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隆克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頓時眾人覺得他是個大忽悠,折騰了半天,帝世曼紋居然還沒有參加總決賽的資格?

我靠,這玩笑開大了吧!

要不是古烈斯秋在,狂龍恐怕要撲過去去咬這個裁判了。不過沒等到狂龍飈,艾瑪婭也按耐不住了,道:「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帝世曼紋在耍我們嗎?」

隆克很理解選手們的驚訝,耐心解釋道:「請不要誤會,這不是帝世曼紋的問題,無論是哪一支參加總決賽的隊伍,都要完成這個任務。也就是說,這項任務其實就是比賽的一部分,誰完成了,誰就能進入愛櫻城,參加最後的決戰。」

查克斯明白了,這也是奪取參加總決賽的一個方式。淡道:「那麼,是什麼任務呢?」

隆克點點頭,道:「這個我得先和你們說說愛櫻城周邊的環境。在愛櫻城周圍,有著許多魔獸森林和野獸區域,那裡是艾雅大6的中心地段,也是大6上最為複雜的地方。其中較有名的是旋渦谷,靈龍境地、東冥霧都,守據區域等等,這些地方都是非常適合高級別者修鍊的,也適合一些高級的冒險者探險。而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去愛櫻城北方的守據區域,在那裡,你們會找到拉歇爾冰龍,然後殺死它獲得事先就放入它體內的任務寶石就行了。

「拉歇爾冰龍?龍!」趙炎道:「是什麼東西?」

「拉歇爾冰龍是s級的王級魔獸,但他的實力卻和ss級別的人類差不多。。非常強悍,就算是ss級的人類,要獨斗也不能輕鬆的將它消滅。所以,這次的任務並不簡單。」

「而且,這也是一次對你們團隊意識的考驗!」

團隊意識?

「對!這次的任務你們五人為一組,共同去完成這個任務,只要奪得了任務寶石,就能進入愛櫻城參加總決賽了。」

眾人明白了,紛紛點頭。

「但你們千萬要小心……」頓了一下,隆克又道:「拉歇爾冰龍可不是開玩笑的,一個不小心,你們就會丟掉xìng命。總決賽的規定,如果五人中有一人死亡,全隊都將失去參賽資格。」

什麼!

不只趙炎等人,奧瑪科猛的睜大眼睛,這點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一路獨來獨往的他此次居然會受到這種比賽規則的約束。

「所以,你們要以團隊為主了。」隆克道。

「你們有什麼問題嗎?如果害怕的話現在可以退出,我們將在前1o名中再重新選擇。」古烈斯秋旁邊一老頭道。

「哈哈哈!」趙炎突然狂笑著,向那老頭瞟了一眼,道:「你瞎說什麼呢老頭,不就一條龍嗎?有什麼好怕的,等我們找到它了一定把它烤熟了吃。師傅,到時候我打包,給你也帶點回來。」

老頭猛的一愣,遲鈍了半天才轉過頭古烈斯秋道:「不愧是你的徒弟啊!說話的語氣都和你一樣猖狂。。」

「哈哈哈。」古烈斯秋閉上眼睛,聳著肩膀笑了幾聲。

「對!我們沒問題。」查克斯和狂龍也說道。

「那既然這樣,就沒什麼問題了,你們過來,每人領取一份東艾雅大6的地圖,愛櫻城周邊的地形上面有介紹。」

隆克指著地圖與他們詳細的說了一陣,最後將目光落在五人身上,道:「無論你們是否帝世曼紋的學生,但現在你們都是東艾雅大6帝世曼紋的代表,既然這樣,在比賽結束之前,都必須要聽我們的安排。你們五個……我看就由查克斯擔任隊長,他頭腦冷靜,也善於表達,又是帝世曼紋的最佳優等生,選他最合適不過了。」

「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我沒意見。」趙炎第一個答道。

見趙炎沒問題,狂龍自然點點頭,艾瑪婭向查克斯望了一眼,對他也還是比較放心的,道:「沒問題。」

奧瑪科閉上眼睛,微微點頭。

眾人雖然都沒意見,但查克斯自己卻懵了,道:「這個……我……」

「查克斯。」查克斯轉過頭,見古烈斯秋正望著他,臉上的表情十分嚴厲,過了許久才答道:「不要懷疑自己,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隊長了,要記住,你的朋友們可是把自己都交給你了,你要負起責任來!」

校長的話對查克斯還是非常受用的,查克斯急忙挺直腰桿,道:「是,校長!」

「那行了,你們可以出了。。」古烈斯秋道。

眾人點點頭,向古烈斯秋敬了個禮,便轉身離去。

在地圖上琢磨了半天,眾人心裡頓時也有了個頭緒,如果就正常步行而言,從曼城到愛櫻城大概要將近二十天的時間,而現在還要先去奪任務寶石,那麼也就說明在守據區域的任務時間不能過十天,不然就無法趕上愛櫻城的總決賽了,帝世曼紋代表隊的時間還是比較緊張的。

不過儘管這樣,眾人還是信心無比,一個s級的魔獸,五人聯手對抗應該還是能行的。

想想也是,這賽前的任務總不能太難吧!要是難過頭了,沒有一支隊伍能通過,那愛櫻城不是冷場了?

眾人覺得,這賽前的任務只是讓選手們熱熱身而已。

其實,他們並沒有猜錯,也沒有想錯,理論上來說,s級的魔獸是無法與五名幾乎出a級實力的人對抗的。

但理論終究是理論,再說,這世上很多事,往往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查克斯隊長明白這一點,他時刻想起離別前古烈斯秋對他說的話,他覺得自己肩上,擔子很重。

他現在的第一目標,那便是保證隊友在無任何傷亡的情況下拿到任務寶石。

至於後面的事,那是現在預料不到的了。

離開曼城后,不知不覺間五人行走了三天,一路上,趙炎與狂龍的話比較多,而且艾瑪婭也經常參與進來與趙炎惡吵。相對而言,奧瑪科與查克斯的話要少些。奧瑪科大概是本身就不愛多說話,而查克斯則是因為隊長的原因,一路上都十分謹慎。

對照著地圖上的位置,趙炎覺得眾人還是太慢了點,十天時間雖然不短,但可沒有守據區域的地圖啊!要是在那裡面逛了十天還找不到拉歇爾冰龍怎麼辦?那不是干著急嗎?

趙炎不僅起了牢sao,道:「要是我們能走快一點就好咯。」

艾瑪婭與查克斯走在前面,趙炎和狂龍在中間,奧瑪科走在最後。艾瑪婭向後斜著眼睛,道:「以我的奔跑度是現在的五倍,我可是沒問題。只是你們……哎!」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們拖你後腿了?」趙炎道。

艾瑪婭停下腳步,道:「我可沒這麼說!我說的是你,你一個人走的最慢了,還有你這個戰士兄弟,蝸牛度!」

狂龍冤屈了,迷糊道:「大姐,我好像沒得罪你吧?」這些天的接觸,狂龍也知道了艾瑪婭的xìng子,頓時明白了老大的可憐。

查克斯點點頭,道:「我細想了一下,現在的度的確太緊張,十天……真的沒有太多的把握能完成任務。」

「那怎麼辦?我一個人先去?」艾瑪婭道。

「不行,我們是一個團隊,絕對不允許單獨行動。而且,就算你找到拉歇爾冰龍了,你一個人也對付不了它啊!」查克斯急忙道。

艾瑪婭皺起眉頭,這倒是個問題。

拉歇爾冰龍雖然是龍族中的弱者,但和人類比起來還是太強了。

艾瑪婭瞪了趙炎一眼,喝道:「誰叫你們度這麼慢!」

「哼!我可是沒什麼問題。」最後面,奧瑪科的聲音響起。「提升五倍的度是小意思。」

艾瑪婭雙眼一亮,心想奧瑪科不是很厲害嗎,急忙湊了過去,道:「奧瑪科,乾脆我們先去守據區域找拉歇爾冰龍吧!等我們將任務寶石拿回來之後再來與他們匯合。」又轉過身問查克斯道:「你說行嗎?暫時先分成兩小組,這也是一個辦法啊!」

艾瑪婭瞟了趙炎一眼,道:「省得有蝸牛度的人拖後腿。」

「你說誰呢!八婆!」趙炎向艾瑪婭瞪起了眼睛,狂龍急忙從背後將他抱住,勸道:「老大!冷靜啊老大!你不是常說嗎好男不跟女斗,冷靜,冷靜!一定要冷靜啊!衝動是魔鬼,衝動是魔鬼啊!」

趙炎暗自暈,自己從地球上帶來的新鮮詞語都被狂龍學會了。

狂龍越是勸,艾瑪婭反而還湊了過來,瞪著趙炎的臉道:「就說你呢!我們都有提升度的辦法,就你們在拖後腿,如果不是你們,我們的度一定會很快呢!」

「怎麼?不服嗎?事實就是這樣,蝸牛度,討厭的傢伙!」

趙炎猛的從狂龍懷裡掙扎出來,在法師袍的衣領處提了提,拍了拍,一臉的從容,淡道:「對,好男不跟女斗。」

「哼!」艾瑪婭瞟了趙炎一眼,轉過身去,向查克斯做出了個無奈的表情,道:「還真是煩啊。」

哼哼……

趙炎冷笑道:「沒什麼好煩的。」

「你們有提升度的方法,難道我就沒有嗎?」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艾瑪婭轉過頭,不屑的說道:「你能有什麼方法?」

趙炎將手伸將懷裡,道:「原本我是不想使用這個方法的,因為我怕你們跟不上我,但你既然這樣說,我就不得不用了。」

「小心牛皮吹破了,我是盜賊,你的度能快過我嗎?」

哼!

趙炎冷冷一哼,攤開手掌在面前猛的一揮。頓時一隻綠黃相間的老虎出現在眾人面前,頓時迎來幾道詫異的目光。

「這是什麼?」查克斯緩緩的走過來,他已經看出這老虎不是真的。

趙炎在夢寒一代頭上摸了摸,然後躍了上去,道:「老狂,上來。」

趙炎看著艾瑪婭,笑道:「你說我度不行,要不要試試?」

查克斯道:「炎,別鬧了,繼續趕路吧。」

「查克斯,你坐上來,我這坐騎能坐三人。」

「坐騎?」查克斯睜大了眼睛。

「恩。」趙炎點點頭,道:「我馬上就讓你見識一下這坐騎的度。他們倆個既然有他們提的辦法,就讓他們去弄吧,這樣我們的整體度剛好就提升了,到時候看看到底是誰在拖後腿。」

「那好吧。」查克斯相信趙炎,縱身躍了上去。

將狂龍和查克斯坐好后,趙炎道:「準備好了嗎?」

對於趙炎的舉動艾瑪婭雖然有些吃驚,但她卻認為趙炎只是在厚著臉皮吹牛而已。與此同時,奧瑪科在眾人的談話期間不知如何變幻出一白sè的動物骨架,自己則騎了上去。。

見這副情景,趙炎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他當然知道奧瑪科騎在這動物骨架上是要幹什麼,心想這上天也忒不公平,好處凈讓這亡靈法師給占完了,隨隨便便就弄了個坐騎出來,而自己的夢寒一代可是耗費了不少心血啊。

出!

隊長查克斯一聲令下,三道身影便向前路衝去,大地上濺起三層滾滾的灰煙。

眾人離開了很遠,旁側的草原上漸漸現出四人的身影。

「他們的度還真快啊。」

「嘿嘿……看來這是一群不一般的小鬼。」

「哈哈,有的玩了。」

「我們也快點,不然跟不上了。」

嗖!嗖!嗖!嗖!

眨眼間,草原上又是一片空蕩。

這樣的趕路的確是瘋狂,而夢寒一代的度也的確出了眾人的想像,趙炎也是第一次將夢寒一代的度調掉最高,但不到幾分鐘,就將奔跑的艾瑪婭與騎著死靈坐騎的奧瑪科甩了很遠。

但這種度也是有副效果的,畢竟現在的夢寒一代還不完善,當用最快的度行駛的時候,趙炎彷彿聽到了夢寒一代體內那不安定的聲音。 豪門驚愛 趙炎可不希望夢寒一代散架,於是將度調慢了下來,但就這個中高等度,也跑在了艾瑪婭與奧瑪科前面。

其實趙炎還是很欣賞艾瑪婭的,作為盜賊度很快他是知道的,但艾瑪婭的度還是讓他吃了一驚。。至於奧瑪科,和夢寒一代以及艾瑪婭的腳力比起來雖然慢了點,但對於一個法師來說,也夠了不起的了。而且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艾瑪婭也漸漸落在了奧瑪科的後頭。

這種狂奔式的趕路進行了一天半,終於在艾瑪婭體力不支的情況下結束了。而這一天半的路程,抵過了他們預算中的十幾天。查克斯乾脆停了下來,讓大夥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用這種度前進,下午就能達到守據區域了。

停下之後,艾瑪婭一倒下便睡著了。

眾人搖了搖頭,也相繼睡去。

夜裡,趙炎在夢中夢見自己吃著香甜的地瓜干,於是在第二天一醒來便偷偷的打開地jīng帳篷,從裡面拿出好大一堆地瓜干出來。這地瓜乾的做法是他教,然後雲天國的女人實際netbsp;味道很不錯,總之趙炎很愛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