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腳步聲頓時由遠將近,邵祖旭看著她手中捏著那點孽障魔氣,面色一變:「人魔族?」

蘇琚嵐拂袖掃滅這點魔氣,回頭看著獨身追來的邵祖旭:「我把陳夫昂的信鴿燒滅了,估計有人將信鴿復生放出宮去,再過不久傲君主接到陳夫昂的通風報信,絕對會派人帶我們回去,白赤城的事又要交給你了。」

邵祖旭皺眉道:「郡主,陳夫昂信函裡面寫了什麼?」

「陳夫昂說,人魔族出口出現在白赤城附近,白赤城知而不報必有陰謀,不如先下手為強,以勾結人魔族為由除掉蘇琚嵐,繼而斬斷蘇王權勢。」蘇琚嵐平靜說道,彷彿這種陰謀針對是別人而不是她和蘇家,她負手而立,聯袂飄飄:「傲君主已經知道我的身份,遲早是攤上桌子講話。是福不是禍,該來的總會來,這回就看傲君主還想攪渾什麼?」

邵祖旭遺憾道:「想不到傲鳳國君主也會跟人魔族有所勾搭?」

蘇琚嵐冷笑:「燕赤國都跟宋明瑤勾搭了,傲鳳國跟人魔族又有什麼好驚訝的?不過,我隱約覺得傲君主並未跟人魔族勾結,這點把戲讓我覺得,純粹是有人給我設置羈絆而已。」

……你的直覺可真敏銳的嚇人呀!某道黑影潛藏在牆角深處說道。

蘇琚嵐瞬間瞄向牆角那處,那裡空無一物。

邵祖旭皺眉望去,蘇琚嵐拂袖陰森一笑:「不用看,這回真消失了!」這些人最好別讓她逮著。

第三日,蘇琚嵐已提前布置好白赤城所有後事,李嚴等人頓時潛伏暗處不再正面出現,而她攜帶著邵祖旭等人來到加冕高台上,城中高手隱隱覺得有事即將發生便也匯聚在高台四周,瞬間人山人海,寂靜中透出一股莊嚴的氛圍。

隨後,攜帶傲君主旨意的臣子風塵僕僕地趕到白赤城宣旨!

千里趕來宣旨的人很多,幾乎是勞師動眾的一支軍隊,可是軍隊臨近白赤城后便駐紮在城外並不長驅直入,而是寥寥可數的幾人做代表彷彿極為自信,由著林榮帶領往前。其中寥寥可數的這幾人,就包括了四位名噪傲鳳國的御前結印師,姜桓、霍傲、廉、昂煌全部在內。

結印師在傲鳳國地位尊貴神秘,這樣的宣紙陣仗,絕對非同小可!

姜恆率領著眾人攀登上高台,看著巨扇面前那一道迤邐而立的倩影,蘇琚嵐似乎已經站在那裡許久了,面色複雜的姜桓自袖內拿出一明黃布包,露出裡面的聖旨,道:「嵐少主,請您接旨吧!」

聽見姜桓的稱呼是「嵐少主」,蘇琚嵐心中已明傲君主是何意思了,遂拂袖坐到城主座上,玄身坐下,既不開口迎駕也不起身接旨,就睥睨傲岸地睨著手執聖旨的姜桓!

軒轅學院的師生見蘇琚嵐如此傲慢無禮趕緊開口勸,陳夫昂自詡聖旨內容是要降罪蘇琚嵐,自然對蘇琚嵐更是不假面色斥責的最凶。

蘇琚嵐拂袖掃過,這老匹夫頓時翻飛地撞向牆,幸好傲楚殤出手相助才免去這一遭難,傲楚殤驚愕道:「蘇琚嵐?!」

「琚嵐,你怎可對陳大人如此無禮?」靜曼老師知道蘇琚嵐雖與陳夫昂有諸多怨,但眾目睽睽之下怎麼直接出手了?可是贏駟等人,竟也無人上前勸阻蘇琚嵐的放肆?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多人漸漸意識到不對勁。

就連素日脾氣火爆的御前結印師霍傲,這回也是面色深沉、眼神晦暗難辨的盯著座上的蘇琚嵐,一聲不吭。

良久,姜桓長嘆了一口氣,展開那捲明黃色的捲軸,語氣略微顫抖道:「璽嵐少主親臨傲鳳,朕聞之甚喜遂設宴迎駕,望即日啟程抵達王城受禮,共商國事,欽此!」

「君上這封旨意是何意思?」許多學子紛紛面面相覷,對著蘇琚嵐宣旨,內容卻與她無關似得?

陳夫昂也愣是摸不著頭腦:「姜桓大人,君上不是派您來抓蘇琚嵐嗎?怎麼……這旨是對那聖族璽嵐宣的呀?可璽嵐不在這裡呀,老夫從未見過璽嵐呀!」

姜桓略過所有人,雙目直勾勾望著蘇琚嵐,沉聲道:「請璽嵐少主接旨!」然後一撩袍服下擺,眾目睽睽之下,四位地位顯赫的御前結印師同時朝蘇琚嵐單膝落地。

邵祖旭朝身後邵氏族人以及其他隨從高手點了點頭,然後下一刻眾人齊聲喊道:「跪!」全場有數千人屈膝跪地,那些隱姓埋名的百姓瞳仁紛紛閃過驚愕與震撼,也緊接著邵氏九族之後跪地。

曠闊無邊的高台,唯有不明緣由的陳夫昂和軒轅師生們錯愕的站立以及面面相覷的看著這場像極儀式的跪拜,直到蘇琚嵐的輕笑打破這片寂靜。她輕笑的這一聲,含著太多複雜的情緒,但卻聽著如此雲淡風輕。

她緩緩地站起身,白衣廣袖飄然,銀瑩羽衫隨風飛揚,玉冠束髮之下,仍有髮絲不羈而出隨風肆意飛揚。她伸出繪有墨梅的寬袖中一隻修長的手,朝姜桓作勢一抓,那封明黃色的聖旨就飛入手中,墨黑的眸子似笑非笑的:「共商國事?行,本座接旨就是!」

霍傲頓時俯身深深叩拜下去,用敬畏的語氣道:「拜見璽嵐少主!」

高台上接連響起抽氣的聲音,陳夫昂等人即便再蠢也明白了什麼。可就連短暫的回神時間都沒有,姜桓伸手做了個請勢,帶著蘇琚嵐迅速走下高台。百姓們依舊跪地,但卻紛紛以敬畏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緊蘇琚嵐。

昂煌轉身飛速瀏覽贏駟等人、軒轅師生們,道:「傳君上口諭,也請諸位即時整理行囊,延遲一天回城。」

延遲一天?贏駟捏著系在腰間的荷包,寶光璀璨的笑道:「昂煌叔叔,本少爺沒啥行囊好收拾,就不需要延遲,所以我順便搭個順風車跟嵐妹妹一起上路吧!」然後嗖地一聲就朝前奔去,攥住蘇琚嵐的手。

秦衛霜、玉崔嵬兩人空無一物的跟上去,唯有公孫錦幣彷彿早有預言似的,背上扛著鼓鼓的行囊小跑跟上。

傲楚殤舉步要走,卻被廉客氣攔住:「七皇子,最好不要同時啟程。」

傲楚殤皺眉問道:「那為什麼贏駟他們就可以跟上?我父王召見她想做什麼?」

「君上知道小尊王他們與郡主交情深必定尾隨,所以口諭說無需阻攔。但是」廉搖頭道:「我知道絕非好事,所以七皇子你還是別參與其中,畢竟他們是他們,你是你。」

「謝謝您的勸誡,但我希望成為你口中的『他們』一員!」傲楚殤頓時掃開廉橫檔的手臂,頭也不回的跟上去。

廉嘆了口氣,卻立即轉身再度橫擋住龍潛等人,語重心長道:「楚殤畢竟是皇子!你們不是,何必冒險急這一會兒工夫呢?」

賀茜試探道:「廉先生,難道郡主他們觸怒龍顏要被……」話語截然而止,不言而喻。廉默默點了點頭。

邵樂聞言更是忍不住想跟上去,卻被邵祖旭攔住。

「爹?」

邵祖旭嚴肅道:「樂兒,郡主有命,你從今天開始要暫時呆在白赤城了。」

邵樂不明所以:「為什麼?可是看樣子,琚嵐好像有危險的……」

「放心,她絕對會沒事!」邵祖旭斷然道。

千傾和靜曼兩位老師相互對視,眼神交匯后,紛紛驚愕的點頭接受「蘇琚嵐竟是璽嵐」的事實!難怪了以往很多事不言而喻,瞬間清明了。

但是,千傾老師朝那些迷茫震驚的學子使了眼神,靜曼老師頓時會意的回頭吩咐他們道:「大家先回房準備自己的東西,我們就聽從聖意,明日啟程返回盜城。」

「啊?靜曼老師,我們這麼快就要走呀?」

有些人忍不住嘀咕道,但轉念一想,憑著蘇琚嵐剛剛被稱呼璽嵐的叩拜場景,回到盜城必定有滿城風雨。想到這,這些學生就催促著兩位老師乾脆早點啟程算了,然後趕緊回房整理行囊,比蘇琚嵐他們晚了半天的時間,也啟程出發。

城外軍隊原地駐紮了約莫一個時辰,見姜桓帶著蘇琚嵐幾人出現,頓時有人牽上一輛純鐵打造的精緻馬車。

姜桓道:「嵐少主,要委屈您了!」

贏駟掃量著這輛明顯用來困住高手的特殊馬車,眼中閃過一道陰狠的殺光,但他若無其事的躍上車轅朝車廂內部看,然後回頭笑盈盈地點頭論足道:「外面看起來硬邦邦的,裡面裝飾還馬馬虎虎,至少坐著不至於磕碰!嵐妹妹,我抱你上來吧。」

說著,他就彎腰朝伸出手臂,姜桓伸手攔住意欲上前的蘇琚嵐,朝贏駟道:「小尊王,君上說這輛馬車還是讓郡主一人坐就好!」

秦衛霜下意識地拔出巨靈刀,蘇琚嵐拂袖掃過,伸手將秦衛霜抽出的刀按回刀鞘內,輕描淡寫道:「既然君上如此特殊照顧,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衛霜,你們就騎馬跟著吧。」然後抽袖鑽入車廂內,車門一合上,整輛馬車頓時盪起茲茲亂叫的銀光。

秦衛霜手中的巨靈刀瞄準車門砍下去,但這把向來無堅不摧的巨靈刀卻猶如撞到同樣無堅不摧的盾牌上,發出「哐當」巨響后,倒把她自己震的虎口發麻。

姜桓似乎對這輛馬車的關押能力非常自信,即使玉崔嵬出手也不在乎。

玉崔嵬皺眉將手中藍焰轟然炸向馬車別處,但火焰碰到迷金牆壁頓時消失無蹤。

「迷金?」公孫錦幣心中一咯噔,迷金是種非常特殊罕見的材料,比那些精魂魄石還要罕見跟貴重。因為它可以吸食宗師的精神氣並隔絕宗師引用自然界捏訣施展力量!巴掌大的迷金都能抵押一年國稅,傲君主拿出整輛迷金所造的馬車來迎接蘇琚嵐,可見蘇琚嵐的價值絲毫不低於傲鳳國幾十年的所徵收的全部國稅。而且這輛馬車需要耗費如此多的迷金,也並非傾城所有就能夠搜齊數量打造出來,可見傲君主煞費苦心,拿出這樣的馬車來困住蘇琚嵐,絕對棘手!

「傲君上可真是太看得起我們了。」秦衛霜諷刺地一笑。

軍隊將馬車前後左右的層層包圍,然後上路。

蘇琚嵐坐在車廂內的卧榻上,看著四周迷金打造的車壁隱隱泛著各種被困住的力量,車廂外傳來姜桓遺憾的嘆息:「我還是尊稱您為嵐少主吧,君上為了確信這輛馬車能否困住九階修為的你,不惜惹惱宮內供養的所有高手逼迫他們做實驗,直到確認這輛馬車擁有的迷金可以暫時抵抗並吸食九階高手的精神氣,才讓我們帶上路。所以你還是不要徒勞掙扎,否則精神氣會被這輛馬車白白吞噬殆盡!」

「難怪……我看到這輛馬車裡面困住這麼多精神氣。」蘇琚嵐道,然後不再說話。

姜桓以為她的冷漠是認清事實,便也不再說話。

哪知道蘇琚嵐卻是危險的眯起眼打量馬車內的裝飾,雙手匯聚在胸前捏成拈花狀,墨黑的瞳仁陡然間現出流轉的芒星,被困在馬車內的力量頓時源源不斷地匯聚到她手背的紫芒珠綴上!她沒想過反抗,而是想到吸食這些白白送上來的力量。

沒有騰雲駕霧或者飛天遁地的坐騎,這支軍隊無聲無息地「護送」著這些少年上路。相隔幾十里的路後方,則是千傾老師率領的師生們。

走了四天四夜的路,軍隊終於在盜城城門口停下來。姜桓他們護著馬車入城去,來到皇宮獵場的地方才停下。

贏駟他們頓時圍在馬車前等著蘇琚嵐下來,因為在這行走間,姜桓從不肯放蘇琚嵐出車廂,那兒就表示他們沒有見到蘇琚嵐已有四天四夜了!

姜桓伸手敲擊著車廂某處,整輛車廂頓時微微顫動然後瞬間碎成無數個漂浮的銀色光片,這就是那些迷金!碎開的迷金里頓時露出睡在卧榻上的身影,這些迷金飛旋著變成枷鎖銬住她的手腳。

「嵐妹妹!」贏駟飛奔過去扶起她。

蘇琚嵐伸手揉眼醒來,渾身鐵索叮叮噹噹的,她伸手纏住贏駟的脖頸問道:「嗯?原來到了。」然後緩緩站起來,即便手腳被銀環細鏈銬住,四天四夜不見,眾人已為她擔憂的面有菜色,而她卻若無其事,照吃照睡。

看她似睡半醒的模樣,卻沒來由的讓人產生朦朧的驚艷之感,贏駟直接將她打橫蘇琚嵐走下車轅。

有群人似乎等候已久,看見他們來了,頓時趕緊上前。

贏駟禁不住沉下眉色:「父王?!」

贏尊王帶著幾名愛妃迎面而來,尾隨其後的還有公孫丞相和丞相夫人,以及秦家人、耿家人、龍家、賀親王等許多人。唯獨少了蘇家!這些少年只能趕緊拜見自家爹娘,姜桓道:「參見贏尊王、丞相大人、賀親王、秦尚書、龍將軍、耿將軍!」

「免禮,舟車勞頓,有勞四位先生了。」贏尊王說道,然後望向猶如璧人登對的贏駟和蘇琚嵐,當看見蘇琚嵐手腳被迷金扣住時,面色頓時一沉:「姜先生,君上把本王等人召到此處是做什麼?雖說本王與蘇沐素來不合,但用迷金扣著堂堂蘇家郡主,這又是怎麼回事?」傲君主將他們全部召集到這裡時,他就覺得奇怪,然而獨獨不見蘇家就更是怪異,如今見蘇琚嵐淡妝素服卻宛如囚犯之姿,心中自然疑團重重。

姜桓恭敬道:「君上只召見嵐少主一人,又怕小尊王等人橫加阻攔,所以召集王爺等人前來是將他們帶回去,免得觸犯龍顏。」

「君上只召見嵐丫頭?」丞相夫人隨即快步走上來,拉住蘇琚嵐雙手擔憂道:「哎喲,小丫頭,我說你又做了什麼事惹惱了君上,搞得手腳都被拷住了!相公,君上明顯要怪罪嵐丫頭,要不你幫忙說情,我去蘇王府找下蘇沐,嵐丫頭都被銬起來了,他這父王是怎麼當的?」

「丞相夫人!這不勞您費心了,君上已派老奴到蘇王爺府上通知一聲,是王爺是非分明不想來罷了。」尖銳的嗓音響在眾人身後,有位老奴從軍隊空出的道路中扭捏走來。那陰陽怪氣的嗓子和扭捏傲慢的姿態,顯然是傲君主面前得寵的宦官。

蘇琚嵐皺眉:父王不願來?

宦官走到贏尊王面前,朝位高權重的他們彎腰拜了下,道:「君上已在獵場內設宴,命老奴前來帶人,還望王爺見諒。另外,君上讓老奴勸幾位王爺、大人一句,冬至日剛過即將就是除夕團圓日,要好好看緊尊貴的少爺和小姐,切勿與鬼神難辨的人來往,免得惹禍上身,月圓人不團圓。」

這話里藏的話,饒是見多識廣的贏尊王等人也是心中疑惑。

宦官繼而轉向蘇琚嵐,卻是勉強敷衍的行禮點頭,然後扭頭不屑道:「郡主,還請你跟老奴走吧,別讓君上等急了。」

蘇琚嵐撇著宦官一眼,深沉的雙眼,終於有了危險的波瀾。

耿逐風這才知道傲君主在獵場內設宴招待蘇琚嵐?在獵場內設宴?只招待蘇琚嵐一人?

「琚嵐丫頭」他忍不住出聲道:「你不能一個人去!」

那走遠的宦官聞言頓時回頭,帶著威脅性的語氣朝耿逐風冷嘲熱諷道:「耿將軍,您是怎麼回事?居然勸人忤逆君上旨意,若是讓君上久等,老奴實話實說,就不知道將軍能否擔待的起了?!」

這話,更讓耿逐風意識到蘇琚嵐即將赴的是場鴻門宴!他硬著口氣打算再勸蘇琚嵐,卻聽蘇琚嵐平緩道:「謝謝耿伯伯的關心,我沒事的。」

「但是」

「耿逐風,老奴喚你一聲將軍已是禮讓三分了,你倒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了?居然三番四次阻擾聖意,還真是把老奴的話當耳邊風了?」宦官尖著語氣厲聲喊道,恃寵而驕的口氣頓時毫不客氣了。

蘇琚嵐莫名其妙的笑了一聲,突然間拂袖而過,一道疾風頓時將這老奴沖飛出去,在半空中翻滾幾圈后重重摔落地,摔得七葷八素。她冷道:「讓我敬愛的耿伯伯掂量掂量身份,你這介狗奴才怎麼就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膽敢對耿將軍無禮!」

「蘇琚嵐你!」這宦官神色很是激動,顫抖著手指向她,罵道:「你竟敢對我動手?我可是君上面前的紅人,你」

蘇琚嵐微微挑眉,興味的笑道:「紅人?是嗎?我擔保我待會跟君上說一句將你碎屍萬段,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同意,你信不信?」

宦官七竅生煙的瞪著她,卻想起傲君上對她既敬畏又忌憚的份上,又念及傲君主素來陰狠手辣的性情,知道蘇琚嵐此話不假,立即誠惶誠恐的爬起來跪地掌嘴道:「是老奴錯了,還請嵐少主饒命,請耿將軍恕罪!」

「哼,還不帶路!」蘇琚嵐伸出白森森的手指,拂袖掃過。

耿逐風瞬間被攪渾了,不知道這宦官剛剛如此傲慢無禮,此刻被蘇琚嵐打的吐血卻反而誠惶誠恐起來。倒是贏尊王猜測道,傲君主應該是忌憚著蘇琚嵐卻想做某種交易談判的目的了!

「嵐妹妹!」贏駟喊著想要追上去,卻被贏尊王伸手緊緊束縛住。他掙扎著,贏尊王使了眼色,身邊幾位妃子頓時抓著贏駟的手和腳勸道:「駟兒乖,聽你父王的話,先別衝動。」

「既然君上只召喚了我,那我便去了,你們放心吧。」蘇琚嵐回眸朝贏駟他們說道,雖然雙手被迷金銬住,一派囚者姿態,但她眼角眉梢那種高傲與乖戾之氣仍不減半。以看穢物的眼神看著那名磕頭認錯的宦官,嗓音銀鈴一般清脆:「那就走吧。」

贏尊王皺眉不由得暗自贊道:蘇沐,想不到你又教育出一個讓本王另眼相看的子女。

贏駟掙扎地看著越走越遠的蘇琚嵐,心底,一種空落落的鈍痛就越是沉重,他捏得拳頭嘎吱響,沉聲道:「父王,我不會讓人傷害嵐妹妹!不管是誰,我都絕不允許!」 章節名:067卷營救蘇琚嵐

陪同傲君主用膳撤宴后,傲楚殤就和其他皇子抱拳離開回自己的寢宮。但走到無人的地方,傲楚殤頓時攀飛到屋檐上折回獵場,八個和尚控制著金網狠狠壓制住她,他眼睜睜地看著蘇琚嵐渾身痛得顫慄痛苦難言的一刻。

蘇琚嵐!他氣得攥緊拳頭,火焰「噗嗤」一聲環繞在右掌上,然後縱身躍起朝其中某個和尚打出這一拳。

呼嘯而起的火焰瞬間燃亮了姜桓的眼,被瞄準的和尚頓時抽手朝傲楚殤推去,一隻巨大的金黃色手掌迎面擊上去,將傲楚殤的火焰球攔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