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知道我虛迷幻步的厲害”看似東倒西歪,但是卻一一化解我的劍招。

閉上眼睛沉浸到周圍的世界,嘗試捕捉他的氣機,“摘星手!”這一招名曰摘星,實際五爪直奔心窩而來。

我哪裏能夠站着不動讓他打,我的劍道就是殺,殺!殺!血目現,殺神劍嘶吼不已,劍動,“太上凌雲劍訣——斬月三擊”

三劍一招,殺神劍影無限擴大,殺氣足以迷人心智,虛無一雙目圓瞪,一聲悶哼,似乎是要硬接這一招! 虛無一腳下速度加快,虛迷幻步確實有獨到之處,只不過半寸的距離,虛無一硬生生的躲過了這第一劍。

這斬月三擊爲三劍一招,三劍一氣呵成,第一劍未中,第二劍已經到了,虛無一避無可避,雙拳對着殺神劍一點,在一次躲了過去,第三劍融合前兩劍的威勢威力更大,劍氣已經割破了他的白袍。

他雙手硬生生夾住劍,大喝一聲,“摘星三十六手”殺神劍竟然不能寸進一分。他利用僵持的時間,一掌拍在殺神劍身,這一掌的力道相當大,利用殺神劍偏移的一霎拉,他摘星手朝着胸前掏過來。

我不能力敵,一個閃身,躲開這一手,心中暗道,“崑崙派的武功竟然如此厲害,難怪有自傲的資本,看來這一次一場惡戰是逃不了了”

虛無一怎麼會放過趁勝追擊的機會,連連追擊,我血目怒瞪,騰空而起,回首一劍刺去,虛無一兩掌一架,硬生生的托住了殺神劍。

用力往上一揚將我彈開,兩人站定,虛無一看了看被割破的袍子,“有兩下子,可惜遇見了我,我摘星三十六手專克刀劍,你受死吧”

即使是在大會中出現傷亡也是不需要被追究責任的,大師公當年殺死空圓的師叔也是同樣沒有被追究責任的,在這樣一個世界裏面,生命無關法律,這也是國家賦予這些人的特權,也因爲有了軒轅的存在才制止了他們在世俗世界裏面的爲所欲爲。

殺神劍不甘受辱,殺氣更甚,我害怕會出現和當時對戰司馬求生一樣的情形,這半年來雖然這種情況沒有再次發生,但是那一次帶給我的無力感讓我心底深深的恐懼。

大師公似乎看出了我的憂鬱,站起身來,“白小飛,你的劍道是什麼?”

聽到這句話,我心裏默默地沉思着,是啊,我的劍道就是殺道,意味着果斷,意味着勇往直前,絕不回頭。

“現在纔來教徒弟,晚了一些吧!”虛無一出言相擊,摘星三十六手化作漫天繁星,鋪天蓋地而來,“此人在拳腳上真是小有成就!”我心裏暗道,動作卻不敢含糊。

凝神靜氣,摒除雜念,血目睜開,看着急衝過來的虛無一,慢慢擡起殺神劍,虛迷幻步規律的!

終於被我發現了弱點,這虛無一一身所學可謂是近身強絕,有大半靠着這虛迷幻步的厲害,他的動作一點一點的放映在我的眼前,距離越來越近了,眼看已經避無可避。

虛無一怒吼一聲,“給我死!”漫天掌印迎面而來,“就是現在!”虛迷幻步的規律就是他出招動作的時候是停下虛迷幻步的時候。

殺神劍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往前刺去,這一劍帶有一往無前的勇氣和信心,當劍刺到虛無一袍子上面的時候,我看他並沒有慌張的表情,而是笑了,這一笑讓我的心也下沉了一大截。

“遭了!”此時才意識到中計的我,暗叫不妙,果然在我刺到他的一瞬間,他的身影消失了,身後巨大的壓力,襲來,我的內臟像是被一隻手揪住了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噗!”一口鮮血噴出,我飛了出去。

“果真料想的沒錯,我故意賣了一個破綻給你,你一定會上鉤的”虛無一緩緩的向我走來,得意與即將勝利的喜悅讓他臉上的肌肉都開始顫抖。

我沒有力氣說話,場外揪起一片人的心,“小飛!拿起你的劍!” 暖婚,疼你一輩子 這是大師公的呼喊。

“小飛!”這伴着哭腔的喊聲是靈兒,“好友!快認輸!”這是刀中皇龍燕逸刀的叫聲。

虛無一的那一掌直打得我口中鮮血直流,意識幾乎就要模糊,那死神的腳步越來越近,我突然意識到我不想死。

是的,我害怕面對死亡,我要做父親了,此刻我的心裏紛亂,心裏無數的聲音彷彿是在爲虛無一那一步一步伴奏着。

我手上一抖,摸到了殺神劍,從劍上傳來了強烈的不甘和憤怒,殺神劍上滿是我的血,鮮血順着斷劍的紋路滴了下來,怦怦,怦怦!這是殺神劍在跳動!我低頭看了一下殺神劍,被鮮血洗刷之後,殺神劍石頭一樣的外殼竟然在褪去!

虛無一可不會理會這一切,在他的眼裏,我很快就會因爲頂撞崑崙而付出代價,儘管這個代價是我的生命,殺人是如此的簡單。

褪盡表面的殺神劍顯露出一種暗金色的光芒,光芒之下竟是奇奇怪怪的突然,可是在血目之中我竟然看明白了這些小圖案,這是白起的武功——殺神六式!

這些圖案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樣衝進了我的腦海裏,虛無一看見我閉上了眼睛,“終於放棄抵抗了麼?哈哈,且讓我送你上路吧!”

突然間,暗金色的光芒從我的眼睛裏衝出來,擡起手的虛無一被這個情況嚇了一跳,“殺神六式——輪轉!”

殺神劍頓時光彩大放,我反手拿劍,形成了一道旋風,這一招是利用高速旋轉造成巨大殺傷,殺神六式全是簡單粗暴的殺招。

虛無一變攻爲守,天蠶手套與暗金色的殺神劍擦出道道火花,可惜,他停不下來我。

“呃啊!”一聲歇斯底里的吶喊,虛無一竟然被彈的飛了出去,雙手已經消失了,只剩下血肉模糊的一團,“啊!!!”可以想象他此時的恐懼和疼痛。

場上的情形逆轉,讓周圍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怎麼突然之下,原本佔盡優勢的虛無一現在竟然被雙手俱毀。

“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吧!”虛無一跪在地上乞求道,不是每個人都有面對死亡的勇氣的,勝者王侯敗者寇,生命只不過是勝敗的附屬品罷了,這正彰顯了這個世界的殘酷。

暗金色的劍刃旋風就要收割虛無一的生命了,他此時哪裏還能抵擋,只能往後不斷後退這,在地上留下的血肉的痕跡,“師傅救我!師傅救救我啊!”他像個孩子一樣,哭喊着,可惜並沒有人理睬他。

失去了雙手,虛無一就失去了價值,就在殺神劍快要將他絞成肉末的時候,我停下了動作,“滾吧!”殺在這樣一個毫無意義毫無骨氣的人讓我提不起幹勁,況且不殺,有的時候更加殘忍,這也就是對他的一種懲罰吧。

醫護人員趕緊上來處理他的傷口,逃過一劫之後,虛無一昏迷了過去。

我腳下一軟差點倒地,“勝者凌雲白小飛!”

“等一等!”場外有聲音傳來,確實崑崙的一名老者,我認識他,他就是那天意圖重傷我的人,“他手上拿的是千古魔劍——屠”

“他是白起的後人!是那個魔神白起的後人!”此言一出全場驚訝!

譁然聲不絕於耳,我茫然的站在場中間,不知所措,內傷一下子復發,鮮血直吐,燕逸刀趕緊上來扶住我,大師公也上臺來爲我療傷。

場下的的躁動越來越大了。 “諸位,相信大家都對魔神白起的傳聞有所瞭解,此人嗜殺成性,號稱人屠,我們武林正道豈能容忍這種魔道敗類混入其中?”那名崑崙老者在煽動大家。

底下有人迴應道,“對!沒錯!我師門祖先就是被白起殺死的!我們門派歷史上寫的清清楚楚!”

“誅滅魔道後人!”又有人直接喊起了口號。

場面越來越混亂,現場的工作人員維持不住場面了,黑龍他們被迫來到現場平息騷亂。

“到底怎麼了?”我問道。

“崑崙的老匹夫見不得你贏了比賽,現在挑動其他門派對付你”燕逸刀說道。

我轉頭看了大師公一眼,“大師公,我……”

大師公一擺手,示意我不要繼續說了,“鬼神也好!魔道又如何?入了我凌雲門下,還能容得了別人說三道四”

“是啊是啊,你被虛無一摘星手打的內傷,再加上你強行運功,現在內傷加重了”靈兒在一旁着急的說道。

黑龍拿起麥克風,“請諸位剋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大會方面會處理相關事宜”

那個崑崙老者又道:“哼!你當我們不知道,你和那個白起後人關係好的不了,有好幾次我都看見你們兩個在一塊勾肩搭背!同道們,現在不趁着那個魔人後裔羽翼未豐,只怕將來就是我們古武門派的一場災難啊”

底下的人聽他這麼一說,又開始騷動起來,他繼續煽風點火,“衆位有所不知,崑崙史料記載,這白起瘋血發起狂來六親不認的,他會不斷的尋找強者然後將他們殺掉!”

“啊”底下的人一聽這個,頓時炸開了鍋,凡是隻要威脅了自己的利益,那麼這件原本與衆人無關的事情就變成了大家,或者說所謂的武林正道這樣的事情了。

獨孤殘比完之後突然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不對勁,立馬趕了過來,跳上臺子,“你是白起後人?”

我沒什麼力氣說話,只能點點頭。

獨孤殘也就沒再說話,站起身來玄鐵黑劍擋在我身前,這就表明了他的態度。

黑龍三步並作兩步跑到我身邊,遞過來一瓶藍色的試管狀液體,“把這個喝了,趕緊離開這兒”

話音還沒落,巨大的震動傳來,整個會場的光線突然間暗了下來,沒過一秒鐘又恢復了。

又有工作人員跑來向黑龍彙報情況,他在黑龍耳邊低語了幾句就匆忙跑開了,黑龍聽完之後,臉色一變,“地面基地收到了攻擊,疑似別國武裝力量,我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喝完那瓶藍色液體之後,我的傷勢明顯出現了好轉,“你的意思是……”

下面的話我沒有再說,黑龍點點頭,“很大可能性是,只不過沒有想到會有武裝力量介入”

“那現在怎麼辦?”我問他

“地面基地的防衛力量有限,地面的情況我們不清楚,地下很安全,敵人的飛機沒辦法攻擊到我們,我們檢測到有人在向外發射信號,所以敵人才能鎖定我們的位置,這是一種新型的信號發射裝置,你們暫時先退回房間裏面休息”黑龍說道。

此時,臺下混亂之中,寒光一閃,我一瞬間就察覺到了,“小心!”黑龍此時背對着我們正來不及轉身。

青龍大師公一腳踩住那人飛來的劍,“無恥鼠輩!”這一聲爆喝讓整個會場中間立刻安靜了下來,再一腳,將劍踢了回去,卻看那劍直指那名挑起混亂的崑崙老者。

那老者一下躲過劍,“大家看!他們凌雲派爲了袒護門下弟子,行事是何其的霸道。”

這一下立刻就讓大家的矛頭對準了凌雲,大師公不爲所動,“我門下弟子還不需要別人來指手畫腳”

那崑崙老者一下跳到半空之中,凌空就是一掌劈來,大師公長袖翻飛,似乎並不將這一掌放在眼裏,長袖一捲,一股浩然凌厲的劍氣,全場紛飛,場下之人無不震驚,驚歎凌雲掌門竟然有這般驚天地泣鬼神的修爲。

“乾坤一掌”那名崑崙老者虛空中映出一手掌,場內的人都感覺到了壓力。

大師公輕蔑一笑,“原來這點修爲也可以出來大呼小叫的麼?崑崙的人還不管好自己家的狗”狂妄!目空一切!大師公說這樣的話是有絕對的把握的。

對着那老者一指,虛空中亂竄的劍氣立刻像是找到方向一般,筆直的朝着那名老者衝去,那個老者一掌發完正在下落之中,正是無法閃避的時候。

劍氣無形,後發先至,只見那個老者,全身長袍像是充氣一般鼓脹起來,“混元一氣護體罡氣!”

這罡氣確實厲害,大師公上百道劍氣竟然不能近他的身,不過臉色煞白,頭髮凌亂,很是狼狽,不復剛剛一派高手風範。

這邊乾坤一掌,強力一擊已經壓在我們頭頂之上,燕逸刀和獨孤殘已經迎了上去“盤龍斬!”“大龍捲!”兩個人硬生生接下這一招,卻也並不好過,腳下不穩連連倒退,大師公在兩人後背一擋,卸去了力道。

“確實厲害!崑崙不愧是被譽爲道門仙祖,看來這些傳說未必全是空穴來風”燕逸刀喘着粗氣說道。

獨孤殘眼神贊同了燕逸刀的說法,“你們兩個護好白小飛就行了”大師公吩咐道。

崑崙這邊其他人一看不對勁立馬站出來打圓場,其他門派則是牆頭草,在觀望風往那邊吹呢。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站出來,“凌雲掌門,切不要私下動武,這件事還需要好好協商,我師弟也是除魔心切”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臉上的表情確實倨傲不已。

大師公冷哼一聲,“除魔?!真是好笑,你崑崙行事如此霸道,我徒弟還饒了你門下弟子的性命,再看看你的弟子所爲,反倒他成了魔了,真是可笑之極!”

這一番交手幾乎子一瞬之間,黑龍就是想要阻止也是有心無力,此時正好大家停手,黑龍站出來:“今天的大會到此爲止,希望不要有人蓄意挑起事端,現在請大家回到各自休息的地方,現在基地遇到了一些狀況”

黑龍話還沒說完,boom!Boom!Boon!接連幾處傳來的爆炸的聲音,這一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爆炸聲引起了一片恐慌,黑龍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變了,“糟了!”果不其然,場內的人立馬停止了喧鬧,外面的人立馬跑進來,在黑龍耳邊低語道,“有人安置了**,現在對方突破進來只是時間問題”

“立馬組織疏散!”黑龍當機力斷,“另外立刻呼叫其他基地誌願,立刻喚回沒有執行任務的軒轅成員!”

那人立馬轉身跑了出來,黑龍站出來號令大家從會場後面的出口緊急出去,燕逸刀和獨孤殘還有靈兒扶着我走,大師公斷後,那個崑崙老者看情勢不對,並沒有繼續糾纏。

就在在我們前面的是金剛寺的和尚們,當然包括擡在擔架上的空力,金剛寺的人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友善我們是走在隊伍的後段的,“怎麼會這樣?”

黑龍看了我一眼,“這就證實了一件事,那個混進來的奸細行動了!”

透過的前面的長廊,就可以出去了,“我當你怎麼有恃無恐,原來早就準備好了!”

黑龍笑了笑,“總得給自己備條出路”

黑龍從懷裏掏出一個小小的黑色顆粒,放進耳朵裏面,“現在情況怎麼樣?”

黑龍按住耳朵的微型耳麥,越走臉色月凝重,“看來這一次,boss是想在我們身上討回面子,告訴我們,他們不是好惹的”他轉過頭來看着我們。

我沒有答話,出來之後是一個隱蔽的機場,已經發動好的飛機,各門各派的人陸陸續續的在基地人員的安排之下登機轉移。

在黑龍他們的控制之下他們的登機還是顯得很有秩序,雖然臉上動作上顯得有些慌亂,但是在門派之中長老的鎮壓之下還是很聽話的。

最後兩個門派是我們還有金剛寺,最後一架直升機已經蓄勢待發,突然間隊伍的後面衝出來一個人往直升機上扔了兩包塑膠包裝的東西,然後這兩包塑膠狀的小方塊,自動吸附在了直升機上,黑龍一看就知道不對勁,立刻大喊“後退快後退!”

大師公和燕逸刀獨孤殘三人也是反應極快,一把就把我往回一扔,然後轉身撲了回去,大師公立刻放出全身劍罡,宛如天地之間一柄明亮的寶劍。

Boom!一聲巨響,把耳膜都轟了出來,強大的衝擊波影響到了半徑幾公里的範圍,我睜開眼睛一看,靈兒附在我的旁邊,我趕緊搖醒了她,見她沒有大礙,有立刻呼喚起身邊的其他人,獨孤殘和燕逸刀也是剛剛擡起頭來,我們都沒有在爆炸中受到波及,這是因大師公擋在了我們的面前,倘若不是他,恐怕這次我們也都凶多吉少了,大師公仍然站立着,等到爆炸引起的塵霧漸漸散去的時候,他才動了一下,我趕緊讓靈兒扶起我,“大師公!”此時此刻我的耳朵是幾乎聽不見我自己說話的。

我走上前去,手剛剛搭到大師公的肩膀,大師公噗的吐出一口血,“沒事,衝到了一些衝擊而已,你們沒事吧?”他的聲音顯得有些疲憊。

“我們都沒事!”我回頭看了一看說道。

“小飛!你們沒事吧!”這個時候又傳來一聲呼喊,是黑龍的聲音,看樣子他也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煙霧漸漸散去,黑龍捂着肚子走了過來,“媽的,肚子上爆炸的殘骸擦了一下”我看了一下傷勢並不算嚴重只是皮外傷罷了。

只不過金剛寺的人就沒有我們這麼好運了,本來他們就是走在隊伍的前面,爆炸離得的比較近,而來,他們也沒有反應過來,場面非常悽慘,除了躺在地上受傷的人之外,遍體的飛機殘骸還有屍體的斷肢,只有兩位高僧還有空圓似乎看起來還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