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光芒飛速的流轉,很多東西就這麼與楚南擦身而過。

楚南凝神靜氣,時間之力漸漸瀰漫開來,這些包裹著各種物品的光點剎那間就慢了一些。

就是這樣,等看到中意的,時間之力再爆發一下,就可以定格一瞬間,也就有了足夠的時間就之收入囊中。

楚南在這裡不能動彈,而用意念之力收取東西的機會只有一次,哪怕有細微的差異,他都有可能收取到一些無用的東西。

既然只有一次機會,楚南自然不會輕易出手。

這期間,楚南看到幾樣非常不錯的東西,但都忍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楚南突然目光一亮,看到了一個光點中的一塊七彩玉石,上面雕刻著幾個圖案,他的心頓時突突的跳動起來,因為他感應到了其上一絲絲異常強大的能量波動。

就是它了!楚南心中做出了決定。

楚南的瞳孔收縮著,即使他不能動彈,但他的身體內部自然而然的繃緊,心跳卻是奇怪的慢了下來,慢到幾乎要感覺不到了。

這時,這光點接近,楚南瞳孔瞬間擴散,白芒自整個瞳孔中射出來。

但就在這時,楚南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極其熟悉的氣息,這氣息令得他緩慢的心跳在剎那間加速跳動。

只是這麼一瞬間,那塊有著七彩玉石雕刻的光點就從楚南的身前一閃而過。

楚南的心頓時如同失落了一塊,你妹啊,這七彩玉石雕刻絕對是十分牛逼的神物,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它從身邊流失了。

就是因為那氣息,那氣息是……

「大……大哥……」一個生澀無比的聲音傳入到楚南的意識海中,剎那間在他的意識海產生了共鳴。

「小灰?」楚南一個激靈,這是小灰的氣息,這是小灰的聲音。

頓時,楚南的眼前浮現出小灰的身影,那隻喜歡偷酒喝的大老鼠,只是後面它的腳與腹間長出了一層肉膜,讓它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甚至到了最後,它竟然像一個人一樣,還學會了說話。

只是當楚南遇刺后,陰差陽錯坐著飛船前往輝煌大陸后,就再也沒有見到小灰了。

但是,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大哥,這裡……」這個聲音再度在楚南的意識海里響起。

順著一絲奇特的感應,楚南朝著左前方看了過去。

突然,他的目光鎖定了一個光點,在這光點中,他看到了一隻紫金色的老鼠被困在其中。

那是小灰,絕對沒有錯,雖然它的皮毛變得越來越艷麗,但那目光那氣息,他都熟悉無比。

來不及想小灰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它所在的光點已經接近了。

楚南集中精神,時間之力瞬間爆發,小灰所在的光點頓時被定住。

而就在這瞬間,楚南將這光點攝取了過來。

剎那間,楚南感覺身形一晃,眼前的景像瞬間變化,站在了一座大殿之中,在旁邊,其餘人都在。

「哈哈哈,不愧是第一名,竟然得到了一隻老鼠,佩服。」這時,一個青年大笑道。

在楚南的肩上,小灰正趴在上面,不過它一身紫金色的皮毛卻再度變成了灰色,而它的身上也完全沒有一絲靈氣。

楚南冷冷看了這青年一眼,那目中的冷意竟然令得這青年的笑聲一滯,心裡就如同在這瞬間被塞入了一塊寒冰,冷得他直哆嗦。

姒含霜訝異的看了楚南一眼,這殺意已經殺人於無形了,咦,他成長到了聖境後期了,也是,一入天門那神力對身體的洗禮對聖境的玄修肯定是極其有效的,反倒是對神境強者效果就不那麼明顯了。

「沒事的,這隻老鼠說不定有奇特之處。」金秀兒低聲對楚南道。

「呵呵,它的確很神奇。」楚南笑道,雖然因為小灰錯失了一件至寶,但在他心裡,小灰比那至寶要重要多了。

金秀兒見楚南毫無受打擊的樣子,不由覺得自己有些瞎操心,這傢伙哪有這麼容易被打擊到,不過,就在這時,她感覺到楚南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臉上開花了?」金秀兒白了楚南一眼。

楚南嘿嘿一笑,沒有說話,他只是想到了金秀兒是冰后的女兒,她真的被孕育了十萬年才出生嗎?那豈不是個怪胎了。

就在這時,那接引神使葉老憑空出現,開口道:「恭喜你們,你們何其有幸入了天門,從此與天門之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姒含霜問道。

「這一次是輪到我們天一神脈鎮守南天門,所以,等會兒,天一神脈的八大宗派勢力會派人來挑選弟子。」接引神使葉老道。

「那我們都會被挑選到嗎?」甘子星域的陽震東道。

葉老看了一眼這陽震東,道:「不一定,一旦沒被八大宗門的人挑選到,就只能自生自滅了。」

就在這時,葉老神色一動,道:「八大宗門的人已經到了。」

話聲剛落,八個男女已經出現。

楚南眼尖的發現,其中一個年青男子竟然是上次站在接引神使葉老身邊的。

不過心念一轉,楚南就知道了,肯定是這男子走通了葉老的關係,提前來查看的。

「這是他們天門試煉的名次,你們先看看吧。」葉老說著一揮手,五十個人頭頂上出現了排名。

除了那之前看過他們的年青男子外,其餘七人在第一時間都看向了楚南。

但瞬間,這七人便一陣愕然。

「天門試煉竟然是一個聖境的小子,葉老,你不會弄錯了吧。」一個人道。

「不會有錯。」葉老道。

這七人的目光打量了楚南好一會兒,齊齊都移開了目光,開始打量其餘人,而很快,他們在看到姒含霜,陽震東與鐵如松時,都目光大亮,這三個人,是絕對的好苗子啊。

「本次挑選,我們煉星殿按規定是第一個挑選。」那煉星殿的青年大聲道,目光直直望向了姒含霜。

「華兄,我們談個交易吧。」另外一個青雲派的青年急忙道。

「免談,此次首輪挑選權不交易。」這煉星殿的青年堅定的大叫道。

天一神脈十大宗派,是天一神脈最頂尖的勢力了,它們分別是煉星殿,青雲派,聖魔窟,天劍宗,金葉門,離火宗,東傀宮,蓮心谷。

「姒含霜,就是你了,過來吧。」這煉星殿青年指著姒含霜道。

姒含霜走到了煉星殿這青年後面,他們這些各大星域的絕頂天才,入了天門竟然也身不由己,也只能由得別人挑選,她低垂的眼眸里閃過一絲不甘。

接下來就是天劍宗挑選第二人,選的是甘子星域的陽震東。

第三人是鐵如松,被東傀宮挑走。

接下來,一個個人被挑走,金秀兒在第三十個被離火宗選走,聞人紅妝在第三十五個被蓮心谷選走。

到最後,剩下了楚南,他這天門試煉第一人竟然留到了最後,而這八大宗門的代表都有些猶豫。

「一個靠運氣進來的小子,我煉星殿不養廢物,也不想為他付出十枚神雲晶的代價。」煉星殿的青年冷冷道,他挑了七個人,交出了七十枚神雲晶給葉老后,就帶著七人瞬間消失。

天劍宗,青雲派,金葉門,離火宗,蓮心谷等都帶著各自挑選的弟子離開,這讓楚南都沒來得及跟金秀兒與聞人紅妝告別。

倒是聖魔窟與東傀宮的兩個人看著楚南,似乎還在計算著招他是不是划算,畢竟,十枚神雲晶的代價,不算低了。

「罷了,許兄想要的話就收下吧,他連神境都沒到,根本看不出築的是幾等神基,這要是招他入門他卻築出個超凡神基,這十枚神雲晶就得我自己掏腰包了。」東傀宮的女子說道,帶著挑選的弟子消失。

聖魔窟來挑選弟子的是一個光頭青年,他的頭皮上紋了神魔圖案,顯得特別詭異。

「許小子,快點決定,到底要不要這小子?」葉老催促道。

這光頭青年盯著楚南,似乎要將他全身看個通透一樣,天門試煉第一,要是往常,那可絕對是各派爭搶的人物,但是聖境……

「葉老,還是算了,我聖魔窟挑選弟子的規矩更是九死一生,我帶他進去了,說不定過幾天他就要死了,我又何必浪費十枚神雲晶呢。」光頭青年決定了,還是不賭了,這小子若是成長起來了,他會得到豐厚的貢獻點,但一旦他死了,十枚神雲晶就是他承擔了。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楚南與葉老在這大殿里。

葉老看著楚南,卻發現這青年的臉色很平靜,但他的眸子里就如同有兩團火焰在燃燒。

楚南這心裡確實燃著一把火,他心機再深沉,遇到這樣的情況也不由有情緒流露出來。

「沒有人選你,按照規定,你要被趕出這裡,而外面就是綿延千萬里的大荒,你將要在大荒自生自滅。」葉老道。

楚南的嘴角抽了一下,即使他不知道大荒是什麼地方,但他卻知道那裡絕對是他這種實力十死無生的地方。

他知道入了天門恐怕也要面對無數的危機,但他絕對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後果,這簡直就是將他逼上絕路。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這時,葉老突然開口道。

楚南赫然抬頭,望著葉老。

葉老穿著一身看起來十分普通的袍子,臉上的皺紋可以夾死蒼蠅了,若是丟到人群里,絕對會被人當成一個普通的老頭。

「什麼機會?」楚南問。

「你在大荒生存超過十天,我就給你指一條明路。」葉老道。

「好。」楚南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他心裡十分明白,這由不得他不答應。

「去吧。」葉老一揮手,楚南就直接從大殿里消失了。

葉老的神情有些古怪,只聽得他喃喃自語道:「這小子,身上的古怪連我都看不透,十枚神雲晶而已,這些傢伙還真是一個比一個摳,鼠目寸光。」

而楚南在瞬間就發現自己跌坐在草叢中,不對,這草叢怎麼還在動。

剎那間,楚南只覺得一陣寒意從心底漫起,他慢慢抬起頭,就看到了一隻碩大的腦袋在半空,兩隻磨盤大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這哪是什麼草叢,這分明就是一隻大荒巨獸的背。

突然,楚南渾身一顫,時間之力剎那間運起,人已瞬間消失。

而就在這時,一道撲天蓋地的黑影抽了過來,竟是將楚南的時間定格之力都抽碎了。

楚南被一道恐怖的罡風掃中,整個人飛出去千餘米,身體倒掛在了一顆巨樹的樹枝上,令得他血氣翻湧。

從這個距離看去,楚南才發現那隻巨獸有多麼龐大。

不過,在這巨獸眼裡,楚南充其量只是一隻小蟲子,趕跑了也就算了,聖境的氣息,對它來說就是一隻螞蟻一般。

楚南翻身坐了起來,剎那間給自己布下了一個隱匿陣,這才鬆了一口氣。

「十天嘛,我藏上十天應該不難吧。」楚南心道。

就在這時,小灰從楚南的衣襟里鑽了出來,身體剎那間變大,待變得與楚南一般大時它就停止了。

「大哥。」小灰呲牙裂嘴的,似乎是在傻笑。

「小灰,這小子怎麼會成為天門中的一個光點?」楚南敲了敲小灰的腦袋。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我想入天門,好不容易瞅住了一個機會,結果一進入就被包裹住,脫身不得,若不是大哥你,我可能要在裡面困上一輩子。」小灰感激涕零的望著楚南。

「好了,別說這個了,咱們怎麼說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楚南說著,突然臉色一變,這大荒的能量竟然瞬間劇烈波動,而他布下的隱匿陣竟然就這麼如肥皂泡一樣破碎了。

… ?楚南與小灰大驚,齊齊跳了起來。

而幾乎就在同時,楚南與小灰發現了這根枝條上那一雙雙紅通通的眼睛,那是一隻只如同蜥蜴一般的生物。它們身上覆蓋厚實帶著神秘花紋的鱗片,身上有一絲絲灼熱的煙氣散發出來,空氣都在剎那間變得濃稠起來。

楚南「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而小灰頸部的毛髮都根根豎立。

驀然,楚南的心重重跳了一下,他吼道:「走。」

楚南一刀呈環形斬出,斬向的卻不是這些蜥蜴,而是那一根根枝條。

就在這一刀斬出之際,楚南與小灰如千斤巨石一般下墜,又在瞬間竄向了天空。

但突然間,他們感到了一股巨力在拉扯著他們,片刻間,他們就被扯得倒飛過去。

此時,楚南才發現,他們的身上,竟然吸附著一隻只吸盤,吸盤的另一端就是這些蜥蜴大張的嘴巴。

是蜥蜴的舌頭!

而且,仍舊不斷的有一根根舌頭****而出,粘在楚南與小灰的身上。

這些蜥蜴身上,有火焰的氣息,它們是火屬性的生物。

楚南心中剎那間閃過這個念頭,身上就冒出了衝天的銀焰。

頓時,這一根根舌頭就閃電般縮了回去。

它們害怕這靈火,這就好辦了。

楚南不思逃跑,竟然興奮的一聲大喝:小灰,宰了它們。

「宰了它們。」小灰這二貨也是大吼一聲,與楚南殺了回去。

楚南的破殺刀上銀焰燃燒,發出的攻擊竟然輕而易舉的穿透了這些蜥蜴那看著十分恐怖的鱗甲。

而且,楚南也發現,在攻擊中融入真龍之意,對這些蜥蜴有著更強烈的剋制作用。

這些大荒火蜥本就有著淡薄的神龍血脈,結果,它們在屬性上被楚南的靈火壓制,在靈魂上被真龍之意壓制,就如同遇到了天敵一般,這一群數十隻蜥蜴竟然瞬間就崩潰了,四下逃散,在這巨樹之下留下了八具屍體。

楚南從這八具屍體上挖出了八顆淡紅色的獸晶,而小灰卻在瞬間將八具屍體給吞噬乾淨,然後灼熱的盯著楚南手上的八顆獸晶。

「你只有兩顆。」楚南丟了兩顆獸晶給小灰,他初入天門,這獸晶應該是硬通貨,也是修鍊的資源之一。

小灰將獸晶丟入嘴裡,頓時一陣咬豆子般的咯嘣聲響起,它直接將之咬碎吞下去了。

在吞下去的下一秒,小灰的身上就有一道神光閃過,楚南頓時就發現了小灰的變化。

楚南帶著小灰開始找地方落腳,這大荒處處危險,就這麼暴露在外,別說十天,一天都撐不下去。

這大荒極其古怪,空間能量處於一種很微妙的狀態,在這裡,任何陣法一布置都很快就會失效。

楚南本來想帶著小灰在破殺刀里躲十天,但他卻發現,破殺刀的空間通道在這裡竟然被封死了。

楚南保命的倚仗就失去了兩個,而現在,距離一天的時間還漫長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