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才是最難以對付的,也是最危險的!

無一例外的,洛傾羽發現這些高手大多數依靠著的是皇族,尤其是他們竟然大多數都跟西陵國有交集,這倒是讓洛傾羽感覺道頗有壓力的!

她自然知道,這個世界上,真正野心龐大的,便是這些皇家的人,他們處心積慮,他們時時處處的在算計…… 修靈液,對於皇家這些必須靠著靈力強大才能穩固自己地位,才能奪得皇權的後宮眾皇子來說,是最具有吸引力的!

「再不交出你們的頭領的話,我們就要放箭了!準備……」外面的官兵首領再厲聲一喝,高坐在馬背上的他抬起手……

「我去一下!」洛傾羽說完,將身上的披風解下來,正準備抬腳上前,卻突然的被一把拉住:「阿彌陀佛,老衲失禮了,施主,既然你們進了我這佛悲寺,便是我佛悲寺該保護的人,老衲去跟他們解釋!」

「方丈,這些人不可理喻,您還是退後!」洛傾羽對著方丈點了點頭,隨後還是拒絕了讓方丈出去!

她窺探過方丈,發現對方壓根就是一個靈力全無的人,看他一身破衣爛衫,滿臉菜色,定然是在這寺廟裡面清修的,南翼國很早就沒有了信仰,他們的信仰都被窮困的生活給掩蓋了!他們食不果腹,哪裡還有多餘的精力去搞什麼信仰啊!

「不,出家人,當做這些事情的。老衲在這城裡面數十年,素來沒有機會感化那些心中生了邪念之人!此番,老衲請施主給老衲一個機會!」這老方丈估計也已經有七八十歲了,他的身子已經佝僂,他的牙齒也有很多脫落了,他的身上穿的是百衲衣,他的面目雖然呈現菜色,但是雙目卻炯炯有神,此時彷彿是能夠洞察一切似的,他說完話,從洛傾羽的身邊走出去。

「我數到三,再不……」外面繼續叫囂。惹得屋內的眾人紛紛捏著拳頭要衝出去!

「這幫該死的,明顯就是故意沖著咱們丫頭來的!」白虎咬著牙嘟囔:「他們要放箭早就放了,到現在還這麼墨跡,明顯就是挑撥老大出去殺了鮫人士兵,然後他們去昭告天下,說戰皇濫殺無辜!」

「知道就行了,別多嘴!」玄武回頭,冷冷的看了一眼嘟囔的白虎,隨後他眼眸冷冽的掃過一側的八百多人,他知道,洛傾羽暫時不想讓這些人知道她的身份就是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南翼國新皇登基,各地勢力還互相僵持,地方上百姓不如京城百姓那幫明事理,他們比京城百姓的生活更窮困,他們的怨氣更重,雖然八千鮫人士兵分散各地做著誘導和安撫的作用,但是畢竟時間太短了!

所以若是讓他們知道皇帝就在眼前,玄武都不知道,長期的暴政欺壓,這些百姓會不會對他們的新皇帝群起而攻之!

畢竟,南翼國皇帝換了好多任,結果是越來越差勁!新皇上任,帶給他們的只是無盡的恐慌和猜疑罷了!

方丈從容的走出去,卻將寺院的門給帶上了……

「啪!」一記響亮的皮鞭抽下,那士兵統領冷冷呵斥:「你這個老禿驢,窩藏亂黨,是何居心?還敢出來!」

「阿彌陀佛!」老方丈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帶著淡然意味:「老衲是出來告訴施主,進了寺廟的便是菩薩保護的,他們只是無處可棲身,晚上借住!佛家本就是普度眾生之地,沒有亂黨這麼一說!」 「阿彌陀佛,阿你個頭啊!」外面,又是冷聲爆喝:「快給我交出這群賊人的首領來,不然的話,本統領今晚就將你這裡燒成灰!」

「施主,你這是要遭菩薩怪罪的!」老方丈依舊言辭淡然的說道。

「啪啪啪……」鞭子聲再起,眾人紛紛聽見了院門被撞擊的聲音,該是老方丈挨了鞭子忍不住而跌倒了撞在門上的!

眾人咬牙,紛紛要衝出去,羅不懂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拳頭捏的「咯咯」的響,他怒吼道:「老大,咱們這八九百人呢,怎麼就讓一個老方丈擋著在前咱們在後面,俺心裡難過,俺要出去救方丈!外面也就兩千士兵,我們幾個人就能幹掉他們!」

「阿彌陀佛!」智空轉身,淡淡道:「方丈出去,死的興許只是他一人,若是你出去,興許死的就是成百上千人!」

「你這和尚,唧唧歪歪的說的什麼話?!這老方丈做了好事,我們卻要躲在他身後受他庇護,我們看不下去了!」另外一些人也開始惱怒起來!

「裡面的人還真是讓本統領想啐一口啊,竟然會讓一個老禿驢出來,自己卻躲著!明顯就是反賊嘛!大家準備火羽箭,往裡面射!」那統領看幾鞭子下去,老方丈都已經在地上爬不起來,就跟死了一樣,他冷冷一聲呵斥,隨後對著院內高聲喊道。

「呵,統領,看來這寺廟裡面的賊人壓根就沒把你放在眼裡啊!」有人挑撥著說道。

「七皇子夷陵?!」藍籌雲皺眉嘟囔道。

「不是讓西陵皇將他給看好的么,看來西陵皇也失職了啊!」洛傾羽齒縫裡吐字,對原本就野心頗大的西陵皇她更是想要回頭好好的較量較量了!

還有一個白蓮花晨曦公主呢,這個禍害上次沒除掉,這是讓洛傾羽有些後悔自己之前太仁慈了,太瞻前顧後了!

門外,被西陵皇如此一挑撥,鮫人統領便更是惱怒了,只是,他惱怒的上去對著地上的和尚又是幾鞭子,隨後他才退後,湊在夷陵耳邊小聲說道:「七皇子,知道這寺廟為何在我這小鎮上一直沒拆了,這老頭一直活得好好的不?這寺廟啊,三年前被那什麼智空和尚給設計重修過,水火不浸,我用這火羽箭,只是嚇唬裡面的人的,若是我們放箭,這些箭會反彈回來的,使不得!」

「還有這種事?又是那該死的智空和尚!」夷陵的牙齒咬得「咯咯」的響:「在東越國,妹妹的遭遇,和這和尚也是有關係的,這和尚就是和那臭丫頭一夥的!」

「啊,七皇子,你說什麼?」這鮫人統領昂著腦袋問道。

寺廟內,飄雪湊近洛傾羽,小聲問道:「老大,咱們不是送來了八千鮫人士兵么,難道鮫人士兵裡面沒有住在這個縣城的人嗎?為什麼他們像是消息很閉塞似的?!」

「我也奇怪!按道理當時查過,我也問過明月皇,她說這八千鮫人士兵是各個鎮子裡面都有的,無一漏空的!除非……往這邊的鮫人士兵壓根就沒回到家,半路被殺了!」洛傾羽想了想,隨後點頭,自己承認了自己的觀點:「嗯,應該就是這樣的,這是張麗娜和雷修設的計,鮫人士兵應該早就被攔截了,魔王之子百里花既然已經控制了張麗娜,那麼,這一切,他便是最終的幕後主使了!」

「雷修是張麗娜名義上的親生父親,咱們又奪了他的宅子,他去前面沼澤安排了,該不會是去安排機關布置,來對付我們的吧?!」黑六湊上前,說道。 「暫時不會,雷修說到底還是好錢的,他必須要靠著我們渡過沼澤區的,若非如此,他早就進去了,裡面的晶礦,應該夠買無數棟那樣的宅子了,不然,憑著雷修如此小氣,他也不會拿宅子來和我交換!」洛傾羽嘆了一口氣,隨後她轉頭看向淡定的智空,搖頭冷笑:「和尚,你太無恥了!」

「啊?!」飄雪和黑六紛紛一愣,他們不知道洛傾羽說和尚無恥是什麼意思!

「那就用毒,用毒!」夷陵其實壓根就沒有太多的腦子,他只是心狠手辣,所以在西陵國眾皇子都互相殘害中,他還能活到今天,他聞聽鮫人士兵頭領如此一說,便趕緊的讓手下出來:「來人,往裡面扔蝕骨粉!」

「殺戮來了!」洛傾羽無奈的一聲嘆息,她幽幽的轉頭看向智空,眼神中有些許幽怨……

智空卻是低垂著雙眸看向地面,一臉淡然,只是被洛傾羽這麼看著,他的耳墜子有些紅而已!

「呼……啪啪!」西陵七皇子夷陵的手下有上百人,他們一個個的從袖子裡面掏出藥丸往寺廟裡面拋過來,然後再抬手,掌心裡打出一抹光芒,將藥丸在半空中打碎!

只是,就在這同一時刻,那鮫人士兵統領卻是一聲吶喊:「使不得!啊……」

「什麼?!本皇子這可是幫你,你還沒謝……」夷陵聞聽士兵統領的吶喊,他還沒回神,卻突然感覺吹來一一陣勁風,轉頭,便見一干手上持著熊熊燃燒的羽箭的士兵紛紛捂著臉倒在了地上,而著火的羽箭也被他們給掉在了自己的腳上、身上,這一霎那,圍著整個寺廟一圈的,都是嚎叫聲和熊熊燃燒的火焰!

「這是什麼情況?!」寺廟內外,所有人都紛紛愣了神,他們倒是沒有明白,為何原本殺人的殺手變成了集體自殺!

難不成,這寺廟真的有靈驗的佛祖?這是懲罰?

「啊~~」一聲聲嚎叫,滿地滾著的士兵,縱然是心狠手辣的夷陵看著這樣子也是有些慌了神,有人因為被毒藥侵蝕而將火羽箭往後扔了過來,差點兒就扔到了夷陵身上,他一個後退,隨後率領著一干手下道:「快,撤!」

「呵,這西陵皇子逃跑的速度倒是很快!」圍觀的人中有人眼眸犀利的盯著寺廟,說道。

「看來,這廟宇裡面的那些人,還真是不簡單!」這說話的人身邊,有一個聲音略帶著沙啞,身材嬌小,帶著黑色斗篷的女人,她抬手撩開黑紗看了一眼地上嚎叫的士兵們,隨後眼眸里有一抹狠烈神色!

「簡單也罷,不簡單也好,咱們既不參與官家的事兒,也不參與這些亂七八糟的,蓮兒,咱們就是要修靈液啊!不是么?」這中年人說道。

「嗯,咱們就是要修靈液,走吧師傅,咱們會客棧休息去,明兒還趕路呢!」聲音沙啞的女人說道。

他們身邊,有人眼角斜睨過來,隨後在倆人轉身離開之際,往地上啐了一口:「呸,狗男女,師傅跟徒兒不倫戀,還好意思到處招搖,還好意思去搶修靈液,還想修成神!」 這一次的後果不可謂不嚴重,原本密密麻麻的將偌大個寺廟包圍著的近三千人就這麼被一把粉末就給弄的死傷了一大半,這一切,不得不讓一些遠遠的圍觀的人紛紛眸中有異樣神色!

這些圍觀的人中,很多都是獨行俠,也有三五成群的,但是卻不像之前的玄天門和青玄門之類的,有一個龐大的幫派在玄天大陸的某一個地界割據,這些獨行俠們有他們自己的風格,他們不拉幫結派,他們平素也不鬧事兒,只是他們的功夫,卻也是一般這些門派裡面極少數人敢惹的!

這些特立獨行的人,才是目前洛傾羽最難對付的,這些人的功夫高深莫測,雖然她才來這個世界一百多天還沒有滿四個月,但是從之前阿景讓她帶著的那些書裡面,還有黑六一直以來跟她說的一些事兒裡面,她知道,玄天大陸真正的高手除了幾大門派的門主和長老們,還有的便是散落在民間的一些人,這些人行蹤詭異,很難對付!

「老不死的禿驢,你竟然敢給我們下暗器!原來你也是亂黨賊寇!你們,去把他給我剁成肉泥!」那鮫人士兵統領因為躲得快,所以他只是胳膊上稍微被吹到了一些粉末,這些粉末穿透他的袖子,直接將他的胳膊上燒出了一個個黑洞,劇烈的疼痛之下,這士兵統領抬手用綉春刀指著已經奄奄一息的老和尚,厲聲喝道。

「不!」洛傾羽一個激靈,她整個人竄上半空!

「不許去!」卻在這時,白色一晃,智空一躍而起一把將洛傾羽給抱在了懷裡,他落下身子,緊緊的將洛傾羽的整個人抱住,隨後他說道:「這是慈悲大師的劫,是他的命,你不能去,你若是去了,殺戮會更大!」

「放開我!」洛傾羽想掙扎,怎奈,她畢竟只是一個天階御獸師,她的靈力怎可以和仙尊階的智空來比,她想召喚獸兒,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壓根連二白都召喚不出來,她想騰出手來推開智空,但是胳膊卻被智空給緊緊的抱住,無奈之際,她只得用嘴咬……

對著純白色的長袍胸口,洛傾羽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便狠狠的咬了下去……

「不可以出去!」智空依舊說著,他聲音不大,卻也不算小,他抬著頭,面色平靜的看著眾人,道:「這一次,除了這三千人,外面還有無數高手埋伏,你若是出去,這寺廟的陣法破了,有人正等著殺進來,這八百人,將會永遠留在這寺廟裡面,你若是在裡面,他們卻是永遠都進不來!」

「我們不怕的,你放開老大!」羅不懂上前便要來拖洛傾羽。

「嘭!」卻在此時,羅不懂被來自智空身上的一抹乳白色光芒給彈開了飛出去好遠,幸好有一側的別的門派的人託了一下,不然的話,估計這羅不懂會被拍飛出去!

「這一次,不單單是這縣城的守城士兵在作亂,這些士兵的身後,都背著一個幻靈,幻靈吸附在士兵身上,他們的意志早就被控制,這縣城,為了守住沼澤一帶,有守城士兵五萬,若是衝出去,整個縣城的守城士兵必將衝過來,到時候,這個縣城將血流成河,她,你,還有你們,都將是罪人,是這南翼國的敵人!」智空說的話,其實還是主要是沖著洛傾羽說的,他的意思,洛傾羽若是衝出去,這守城士兵必將過來和她決一死戰,到時候,她的殺戮越多,妖氣便越重!

是有人知道她是妖蓮,所以要製造很多很多的殺戮,讓她去沾染鮮血,讓她的妖氣日益豐盈,最後成為妖,成為魔,永遠沒法修鍊成仙尊?! 「那麼說,這個人從很早就開始算計了的?!」玄武轉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周的人,眼眸中,是一抹犀利的審視!

「被屠殺的人靈力越高,你一旦開了殺戮之後,他們邪惡的靈力轉換至你身上,你的妖氣便越容易沒法克制!你不能吸收太多的邪惡之氣,但是你每殺一個人,他的靈力都會自動給你的!」智空的臉色有些微微的變化,原本白俊的臉上有些蒼白的顏色,他強忍著胸口被咬的疼痛,依舊緊緊的抱著洛傾羽。

「清楚老大的性格的,清楚老大的元神和修為的,所以才有了從一開始就出現的殺戮嗎?皇城外三十里的萬人殺戮……我說呢,景王壓根就不會捨得讓當時的小郡主單獨去的!他那麼在乎小郡主!」藤森在後面小聲的嘟囔。他一早在東越國就覺得不對的,皇城外三十里那個村子有一萬鮫人士兵,皇家沒有發兵下來,卻最終卻是洛傾羽去剿滅的,雖然那些人的靈力修為不高,但是卻也聚少成多啊!

「你,還有你,給我把他剁了,趕緊的!」那士兵統領還在嚷嚷,隨後他又高聲對著裡面喊道:「裡面的人,老子早就知道你們是亂賊了,還不趕緊出來送死!」

「你說讓我們不出去,可是他們若是衝進來呢?」羅不懂繼續問道。

「一起衝上去,拼了!這幫鮫人,奶奶的熊,竟然敢在這裡截殺我們!」另外一些人也憤憤不平起來。

「對,衝出去!」所有人都激動起來!

「你們隨我來!」智空將洛傾羽抱起,走進了大雄寶殿裡面,他依舊用內力鎖著洛傾羽的各大穴道,不讓她動彈,他帶著大家走到大雄寶殿後面,對著白虎道:「你是神力,推開它!」

白虎不再猶豫,點頭,上前一步,使出渾身的勁,將一尊高達數丈的大佛給推動!

「好了,大家都從這裡走吧!貧僧知道,大家為的是修靈液,而不是殺戮!五萬士兵在等著,雙拳難敵重手,為了日後的安寧,大家從這裡走!」智空指著地下道,說道。

「既然你們不出來,那我就殺人了!」外面,鮫人士兵統領舉刀便對著方丈砍了下去!

「唔……」為了不讓洛傾羽他們聽見,方丈估計是早就咬斷了舌頭,所以此番他的喊聲是悶在嘴裡的,聲音不大,但是卻被洛傾羽等人聽見而來!

「你放我出去!我若是走了,我會良心不安的!」洛傾羽鬆開嘴,帶著滿嘴的血腥味兒,惡狠狠的說道。

「對,我們不做縮頭烏龜,我們不走地下道!」大家都義憤填膺起來。

「你們若是出去了,五萬士兵死在大家的手下,你更會良心不安!到時候,這八百人便是南翼國的罪人,到時候,玄天大陸便被傳聞這各大門派在南翼國邊境廝殺五萬士兵!更何況,五萬人,你們,確定能請全殺得了?!」玄武此時也幫著智空,他看了一眼外面,隨後道:「我先走!」 說完,玄武便率先走下了地道,白虎抱著小龍龍站在了一邊,飄雪和黑六一起引導著人們快速的撤離進了地道!藍籌雲本來不肯走的,結果卻被藤森一把給拽走了!

最後,只剩下智空抱著洛傾羽和白虎抱著小龍龍了,大家都在頃刻之間從低到走了出去!

智空放開洛傾羽,隨後他幽幽的走到大雄寶殿門口,抬手對著院門打出了一掌……

「轟!」整個佛悲寺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智空轉身往回,一把將洛傾羽拉著,隨後白虎亦是快速的抱著小龍龍一起下了地下道,放下小龍龍,白虎抬手,將佛像推回原位!

「嘭!」漫天的火光,四處亂飛的瓦片,整個佛悲寺在一聲巨響中衝上半空之後又掉落下來,接著將一切掩埋!

這寺廟在三年前被智空來設計過,要知道智空本就是在機關暗器的設計中是高手中的高手,就連仙尊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的,智空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所以他便扭轉了乾坤,將殺戮減少到了最小!

眾人在地道里七拐八拐,一直走,一直往前走,大家誰也不說話,就這麼走著,大家的表情是肅穆的,藤森知道,大家都是有血性的人,慈悲大師死了,大家都心裡難過!

一大幫功夫靈力亦是不錯的人,卻要一個七八十歲的,毫無靈力修為的老和尚去救,他們不但覺得自己臉上沒光,他們還覺得對不起這老和尚。

洛傾羽被智空拉著袖子,一直走一直走,她也是咬著牙,不吭聲……

走了好久,突然的,有人說道:「出地道了?」

眾人趕緊走上幾步,抬頭,卻見已然是黎明初曉了,天色都已經開始亮堂起來了!

「哎,我們這一下子竟然走了有一百五十多里路!不知不覺走了四個時辰!」有人算計了一下時辰,突然嚷道。

這一群人,都是靈力修為還可以的,走路快的很,再加上大家都不說話,就這麼沉默著走,沒成想,竟然距離那座縣城已經這麼遠了!

「地道距離縣城一百五十里,但是實際距離是三百里!地道是直通的!」智空解釋道!

「哎!待我這一趟如果有命活著回去,我一定天天吃素,為老方丈早日升仙集福!」羅不懂看著縣城的方向,幽幽的說道。

「是呀,從今以後,我們也初一十五吃齋念佛,為慈悲大師集福!」眾人紛紛點頭響應。

「老大,你還好嗎!」藍籌雲走上來,他看了一眼智空拉著洛傾羽的手,又看了一眼智空胸口,純白色長袍上,一塊大大的紅印,血跡已經幹了!

洛傾羽沒有吭聲,神情漠然!

感受到手心裡的微涼,智空一怔,趕緊鬆開了手對著洛傾羽合十行禮:「阿彌陀佛,智空無意冒犯!」

洛傾羽沒有搭理智空,而是自顧自的往著沼澤島的方向走了去……

一干人都互相對眼,大家此時都有些迷茫,一個個的便看向藍籌雲和智空等人! 「馬車留在了那邊,吃的喝的,全在車上!」飄雪小聲的說道。

「不怕的,我們這一路過來,什麼都沒帶,不也是走到這裡了嗎?」羅不懂轉頭對著飄雪說道。

「可是,接下來的一百多里,什麼都沒有,什麼東西不能吃,往前走,便是多兇險的,沼澤地里,都是瘴氣,這個相信你們能克服,但是飢餓卻是對大家的考驗,路上的東西不要亂吃,水也不要喝,進入沼澤島,才有乾淨的山泉!」黑六這個天下通站出來跟大家解釋道。

「放心,我們不怕的!為了靈力,為了能夠讓我羅天門雄風起,能夠更好的保護百姓,我們吃得起苦!」羅不懂性子耿直,他之前和洛傾羽等人熟絡了些,所以此番他便話也多了些,這話說出來,便讓黑六和飄雪滿腦門黑線的!

誰都知道,羅天門的前身可是強盜幫派啊,是後來被雲中鶴仙尊給收拾了,才轉好的,他們時常還是會出去打家劫舍,不過倒是不欺負百姓,專門做一些劫富濟貧的事兒,羅天門也是修仙的,據說這些前身為強盜的傢伙,經過雲中鶴的一番洗腦,一個個的發誓都要修鍊成大羅神仙!

要成為大羅神仙,自然就要吃得了苦了!

於是乎,羅不懂率先追上了洛傾羽,跟著洛傾羽的身後走著!

隨著羅不懂過去,很多人便也默默的轉身過去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