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勝武和吳尊兩人的臉色無比的肅穆。

「人劍合一……」吳尊化為一道劍光迎了上去。

「亂刀斬……」賀勝武的刀影在虛空中層層疊疊的向著無極尊者斬了下去。

只是無極尊者這一掌比起先前的那一掌,何止強大的一倍。

「轟!」「轟!」

吳尊和賀勝武的攻擊落在了上面,卻是被那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兩人倒飛了回來。

「哇……」「哇!」賀勝武和吳尊兩人猛然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無極尊者漂浮在賀勝武和吳尊兩人的面前,冷然的道:「你們還有什麼花樣,儘管使出來吧!」

吳尊和賀勝武兩人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兩人皆看到了對方歲表露出來的決心。

「雷霆斬!」賀勝武的神色無比的肅穆,似乎他整個人都變成了一把刀,一把鋒利的刀。

近百米長的刀光,在黑暗中,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華。

而吳尊也化為了一把劍向無極尊者沖了過去。

「你們都給我死去!」無極尊者冷然一笑。一掌向著吳尊和賀勝武兩人掃了過去。

吳尊這一劍剛剛飛到了無極尊者的面前,就被無極尊者的一掌扇飛了出去。

吳尊所化成的劍影上的劍氣漸漸的消散了,顯現了出來。

而賀勝武所化成的刀光,才剛剛飛到了無極尊者的面前,就被無極尊者的巨掌擋住了。寸步難進。

賀勝武和吳尊兩人完全的被掃飛了出去。

雖然兩人皆是地榜和人榜上的高手,但是和無極尊者這天榜上的高手,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無極尊者這一重擊,徹底的將兩人給擊傷了。

「既然你們要和震天教作對,我無極尊者就送你們上西天……」無極尊者的聲音陰狠著說道。

無極尊者的身形瞬間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出現在了賀勝武和吳尊的正前方。一拳向著兩人轟了過去。

可怕的力量,如炮彈一般的向著兩人的身上轟了過去。

感到自己的身上似乎受到了一股無形力量的鎖定。賀勝武和吳尊兩人知道自己萬萬是難以再接下這一招。

就在賀勝武和吳尊兩人有些絕望的時候。虛空中,一道黑影向著無極尊者的所在飛了過來來。

無極尊者明銳的感受到了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神色一懍。迅速的後退。躲開了那一道黑影。

這一道黑影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但是無極尊者卻絲毫也不敢怠慢。因為他感受到,這黑影的力量絕對的可怕。

那四四方方的盒子在虛空中轉了一圈后,就倒旋了回去。

「誰?」無極尊者厲聲喝道。

「嘻嘻……」一道輕笑聲響了起來。

一個油肚肥腸,戴著禮帽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給讀者的話:

去和女朋友看電影去了,更新晚了 「少主,根據地圖,我們離帝都應該還有一千里左右。」夢春一邊幫著歐陽萬年揉肩捏頸一邊乖巧的說道。

「嗯!」歐陽萬年舒服的應了一聲。

夢春見狀也不再言語,讓歐陽萬年的頭舒服的枕在她的酥胸上,兩手柔若無骨的用特殊手法幫歐陽萬年按摩著頭頸。

……

明月帝國的都城浩大無比。

都城分為內城與外城,外城是誰都可以進來的,只要你交得起進城的費用就行。至於內城則又分為兩部份,一部份是皇城,乃帝國皇族的居住地。另一部份是貴族官城,只有帝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權勢貴族方能在此居住。

光是內城裡面的皇城,便比雲幕城還要巨大數倍,更別提比內城還要大上十倍的外城了,這帝都的雄偉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巨大的外城橫豎各有三條極其寬廣的主幹道,而橫豎六條主幹道中間那條十字主幹道,明顯比左右兩邊的主幹道要大上兩倍,此乃帝國皇族的專用通道。除了皇族成員,無論是何方權貴,都沒有資格在這兩條主幹道上騎馬,至於馬車之類的同樣禁坐,即便你的車是用妖獸來拉的,照禁不誤。

這個規矩不僅僅是在明月帝國都城,在其它各國的都城基本都類似於此,所以這麼多年以來,沒人敢逾越這個規矩。即便是九級武聖級別的強者,也不敢去挑釁這個規矩。因此,人們早已習慣來往於十字主幹道的,必然是皇族的成員,其餘人員都是走另外兩條主幹道的。

今天,人們驚奇的發現,從城門口直通內城的那條極其寬廣的主幹道上,兩匹棗紅色的駿馬拉著一節比一般馬車略大的豪華車廂拉風的奔行著。這不是皇族成員的馬車,眾人心中當即給出了這個答案,因為這輛馬車的車廂之上並沒有插著皇族的標緻。由此一來,眾人倒是震驚了,居然有人敢在帝都挑釁皇族的權威,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哇,快看,快看,快看那輛馬車……」

「怎麼啦,怎麼啦?看你大驚小怪的,不就一輛馬車嗎?又不是沒見過。」

「靠,你這犢子沒長眼睛啊,沒看那輛馬車車廂上沒插有皇族的標緻嗎?」

「呃?還真是這樣,草,這是哪個白.痴啊,難道不知道這條主幹道是皇族專用通道嗎?」

「應該知道的吧,光從外面看這輛馬車的豪華程度,就知道它的主人不一般了,怎麼可能連這點見識都沒有呢?」

「啊?那你的意思是說,這馬車主人是故意的?」

「嗯,有可能是這樣,這下有熱鬧看了……」

……

馬車所到之處,眾人一個個猶如打了雞血似的,紛紛興奮的討論著,猜測這馬車主人到底是不是在存心挑釁皇族的權威。

歐陽萬年顯然不是存心的,他根本不知道還有這規矩,只是進來之後,便讓小五小六兩個自行找一個最好的酒樓客棧,先暢快的吃上一頓再說。

而小五小六哪裡管你是什麼皇族專用通道,眼見這條主幹道既寬廣又舒坦,不走這條走哪條?

不過,在剛剛走了一小段路,無論是歐陽萬年還是兩位美侍女或是小五小六,都從眾人的討論聲中知道了這麼一條寬廣的道路乃皇族成員的專用通道。除了皇族成員以外,其餘人等是沒有資格在這裡乘坐馬車的。

小五小六雖然聽到了這些議論,但他們少主是何等尊貴的身份,真要說起來這條什麼皇族成員的專用通道還沒有資格讓少主光臨呢。是以,小五小六雖然知道了那個規矩,卻沒有想到要改道而走,仍然是直直的往前奔去。

至於歐陽萬年也不是什麼怕事的人,既然都已經走上這條路了,也懶得叫小五小六改道,所以馬車就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中一直往前駛去。

穿越之秦夢蝶 不過,這條畢竟是皇族成員的專用通道,自然是有城衛軍鎮守的,很快,在前方就有一隊城衛軍攔在那裡,一個城衛軍頭頭厲喝道:「好大的狗膽,竟敢擅用皇族專用通道,還不快快停下來受死!」

歐陽萬年眉頭一皺,淡淡的吩咐道:「小五小六,撞過去!」

小五小六聽得一陣興奮,從雲幕城到帝都這一段路,舉凡遇到半路搶劫的山賊之類的,少主都是一句話,撞過去,這一路被他們撞死的山賊都足有數百人了。當然,剛第一次遇到山賊的時候,自家少主並沒有直接讓他們把人撞死,甚至只是稍微出手教訓一番,便放他們一條生路,希望他們能夠改邪歸正,不再做這種缺德事情。可那些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少主才剛剛轉身準備上車閃人的時候,那些唯唯諾諾的山賊居然突然出手在背後偷襲。這樣一來可就把少主給惹怒了,直接一招把那幾十個山賊滅了個乾淨,不僅如此,往後只要遇到山賊,少主都是那句話,撞過去,生死不論!

那個城衛軍頭頭沒想到在都城也有人敢如此囂張,他都帶人攔在這裡了,那馬車主人居然還不趕緊下來受死。不僅如此,那馬車還連停一停的意思都沒有,直衝沖的便撞了上來,這可把那位城衛軍頭頭的肺都給氣炸了,哇哇直叫的吼道:「都給老子上,把那兩匹馬給砍了。」

那些城衛軍一個個摩拳擦掌,這可是難得的表現機會啊,一個個興奮的把手中的刀舉起,朝衝撞上來的那兩匹馬砍去。

小五小六見狀,眼中儘是不屑,陡然一個加速,在那些城衛軍的刀還來不及落下的時候,便結結實實的撞了上去——

「啊!!!」

五六個城衛軍被這一撞給撞飛了起來,然後便看到那輛馬車從人群中經過,那些城衛軍一個個被嚇了一大跳,此時砍不了那兩匹馬,乾脆就朝那車廂砍去——

「鏘!」「鏘!」「鏘!」

那些城衛軍愕然的發現,手中無比鋒利的刀都砍得缺口了,人家那車廂仍然是完好無損。剛剛他們明明是砍在車廂的圍簾上,但手中卻感覺像是砍在了無比堅硬的鐵石上似的,很多人都被那股反震之力震得手臂都酥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眾城衛軍還沒鬧明白,人家那馬車都已經走遠了。

「追,趕緊給老子追上去!」那個城衛軍頭頭反應過來,仰天咆哮道。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自然是錢如命。剛才出現的那個黑影。正是錢如命射出的算盤。

「你是何人?」無極尊者看著錢如命,有些的警惕。

「哈哈哈……要錢不要命,捨命不要錢……你可以叫我錢如命……」錢如命笑的很是市儈。

無極尊者被繞的有些頭暈。喝道:「什麼亂七八糟的!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不要管閑事,這是我們震天教和蒼龍學院的事情!」

在錢如命出現后,吳尊和賀勝武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有些驚訝的看了錢如命一眼,不管錢如命是什麼人,但吳尊和賀勝武知道,他是站在蒼龍學院這一邊的,就足夠了。趁著這個時候,賀勝武和吳尊兩人連忙的拿出丹藥療傷。他們知道,這序幕才剛剛開始而已。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身上的傷勢療好,才能談別的。

錢如命笑嘻嘻的說道:「本人可不是在管閑事,有人出錢,讓我當蒼龍學院的打手。我就不是在管閑事!」

「出錢?那還不好辦……人家出多少,我們震天教多出一倍的錢……」無極尊者淡淡的說道。

錢如命聞言,神色一喜,不過很快,錢如命又搖了搖頭,道:「不妥、不妥,真不妥。我們生意人,講究誠信……雖然你出的價錢高,但是生意不但講的是誰出價高……更要講究誠信……所以,我不能接你的……當然,如果以後你要和我錢如命做生意,我還是舉雙手歡迎的……」

就在這個時候,北海仙翁忽然凝視著錢如命道:「你可是金錢閣的人?」

錢如命聞言,臉上的笑容微微的斂了起來。看著北海仙翁道:「你知道金錢閣?」

聽到金錢閣,在場的人都很陌生。不過無極尊者卻眉頭一跳。金錢閣是一個很神秘的組織。在整個玄武大陸存在近千年了。傳說,這個組織嗜錢如命。組織內高手如雲,在玄武大陸上做買賣。無論什麼買賣都做。殺手,傭兵,保鏢,只要是可以賺錢的都做。在金錢閣的嫡系傳人,在競選家族族長的時候,都會去大陸歷練。考核的標準並非是修為的高低,而是賺錢的多寡。每一次歷練的人,賺的錢最多的,就是下一任金錢閣的閣主。

誰也不知道金錢閣現在到底有多少錢。不過傳聞,金錢閣富可敵國。

「哈哈……我不知道什麼金錢閣,我錢如命只要賺錢……」錢如命雖然如此說,但是明眼的人,已可看出,錢如命的聲音已是有些異樣了。

「不管你是金錢閣,還是銀錢閣,阻擋震天教做事情,就當除去!」

說完,無極尊者對著身邊的那些手下一揮手說道:「上,阻擋者,格殺勿論!」

三十名震天教的高手,向著震天教這邊的人殺了過來。

雖然震天教這邊的人,在人數上是佔據著絕對的劣勢。不過震天教這邊最差的都是玄師期的修鍊者。雙方在實力上的差距著實是太大了。

場面幾乎是一邊倒。

錢如命對上了無極尊者。憑藉著那詭異的鐵算盤,無極尊者竟然一時也奈錢如命不了。

吳尊和賀勝武兩人對上了北海仙翁。

北海仙翁手上的拂塵,力量無比的可怕。每一拂都帶著排山倒海的力量。吳尊和賀勝武雖然以二對一,卻還是險象環生。

雖然震天教兩個最厲害的高手,已被接下來了。但是剩下的高手,也遠非蒼龍學院這邊所能接的了的。不時的,有蒼龍學院的,這邊損傷。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一個黑色的鐵缽在空中出現了。

那些震天教的修鍊者,被鐵缽一個個砸倒在了地上。鐵缽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那些震天教的修鍊者,幾乎是沒有什麼躲閃的餘地。

這是一個光頭和尚,正是一直追著錢如命化緣的那個老實和尚。

「你個老禿驢,又是哪裡來的?」無極尊者和北海仙翁看到突然殺出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和尚,又氣又急。

「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衲,希望施主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實和尚對著無極尊者和北海仙翁打了一個佛號。

無極尊者和北海仙翁兩人都氣得鬚髮倒豎。

沒想到一個老禿驢化緣竟然都化到了自己的頭上來了。

「老賊禿,你找死……」說著,北海仙翁一個拂塵,將吳尊和賀勝武兩人震開。縱身,向著老實和尚撲了過去。

虛空中,北海仙翁一個拂塵向著老實和尚劈了過去。

這一拂,蘊含著洶湧澎湃的力量。虛空中的能量四處震蕩了起來。

「阿彌陀佛……」老實和尚對著那向自己劈來的拂塵,似乎並不是太在意。

「施主,得饒人處且饒人……」老實和尚在那拂塵到自己面前的時候,一指點了過去。

北海仙翁雖然覺的老實和尚的實力應該很強,但見他一指,向自己點來。卻也覺的老實和尚著實是太狂妄了。瘋狂的運轉起了體內的能量,向著手中的拂塵灌了過去。

他這一拂的力量,捲起了無風的風暴,似乎能開天闢地一般。

「轟……」的一聲。老實和尚,這一指直直的點在了北海仙翁的拂塵之上。

北海仙翁握著拂塵的手一震,感到自己的力量彷彿碰上了銅牆鐵壁的一般。而且那股力量,還向著自己倒卷了回來。

「哇……」北海仙翁被一股無邊的力量倒震了回去。

北海仙翁落在地上,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推擠……忍不住又「蹬!」「蹬!」「蹬!」的連續的退了幾步。感到胸前一陣氣血沸騰。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你到底是誰?」北海仙翁看著老實和尚,目光無比驚詫。

「阿彌陀佛,老衲只是一個出家人而已……化遍天下有緣人……」老實和尚淡淡的道。

這話卻是讓正和無極尊者斗在一起的錢如命翻了一個白眼。怎麼看,這老實和尚只認定了自己。這段時間,都追在自己屁股後面化緣。想到這段時間,自己的損失,錢如命就無比肉痛。 一石激起千層浪。歐陽萬年乘坐馬車走皇族專用通道的無意之舉,惹得整個帝都都沸騰了,聽到消息的人都拚命的往皇族專用通道這邊趕來,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物如此牛逼,居然敢在帝都挑釁皇族的權威?

那些城衛軍基本都是三級武師左右的修為,歐陽萬年只是讓小五小六稍微提速,片刻便把那些城衛軍甩得不見蹤影了。

不過,這條皇族專用通道實在是太顯眼了,歐陽萬年很快便發現,無論是走到哪裡,他這輛馬車都是別人眼中的焦點,這就讓他有些無奈了。除非他爆發出絕對實力鎮壓住皇城高手,否則那一批又一批的麻煩肯定能把他給煩死去。想到這些,歐陽萬年沉吟了片刻,覺得還是隱藏一下比較好,畢竟他此行的目的又不是想把帝國皇族給挑了。

想到就做,歐陽萬年朝幫他揉腳的夢秋呶了呶嘴,夢秋便會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手一揮——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車呢?那輛馬車怎麼不見了?」

「我滴親娘呀,這咋回事啊?那馬車怎麼就這樣突然不見了呢?」

「這位姑娘,麻煩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也難怪這些人一個個難以置信的叫喊著,實在是剛剛發現的一幕太過神奇了,本來在皇族專用通道上賓士著的那輛豪華馬車,卻在賓士中突然間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他們看不見的空間裡面似的,好端端的一輛馬車就這樣眾目睽睽的以詭異的方式消失了……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整個帝都都炸了鍋了,眾人紛紛奔走相告,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傳萬,短短不到半天時間,整個帝都所有人基本都聽說了這件事情。至於那些追趕的城衛軍以及後來聞訊趕來的皇城御林軍等等,最後毛都沒找到一根,只得悻悻的回去稟告這件詭異的事情。

……

皇城很大很大,比雲幕城還要大上數倍。

浩大的皇城由三部份組成,一是帝殿,二是祖殿,三是族殿。

帝殿乃歷代帝王的宮殿,祖殿乃皇族先祖們的宮殿,族殿乃皇族成員們的宮殿。

帝殿,當代帝王明宣大帝正聆聽著御林軍統領的稟報,隨著御林軍統領的稟報,修為已經達到七級武帝高階的明宣大帝臉色變得異常精彩……

「你說那輛馬車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消失了?」聽完御林軍統領的稟報后,明宣大帝臉色凝重的問道。

「是的陛下!」御林軍統領神態恭敬的說道:「微臣已經派人詳細調查了一番,當時見到這一幕的人不在少數,眾口一詞,說的基本沒有太大的出入,所以微臣認為此事確實不假,還請陛下聖斷。」

明宣大帝心中一股寒氣陡然升起,作為明月帝國的大帝,明宣大帝的見識自然不凡,然而即便就是九級武聖巔峰級別的修為,也不可能做到讓一輛賓士中的馬車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消失了啊!?如果只是瞞過普通凡人那也就罷了,明宣大帝自忖他也能做得到,但是帝都能人無數,能夠把當時目睹的所有人都瞞過去,那這輛馬車的主人可就相當的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