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拳擊出,如同大炮出膛,轟如雷鳴,力道萬鈞。

其中夾雜著諸多變化,橫、砍、劈、崩,最後凝聚出一擊鑽拳,似有龍象怒吼。

「這是!」

方古臉色狂變,當薛連信出手的那一刻,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錯的多麼離譜,這樣的高手,哪是化境巔峰的他,可以對付的。

他要想要逃離,但發現,他被對方一拳氣機鎖定,根本逃無可逃。

站在台上的青魚妖王,易一道人,王哥,眼中也儘是駭然。

只見方古剛來得及抬起手,想要阻擋,就被薛連信的拳頭擊中,頓時發出一聲凄厲慘叫,整個人倒飛出去,甩出七八米遠,才砸落在地。

這時薛連信卻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反而身形一閃,到了方古落下的地方,抬起腳就向著方古胸膛踩下。

方古只得用手去擋,但薛連信力量何其之大,一腳踩下,直接把手臂連人一起踏在擂台上。

「轟隆!」

如同隕石砸落般,方古整個胸腔深深凹陷下去,一根叻骨刺破血肉,暴露出來,手臂此時也變的如同爛泥一般,無法再抬起。

受了如此重傷,顯然已經無法活過來。

一拳一腳,形意一脈的化境宗師,方古死。

全場陷入死寂。

「我再問一遍,爾等服否?」

薛連信背負雙手,環視台上徐天盛,楚天河,關東海等大佬富豪,淡淡問道。

「抱,抱丹境橫練宗師!」青魚妖王舌都在打顫。

「原來這薛連信乃是武道踏入抱丹境橫練巔峰的大宗師,這樣的大高手,哪怕傳聞中,武道邁入罡道的地罡境武宗,也可一戰啊!」

他話一出,易一道人,王哥,乃至洪熙那邊請來的高手,都猛的打了個寒顫。

這樣的人物,不要說中都省,放眼整個華國,都屈指可數,沒有幾尊。

「這,這。」

高台一眾大佬彷彿傻掉般,面露驚懼之意。

中都省那位老龍頭徐天盛,更是背脊發涼,方古可是他花重金請來的高人,如今……

但他臉上絲毫不敢流露出任何怨恨,對方可是一位抱丹境橫練宗師,要殺他易如反掌。

「閣下可是泰國洪門大佬薛連信?」這時,關東海突然站起身問道。

「正是,想必您就是武聖關青龍的族弟關家家主關東海吧?」薛連信點點頭,雖然點出關東海的身份,但並未太過放在心上,只是象徵性打了個招呼。

關青龍在武道界有些名氣,但實力也就和他不相上下,更何況關青龍的族哥,只是普通人的關東海?

他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而台下諸多觀看比賽的大老闆聞言,卻是臉色大變。

他們都混跡在中都省上層社會,在泰國有華人圈的朋友,怎麼會沒聽說過洪門這個組織。

洪門勢力遍布世界,在全世界各個地區,乃至國家,都有他們的分會,算是華人圈中,數一數二的大組織了。

相比起這種傳承兩三百年的大組織,中都省這群大佬,就只能算是小魚小蝦。

沒想到薛連信,竟然是東南亞洪門,在泰國的分會會長。

「薛連信是泰國洪門掌舵人,俯瞰大半個東南亞華人圈,勢力以及實力都十分強大。數年前,我有個朋友,在泰國,被當地一個組織欺辱,妻兒子女慘遭迫害,據說就是這個薛連信幫忙報的仇。一夜之間,將泰國那個本地勢力連根拔起,為我朋友報仇血恨。算是一位極為了不得的大人物,在東南亞華人圈,名氣極大!」

有對薛連信了解的大老闆低聲道。

其它大佬富豪聞言,無不失色駭然。

「我們認輸!」

這時,以楚天河和關東海為首的省北諸多大佬富豪紛紛低頭,心中戚戚然,臉上露出悲憤的神色。

面對這等存在,他們根本無力反抗。

尤其是,都這麼久了,他們的依靠,葉大師還沒出現,莫非已經逃了不成?

「哈哈,好!」

薛連信大笑一聲,正準備登台時,忽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等等!」

薛連信眉頭一皺,循聲望去。

只見,台下,有一位少年緩緩起身。

「你在我的地盤,要爭中都省龍頭之位,有經過我的允許了嗎?!」

「當然。你想爭,也不是不可以,與我打一場!」

「贏了,中都省就是你,還有洪門的,我的命也是你的!」

「但若是你輸了!」少年緩緩抬起頭來,怒喝一聲道:

「我要你死!」 上萬人的會場,霎那間寂靜下來,只有葉陽最後一聲怒喝。

此時,大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小子腦子沒毛病吧?竟然敢立下如此賭約?』

『沒看到台上那麼多大佬都低頭了。這小子逞英雄,也不看看對手是誰,那可是泰國洪門分會會長,抱丹境橫練巔峰大宗師薛連信啊!』

無數人齊齊轉頭看向葉陽,或驚詫,或嘲諷,或搖頭。

薛連信稱霸泰國,乃至大半個東南亞,一身功夫,罡道武宗之下,鮮有敵手,這樣的人物,即便放眼整個中都省,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沒看到,武功已至化境的形意一脈大宗師方古,都被他三兩下給打死了。

葉陽敢在這種關鍵時刻站出來,挑戰薛連信,在眾人看來,簡直就是找死。

「是葉大師!」

楚天河見葉陽登場,猛的一拍大腿,神情激動道。

「薛連信完了!」

關東海,周豪,吳旗雲等省北諸大佬富豪也都興奮起來。

另一邊。

以洪熙為首的省南諸多大佬富豪卻沒有注意到楚天河,關東海等省北這一方的變化,只覺台下突然出現的這位少年公然挑釁薛連信,雖然勇氣可嘉,但卻有些不自量力。

「葉陽,你瘋了吧?快坐下!」見葉陽貿然站出來挑戰薛連信,坐在他身旁的徐宏一把抓住他的手,低聲怒喝道。

只覺葉陽這一舉動,簡直是找死。

沒看到台上坐著的,都是跺一跺腳,半州震動的富豪和大佬,你一個三年前被葉家趕出門的廢物棄少,貿貿然站出來,算什麼?

挑釁這些大佬的威嚴嗎?

「葉陽,你快坐下,這種場合,不是你能攙和的!」姜小媛跟著勸道,小臉都嚇白了,在台下拚命拉扯葉陽的衣角。

「葉陽,你聽我說,台上那位可是遠超化境宗師的武道強者,這種存在,你應該知道意味著什麼,是會殺人的。你已經不在是三年前那個葉家大少了,若你再惹怒了對方,可沒人在為你擦屁股了!」

吳小雨,高武二人,都拚命點頭,覺得今天帶葉陽進場,簡直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在他們的印象里,葉陽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廢物,是葉家人眼裡的恥辱,若非如此,葉南天夫婦失蹤后,葉家,還有他二叔,葉蒼穹怎麼可能將葉陽趕出葉家?

台上那如神魔一般的泰國洪門掌舵人薛連信,威震東南亞武道圈,縱橫無敵,腳下白骨累累。

從他打殺方古,連眼都不眨,就能判斷出來,葉陽若惹到他,他絕對不在乎再多殺一個人。

想到這,徐宏和姜小媛更是死死抓著葉陽衣角,不肯放手。

這時,薛連信目光已經看了過來。

被薛連信這樣如神魔般的人物盯著,徐宏,姜小媛等人只覺全身上下彷彿被極地寒風凍徹。他們都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葉陽,希望他不要作死!

「這是我和洪門的恩怨,你們無需多管!」葉陽手臂一抖,將徐宏和姜小媛的手震開,然後在徐宏,姜小媛,高武,吳小雨四人獃滯的目光下,一步一步,向擂台走去。

「葉陽,他,他瘋了!」

徐宏,姜小媛等人見葉陽,一意孤行,向著擂台大步而去,驚得嘴都合不攏。

場下眾人,見一位不知名的少年,突然踏上擂台,似要挑戰薛連信,頓時一片嘩然,全都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葉陽。

「我去,這小子才多大?也要上台挑戰薛連信?」

「就是,這些大佬之間的恩怨,豈是他一個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能攙和的?」

「完了,這少年死定了!」

整個會場如同炸鍋了一樣,觀眾席上,無數遊客都興奮中帶著疑惑,望著登台而上的葉陽。

雲山鎮擂台賽,從開啟到現在,可從來沒有群眾敢砸過場子,這少年可是頭一例!

葉陽面無表情,一路走去,前面人群如潮水般四散退開。

台下有好心大老闆還低聲提醒道:「小傢伙,現在後悔還不晚,對方可不是什麼善茬啊。」

「是啊,你還年輕,別逞一時之勇,把小命都搭了上去,趕緊下來。」

眾人雖然欣賞葉陽的勇氣,可他年紀太小了,瘦胳膊瘦腿,如何是台上那威震海外數十年之久,坐鎮泰國洪門的薛連信的對手?

葉陽只是對他們笑了笑,沒有說話,繼續登台。

築基初期巔峰的他,不懼內外皆達抱丹境巔峰的薛連信。

等登上台,葉陽與薛連信各佔據擂台一角,彼此打量著對方。

「你是誰?」

薛連信沒想到,台下竟然有人敢挑戰他,眼睛一眯,冷聲問道。

「我是誰?」葉陽歪著頭,咧嘴一笑:

「你還沒資格知道!」

他話一出,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而台上,以洪熙為首的省南諸多大佬富豪,全都起身,勃然大怒,怒指著葉陽,呵斥起來。

「小兒無知!」

「你知道台上這位薛會長是何人嗎?」

「薛會長,殺了他,這小子簡直是在找死!」

「……」

倒是洪熙,坐在太師椅上,還能沉住氣,神色絲毫未變。他這次破釜沉舟,就是想要借薛連信之手,一舉收服省北,替洪門打橋頭堡。

雖然過程一波三折,但他對薛連信的身手,十分自信。

不要說台上,那位神秘的少年,便是罡道武宗親至,搬出洪門來,誰敢不賣面子?

更何況,薛會長的身手,可戰普通地罡境武宗!

「這少年到底是誰? https://tw.95zongcai.com/zc/24255/ 真是好大的膽,也敢在這個時候,挑戰薛會長,壞了洪爺你和洪門的計劃!」坐在洪熙身邊的一位光頭男子,半眯著眼,望向葉陽,冷冷說道。

光頭男是省南丁州大豪,名叫賀丁山,乃是洪熙手下幾位大佬中,排名最靠前的一位。

「呵呵,薛會長武功蓋世,這小子以為他是誰?也敢挑戰洪門!」另一位手中把玩佛珠的中年男子冷笑道,名叫周繼龍,乃省南濟州市大豪。

現在這種情況,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上台挑戰薛連信,只有死路一條。

要麼被薛會長當場擊斃在擂台上,或是事後被他們這些大佬綁了丟雲湖裡餵魚。

一等狂妃:壓倒腹黑殿下 「這小子死定了!」洪熙突然開口,雙手搭在他的那根龍頭拐杖上,目中帶著一絲不屑。

薛連信武道通天,坐鎮泰國洪門分會,這樣的大豪,豈能輕易挑戰?

這一刻,不止台上大佬,台下所有觀看擂台賽的遊客,大老闆,目光都盡數匯聚到葉陽的身上。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本座不殺無名之輩!」薛連信沒想到葉陽敢看不起他,厲聲喝道。

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只有薛連信的怒喝聲遠遠傳出,響徹天空,震撼著在場諸多圍觀遊客,以及無數大佬和富豪。

「哈哈,我就知道葉大師不會言而無信!」就在這時,楚天河起身,大笑道:「什麼薛連信,泰國洪門掌舵人,有葉大師在,翻掌可平!」

「對,對,只要有葉大師出馬,一切都不用擔心了。」周豪興奮道,心中不在擔憂。

他和關東海,吳旗雲,趙金虎等大佬富豪,都是和楚天河綁在一條繩上的螞蚱。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若此次楚天河與洪熙爭奪中都省龍頭老大之位失敗,他們也會跟著遭遇。

哪還能如現在這般,俯瞰一州半市,頤指氣使,都跟著喝西北風去吧。

「沒錯,有葉大師在,哪怕他武功不敵薛連信,但也差不多少,我們有救了。」易一道人跟著點了點頭。

而台下,眾人聽到楚天河稱呼葉陽為葉大師時,俱都一愣。

「什麼葉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