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組織能夠大規模進行位面遠征的基礎。

艾索德用電離術解了燃眉之急,橫立於太空之中,面無表情猶如閑庭信步,接著慢悠悠往前跨出一步。

卻見他身影一個閃爍,下一刻竟出現在數里之外。

如此隨性地幾步邁出,艾索德身形化作飄渺的星辰,徹底不可見,而原地只留下一道吞吐星空的巨型拱門。

太空浩瀚,偏偏元素稀薄,或者說元素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

以艾索德大巫之能,尚無法從太空中提煉、汲取元素,補充消耗,因此他的精神力如無源之水,用一滴,少一滴,必須精準把握,以免提前「斷氣。」

這片太空,黑色是主色調。天幕上點綴著無數閃爍的星辰,像一粒粒芝麻大小的寶石,四周偶爾會有似近實遠的流星拖曳著長長的尾巴劃過天際,勾勒出一道道美麗的橘黃色弧線。

但這些光芒都太過於黯淡、微不足道。

唯有一個龐大而美麗星球璀璨奪目。

艾索德一邊閃爍,一邊以巫師特有的方式觀察星球的參數。

從遙遠的太空眺望,這顆星球表面大部分被純美的藍色覆蓋,中間穿插著一片片絮狀的白色區域,零星的斑駁黃點。

正如同高明油畫大師下的抽象派畫作,濃墨重彩、自有一番難以言喻的韻味。

但它又不似油畫一成不變,死氣沉沉。反之,它是活躍的,以接近二十四小時的周期自轉,以更加緩慢的度繞著某條無形的軌道轉動。

藉此,艾索德輕易判斷出這枚星球的晝夜時長,以及一年的周期——竟然與御恩出奇的相似。

不同的是,它的疆土面積僅占御恩的二十分之一左右,而正常情況下,這個規模的位面資源不會太多。

隨後,艾索德急念動咒語,雙瞳泛紅,而視野中這顆星球表面驟然多了一層異樣的光芒——綠瑩瑩的光芒。

這層綠光就像薄膜,徹底包裹住整顆星球,同時不斷向外散著某種充滿生命力的輻射。

艾索德不禁皺了皺眉,「太弱了。」

這層輻射,被萬物凋零的先驅開拓者們稱為位面輻射,輻射強度與星球的生命力、活力成正比,所以能大致反映出星球的物質資源。

在他們萬物凋零開拓者的術語中,適合智慧生命居住的位面被由低到高統分為十級,其位面輻射同樣分為十級。

比如御恩為五級星球、它的輻射場亦為對應的五級。

但面前這顆星球規模達到了三級,輻射卻剛到二級的程度,明顯比正常情況弱了不少。

這也意味著此位面資源極少,他們能從中提取的資源便極為有限。

思及此處,原想從中分一杯羹的艾索德不禁頗感失落。

「看來這一趟收穫,沒有預想的多呢。二級也勉勉強強罷了!」

但不久之後他的失落不再,極為罕見地露出震驚之色。

隨著兩者距離越縮短,星球顯得越磅礴,恢弘壯闊。而相較之下,艾索德渺小的就像滄海中的一粒沙子,實在太過於卑微。

然而——並非只有他這一粒沙子。

他視野中豁然出現了無數粒沙子——幾乎將軌道空間佔滿的,一群奇形怪狀的金屬匣子,隨著星球自傳緩緩移動。

球形、圓錐形、圓柱形不一而足,大部分兩側張開平板或是伸出頎長的細桿,密密麻麻地鋪展來,如同黑色絲綢上的一串珍珠。

「這……這究竟是些什麼東西?」

探索過數十個位面,艾索德誓他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詭異的場面,不得不暫時停止靠近。

「某種生物?缺乏生命波動。」

「難道是某種類似於巫術造物的工具。是了,應該是某種工具。」

很快,艾索德有了個基本的判斷。

「但如此巨大的數量,又有什麼作用?抵禦外敵的防護帶?」

未知也代表著一套陌生的知識體系,對於巫師而言知識重要性猶在物質資源之上。

可怖的面龐上,凝重中又有些興奮。

「這個位面會有額外豐厚的收穫也說不定。」

艾索德,打定決心先用巫術試探一番這些詭異的「工具」的強度。

但,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全暴露在另一個文明的視野中。

就在這顆星球上,成千上萬的土著正透過碩大的屏幕,觀察這名僅憑藉一身黑袍,懸浮在太空中的怪人。

艾索德之前連續以違背物理規則的閃爍、穿梭虛空的場景,同樣在大屏幕上被不斷回放、分析。

轉眼間某個土著們做出了最終決斷!

一部分「黑匣子」驟然射出一片刺眼的光線,極具破壞力的光線劃破虛空,傳達到另一個文明的問候。

而身經百戰的艾索德在極其強烈的危機預感下,身形憑空一個挪移,險之又險躲開絕大部分射線。

但仍然有幾道漏網之魚狠狠命中了他的身體。

「茲……」淡淡的白煙升起,巫師護甲幾次明滅變幻,眨眼間與射線一同湮滅!

「該死!」

艾索德迅補回巫術護甲,心中一股憤怒難以遏制。

他是巫師,萬物凋零高層之一,無論放在那個位面都是身份高貴的存在,現在卻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工具」冒犯。

作為一名大巫的尊嚴,容不得他灰頭土臉地逃竄。

心有決斷,手勢、咒語、精神力波動一氣呵成,艾索德在極短的時間內展現出高的巫師素養。

「凋亡之手!」

漆黑的天幕之中,群星上方虛空,一隻直徑數百米的巨型手掌電光火石地成形、下壓。

「嘩——」

耀眼的光芒照徹太空,一朵朵被壓縮到極致的蘑菇雲點燃、升騰、又瞬息湮滅。

而原本密密麻麻的防護帶被擊出一道碩大的缺口,到處都是殘骸,好不凄慘。

這一掌之威,竟毀滅了上百「工具」。

艾索德怒氣稍歇,此番消耗卻也不小,恐怕無法支撐他繼續前進。

「暫且放過你們,等我回去叫上老克,到時候……」

這麼想著,他的身形急撤退。

但,他不曾察覺到,身後極遠處,空間開始微微震蕩,泛起一塊塊褶皺、漣漪,接著一頭龐然大物的悄然顯形。

同時,一點亮光自龐然大物身前長管狀的物體中亮起,累積、壯大,直到頂點。

「哄——」

一束比之前粗百倍的射線洞穿了黑暗,也洞穿了艾索德的身體。

席捲、湮滅。

片刻后,一切歸於靜止,龐然大物再度隱去。

堂堂大巫,艾索德下,歿。 ?黛兒·阿德里安蔥嫩的十指拂過身前男人五官、脖子、一路下滑到疤痕遍布的胸膛,動作溫柔的就像對情人的愛撫。*隨*夢*小*說.lā.漸漸的,她白玉無瑕的俏臉泛起櫻花般的紅暈。

單薄衣物下,好似有一道電流躥過,那婀娜的身體螞蟻爬過般輕輕地戰慄、扭動,嫵媚的明眸中水光盈盈快要溢出,連下方的裙擺隆丘處也透出一片濕意。

覺自己的失態,女人忍不住心頭暗嘆,五十年來,與她歡好過的男人成百上千,但沒有一人能讓她像現在這般興奮,興奮得忘乎所以。

儘管這個名叫羅丹的男人如今只是一具空殼,一具失去靈魂的屍體。但他仍然是個異人,充滿另類吸引力、卻對她不屑一顧、乃至於辣手摧花的異人。

黛兒·阿德里安至今從未享受過與異人的魚水之歡,更何況,這名異人是她向來中意的,清秀與野性兼顧的類型。

最重要的一點,作為腐朽女士娜奧米的信徒,雙手沾滿鮮血,她對屍體並不反感、排斥,甚至有種隱隱的期待。

黛兒心中做出決定,貝齒輕咬下唇,臉上蒙上一層細密的汗珠,素手卻悄然摸上了男人的腰帶。顫抖、微不可察。

這必將是一場乎尋常的享受!

這麼想著,她善解人衣的手越靈活。眼見長褲被褪下,露出內里黑色短褲一角。

驟然間,一道紅光刺痛她的雙目,掩面驚呼聲中,整座密室就像爆地震,地面顫抖、燈影搖曳、塵土飛揚,數不盡的碎石從天花板墜落。

女人秀美的頸項倏爾寒毛倒立,一種被強大魔物盯住的感覺傳來。

就在她背後,灰濛濛的煙塵中,一道小山般的身影漸漸清晰,龐大的陰影投射而下,擋住女人頭頂上方的光線。

從身前的陰影看,來者得有多高?

「下……」

話音未畢,勁風乍起,兩根比正常人腰更粗、肌肉如岩石般高高隆起的雙臂從兩側合抱。

「砰」的巨響,就像一道悶雷,震得人頭暈眼花、胸口悶。

而黛兒極其驚險地化作一縷青煙,甚至沒來得及帶走羅丹的屍體,從這雷霆萬鈞的擒抱中逃脫,在對立的角落站定。

她不禁拍了拍高聳的胸脯,驚魂未定,就差一絲,那樣的力度大概會直接把她碾成肉沫吧?

眼前,那道龐然大物徹底從灰塵中顯形。

黛兒恍然失神,「這是——」

一名三米多高的巨人,渾身上下僅僅穿著一條破爛的獸皮短褲,露在外的胳膊、胸膛、小腿,統統呈現出灰白色。

一身肌肉鎧甲之上,一條條突兀的大筋猶如鰻魚、毒蛇,猙獰可怖,隨著巨人的呼吸,在脖頸、小臂間緩緩蠕動,可想而知其中必然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巨力。

尤其那一對雙拳比常人半個身體還大,看上去就像兩枚懸空鐵鎚,絕對屬於天然的殺戮兇器。

然而,它的面部空無一物看不到五官,但並不平整,而是微微向外凸起。

「無面者——靈獵。」或者說縮小版的靈獵,因而身體顯得有些不協調的健壯。

女人的神情凝重中夾雜著淡淡的驚恐,「我究竟是怎麼惹上這個怪物?」

關於無面者的恐怖傳說有很多版本,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基本沒有巫師從它眼皮底下逃脫過。

「罷了,大不了不要這具屍體!」女人瞥了一眼遠處的羅丹,有些肉疼的作出決定。

「保命要緊,娜奧米大人必然能理解我!」

這一刻,她鬥志全無,身形再度化作了一陣青煙,向外逃竄。

而這一次,靈獵不再動用蠻力,而是沖著青煙的方向,露出了掌心。

只見掌心的皮膚突然裂開,露出一枚永恆寶鑽般耀眼的眼珠。

「骨碌、骨碌。」隨著眼珠轉動,黛兒化身的青煙一陣不穩定的蠕動,接著清光褪去,她又重新恢復了實體,只是眼神煥散,神情獃滯,如同失去意識的傀儡。

靈獵見狀微微揚起了頭,明明沒有五官,但給人的感覺就是——它在笑,它保持著姿勢,一步一步靠近黛兒。而黛兒的身體,就像受到詛咒般迅結出一塊塊灰白色的岩石,當靈獵來到身前,她徹底化作了一座石雕。

栩栩如生,卻冰冷僵硬、不再鮮活。

靈獵審視石雕片刻,將另一隻手貼到自己空白面部,這隻手就像陷入流沙,居然直接按了進去。

靈獵面部詭異地下凹,吞掉小半個手臂,然後小臂肌肉高高鼓起,似乎拉住了什麼東西,頗為費勁兒地往外拽。

很快,一隻濕漉漉沾滿粘液的土黃色口袋被拽了出來,起初口袋只有拳頭尺寸,但它見空氣便長,直至半人大小。

黑乎乎的袋口對準黛兒頭頂,也不見巨人任何動作,一道煙霧般的黑色靈魂便從女人身體中飛出,直接飄了進去。

靈獵將袋口一攏,甩到肩膀上,朝羅丹的屍體走去。

走到半路,密室中央的儀式柱表面蕩漾開一圈圈水波漣漪,黑袍巫師克爾魯薩斯從中一躍而出。

那龐大的巨人立刻佔據他的整個視野。

卻說儀式柱內,艾索德被滅殺的一瞬間,克爾魯薩斯立刻有了感應,當下果斷地收好異人的精華凝聚體、撤銷空間之門。

能夠徹底消滅大巫的位面,絕對不能貿然窺探。他決定先行撤回萬物凋零謀劃一番。畢竟只要異人精華沒有耗盡,便能再度開啟空間門。

但儀式柱外的場景讓他大驚失色。

「什麼情況,為什麼會有靈獵跑到這兒來?那該死的異人被標記過!」

作為萬物凋零高層,一名大巫,他顯然比黛兒·阿德里安更了解靈獵的恐怖之處,甚至了解此物與潛藏在迷霧碎層的那恐怖的東西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也深知此物不可力敵!

巨人卻不管那麼多,克爾魯薩斯鋪一出現,它便沖著對方微躬身體,將雙拳放到大概雙眼的位置、攤開。

「哼!」大巫心頭一跳,身形急退,同時黑色長袖中好似兜著一團颶風,向外不停鼓盪,袖口大開。

「黑魂召來!」言出法隨,傳奇巨劍黑魂,在莫瑞亞礦坑中被克爾魯薩斯收服之後,度降臨。

剎那間,漆黑如墨的劍身頂天立地,幾乎與靈獵不相上下。

一股股扭曲黑炎附著在劍刃之上,漩渦般轉動,吞噬周圍的光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