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人正是傲燕,炎,和那冰凰族的神秘女子。此時,三人的目光都是緊緊的鎖定在空中的一面銅鏡之上。

銅鏡邊緣是一絲絲古樸玄奧的符文,散發著一股太古荒涼的氣息。只是有些符文出現破損,致使鏡面之上的光華暗淡。

雖然如此,鏡面中的場景,三人依舊是清晰可見:正是在那灰濛濛的空間中,傲天被巨大手印轟擊到的場景。

「啊!」

當傲燕看到傲天被那百丈大小的手印轟擊到之時,頓時緊張的喊出聲來,眼裡滿是焦急,更有著絲絲水霧凝聚。

「前輩,傲天他……他沒事吧?」傲燕顫抖的聲音問道。

神秘女子撫摸了下傲燕的腦袋,笑道:

「呵呵,第一關算他過了!」

「嗯?」傲燕疑惑不解的望著神秘女子。

這時,炎說道:

「你看『觀天境』里的場景吧……」

頓時,傲燕的目光又是緊緊的鎖定在空中那面銅鏡中的場景…… 就在傲天被那巨大手印擊中之時,他便是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飛速的湧進自己體內,而隨著這股力量的侵入,他體內的生機也是被迅速剝奪。就連他身體上的溫度都是驟冷了下來。

傲天面色大驚,而後滿心絕望,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隕落在這個地方了嗎?

「傲天,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跪還是不跪?!」神秘少女的聲音再次傳來。

傲天眼裡浮現出一抹嘲諷,閉嘴不語。

雖然傲天不說話,但是從他堅定的表情中,神秘女子已經知道了傲天是不會向自己妥協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帶著你的心愿下黃泉吧!」

神秘女子話音剛落,傲天便是感覺到那侵入自己體內的力量迅速膨脹起來,最終如炸彈般在傲天體內爆炸開來。

「轟」

傲天只覺得自己耳旁響起一陣轟鳴之音,而後便是感覺到自己經脈,丹田,肉身都在膨脹而起,最終「嘭」的一聲化為漫天血肉。

而傲天的意識也是被無邊的黑暗所掩埋……

大殿中,望著那銅鏡中的場景,傲燕面色慘白,嬌軀不斷顫抖著,縴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紅唇,不讓發出聲來,但淚水卻是順著那絕美的臉頰,滴落在大殿那白色玉石之上。

突然,鏡面中閃爍起一陣綠光,傲燕眼中閃過一抹激動,而後緊緊的望著鏡中的場景,期待奇迹的發生……

當傲天的意識陷入黑暗之時,便是感覺到好似有一雙親切的手在不斷地撫摸著自己,這雙手的主人就好似自己的母親,而自己原本沉睡的意識也是漸漸蘇醒開來……

只見在灰濛濛的空間中,那漫天血肉飛灑的地方閃爍著碧綠色的光芒,而原本飛散而開的血肉也是緩緩彙集而起,一道少年身影在碧綠光芒閃爍的地方若隱若現……

大殿中,傲燕望著那道少年身影,心裡頓時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本人更是喜極而泣。

這道身影正是之前爆碎為一片血肉的傲天。

傲天疑惑的望著四周,不知為何自己還會出現在這裡。

之前自己不是死了嗎?難道是在做夢?否則的話,這一切要怎麼解釋呢?

「你不是在做夢!」神秘女子鬼魅般的出現在傲天身前,淡淡的說道。

傲天看見來者后,頓時眼中臉上滿是戒備,似乎在防備著神秘女子對自己出手。

「恭喜你,你通過了第一關的考驗。」神秘女子眼底深處閃爍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欣賞。

「考驗,難道剛才那就是前輩布置下的考驗?」傲天滿臉愕然。

神秘女子嘴角含笑的點了點頭,道:

「不錯,不屑於他人賜予的力量,不會為了心中的願望而不擇手段,有著自己的本心與底線,不愧是龍神傳人!」

傲天滿臉苦笑,而後有些好奇的問道:

「前輩,要是我剛才真的跪下,那結果會如何?」

神秘女子手指勾了下飄落在她肩膀上的白髮,道:

「要是你剛才真的跪下,那你將永遠的被囚禁在這裡,直到你壽命耗盡,老死而去!」

傲天聽后,頓時全身滿是冷汗。這個空間裡面根本沒有一絲天地玄氣,要是自己被囚禁在這裡,那麼修為將不會有絲毫進漲,而自己也會最終消散在歲月的車輪之下。

這麼想著,傲天頓時慶幸了起來,而後似乎想起什麼,繼續問道:

「前輩,那之前我被你凝聚出的手印擊殺,也只不過是一種類似於『夢』的存在,並非真實的?」

「不!你之前所經歷的都是真的!」

傲天聽到神秘女子的話后,頓時驚駭道:

「那我是怎麼復活的?」

神秘女子的眼裡隱隱有著一絲驕傲,道:

「巔峰武者的手段未必不能起死回生!」

聽到神秘女子的話后,傲天心裡升起無限敬仰。連死人都能復生,難怪無數武者畢生都在追求著武道巔峰。這種誘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抵抗的!

「好了,你繼續接下去的考驗吧!」

神秘女子話音剛落,傲天便是察覺到周圍的空間發生巨大變化。這種變化讓的傲天不適應的閉起眼,當傲天再次睜開雙眼之時,又是到達另一個空間之中。

這裡是一片不見邊際的荒漠,陣陣狂風吹拂而去,掀起了一片塵沙。遠遠望去,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顯得極為蕭條敗落荒涼。

傲天漫無目的的在這荒漠之中行走著,一陣陣的寂寥與枯燥不斷衝擊著傲天的心靈,讓的傲天情不自禁的升起煩躁的情緒。

「該死的,這是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傲天走在荒漠中,不禁怒罵道。

畢竟走了半天,傲天看見的除了荒漠還是荒漠,沒有一絲生命,這自然是會讓的傲天頗為煩躁。

就在這時,傲天感覺到自己腳下的荒漠在震動,宛若有什麼洪水猛獸正朝著自己而來。

頓時,傲天立馬祛除掉心中的煩躁,警惕的望著四周。

「唰」

整齊的站立聲回蕩在傲天耳邊,而後在傲天驚駭的視線中便是出現無數身穿鎧甲的兵士,兵士手中都提著弓箭,箭尖上閃爍著稟稟寒光。

最讓傲天驚駭的是這些兵士竟是清一色的先天武者!

數十萬計的先天武者,這是什麼概念?恐怕就算是三靈之境的武者也會被瞬間淹沒吧?

想著,傲天額頭已隱隱有著冷汗冒出。

「異端,你竟然入侵我們的領地,不可饒恕!」一道陰寒的聲音突然在兵士中響起。

傲天乾笑一聲,驚顫的說道:

「這個……那個,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是你們的領地,咳咳,我現在就走。」

說著,傲天便是想拔腿而逃,但是,一道聲音傳進傲天耳中,讓他的身體瞬間冰冷:

「異端,你既然來了,那就留下來吧!」

傲天的身軀猛的一頓,陰沉的望著四周。洶湧的靈魂之力從體內暴涌而出,形成一道無形壁障牢牢的護住自己的身體。

「異端,你的靈魂之力挺強的,但是也僅此而已!」

這道陰寒的聲音剛剛響起,傲天便是恐懼的看見四周的兵士已開始拉弓搭箭,箭尖直指自己的身體。

瞬間,傲天便是感覺到一股寒氣從自己腳底升起,直往天靈蓋而去……

「放箭!」

頓時,無數支箭如同出海神龍般向著傲天無情的飛射而去…… 望著周圍向著自己鋪天蓋地而來的箭矢,傲天心裡不禁再次浮現出一層絕望。

從那些箭矢中,傲天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在發出恐懼的「嗚嗚」聲,而能讓武者的靈魂都產生恐懼的箭矢,也就只有破魂箭了。

破魂箭是用一種特殊的魂石鍛造而成,對於修鍊境界較低生物的靈魂都有巨大的傷害。

在一些大型戰役中,破魂箭的數量並不少見。而破魂箭對於後天、先天境界武者的靈魂會造成非常恐怖的殺傷力。

「哧」「哧」「哧」

傲天身前的無形壁障在遇上那些破魂箭之時,便如同一張薄紙,瞬間被洞穿,在傲天驚駭的目光中穿透過自己的身軀……

每當一隻箭矢穿透傲天的身軀之時,他便是感覺到從第二腦海,那道虛幻的身影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痛苦。

「啊……」

傲天凄厲的慘叫聲在荒漠中不斷擴散。

「哼,看你這異端還敢不敢侵入我們的領地?!」

那道陰寒的聲音好似在自言自語一般,隨後,那些兵士便是如同潮水般有條不紊的退走。

大殿中,傲燕面色再次變得煞白,縴手緊緊的抓住神秘女子的衣服,手心中滿是汗水,眼眶已然再次變得紅潤。

而神秘女子臉色卻是一臉的淡然,只是眼角的餘光掃過傲燕之時,嘴角隱隱的有著一抹苦笑。

在二者旁邊,炎那虛幻的身軀漂浮著,望向鏡中場景時臉色也是頗為淡然,只是眼底深處還是有著不易察覺的緊張之色。

荒漠中,當從第二腦海里的靈魂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痛苦之時,傲天便是感覺到自己的眼皮變得已有千斤之重,意識模模糊糊,就好似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不能睡,不能睡……」

在傲天心靈深處,一直都有著一道若有若無的呼喚之聲在催促著傲天醒來,似乎傲天一旦睡著,便會萬劫不復。

「好累……」

可是,任由那道聲音百般呼喚,傲天依舊是毫無所覺,意識也是越發沉重,似乎意識清醒時的傲天,無時無刻不是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傲天,你不能睡,你還有著不可推卸的重責,你一旦睡著,那可就再也醒不來了啊?!」

隱隱約約中,傲天好似看到了炎在那裡不斷的催促著自己醒來。

「老師,可是弟子好累啊……」傲天的呢喃聲輕輕響起。

「傲天,你不能睡,你睡過去了,我怎麼辦?」

緊接著,傲燕那絕美的容顏便是出現在傲天的意識中。

「燕姐,可是,我好累啊……」傲天的意識似乎即將到達崩潰的邊緣,連傲燕的容貌都是模糊了下來。

「天兒,你不是說要讓我們一家團聚嗎?」傲天父親與母親的面容也是出現在傲天的意識之中。

「你這廢物,居然想妄圖趕上我的腳步,哼,真是蚍蜉撼樹,不知天高地厚!」

三年前,那個名為柳妖的男子廢了自己的修為,而現在則是再度出現在自己的意識之中。

頓時,這道聲音的出現就宛若是春雷乍響,傲天的意識猛的清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