前妻的蜜戀 王拳再次接了劉小備一拳之後,眉頭微微地皺起來,似乎對於劉小備那個莫須有的師父充滿了不滿。

“晚輩並沒有師父,對於武術晚輩也只是自學了一點而已。”其實劉小備對於發力的技巧也只是從鐵砂掌上學了一些,和真正的武者比起來,自然也會有很大的不足。

“原本是自學,我說呢。”王拳眼中露出一絲喜色,在擋住劉小備的攻擊之後,便直接將劉小備推了出去,一瞬間劉小備只覺得一股沉重的力,直接讓他向後連退了數步。

“小子,有沒有興趣拜我爲師?”王拳在劉小備退後之後,便一臉輕笑地說道。

而擂臺下面孫磊等人在聽到王拳似乎有收劉小備爲徒的意思,不禁都露出一絲驚色,沒想到王拳竟然想要收劉小備爲徒,如果那樣的話,劉小備可就真是一步登天了。

“抱歉,多謝前輩的好意。”劉小備輕輕地搖頭拒絕了,雖然他現在也看出了這王拳的實力比他要高出很多,但是他卻並沒有想拜王拳爲師的想法,有先天因果系統在,他可以擁有更多的可能性,學武他從來沒有擔心過,甚至等開啓了兌換功能之後,他可以直接從抽獎空間之中兌換各種武功,所以他對拜師並沒有興趣,也不想自己平白地多了個師父。

孫磊等人在聽到劉小備拒絕之後,臉上均露出一絲焦急之色,但礙於王拳就在這裏,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

“小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我拜我爲師?”王拳對於劉小備的拒絕並沒有生氣,反而淡淡地問道。

“晚輩知道前輩的實力厲害,但是晚輩並不想拜他人爲師。”劉小備輕輕地說道。

“既然這樣,也就算了,不過你要自學卻也有很多門路並未通曉,今天老頭子我高興,就稍稍地指點你一番。”王拳聽到劉小備的話後,眼中露出一絲微微的失望之色,他能看出來劉小備是一個很好的練武胚子,如果有一個好師父的話,將來一定可以成爲一代宗師,但是他也能看出來,劉小備是真的沒有拜師的想法,所以不能收這麼一個資質極佳的弟子,讓他微微有些失望,不過他又不希望這個一塊好胚子廢了,所以決定指點劉小備一下。

王拳在說完之後,便直衝到劉小備身前,猛然揮拳向劉小備擊了過來,那拳頭上帶起猛烈的拳風,直接向劉小備撲了過來。

劉小備看到那猛然的一拳,也並未閃躲,而是直接一拳迎了上去,兩拳瞬間相擊,頓時劉小備只覺得一股巨力從王拳的拳上涌來,劉小備被這股巨力瞬間震退了三四步,若不是在緊急關頭用念力化去了一半的力,他現在恐怕會直接飛出擂臺。

王拳將劉小備擊退之後,並沒有追擊,反而負手身後,輕輕地問道:“小子,剛纔那一拳的力量如何?”

“十分的強,前輩果然厲害。”這時劉小備也不得不佩服王拳的實力了,他自己能打出這數百斤的拳,那是因爲劉小備還添加了許多基因,加上精神力的強化,而王拳卻全是自己練出來的。

“不用你拍馬屁,剛纔那一拳我用的力是和你相等的,之所以我能將你擊退,是因爲我的發力技巧不同,所以對於力的運用而言,我可以發揮出更強的威力。”王拳淡淡一笑,然後又淡淡地說道:“你現在向我打一拳。”

劉小備聽完之後,直接向王拳揮出一拳,王拳伸出手掌,瞬間將劉小備的拳擋住了,並搖頭道:“你這樣的揮拳方式最多隻能發揮出百分之六十的力量,這樣可不行,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不能發揮自己的力量,可是不合格的。”

“小子,看我的。”王拳對着劉小備輕輕地說了一聲之後,然後輕輕地向前打了一拳,這一拳看似並不重,但是在出拳的瞬間,竟然直接打出了音爆,那刺耳的轟鳴,讓劉小備微微有些不適。

“看清楚我剛纔發力的方式了嗎?”王拳淡淡地對劉小備說道。

劉小備眉頭微皺,慢慢地思考了一會兒之後,便猛然揮出一拳,這一拳竟然也打出了微微的音爆聲,不過較之王宗那一拳卻差得太遠了。

“不錯,你小子果然聰明,竟然只看一遍,就明白一些了,這樣吧小子,你不拜我爲師,所以我的功夫並不能傳授給你,但是陪你玩一會還是可以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陪陪我老頭子啊?”對於劉小備的悟性,王拳着實很吃驚,竟然只看一遍,便有了領悟,要知道他當年學這些的時候,可是用了相當長的時間,才慢慢地找到訣竅,對於這麼一個好胚子,王拳實在不忍心,讓他埋沒了,所以決定對劉小備正式地指點一下。

“不用謝我,我只是不想你這麼好的根骨白費了,才指點你一二。”王拳淡淡地說道。

“各位,看來接下來的遊戲我是不能參加了,真是抱歉。”劉小備在王拳說完之後,便向着擂臺下面孫磊等人說道。

“沒關係,能得到王前輩的指點,那是求之不得的福分,而這一局的賭注等會我會給你的,接下來你就好好和王前輩學習吧。”孫磊眼中略帶着羨慕的眼神,要知道他曾經讓王拳教過自己武功,但是王拳說自己的根骨太差,不適合修煉他的武功。

“賭注就算了,這一局比試是王前輩讓着我,我才能堅持那麼長時間。”劉小備面帶輕笑,六百萬在現在的劉小備眼裏早就已經和幾毛錢一樣了。

“怎麼,你是看不起兄弟幾個嗎?”孫磊聽到劉小備拒絕拿賭注,臉色不禁微沉了下來,似乎劉小備只要不拿這賭注,就是看不起他們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