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小豌豆終於信了!

「嗚嗚,嗚嗚嗚!」

抽泣聲從一開始的若有若無,再到後來的嚎啕大哭,小豌豆在這一刻哭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

當冷玉拉著還在抽泣地小豌豆的手站起來之時,紅辣椒,肥魚,白菜,蘿蔔,小肉,山雞,茄子,等人的視線,都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恭喜你們!你們贏了,我答應幫你們做一件事情!」

冷玉微笑著向著美食八子平淡的宣讀了這條消息。

八人聞言,在一瞬間驚訝到捂嘴瞳孔放大之後,臉上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了!

「哦!!!」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從飯店內傳出,驚飛了這大美食街之外的幾隻飛鳥。

藍白的天空之下,行人或頓足或詫異的將目光投向了飯店;可是緊閉的飯店大門讓他們無法窺視到裡面歡呼雀躍的眾人。

不得不說,這真乃遺憾。

事實上,在找冷玉幫忙之前,紅辣椒等人其實找過很多人,但無一例外,都不符合條件。

首先,實力弱小隻會讓他們去送死,其次,稍微有一點實力的則是不敢去招惹一個皇朝,再則,勢力大的更不會為了幫別人復仇而和一個國家大動干戈。

唯有冷玉的惡魔人組織是符合各項條件的,首先實力:惡魔人組織之中有大覺醒者存在,根本不怕變朝,其二,膽氣!惡魔人組織連大惡牢都剛炸,哪還會怕一個國家?

因此,紅辣椒等人便在無形之中將希望寄托在了冷玉的身上,確切的說是放在了惡魔人組織的身上。

最初,美食八子準備用比賽的方式坑冷玉這個惡魔人組織的首腦一把,奈何,冷玉這個怪物非但沒被坑,反而因此實力獲得了長足的增長,這其中的酸爽那只有他們自己能夠體會。

到了後來,冷玉在明白他們的目的之後,一開始的拒絕,再到後來委婉答應,他們的心情更是猶如坐過山車一般跌宕起伏。

此刻的他們,在冷玉答應后,已然陷入了忘我的狂歡。

然而在這狂歡之中,作為當事人的冷玉心情卻有些平靜。

他淡淡地掃了一眼美食八子之後,嘴裡喊著:「安靜」,手又是連連虛壓,在耗費了一點力氣之後,終於是讓這八個陷入喜悅狂歡的瘋子安靜了下來。

「紅辣椒,我答應幫你們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幫你們殺了變朝的皇帝,渾丹。至於毀滅一個皇朝…」

冷玉說的很慢很緩,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紅辣椒笑著打斷了:「只要能殺了渾丹,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看來,紅辣椒自己也清楚,想要毀滅一個皇朝是有多難,所以她自動降低了要求。

聞言,冷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山雞興奮的朝著冷玉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聞言,紅辣椒等人頓時醒悟了過來,一幫之人七嘴八舌的跟著說道:「我現在就想動手!」

蘿蔔眼中殺機很濃郁

「對!我也這樣!我恨不得現在就衝到變朝,宰了那個老東西!」

肥魚臉上的橫肉一抖一抖,沒想到平時這個笑呵呵的胖子也有這麼戾氣的一面。

望著興奮雀躍的紅辣椒等人,冷玉有些愕然,事實他在答應美食八子之前,已經想到了一個妥善解決的方法,也是因為如此,他才肯答應紅辣椒等人請求,幫他們復仇。

但在冷玉的設想之中,卻沒有美食八子等人,甚至連大龍王等人都沒有!

因為,從一個組織的首腦角度來講,冷玉不想拖整個尚在幼苗期的惡魔人組織下水,因為,那樣會對整個惡魔人組織的後續發展實在是太不利了,做為惡魔人公會現任會長,惡魔人組織首腦,惡魔人組織的開拓者,冷玉是不可能讓自己親手建立起來的惡魔人組織,輕易夭折,慘淡收場!

所以,他是絕不會拖著整個惡魔人組織躺這一趟渾水!

但,從個人的角度而言,冷玉卻十分想幫他們一把。

於是,冷玉便從中做出了抉擇,以個人的名義,答應幫他們做一件事情,而不是代表整個惡魔人組織幫他們做一件事情。

這件事情就是殺了變朝皇帝,渾丹。

但眼下,紅辣椒等人好像誤會了,他們誤以為冷玉會帶著他們聯合整個惡魔人組織一起去殺了渾拓,給他們的師傅報仇雪恨。

在察覺到這一點后,冷玉苦笑了一聲,但卻並沒有解釋,因為過多無用的解釋只會讓他們失望。

想了想,冷玉對紅辣椒等人說道:「你們不用跟著去冒險,我答應你們,幫你們去復仇,就一定會做到!」

冷玉說的很堅決,他的這話一說出口,便讓紅辣椒等人瞬間從興奮之中冷靜了下來,一個個目光灼灼的望著冷玉。

「不帶我們去嗎?」

紅辣椒有些不甘心地對冷玉問道,如果可以的話她不想放棄手刃仇人的機會。

冷玉聞言微微搖了搖頭

見狀,美食八子之中的蘿蔔忍不住說道:「「我們也是有一點實力的,不會給你們添亂」

冷玉掃了一眼這八人,這八人確實有些實力,個個都有超越人類極限二十倍的實力,特別是紅辣椒,更是一名超越人類極限七十倍的強人級覺醒者。

但,還是不行。

因為,這次任務的主要目的是刺殺變朝皇帝渾丹,而不是和整個變朝開戰,人數越多隻會越麻煩。

「我向你們保證,一定會宰了渾丹,將他的人頭給你們帶回來,以告慰你們師傅的在天之靈!」

冷玉說的很誠懇,聞言,美食八子也不再吱聲了,不能親自參與進去,他們的心情有點失落。

「好吧!」

紅辣椒也是一個明白事理的人,她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后,朝著冷玉大喊道:「一切拜託你了!」

說完,紅辣椒身子彎成了九十度,朝著冷玉莊重地鞠了一躬。

美食八子其餘七人見狀,知道事情無法挽回,只好重整心情,跟著紅辣椒一樣,身子彎成了九十度,朝著冷玉鞠了一躬,大吼道:「一切拜託您了!」

冷玉望著躬成一片的美食八子,微微點了點頭,坦然的受了他們這一禮。

「等我好消息吧!」

冷玉眼中閃爍著異彩,他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

冷玉沒有告訴美食八子他們自己的計劃

此時,他已經離開了大美食街,繼續朝著華東市前進。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冷玉接受了美食八子的委託,準備去殺了變朝皇帝。

但他又不想拖整個惡魔人組織下水,於是他便打算找兩個幫手,隱藏身份,直接刺殺變朝皇帝,渾丹。

想要刺殺渾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是一個皇朝的皇帝,身邊的護衛重重,更有兩個狂人級覺醒者終年守衛在身邊,而冷玉又不想大張旗鼓,明目張胆的殺了渾丹,因為那樣只會挑起戰爭,所以,他必須得找兩個幫手,幫自己引開守在渾丹身邊的兩個狂人級高手,只有這樣,然後自己暗中下手,暗殺掉渾丹。

要知道,在沒有成為覺醒者之前,冷玉還是一名殺手呢!對於殺手的活計,他再清楚不過了,也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暗殺掉了變朝皇帝,渾丹。

畢竟,沒有狂人級覺醒者保護的渾丹,不過是普通人而已。

「必須得找兩個狂人級覺醒者引開渾丹身邊的守衛,我才好下手,而且這兩個人必須得和惡魔人組織沒有一點關係」

冷玉望著遠處的一座城市眼光深邃無比

目前,冷玉實力已經達到了強人級的領域,所以,他的目力更加厲害了,雖然此時遠處那座城市離冷玉還有五千多米遠,但冷玉已經見到了城市內繁華的街道和人群。

「王狂是一名好幫手,剩下的一名….」

冷玉在沉思,他在自己認識的狂人級覺醒者挑選合適的人選,第一時間,他便想到了王狂,這個傢伙出生大惡牢,底子乾乾淨淨,喊他做幫手,事後殺了渾丹,變朝怎麼也不會懷疑到惡魔人組織的身上去。

想到這裡,冷玉當即聯繫了大龍王….

飛緣魔 「什麼?你把他扔出去了?」

冷玉從到大龍王哪裡得知王狂的消息后,冷玉傻眼了。

「那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瘋子!我差點被他嚇得心臟病發作,我跟你講…」

電話那頭,大龍王像是找到了吐苦水的地方,以炮雨連彈的語速,將王狂貶得體無完膚…

冷玉聞言,感覺整個人如泄了氣的皮球,無力的說道:「你把他扔到哪了?」

「不知道」

大龍王非常牛氣的說道。

「呃….」

聞言,冷玉只好無奈的掛斷了電話,然後蹲在了地上,饒了饒頭,這下他更加愁了….

「哈哈哈!冷玉!你的人頭是我的啦!」

就在這時,七道張狂的笑聲,呼嘯而至,瞬間,七道人影便落在了冷玉的身前。

……

(茫茫無際的草原之中,一名赤裸著上身的男子在仰天狂嘯。「啊!天殺的!竟然把我丟到了這裡!我該怎麼回去啊!」) 這座城市叫做紅塵市,紅塵市是出了名的花柳之地,每到夜晚,紅塵市夜夜笙歌。

而在距離紅塵市五千多米外,城外郊區,有一片廣闊的荒原,四周視野很開闊;此時,冷玉還沒有進城,他蹲在這處遍地沙石的荒原空地之上,愁美食八子的事情…

「王狂沒了,接下來找誰?」

冷玉有些發愁,他萬萬沒想到,刺殺渾丹計劃之中最合適的人選,王狂居然被大龍王給扔出去了,此時還不知道被扔到了哪兒。

「找誰呢?」

冷玉臉色發苦,恰在這時,七道狂嘯之聲忽然而至。

「哈哈哈!冷玉!你的人頭是我的啦!」

唰唰唰唰唰唰唰!

狂嘯之時落地,七道人影瞬間落下,便將冷玉給包圍了起來。

「你們是誰?」

冷玉緩緩站了起來,眼中寒光四射,警惕地望著這突然出現的七人,這七人相貌很醜陋,每個人手裡都持有兵器。

刀槍劍戟棍斧叉

便是這七人各子手中的兵器

更讓人心驚的是,冷玉發現,這七人都是強人級覺醒者,各個實力在超越人類極限五十倍到一百倍之間。

「殺手嗎?」

冷玉警惕,離開大美食街之前,紅辣椒告知冷玉那些來自黑暗世界一百多個殺手都埋伏在了飛霞關,要他小心,但,冷玉卻沒想到,這紅塵市中還有殺手在等著他。

眼下,距離冷玉的目的地華東市只有三座城市的距離了。

這第一座城市,便是這紅塵市,第二座城市是一個名叫三仙城的地方,最後一座城市,是古代一座關隘,飛霞關。

飛霞關也是冷玉前望華東市的必經之路,所以,那些殺手便聚集在了哪,等著冷玉送上門。

「或許我該找我師傅,我師傅黑老怪他隱居了十多年,如果找他出手,或許沒人能察覺到他的身份和惡魔人有關係….」

冷玉一邊打量眼前的七人,一邊思考著刺殺渾丹的事情,這八人雖然都是強人級覺醒者,但冷玉自認他們不是自己的對手。

這其中原因便是他那近乎變態的,超常態和極瞬!

在到達這裡之前,冷玉從大美食街離開之後,便在路上實驗了一下了自己的實力,結果他發現,在他開啟極瞬或者進入超常態后,他的實力還是會翻一個倍!

這就比較變態了

以冷玉目前的實力,超越人類五十一倍極限,如果他開啟極瞬或者超常態,那他的實力就會翻倍,達到一百零二倍!

這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

開啟超常態或者極瞬,光論本體實力,冷玉已經超越了眼前這七人,更何況,他那恐怖的必殺技,一拳打出還能再翻一倍的大玉丸呢?

所以,雖然這七人都有著超越人類極限五十倍至一百倍之間的實力。

但冷玉對上他們,完全是不虛的!

因此,冷玉才有閑工夫,一邊打量著這七人,一邊思考刺殺渾丹的事情。

不過,冷玉雖然清楚自己的實力,但眼前的這七人明顯不清楚冷玉的實力,領頭一個持刀的頂著一張扭曲醜陋的臉,掃了一眼冷玉后,見冷玉的本體實力只有超越人類極限五十倍,便得意的笑了!

「哈哈哈!冷玉!你被世界安全組織下了必殺令,還問我們是誰?我們還能是誰?告訴你吧!我們七人乃是名震黑暗世界的兵器組!我兵器組的刀頭!」

刀頭一耍長刀,威風凜凜的站在了冷玉的面前,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彷彿他已經見到了冷玉被自己劈得四分五裂,慘死在自己眼前的模樣。

「我乃兵器組的槍哥!」七人中,一個持槍的人喊道。

「我是劍弟!」持劍的人喊道。

「我是戟兄!」持戟的人喊道。

「我是斧老!」斧老年紀在這七人之中有些大,滿臉鬆弛第皺紋。

「我是棍叔!」持棍的人面相在四十多歲左右。

「我是叉子!」手持一柄兩頭魚叉的人眼神很陰鷙,他盯著冷玉的臉眼中閃過一絲嫉妒,因為他長得有點丑,所以嫉妒長得比他帥的,但帥這種事情都是爹媽給的,叉子要怪,就怪他爹媽不給力好了。

「報完名字了?」

冷玉此時已經將從小二那裡搶過來的黑刀給拔了出來,這把刀是一柄神兵利器,配和冷玉從蜂眼哪裡偷學來的一擊千擊,能發揮出百分之兩百的威力,是用來群戰的最佳手段。

「哼!見到我們兵器組!你竟然還敢拔刀!?你小子有點膽色!不愧是你們惡魔人組織的智囊擔當!不愧是策劃大惡牢事件的幕後黑手!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