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安娜捂著頭,漸漸的攤在岩壁之下,就在她逐漸要陷入昏迷之時,忽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其身邊響起:「哪裡來的女娃娃,這裡是什麼地方不知道?居然還敢這麼深入!真是不知死活!」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死活,也罷,看在是神殿後輩的份上幫上一把…」

在隱隱約約聽了半句之後,貝安娜徹底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

「恩…」貝安娜輕哼一聲,慢慢醒來,剛恢復意識的她忽然感到腦中一抽,彷彿針扎了一般,劇烈的疼痛起來,頓時她痛呼一聲。

「現在知道疼了?你這女娃娃年紀不大,膽子不小,那種地方也是你這種實力能夠去的,若非老夫機緣巧合碰到了你,估計此刻你已經死在那裡了!」在貝安娜身旁,一名邋遢的老者依靠著坐在岩壁下,語氣不善道。

陣痛過去之後,貝安娜稍感好些,她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再結合老者所說的話語,立刻明白了前因後果,顧不得腦袋中的不舒適,站起來對老者躬身道:「多謝前輩相救!」

見貝安娜如此有禮貌,那老者的臉色稍稍緩和,不過語氣依舊不太好,「你這女娃子是哪個家族的?還是哪個星球神殿上的?與你一道進來的人呢?怎麼會讓你一個人深入到這種地方!真以為這裡是遊樂場很安全?」

老者一連串的質問,讓貝安娜有些不知所措。

貝安娜畢竟是個大小姐,不至於被別人的氣勢所壓倒,想了想后道:「前輩,我並非輝耀大世界的人,我是來自其他世界中的風之神殿契約者,這次機緣巧合獲得了進入這裡的機會,一時莽撞,不自量力之下深入了,勞煩前輩相救萬分抱歉。」

「哼,怪不得如此,算了,下次注意些,看你天賦不錯,未來有可能成為神殿的棟樑,自己好自為之吧!」老者擺了擺手,不耐煩道。

「等等!前輩!」貝安娜急忙叫住老者,她心中還有些疑惑想要詢問一下,否則心中無底。

老者不耐煩道:「又怎麼了?」

老者語氣是非常不耐煩的,但是他甚至卻是停了下來,可見他其實是個不錯的人,否則之前也不會搭手救助貝安娜了。

貝安娜急忙道:「前輩,我想詢問一下,剛才我為何會那樣…恩,就是頭痛欲裂,然後昏迷…」

老者奇怪的看了貝安娜一眼,問道:「你想知道這個幹嘛?難不成你還想在深入進去?」

貝安娜心虛,立刻擺手道:「沒有,就是詢問一下。」

老者深深的看了貝安娜一眼,沒有深究的意思,說道:「你可知道為何悲鳴洞穴之中有著如此易於感悟的風系規則之力?」

貝安娜搖搖頭,虛心求教的看著老者。

老者答道:「每個世界都擁有著自己的世界意志,世界意志懵懵懂懂,卻絕對遵循著冥冥中的規則運轉,而輝耀大世界也不例外,耀神佔領輝耀大世界,侵佔侵佔世界意志,這才得以成為星神,然而無論是耀神,還是其他星神都只能打壓世界意志,而不能將其消滅!緣何?因為一旦世界意志消失,這個世界也就失去了生命力!從而走向毀滅!而如此一來,星神攻佔世界也就毫無意義了,因此所有星神採取的策略便是將世界意志壓制,將其困在世界中的某個犄角,使得其既不消亡,又不會幹擾到星神對世界的掌控!」 「而悲鳴洞穴就是輝耀大世界的犄角所在,耀神的法則之力壓制世界意志,世界意志反抗耀神的法則之力,兩者永恆相抗,從而形成了悲鳴洞穴,而這洞穴中的風之法則便是壓制世界意志的風系法則泄露出來的。」

「實際上只要有著星神存在的世界中,皆有著類似的地方存在,只不過其中所蘊含的法則之力與其星神相互對應。」

老者侃侃而談,將這些貝安娜從未聽過的事情敘述出來,這讓她大開眼界,增長知識,沒想到悲鳴洞穴居然是如此而來。

老者繼續道:「而你個女娃子之所以頭痛欲裂,也於此有關,凡是皆有對立面,悲鳴洞穴中的風系法則明顯而又較為容易感悟,但其中也蘊藏著無比的兇險,且不說其他,世界意志浩瀚無疆,特別是此片世界屬於大世界範疇,其世界意志更是強悍無比,即便耀神也要花費不小力氣壓制,而在耀神的法則之力壓制下,世界意志雖然沒有爭脫而出的實力,但是卻使得此地,不,準確說應該是此顆星球都受兩股力量的波及。」

「這顆星球荒涼死寂便是由此原因,不過在星球表面是咱們契約者感受不到這其中的兇險,但是進入了悲鳴洞穴后,越來越接近兩股力量的對沖,越是深入下去,越是如此,你實力太低,只能借著自身優勢感受到風之法則,卻感受不到世界意志的反抗。到達一定程度后,兩股力量形成的對沖之力無形之中將你的泯滅!而最先開始的便是你的精神!」

老者目光淡淡的看了貝安娜一眼,「現在你知道自己緣何頭痛欲裂,差點昏迷了不?」

貝安娜思索消化這些消息,聽到老者的詢問,她猶豫一下,緩緩點頭:「大概動了。」

老者哼唧一聲,道:「既然動了,便斷了心中那不切實際的想法,再下去你可就沒這麼好運了。」

貝安娜點點頭,感激道:「多謝前輩提醒。」

「哼!若非看你生的漂亮,又知書達理,其他人我才懶得管他死活!」說罷,老者揮揮手,自顧自的離開。

貝安娜呆在原地,此地是老者帶她來的,顯然這裡對她而言並無危險,只不過感受著周圍瀰漫的法則之力,是那麼的朦朧,讓她根本無從感悟。

看著前方黑黝黝的通道,貝安娜緩緩前進,為了進階,為了更早的突破半神,她必須冒點險,只不過這一次她會比之前更加的小心。

貝安娜身後,之前那位老者在黑暗之中盯著貝安娜的動作,對於她的選擇,老者並不奇怪,從剛才貝安娜說話的模樣他就猜到了這樣的結果。

「真是不知死活的女娃子,不過奇怪…為何她身上隱隱有著一股令我感到心悸的力量!這是怎麼回事?!」

若是貝安娜知道老者心中所想,必定駭然無比,她體內唯一超越自身力量的東西便是那神靈結晶,而這結晶一直融合與她體內,任何人都不得感知,而這老者居然能夠有多察覺!這是多麼的可怕!

老者目光閃爍,喃喃道:「這女娃身上的秘密倒是不少,有趣有趣,不過此刻倒是沒有時間探究,最近此地多處異常,不少人在此地迷失甚至葬送,可我探究一番,卻並未發現奇特之處,早年布置的那些手段都還有效,當真是奇怪!」

「果然一方大世界不是那麼好掌控的,如此漫長歲月下來,依舊是那麼吃力,光是世界意志便讓我累的半死!當真是煩人!真是羨慕那些自身成就神位的存在!」

這老者赫然便是這方大世界的掌控者星神耀神!

貝安娜不知道這些,她依舊再向前摸索,這一次,她走一段距離便停下來修鍊感悟一番,知道確認身體沒有任何異常之後,才會繼續前進!速度雖慢,卻沒有發生之前那種狀況!

達到一定距離后,貝安娜感覺腦袋微微泛疼,知道這裡便是自己的極限了,若非體內神靈結晶的改造,實際上她不可能深入到這種地步。

風之法則在空中飄蕩,呼嘯颶風在洞穴中遊走,貝安娜靜坐地面,思緒飄蕩,然後她發現自己老是差了這麼一些,隨著不斷的感悟,她逐漸意識到,差的不是深入的距離,而是她自身的不足!

聰慧如她,很快便明悟了自己差的是什麼!是精神力!進階領域級需要精神力,精神力是必須的,領域級和下面的差距主要就是在精神力和領域方面,到了領域級就開始需要參悟法則之力。

貝安娜自忖天賦不會比那些領域級差,如此一來,她始終不得要領的原因很顯然就是精神力了!

想到精神力,貝安娜就想到了伊耶絲,他可是早就領悟了精神力,也正是因為如此,使得他有著殺手鐧,在多次對戰中起到奇效,一直以來,貝安娜也早就在留心如何產生精神力,甚至照顧這方面的資料,但是卻一直未能產生!

多次嘗試失敗之後,貝安娜暫且放下,然而現在看來,她在突破操縱者的同時還需要掌握精神力,否則悲鳴洞穴最大的好處她得不到。

想到這裡,貝安娜開始沉下心來,不再思索法則之力的事情,而是突波操縱者,以及掌握精神力!

……

悲鳴洞穴最深處,耀神所化的老者行走之中,他龐大浩瀚,仿若星河一般的精神力散開,這龐大的精神力遠比安琪拉雄厚萬倍,仿若皓月和螢火一般,當然這不是說安琪拉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詣低,只能說等同於中位神靈的耀神實力太過強大!

老者龐大的精神力覆蓋整個悲鳴洞穴,片刻之後,那精神力又再次擴散,將這星球完全覆蓋。

「依舊沒有任何發現,那到底是怎麼回事?」老者蹙眉思索,這裡發現的異常絕對是某種徵兆,但是他卻尋找不到源頭,這種不在掌握之中的事情令他心情焦躁。

「哼!在我的世界中,無人能夠生事!」老者冷哼一聲,目光凌厲,朝著源頭走去。 悲鳴洞穴最深處,那裡是一片漆黑不可見的地方,那裡實際上不屬於這顆星球,也不屬於現實世界,它介於虛幻與現實之間,一般人若是落入其中,會陷入永恆的寂靜,不得脫身,生死不能自己!

老者降臨此地,渾身綻放著耀眼的光芒,仿若大日一般,將整個虛無空間照亮。

老者剛現身此地,忽然間,龐大的精神力衝擊而來,老者冷哼一聲,精神力迎上,兩股浩瀚的精神力碰撞交鋒,虛無空間支離破碎,然而破碎的背後,依舊是一片虛無。

「死!」一股懵懂的意志傳來憤怒的情緒,老者淡然的抵抗住那精神力的攻擊,冷冷道:「世界意志,你如今的神智堪比十幾歲的兒童,何必再與我苦苦相爭下去,你應當知曉,自從這片大世界被我掌控之後,你已經沒有任何機會翻盤了!擺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條道路,臣服與我! 雙寶來襲:爹地狂傲如火 否則終有一天,我會想到不傷害世界的同時,將你泯滅的方法!」

「死! 暗寵難消:女人,他來了 死!死!」世界意志混沌的意志發出憤怒的咆哮,對於老者所說的話語它充耳不聞,完全無視。

曾經的世界意志要遵循萬物規則行事,情感淡漠,然而如今,世界被佔領,世界意志失去了約束,變的越來越有自我個性,會憤怒、會咆哮、會主動攻擊,對於星神而言,這不是什麼好消息。

「哼!愚不可及!」老者一揮袖子,龐大的精神力毫無保留的傾瀉過去,頓時世界意志被壓得節節敗退,毫無反抗之力!

待老者收回精神力,世界意志已經沉寂,不知道躲在何處,對此老者毫不在意,他來此地的目的是為了查看這片空間是否有著異狀。

這片虛無空間看似一片黑暗,不存在任何東西,實際上老者在這裡可是布置了諸多的手段,其中光是神階的神紋法陣就不知幾何,那些全都是老者在無數歲月之中逐一增加布置上去的,威力驚人!

除非是實力高於老者的,否則在這片虛無空間之中,想要發現那些隱匿其中的神紋法陣都難,更別說破壞了!

原本老者對於這裡是很放心的,畢竟這裡的防禦手段即便是他自己前來也難以破壞,然而前陣子的異常讓他心中警惕,之前查看一番,並非外圍的緣故,那麼唯一有可能產生問題的地方就是源頭這裡!

將世界意志擊潰之後,老者開始查看自己布置的神紋法陣。

大約半天之後,老者收回精神力,疲憊的揉了揉頭,神階神紋法陣的威力極強,其構造自然也複雜無比,雖說這些神紋法陣都是老者自己設計布置的,但要再全面檢查一遍,即便是老者自己,也十分的吃力。

這半天的時間下來,他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現在疲憊無比。

不過老者並不在意這些疲憊,他的目光中充滿著疑惑,他依舊未能發現異常之處,這讓他難以安心,隱藏在暗處的異常才是最危險的。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老者百思不得其解,思索片刻之後,他心中有了決斷,他這具化身打算常駐此地,一旦再次發現異常,他便能立刻發現!

貝安娜已經放棄了前進,專心突破操縱者,然後在努力凝聚精神力,追呼再開始感悟規則之力,因此她的時間頗為緊迫。

說起來悲鳴洞穴並沒有時間的限制,只要你有資格進入,進入之後便可以無限呆在這裡,只不過來這裡的都是大家族的人,公事繁忙,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修鍊的。

貝安娜時間倒是蠻多,她自身也沒什麼事情,但是她內心卻十分焦慮,她不想讓伊耶絲和法蓮娜等太久,而且實際上,在悲鳴洞穴呆的久,並非什麼好事。

反穿之全能小廚娘 修鍊這種事情,一旦遇到瓶頸就需要機緣,一直坐著修鍊是沒有前途的,除非是那種絕無僅有的天才,完全不會遇到瓶頸,一路直飛。

貝安娜雖然天賦了得,但是她自己知道自身的狀況,她可不是那種天才。

經過數日的修鍊,在這裡良好環境的加持下,貝安娜順利的突破了操縱者階位,成為了掌控者,然而接下來她卻不好過了,她卡住了,精神力虛無縹緲,很難琢磨,沒有指點,她完全尋不到頭緒。

任憑貝安娜如何努力,她都尋找不到竅門,接連幾日下來,她心中焦躁發狂起來,這對於貝安娜來說極為少見。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貝安娜知道自己這種情緒不對勁,但是無論她怎麼努力平復心情都毫無用處,心中深處似乎有著一股邪火,讓她難受。

就在貝安娜無比煩惱之時,那位老者再次出現,他的出現毫無聲響,嚇了貝安娜一跳。

老者好奇的看著貝安娜,出聲道:「女娃娃,天賦很不錯嘛,這麼快就突破成為了掌控者?看你年紀也就二十齣頭。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成為我家兒媳?」

老者話語輕佻,貝安娜卻生氣不起來,沒法子,別人之前才救了她一命,被調戲就只能認命了。

老者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閑的無聊,在發現不了異常原因的情況下,他只能守株待兔,蹲守悲鳴洞穴,但是如此一來就極其的無聊!

對老者而言,悲鳴洞穴中的那點法則之力毫無用處,本就是他留在這裡的微弱殘餘。

無聊的老者到處轉悠,他查看了洞穴中所有契約者的狀況,見他們都無異常之後,思來想去,還是貝安娜這裡有趣些,其餘那些契約者全都是輝耀大世界中的人,毫無新意。

「前輩說笑了。」貝安娜有氣無力的答道,精神力難以琢磨,讓她提不起精神。

「咦?你這女娃子好生奇怪,進階掌控者如此一件大喜事,你怎麼一點都不高興?」老者驚奇道。

貝安娜無力的瞥了他一眼,想了想如實說道:「我想感悟法則之力,但是一直朦朦朧朧,難以感應,我覺得可能和精神力有關,因此想要感悟精神力先,但是卻毫無頭緒,因此心情有些煩躁,若有不對之處,望前輩見諒。」 「咦?你現在不才剛剛進階掌控者,何必著急凝聚精神力,一般而言,精神力是到達掌控者巔峰,觸摸到瓶頸之時才開始研究的。」老者好奇道。

貝安娜搖搖頭,想到自己隊伍中的幾個妖孽,嘆息道:「我已經落後很多了,我認識幾個朋友早就凝聚精神力了,我不如他們。」

老者驚奇,仔細的打量貝安娜,見她不似說謊,道:「如此天才?」

忽然老者好似想到什麼,急忙問道:「你來自哪方世界?」

貝安娜猶豫一下,依舊沒有隱瞞,「啟明世界,我是啟明世界神風帝國風之神殿的契約者!」

「怪不得!原來如此!」老者發出幾聲感嘆,隨即道:「也只有來自封號世界的契約者才有你說的如此天才程度!」

隨著世界等階的不同,其中天才的出現率、以及天才程度也有所不同,一般而言世界規模越大,等階越高等,所產出的天才數量越多!越厲害!

「不過有目標,進行攀比是好事,但是不可好高騖遠,你現在剛進階掌控者,我建議你先鞏固一下,待實力提高之後,才考慮精神力的事情」老者勸誡道。

貝安娜微微搖頭道:「不努力不行,否則只會被他們越落越多…」

貝安娜的眼神中有著絲許苦澀,老者見她神色,心中一動,想到什麼,沉默下來不再勸誡,過了會反而說道:「其實精神力的凝聚有一些竅門,只不過…」

貝安娜一喜,立刻問道:「請前輩賜教,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老者道:「法不傳外,你是其他世界的契約者,而我這方法卻是輝耀大世界的獨門秘訣,雖然可以立下至高契約,但是按照一直以來的約定,我卻是不能傳給你這外人。」

老者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麼說,明明只是第一次見到貝安娜,他卻莫名的想要關照她,這簡直不符合他的作風!要知道作為風系星神,耀神一直以來行事隨意,來去如風,連自己的後輩都不曾如此關照過。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老者心中有所警惕起來。

貝安娜急忙道:「沒有任何辦法嗎?」

老者目光一閃,沉聲道:「也不是完全沒辦法,不過先讓我看看你的資質,是否值得我出手幫助!我只投資有價值的人!」

若放在之前,貝安娜可能會小心謹慎,不那麼輕易答應,但是再嘗試了凝聚精神力后,知曉了其困難,貝安娜心中完全被著急所取代,也就沒仔細思索老者的心思。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老者之前救了她一命,那個時候的她完全處於無防備狀態,什麼反抗都做不了,老者如果真的心懷歹意,完全不必等到現在。

「好!」貝安娜答應的很快。

老者眼睛一眯,一絲神力所化的絲線纏到貝安娜的手腕上,嘴裡說道:「別反抗,我現在查看一下你的資質是否符合我的要求!」

貝安娜點頭,放鬆全身,不做反抗。

老者眯著眼睛,精神力、神力,順著絲線進入貝安娜的體內,此刻老者若想,可以瞬間將貝安娜泯滅,不過那毫無意義,以他的實力,不用如此也能做到…

老者一直都覺得貝安娜身上隱隱有著熟悉的感覺,加之自己這番莫名其妙的關照讓他早就對貝安娜有所疑竇,這女娃身上肯定有著秘密!而且與他或者說與風之神殿有關!

在老者強大的實力之下,再加上貝安娜不做任何反抗,貝安娜體內的一切全都呈現在老者的眼前,濃郁的神力、平穩的狀態,明明剛剛進階掌控者,但是看起來卻好像進階了很久,完全熟悉了力量一般。

略過這些,老者關注其他方面,漸漸的,隨著越來越深入的了解,老者發現了一件奇特的事情,在此女娃體內似乎有著一股隱秘的力量存在,那股力量緩慢卻又無時無刻的改造著女娃的身體素質!甚至能夠影響其天賦的發展!

「這是什麼力量!居然如此高等!」老者心下震驚,全神尋找源頭。

當初隕落在那裡的風系神靈是風神的附屬神靈,實力只達到中位神靈階位,因此實際上來說那神靈的實力和耀神相當,甚至弱上一些。

在耀神所化老者的全力偵查下,很快老者發現了異常的源頭!那是隱藏在貝安娜血脈之中,遊盪在其體內的小小結晶!

那結晶雖小,內部卻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足以毀滅一個世界!

老者看著這熟悉的結晶,有些凝重,怪不得他說有著熟悉的感覺!這不正是當初和他有著一些交情,同屬風之神埃歐羅斯靈旗下的一員神靈嘛!

記得這老傢伙早就死了,看樣子是將薪火傳遞下去,選擇了眼前這個女娃,搞清楚一切,老者收回神力,有些感慨的看著貝安娜,嚴格說起來貝安娜與他之間的淵源可不小,老者當初受那神靈不少的照顧。

貝安娜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那目光太膈應了…

「那個…前輩,結果可以嗎?」貝安娜小心翼翼的問道。

老者回過神來,微笑的看著貝安娜道:「可以!不過有一件事情你需要知道」

貝安娜道:「請說。」

老者道:「一旦我將方法教授給你,那麼你我之間便有了因果,以後若是需要你幫助的時候,你務必前來,不得推辭!」

貝安娜想了一會,便堅定道:「我保證做到!」

「很好」老者點點頭,隨意手一揮,一道光幕出現,光慕上是人類大腦圖形,他指著大腦中心的位置道:「精神力始於大腦,一切皆有你的意志掌控。一旦有了精神力,便相當於意識的延伸,從而在戰鬥中給你掌握先機。」

「然而,精神力凝聚困難,普通契約者甚至沒有任何方向,如同你一般。接下來我要教你的便是如何快速的尋找到敲門,凝聚…」

老者將自己的知識娓娓道來,貝安娜一開始是疑惑的、逐漸的她漸漸的明白了老者所說的話語,頓時心中充滿了震驚與敬佩! 人的腦部複雜多變,稍有不慎,便會死亡,因此很少有人會去觸及這方面,在啟明世界的時候,對腦部研究最深的便是聖光教皇聖塔利亞,聖光特有治療性再加上法則之力,讓他有底氣窺視腦部的奧秘。

不過就眾人所知的,也就聖塔利亞一人在這方面有著不凡的造詣。

貝安娜之所以對老者驚為天人,便是因為老者所提供的方法是從腦部入手,根據老者所說,精神力來源於腦內,凡是凝聚了精神力的契約者,腦中都有著一個精神海洋,根據精神力的多寡強弱,精神海的大小也不同。

一般契約者之所以凝聚不了精神力,便是因為缺乏這樣一個精神海,因此調動、儲藏不了精神力!

這些知識,即便是安琪拉、伊耶絲也不曾知曉,對於伊耶絲而言,他只知道精神力存在於腦中,似乎一直存在於腦中的某個部位,但是一直不知道具體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