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八六覺得有些心神不寧的,則是女人發呆的姿勢。正對着的方向,竟然是西面的那一部分冒險者,甚至再準確些,很可能是那個長得比起八六英俊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白衣侯爵。

“趕緊上啊,康感和小紅就快要頂不住了!”八六幾步走到女人身邊,大聲提醒道。

“哦!”反應過來的女人連忙拔出闊劍衝了上去,同時也將斷腸匕首握在了另一隻手上,這把殺人利器可向來都是屢試不爽的。

“當~當~”女人的奔跑速度以及攻擊速度完全出乎了惡魔獵手的預料,連續兩下都沒能躲開,只能用戰刃將闊劍和沒有延伸的匕首擋了回去。

機會!一直跟不上惡魔獵手身形的小紅和康感終於找到了出手機會,雖然對手的身形只出現了一剎那的凝滯,卻也足夠了。

康感從左側一擊重拳轟出,小紅在右側一個猛撲,比起康感出拳的位置稍高一些,形成一個相互交叉的打擊空間,徹底斷絕了惡魔獵手從空中躲閃的可能。吸收了人類智慧的蜥蜴,果然不是一般的聰明……

正面則有女人雙手兩把武器展開攻擊,並且還隱藏着一式殺手鐗,精英又怎麼樣,惡魔獵手又能怎麼樣?強者的厲害之處只在於絕快的移動能力、強悍的力量或者厲害的獨門絕技,但是論到防禦能力,卻還沒能達到刀槍不入的誇張程度,被數人圍攻的結果,就只能死!

長矛在手的塞爾沃特如虎添翼,將一柄長矛耍得是虎虎生風,矛矛不離黑胖的各處要害,哪裏還有先前被鉗制住兵器的窘迫模樣?

機會往往都只有一次,當黑胖還想故伎重施,抓住長矛時,卻發覺,那玩意已經變得和泥鰍一樣的滑膩。每一次眼看着快要抓上時,矛頭就會突然掉轉,最少也得往他的胖手上刺個一兩下。

雖然密密麻麻的細碎龍鱗能夠將之勉強抵擋在外,可那疼痛的感覺卻始終都無法避免,那是比起針扎還要難受得多的劇烈刺痛,即便是努力忍耐,身體也會不由自主地做出規避動作。

不要說是衝到近身處進行肉搏了,甚至他一直都處在了對手的控制之下。長矛指向東邊,他就只能往西;長矛指向西邊,他就只能往東;長矛指向正面,他就會條件反射地縮緊肚皮……完完全全地處在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心中充斥着空有精英級戰士蠻力,卻根本就發揮不出來的鬱悶感,這是黑胖第一次,後悔自己沒有使用兵器的習慣…… 傳說中,惡魔獵手把自己的眼睛弄瞎,是爲了能夠更加清晰地感應到惡魔的存在,然後找出來殺掉。

傳說也終究只是傳說而已,實際的情況卻是惡魔獵手們通過祕法改造了眼睛,無法“看”到沒有生命的死物,卻足以“看”透一切能量運行的軌跡,特別是惡魔的屬性能量!

可他們,又是依靠什麼來行走的呢?看不見路也看不見樹木、更看不見石頭等障礙物,他們又是靠什麼來行動的呢?

曾經有個偉大睿智的魔王,爲了搞清楚惡魔獵手的運動原理,無畏地刺瞎了自己的眼睛,並且在黑暗中行走了長達五年之久,最終解讀了這一千古絕密,從而爲今後惡魔們對付惡魔獵手的戰鬥,提供了寶貴的資料借鑑……

不能視物的惡魔獵手,他們之所以在戰鬥中不會突然摔倒,或是撞到樹上,依靠的是聽力和記憶。聽力,可以在腦海中還原出敵友的行動範圍,從而推測出附近的地況,然後再記住,這樣就不容易出現不識路的情況了。

這也是爲什麼三大典獄官會出現兩個精靈了,另外那個精靈戰士,實際上兼任着惡魔獵手路況回饋機的神聖職責……

可是,爲了區區的能量識別,就造成行動上的如此不便,值得嗎?答案即將揭曉……

但見惡魔獵手身上的鋸齒狀紋身一陣扭曲之後,“嘭”地發出一聲炸響,隨之而起的,則是裹住了全身的綠色火焰。

這傢伙難道瘋了,明知必死所以來個**?

面對如此異狀,兩個人和一條蜥蜴並沒有絲毫的猶豫,而是繼續攻了過去。敵人,也只有在死硬了之後,纔會失去所有的威脅,有什麼疑惑,等到那個時候再來解答吧!

剎時,一個拳頭、一張大嘴、一柄闊劍和一把匕首及體,但是惡魔獵手卻看穿了握着匕首的那隻可以自如伸縮的魔手,以及蜥蜴的大嘴裏面,醞釀已久的巨型火焰彈。“看”透所有能量的運行狀態,原本就是他的強項……

惡魔獵手不退反進,踏前一步迎上了闊劍和匕首,手中的戰刃突地上舉,毫無懸念地格開了女人的兩把武器。

但他,似乎忘記了兩旁的康感和小紅,甚至就連女人的匕首被格開後,也順勢使出了魔手能力,拉長的手臂瞬間折回,帶着匕首直奔惡魔獵手的頸部要害而去。

“轟!”惡魔獵手突然間身形一頓,渾身火焰暴漲半米有餘,而斷腸的長度,明顯就夠不着半米……

女人飛退,託着一隻被綠色焰火灼傷的左手;康感飛退,抱着一隻還在隱隱作痛的拳頭;小紅倒地,並且翻滾不已,惡魔獵手終於“如願以償”地將戰刃**了它的蜥蜴嘴,毫無徵兆地搶先攻擊,甚至連口中那個巨型的火焰彈都來不及噴出。

老大一口火焰就這麼被憋在了嘴裏,灼燒着它的舌、灼燒着它的脣、灼燒着它的喉,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讓小紅感覺自己彷彿在被灼燒着一切!

僅此一招,圍攻惡魔獵手的三大主力頓時輕傷兩人,一條重傷的蜥蜴已經徹底喪失去了戰鬥力,只知道在地上滾過來滾過去地想要減輕疼痛……敵人,呃,毫髮無損……

戰果輝煌的惡魔獵手似乎仍不滿意,快步朝着飛退的女人追去,手中那閃亮的一對戰刃,正在思考着以何種方式,來切割掉這個唯一有些難纏的敵人。

改造眼睛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使出惡魔獵手的招牌技能——獻祭火焰時,不會把自己的眼睛給燒着……

火力全開的哈德拉斯果然是不同凡響,雙手劍也還是那把雙手劍,但是雙手握持的雙手劍,威力卻大了數倍。

簡簡單單的劍式,每一劍都能強迫強林與銀鬚來個硬碰硬,然後依靠強勁的腕力讓他們一退再退,毫無反擊之力。

幸好怪手終於滾了回來,左手拿着個小臂盾,右手提着把小短刀,也不進攻,就只是在哈德拉斯的身後晃悠,彷彿是在說:小心哦,抓住機會我就會捅你一刀的喲……

這種虎視眈眈的壓力竟然比起真刀真槍還要大得多,壓迫得哈德拉斯再也不敢使出全副力氣去對付強林和銀鬚,不得不維持在了這麼一個僵局……萬事都有惡魔獵手在那頂着,只要不輸就行了。

老實巴交的怪手哪裏有那麼多鬼心思,他只是在剛纔被矛杆掃飛打滾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崴傷了腳,正猶豫着以這樣的狀態衝過去會不會幫倒忙呢……

別看塞爾沃特表面將黑胖壓制得不行,實則他的心裏卻是所有當人中最爲忐忑不安的……這傢伙貼身穿着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神奇盔甲?就連精英的攻擊都能夠擋住? 暗夜之變 雖然在刺中前已經被卸掉大部分的力道,可這長矛好歹也是價值十幾個金幣的精品,拿在自己的手裏更是顯得威力倍增……

“黑胖,接着!”閒着沒事的怪手一聲大喊,將臂盾扔給了最爲需要的戰友。

“叮!”塞爾沃特長矛一伸一縮之間,輕易地將臂盾砸飛了出去,這種明擺着對自己不利的事情,怎麼能夠讓它完成?

“黑胖,接着!”臂盾再一次飛了回來,卻是負責壓陣重任的八六,樂顛顛地玩起了飛盾遊戲……

塞爾沃特再砸,八六再扔;這邊再砸,那邊再扔;還繼續砸,還繼續扔……

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了,當黑胖再次等待着那無限接近卻又無限遙遠的飛盾時,卻忽然間沒有了聲響。連帶砸習慣了的塞爾沃特都覺得有些不怎麼適應……

獻祭火焰是一門傷敵絕技,然而,舉凡絕技都是有着各種各樣的限制,否則,人人都會那就不算絕技了……何謂獻祭,那可是得付出慘重代價的。覆蓋在身上的鋸齒狀紋身,僅僅是一種轉換能量的特殊魔法陣,而獻祭火焰的力量源泉,則是精力,俗稱生命力!

所以它是綠色的,那是生命的獨有色彩,能夠穿透一切沒有生命氣息的物體,灼燒一切具有生命氣息的生物。因此,一招得手的惡魔獵手立馬解除了獻祭火焰,對付飛退中的女人,戰刃足矣!

奈何,就在他快要接近對手時,一匹紫色的巨狼從天而降,表現出來的,則是比起惡魔獵手還要略勝一籌的敏捷程度。

根本就來不及躲閃,惡魔獵手只好交叉地架起雙手戰刃,擋住了紫狼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鋒利雙爪。

力量不大,碰撞無聲,卻也在預料之中,純由能量體構成的幽魂之狼,又如何能夠瞞過惡魔獵手的眼睛呢?

可是,看透了並不等於能夠應付,穩住陣腳的女人和康感,配合着幽魂狼的攻擊步伐衝了過來,綜合戰力尤勝先前。

並且,惡魔獵手還不敢再度使用獻祭火焰,因爲他知道,那玩意拿來對付三個敵人之中,作爲主攻手的幽魂狼,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任何傷害!

囂張一時的惡魔獵手,終於被八六的獨門絕學給壓制住了,不過勝負仍然難料,幽魂狼可是有着一分鐘時限的……

於是,八六取出了蛇形權杖,隨手一晃之後變成了蛇形弓,多日未用,其中的風元素早就聚集到了飽和狀態,三支等同於六十級弓箭手的絕猛氣箭,足夠扭轉局勢的了。

“嗤~”白色氣箭破空而去,和空氣摩擦後發出尖銳的嘯聲,緊接着則是“噗”的一聲,中者立時倒地而亡了……

原以爲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雷明頓侯爵不由得一驚,連忙吆喝着抓起幾個冒險者擋在了面前,倒是把性命看得比面子還重要。

八六本想一箭解決掉作爲罪魁禍首的雷明頓,奈何這傢伙離得可真夠遠的,氣箭在飛行過程中消耗了能量之後,能不能射殺對方尚且不說,單單是這精確度,估計就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命中率……

畢竟,八六對於射箭實在是沒有什麼天賦,也只好拿個靠得最近的傢伙開殺,震懾一下這些正在緩緩靠近,試圖偷襲的卑鄙傢伙。

聰明反被聰明誤!誰知道這一箭竟然會成爲對方的攻擊藉口,雖然明知道不射箭對方也會編織出一個藉口。

“尊敬的典獄官,這羣傢伙竟然射殺了我的手下,總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被殺吧,麻煩你們退一下,我要開始進攻了。”雷明頓在遠處喊道。

隨着他的喊叫,前排的弓箭手和業餘弩箭手,慢慢地開始縮小着包圍圈,意思也很明顯:叫你一聲典獄官是給你面子,如今你退也得退,不退我照樣射……

形勢突變,圈中之人哪裏還有心思打鬥,三位典獄官又重新聚集到了一起,不知道在交流着什麼;八六等人則是背靠着背等待着包圍圈的靠近,也是時候,準備進行變身了。

唯一還在活動的則是黑胖,只見他屁顛顛地跑到一旁撿起了夢寐以求的燃燒臂盾,笑呵呵地反覆把玩着。八六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沒想到這廝竟然還有撿破爛的嗜好,一個破盾牌你至於嗎?丟人哪……

“咔!”離得最近的那個冒險者挽弓搭箭,卻被康感從側面一拳擊斷,掉落在地。實力有限的冒險者,註定了其箭支也不會快到哪兒去。

“嗖~嗖~嗖……”如果一支箭不行,那麼十支百支呢?第二輪的攻擊,則是十多張強弓齊射,如果再不行的話,身後還有更多的兄弟呢!

典獄官們還是沒有動靜,既沒有抓捕逃犯,也沒有立馬撤退。但是雷明頓已經決定不顧一切了,精英又如何,面對數百人的包圍性攻擊,恐怕就連肉搏戰都用不上,直接就可以射成箭豬了。

“啊~呀~奧~哦~唔……”慘叫聲不絕於耳,而發出這聲音的,既不是八六等人,更不會是實力高強的三大典獄官,而是,來自於包圍圈的東面人羣。

第四方勢力嗎?八六疑惑地猜測着,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無論如何,這情況總不會更糟糕了吧!

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外來者三兩下就在冒險者的包圍圈上開出一個缺口,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那是一片耀眼的金黃,猶如天神下凡的八個偉岸戰士,就這樣簡單地撕破了密密麻麻的冒險者防線,光亮的盔甲甚至都沒有沾染上多少鮮血。

可這大名鼎鼎的八大金剛,僅僅是陪襯而已,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注視着金光之中的那一片銀光:亮銀色金屬材質的盔甲絲毫都無損於她那完美的身材,因爲這盔甲完全就是爲她量身定做——貼身的剪裁、輕巧的質地、錦上添花的弧線、恰到好處的光澤度、鳳凰造型的輕型頭盔,無不襯托出她那美麗高貴、英姿颯爽的絕世氣質……

美女伯爵卡特拉娜,終於領着她手底下所有的金甲衛士殺了過來,這使得本來對於她的情報失誤產生了很大憤懣的八六,稍稍消了點氣。

“雷,明,頓——”美女伯爵神色嚴厲地呼喊着侯爵的姓氏:“你欺騙了我!”

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將視線轉移到了雷明頓身上:這傢伙實在是太壞了,竟然忍心欺騙如此美麗的絕世佳人,這還算是男人嗎?

只一句話,美女伯爵就在無形中坐定了雷明頓的邪惡形象,甚至就連他手下那些臨時拼湊起來的冒險者們,也生出了一絲不滿之心,可謂是厲害至極。

唯一沒有受到迷惑的只有瞎了眼的惡魔獵手,類似八六和黑胖那樣的奇怪能量體,如今又多出了一個,這些傢伙,到底是由什麼怪物變成的呢?難道和那個越獄者一樣,都是牛頭人嗎?

意識到不能夠再讓美女伯爵繼續說下去的雷明頓侯爵,連忙發起了總攻命令:“把他們全都給我殺光!” 龍族的變身祕法,看似便捷無比,實則卻是隱患重重的。

人類形態不但實力下降得厲害,而且一旦受傷的話,在變回巨龍形態的過程中,更會換來傷上加傷的嚴重結果……受傷倒也罷了,如果是爲了隱藏身份,而在人類形態時被敵人殺掉,那絕對是有史以來死得最窩囊的巨龍……

局勢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被幾百個實力不差的冒險者圍攻,即便是以精英之強,也做不到對所有攻擊瞭然於心的程度。當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就再也沒有隱瞞真身的必要!

特雷姆斯和八六同時變身,巨龍則在第一時間飛到了美女伯爵身邊,至於那個一直都被表姐所看重的牛頭人,就讓他自生自滅吧……

因此,變身後的八六非但沒有絲毫的安全感,反倒是覺得孤零零地顯眼到了極點……人家龍族好歹還是超然於八大種族之外的存在,可是自己這個白頭髮的牛頭人,卻是在場所有聯盟人員的恆久死敵,部落啊!

名爲夜風的惡魔獵手,興奮得全身都在發抖,這年頭的惡魔是越來越少了,沒想到突然冒出這麼一個魔王等級的傢伙,如果能夠吸收掉它那龐大的能量……

思維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早在八六變身之初,惡魔獵手便條件反射地飄了過去。渾身的鋸齒狀黑色紋身噴薄欲出,獻祭火焰可以隨便用了,一個魔王的能量足夠持續燃燒個幾天幾夜呢!

恢復本尊的八六如何會沒有感應,幽魂狼已經於第一時間攔在了惡魔獵手的面前。然後就聽到一陣能量亂流的茲茲聲響,幽魂狼竟然恰好到了一分鐘極限,就地消失了……

還真不是一般的衰!感應到危險的八六也只好挺身而出,眼看着就將和惡魔獵手絞殺在一起。

漫天的箭雨傾瀉下來,來源,自然是那些看着部落就會眼紅的聯盟冒險者們……

早有準備的八六立馬蹲在了地上,然後被灌注着魂力的一層泥土給裹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球形土堆,承受起連綿不絕的箭雨衝擊。

最倒黴的還是惡魔獵手,那些業餘弓箭手和弩箭手的箭法實在是太差了,不分敵我地只管朝着這邊射,一不小心將他也覆蓋在了裏面。

大難臨頭的惡魔獵手只好原地旋轉起來,斜斜豎起的兩把戰刃以一種奇特的角度跟着旋轉,形成並不怎麼可靠的一層保護膜,覆蓋在他的身周,在第一波箭雨來臨前便已經旋轉到了極致。

然後只聽得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作響,遠遠地看去,彷彿就是一個正在急速旋轉着的橢圓形金屬蛋,視覺震撼到了極點……

一個土堆和一個金屬蛋,就這樣默默地承受着數百業餘弓箭手的持續射擊。作爲旁觀者的另外兩個典獄官、八六的手下以及美女伯爵一衆,完全被這種不要命的射法給震住了,統統都不敢輕舉妄動,生怕被作爲下一輪的打擊目標……

誰也不敢想象,若是換了自己能夠撐上多久,即便是鱗甲堅固的黑龍,就算是射不穿他的防禦,疼都得把他給疼死……人多力量大,永遠都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呀……

也因此,才更加地襯托出惡魔獵手的恐怖,只要那個旋轉着的金屬蛋還沒有停止下來,就表示他還活着,在數百人遠程的持續打擊中屹立不倒……至於旁邊那個沒有任何表演天分的小土堆,早就被觀衆給自動忽略了……

終於,最後一個冒險者射完了最後一支箭,宣告着惡魔獵手的完勝戰績。實在是太完美了,在這種程度的攻擊下還能夠活下來,不敢說後無來者吧,前無古人倒是絕對的!

可那金屬蛋卻沒有立即停下來,而是繼續保持了好一陣的旋轉慣性,才終於越轉越慢,最終以惡魔獵手一個瀟灑的掃地腿,藉助地面的強大摩擦給停了下來。

汗水和鮮血不要本錢地流淌着,半跪在地的惡魔獵手,發出了巨大的喘息聲,遠近可聞:“哈呼~哈呼~哈呼哈呼……”

也就在這個時候,衆人才算是數清了惡魔獵手身上插着的箭支數量……竟然只有七支,而且都不是插在了致命的要害之處,數千支掠過的箭支,居然僅有七支漏網之魚,實在是太厲害啦!特別是他身周十幾米的範圍之內,幾乎鋪滿了整個地面的箭支,實實在在地證明着他的豐功偉績……

“啪~啪~啪~啪~啪……”看得入神的女伯爵當先鼓起掌來,在這個生死搏鬥的時刻,竟然沒有絲毫的突兀感覺!

緊接着,更多的人鼓起了掌,然後是,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或許在今天以後,很多人都將無法生離此地,但是活着的人永遠都不會忘記,曾經有一位英雄,做出瞭如此壯舉……然後一傳十、十傳百,死去的人也會因此而備受後人的掛念……

掌聲尤盛,異變頓生!只見惡魔獵手狼狽的往地上一滾,任由插在身上的箭支割裂着傷口,血流如注……可他竟是沒有什麼感覺一般,反而不顧自身即將乾涸的體力,強行激發了獻祭火焰!

隨着“轟”的一聲震響,漫天的泥石飛濺過後,從剛纔惡魔獵手蹲着休息的地方,竟然冒出了一個白頭髮的牛頭人……惡魔獵手的瞎眼果然是名不虛傳,居然先行捕捉到了異常的能量反應……

觀衆們這纔想起某個原本應該作爲主角,而自願淪落爲土堆道具的表演者……這個牛頭人明顯也不怎麼好受,上半身倒是毫髮無損,可是那雙還在顫抖着的雙腿,特別是皮褲褲腿中正在汩汩流出的鮮血,已經表明了他那不太良好的狀態……

話說八六在被泥土防護起來之後,爲了抵擋鋪天蓋地的箭雨攻擊,不得不持續往泥土中灌注魂力以求抵擋。單單是普通的泥土,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這些冒險者的強力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