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你媽走。你沒看到我捱打了嗎?”閆闖說着,一巴掌就把女人抽倒在地。指着秦少傑喊道。

“你敢打我是吧,我告訴你,我要是不找人弄死你,我就不姓閆。”

“你爹又不是剛哥,又不是江哥,你唬誰呢。”秦少傑撇撇嘴說道。

“操,我爸是衛戍區的政委,我爸是閆豐華,你等死吧你。”閆闖近乎嘶聲力竭的喊着,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老爹是誰。從小除了他老爹意外,還真沒人打過他,秦少傑這一巴掌,讓閆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完了,完了,小兄弟,這下可完了。”的哥哭喪着臉說道。“他爹可是大官啊。完了。”

“怕什麼。”秦少傑說道。“大不了給他賠錢不就行了。”

“賠錢?你以爲賠錢就行了?”閆闖大叫道。

“五百萬。”秦少傑淡淡的說道。

“五百萬也……多少?”閆闖一愣。

“五百萬。”

“外加磕頭道歉。”閆闖補充道。

秦少傑點了點頭,拿起手中的電話,說道。“聽到了吧?”

電話那邊的閆豐華,一開始還不明白秦少傑這是做什麼,當聽到閆闖的聲音傳出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這兒子肯定是又惹事了。

耐心的聽了半天,閆豐華的血壓是突突的往上竄啊,這小王八羔子,竟然能說出這種話。

“少傑,你……你把電話給他。”閆豐華的聲音由於生氣,都有些顫抖。

“喂,那什麼閆少,接個電話。”秦少傑看着閆闖說道。

“誰?”

“給你送錢的人。”秦少傑笑了笑。

閆闖一聽有人來送錢,一把就從秦少傑手中搶過電話。連上面的顯示的名字都沒看就說道。

“喂,不管你是誰,有話說,有屁放,趕快把錢送過來。不然我讓你全家都完蛋。”

電話那邊沉默了好久,突然爆發出一聲不低於高音喇叭的大吼。

“王八犢子,你他媽丟人丟夠了沒有,你別讓老子回家看見你,不然我他媽扒了你的皮。”

閆闖被這一聲大罵嚇了一跳,剛想回罵回去的時候,卻發現,電話那邊的聲音好奇怪,怎麼會這麼熟悉了。

愣了一會,閆闖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來了,酒也清醒了,電話那邊罵他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老子閆豐華。

閆闖手一抖,手機就呈自由落體似得掉了下來。好在秦少傑動作快,不然,他那手機可就要摔零碎了。 自己的種自己知道,不用聽秦少傑說原因,閆豐華就知道,這事兒肯定是他那傻叉兒子挑起來的。

閆闖什麼貨色,他這個當爹的再清楚不過了,本來給他起了個闖字作爲名字,是爲了讓他以後能闖出一番名堂。結果,閆闖確實沒辜負他老爹對他的期望,把闖這個字發揮的淋漓盡致,不過不是闖出一番事業,而是闖禍。

除了打架,泡妞,惹事,閆闖可以說是一事無成,本來高中畢業的時候,還給他安排了一個大學,甭管學習怎麼樣,沒上過大學的人生,是完整的。結果倒好,這小子愣是一次沒去過學校,學校大門朝哪邊開,他都不知道。

閆豐華一生氣,就想把他弄到部隊裏去糙磨幾年,結果閆闖這貨一哭二鬧三上吊,愣是驚動了老爺子,老爺子心疼孫子,不讓去。閆豐華也無奈。只好找到老三閆豐睿。既然什麼都幹不成,那就去跟他三叔學經商吧。

閆闖剛開始還興致勃勃的,可是學了兩天,就覺得無聊。然後利用他總裁大侄子的身份,從財務弄出二百萬,就買了這麼一輛將盡一百萬的越野車。

閆豐睿也是無奈,畢竟自己就這麼一個大侄子,閆家三兄弟中,就大哥生出閆闖這麼一個男丁,平時也都寵着。

所以說,閆闖這小子,就是靠着他家裏的名頭,才能當個一流的紈絝。不然他屁都不會,誰願意搭理他,那都是腦子不好使的。

……

閆豐華也就是當兵出身,身體一直都不錯,不然,今天就憑閆闖這番拼爹的話,就得讓他心臟病發作,然後一命嗚呼。

“閆叔,你都聽到了吧?”秦少傑把事情的經過快速說了一遍。

“行,我知道了,少傑,不好意思啊,這王八羔子,就是這德行。”閆豐華喘了口氣,對秦少傑說道。

“呵呵,閆叔,我想跟你說的是,我剛纔抽了他一大嘴巴。該道歉的是我纔對。”

“哈哈,你小子。”閆豐華笑道。“少跟我來這套了,抽就抽了吧,我還巴不得你多抽他兩下呢,這王八羔子,等他回來,我非扒了他的皮。行了,少傑,我就先掛電話了,等下還要開個會。”

“那行,閆叔,我就掛了,改天去衛戍區看你。”秦少傑笑了笑就掛了電話。

這時候的閆闖,早就沒了那剛纔的囂張模樣,一臉緊張兮兮的模樣。

“閆闖。”秦少傑叫到。

“啊……啊?你,還有事?”閆闖顫抖着問道。

“沒事。”秦少傑笑了笑。“只不過你老子讓我給你帶句話,說讓你把屁股洗白了,他晚上要扒了你的皮。”

“啊。”閆闖頓時愣在了原地。全身都跟着顫抖。

他知道,這次可是玩大了。以往欺負人的時候,一說出自己老爹的名字,人家就主動退避三舍。可今天是怎麼了,眼前這個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輕人竟然認識自己老爹,而且自己剛纔說的那一番話,都讓老爹聽去了。

這下可糟了,要是做點什麼小打小鬧的事也就算了,可今天自己說的話,太給他老爹丟人了。說要扒了他的皮,可是真能做到啊。這次就算是他老媽跟爺爺都保不住他了。他那暴力老爸,可是真敢把他扒光了拿皮帶沾着水抽啊。

情急之下,閆闖竟然一下撲在秦少傑腳邊,抱着秦少傑的大腿哭道。“大哥,大哥,我錯了,求求你,你給我爸打個電話吧,求你了,不然我爸會打死我的。我賠錢,我賠他的車。你打我兩巴掌也行,求你跟我爸求求情吧。”

的哥驚呆了,疏散人羣的交警驚呆了。

這位剛纔囂張的都快上了天,一副我就是大爺的大少,怎麼突然就轉換了身份,當起了孫子呢。

“閆……閆少,你,你這是。”那個紅頭髮的妖媚女人也是愣住了。她跟着閆闖有些日子了,見過不少一流的大少,一個個見了閆闖,都熱情的很,可今天眼前這位坐出租車的帥哥,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讓不可一世的閆家大少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下跪。

“少你媽少,滾,滾。”閆闖看着這個女人,氣就不打一處來,要不她催命似得要去看個毛線的電影,自己也不能出這事。

“閆少,你,你……”女人不可思議的看着閆闖。

“你什麼你,再不滾,我要你全家的命。”閆闖怒喝道。

對於秦少傑,他是不敢了,但是這個女人,就是個酒吧裏的歌手而已,換句話說,就是個高級一點的小姐。

女人嚇的臉都青了,也不敢再說什麼,拎着她的小包,轉身就跑。生怕再呆下去,閆闖真的說到做到。

“大,大哥,求求你,幫個忙吧。”把那紅髮女人罵走後,閆闖又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抱着秦少傑的大腿央求道。

秦少傑沒有答應,但是腦袋裏卻飛快的盤算着。

李家,是商業家族,跟自己的關係很牢靠,至於王家,就算了,被自己勒索了兩次,恨自己還恨不過來呢。

閆家,這可算是一個強大的家族,在商業上無法與李家王家比肩,但是,在軍政這一塊,閆家的力量不可小覷。秦少傑覺得,可以藉助這個沒腦子的閆家大少,再跟閆家更進一步的接觸一下。

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現在自己在京華的事業做的很大,向閆家這樣的家族,自然是多結交一些的好。

想了想,秦少傑打定注意,便說道。“起來吧,我可以替你求情。”

“啊,真的嗎?”閆闖聽秦少傑答應了下來,頓時從地上爬了起來,驚喜的問道。

“可以,但是不是現在。”秦少傑說道。

閆闖聽秦少傑說不是現在,臉色就是一變,作勢又要跪下求饒。卻被秦少傑拉住了。

“放心,我說過會幫你求饒就會做到。現在,你先把人家的車錢賠了,然後晚上等你爸下班回家後,我跟你一起去。”

閆闖一聽秦少傑要跟着去,頓時心情就大好。聽剛纔他打電話,似乎是跟自己老爹關係很好,有他在,自己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

“好好,我賠,我賠。”閆闖說着,飛快的跑回車裏,緊着着,手裏拿着厚厚的一疊鈔票又跑了回來。

“司機師傅,對不起,我錯了。這是賠你的修車錢。”閆闖不由分說的,就把錢塞到了司機手裏。

“大……大哥。”

“行了,別叫我大哥,我沒你大,叫我秦少傑就行了。”秦少傑說道。

“那可不行,秦大哥,我就得叫你大哥。”要說這閆闖,也不是太傻,能跟自己老爹關係這麼好的,那身份也一定不簡單。得巴結着。

至少,目前得這樣。還要靠他說情呢。

PS:提前更新了,下午的兩章,也是提前更新,而且是一起都傳上來。最近後臺有問題,實在不敢弄定時。 閆豐華並沒有跟着閆家老爺子和他兩個弟弟住在一起,他是軍人,住的自然也是京華衛戍區的軍區大院。

雖然有秦少傑跟在身邊,但閆闖開車進入軍區大院的時候,還是不免有些害怕。閆豐華的脾氣在整個衛戍區都是出了名的,不管是對手下的兵還是家人,都很嚴厲,閆闖從小就沒少捱打,但也就是小時候,大了以後,閆豐華多少也給他留了點面子,可今天他這事做的,卻是讓閆豐華氣的不輕。

想想小時候捱打的過程,閆闖的就心驚膽顫。

越野車七拐八拐的在一個二層小樓前停了下來,等到勤務兵把大門打開後,閆闖才把車開了進去。

秦少傑跟着閆闖下了車,纔開始打量起來。

跟中南海里,燕龍騰的一號院差不多,但是,房子卻少了一份古典特色。院子也明顯沒有人家的大。

“小闖,你怎麼回來了,還不趕快去你爺爺那躲一躲。”說話間,一個年紀大約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從小樓裏走了出來,急急忙忙的對閆闖說道。由於保養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七八歲左右,還是風韻猶存。

“媽,我,我爸他回來了嗎?”閆闖有些害怕的問道。

“還沒回來,不過快了,你到底做了什麼事,讓你爸那麼生氣啊。”女人看了看手錶說道。“剛纔打電話回來,說如果你要是回來,讓我看住了你。”

這女人,就是閆闖的老媽,閆豐華的妻子,常雪瑩。

“沒,沒什麼,媽,這是我的朋友,我爸也認識的,跟我爸關係不錯。”閆闖敷衍了兩句,指着秦少傑介紹道。

“啊?”常雪瑩由於擔心兒子,剛纔一直沒注意到閆闖身邊還站着一個人。經閆闖這麼一提醒,才發現自己失禮了。

“阿姨,你好,我叫秦少傑,可以算得上是閆政委的同事吧。”秦少傑笑着說道。

“你好,你好,小秦,我叫你小秦可以吧。”常雪瑩連忙說道。“來,屋裏坐吧。”

既然有客人來了,常雪瑩也不好再問閆闖什麼,趕快邀請秦少傑進屋裏坐,又急急忙忙的跑去泡茶。

秦少傑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水,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汽車的剎車聲,緊接着,皮鞋踏在地上的聲音就由遠而近……閆豐華回來了。

“閆闖,你個小王八羔子,滾出來。”剛一走進客廳,閆豐華那威嚴的大嗓門就響了起來。坐在秦少傑對面的閆闖頓時就嚇了一個激靈,差點直接從沙發上出溜到地上。

“小王八羔子,你還有臉回來,你看看你今天都做的什麼事情。”閆豐華走進客廳,看到閆闖坐在沙發上,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說着就解下皮帶,衝着閆闖走了過來。

“老閆,別動手,別動手,孩子有什麼錯,好好說不行嗎?”常雪瑩剛洗完水果放在茶几上,就看到閆豐華手裏拎着皮帶,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連忙跑了過去,攔住了閆豐華勸道。

“好好說?這混蛋玩意兒做了什麼事情你不知道?有空去網上看看。”閆豐華是氣的不輕,推開常雪瑩就走了過來。

閆闖是嚇的都快尿褲子了,看着閆豐華手裏的皮帶就不停的哆嗦,若不是秦少傑在旁邊,他估計早就撒丫子跑了。

“閆叔,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啊,公共場合打孩子,對小孩子心理會造成影響的。”秦少傑見該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了,趕快站起來說道。

“哎?少傑,你怎麼來了。”閆豐華剛纔只顧着想解皮帶去抽閆闖,根本沒發現客廳了還坐着一個人。看到秦少傑來了,有些驚訝的說道。

“呵呵,閆叔,我不來,估計他就得退層皮了。”秦少傑指了指坐在沙發上如坐針毯,而且一直不由自主打哆嗦的閆闖。

“這混蛋玩意,退層皮都是輕的。”閆豐華狠狠的看了一眼閆闖,又把皮帶系回了腰間。

“呵呵,閆叔,我不是跟你說了麼,我已經打了他一大嘴巴了,你也就別動氣了。再說,他不是也知道錯了麼。”秦少傑笑道。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他什麼貨色我還能不清楚。”閆豐華看着閆闖,語氣有些不善。“狗改不了吃屎。”

“行了,行了,閆闖,你還不給閆叔道個歉。”秦少傑看着閆闖說道。

“爸……爸,我,我錯了,我,我以後再也不了。”閆闖顫抖着,小心翼翼的看着閆豐華說道。生怕閆豐華再抽出皮帶來教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