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分享 ()?小宮女去請三公主之時,趙寶擦掉嘴角的血跡,向石頭招手道「石頭道友,陪我喝幾杯酒。《》」

石頭一臉好奇道「我還沒有喝過酒呢,先嘗一嘗是什麼味道。」

趙寶端起一杯酒遞向石頭道「還能是什麼味道,當然是寂寞與苦悶的味道。」

石頭接過酒杯,它很豪放的一飲而盡道「寂寞與苦悶么?我怎麼只感覺辛辣的厲害?」

「哎……這是因為你沒有鬱悶的事情,還沒有體會到什麼叫寂寞……」趙寶一臉鬱悶的表情道

石頭一臉同情的著趙寶道「趙寶道友,假如你真的與三公主共葬天池了,我會替你照顧好語嫣姑娘與晚晴道友的。」

「石頭道友,我可沒有臨死托遺孀的意思。」趙寶瞪了石頭一眼道「待會三公主來了之後,你用生命氣息探查術,給我好好瞧一瞧這三公主得了什麼病,到底有沒有葯可以醫好。」

石頭點了點頭,不遠處的一位小宮女出聲道「駙馬爺,三公主是天生絕脈,她的心脈在縮小枯竭。王上曾經拚死奪取過天池禁區之中的不死鳳凰的鮮血,想要給三公主緩解心脈縮小枯竭的痛苦,可惜王上的努力都功虧一簣了,不死鳳凰的鮮血無法替三公主緩解痛楚。」

「不死鳳凰的鮮血?!」趙寶被這小宮女的話驚呆了,這世間真的曾經出現過不死鳳凰?

石頭對不死鳳凰的概念不是太清楚,它注意到小宮女的另外一句話,它皺起劍眉問道「這位姑娘,這天池不是你們掌管著么?怎麼你們王上要奪取不死鳳凰的鮮血,還要拚死奪取呢?」

「這位道友,請你不要用迷人的眼睛著我,我怕被你魅惑,說出不該說的話。」這位小宮女被石頭英俊的臉龐吸引,可是她害怕跟石頭的眼神對視,她可不想如自己的小姐妹一樣,被其迷惑的說出不該說出的事情。

「好,我不你,不過還請姑娘替我解惑。」石頭不只是眼神有魅惑之意,它的聲音同樣具有誘導xìng的道韻。

這小宮女臉上閃過一些掙扎之sè,隨後她輕聲道「天池是需要皇族子嗣去祭奠才能掌管的,天池禁區卻是無法掌管的人族祖輩強者所留下來的『道』與法寶所形成的禁區,那個地方唯有人族具有潛質的天才修者,可以讓其顯化出現。其他人進入裡面,將是必死之局,當然達到帝級的人,是能夠活著出來的,不過只有大帝才能確保能全身而退,半步大dìdū可能隕落在天池禁區。」

「這麼說來,天池禁區是人族祖輩藏經留寶之處?哪裡之所以成為禁區,是人族祖輩的『道』一直在相互爭鋒,產生了可怕的殺傷力?」趙寶低沈道,這小宮女的話,讓他想起了被三件帝級法寶大戰打沈的鳳仙城,那個地方,現在成為了三位大帝『道』紋的爭鋒的無盡凶地。

「這個奴婢不清楚。」小宮女不知的搖頭道

「你們說成為駙馬爺就可以掌管天池,是說與三公主共葬天池,以鬼魂狀態去掌管?」趙寶想到小宮女前面的話,他明白要掌管天池,需要付出多麼大的代價了。

小宮女一臉虔誠神聖的表情道「駙馬爺,你說錯了。不是以鬼魂狀態去掌管,而是以祖靈的身份去掌管天池,替億萬族人鎮壓天池之下的億鬼萬王。」

祖靈?

聽到小宮女的話,趙寶心中冷哼道「哼,祖靈?說得好聽,這不就是死後的鬼魂狀態么?」

「三公主駕到……」正當趙寶在心中非議『祖靈』這對鬼魂好聽的稱呼之聲,水音亭的不遠處傳來姬華打雞血一樣的激動聲音。

趙寶凝目向行走在奇異花朵之間的三公主,這三公主似乎偏愛粉紅sè,她現在穿著的,不是先前在三生石旁拋繡球的長裙,而是一件很顯身材的妙曼短衣與長褲,她露出了潔白的腰肢,上面帶著一串由紅繩鏈接的銀鈴。隨著三公主的走動,這銀鈴隨腰肢擺動,而發出悅耳聲響。

這一身衣服將三公主青chūn少女的朝氣與誘人表現的淋漓盡致,趙寶這一個鐵了心要拒絕三公主,不想成為冥婚新郎的趙寶,都不由被三公主的青chūn與美麗所牽引目光。

似乎感應到趙寶的目光,三公主抬起路的螓首,她的眼睛寧靜純真,其中蘊含的一絲笑意,讓趙寶的心神不由震動。這眼神讓他想起了慕容潔與女媧娘娘。

三公主的腳步很輕盈,水音亭外的花間小路也不是很長,只是片刻三公主就走入水音亭之內,她眨動著眼睛聲如羅雀一樣清脆道「駙馬,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直到三公主開口說話,趙寶恍惚的心神才恢復過來,剛才三公主走入水音亭的過程,她寧靜純真的眼神讓趙寶一度以為是慕容潔來了。

「三公主,能否摘下面紗,讓我清你的臉?」趙寶下意識回答道

三公主柳葉一樣的彎眉不由一顰,這駙馬爺太不懂禮貌了。水音亭內的小宮女都捂嘴偷笑的著趙寶。先前駙馬爺還說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成親,現在三公主來了,他又被迷惑的迫不及待的要三公主的真容了。

趙寶見三公主顰眉,他也覺得自己的話太過唐突,「三公主我沒有輕薄你的意思,只是你的眼神太像我的一個朋友,剛才你走過來的時候,我都恍惚的無法分清楚,你是三公主還是我朋友了。」

「呵呵,駙馬,我們從未見過,我不可能會是你曾經的朋友。」三公主輕笑道「皇族有規矩,未成婚的女子,不能在陌生男子面前取下面紗。如果駙馬要我的真容,需要讓你的朋友轉過身去。」

石頭很懂事,它什麼都沒有說,直接轉過身,面向了碧綠幽靜的池水。

「三公主等一等!」趙寶聽出三公主這話語中的其他含義,他急忙揮手阻止道

三公主伸到耳邊的手停住了,她用奇怪的眼神注視著趙寶道「怎麼?駙馬又不想我的真容了?」

「三公主,我不是你的駙馬,是一個陌生男子,所以我不能你的真容。」趙寶沉聲道

趙寶這話語一出口,即刻引來小宮女們憤怒的眼神,跟著三公主進來的兩個貼身宮女的眼中,有無盡殺意產生。

三公主的眼中有錯愕之意,她很無辜道「駙馬,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駙馬爺,你騙我!」去幫趙寶請三公主過來的小青宮女,現在已經淚流滿面,她以為趙寶已經被三公主的魅力所捕獲,誰知道這駙馬爺,還是想要跟三公主說拒絕的話。

趙寶不敢去小青宮女,他也不敢注視三公主無辜的眼神,他沉聲道「三公主,我並沒有參加這一次的繡球大會,這繡球不該我所得,還請三公主收回繡球,擇rì重新舉辦繡球大會,挑選出最好的如意郎君。」

三公主著趙寶遞過來的粉紅sè繡球,她不知道要不要伸手去接過來。

「可惡,你沒有參加繡球大會,這繡球怎麼會落在你身上?你想要褻瀆三公主的尊嚴,我先斃了你!」三公主的宮女憤怒的拔出佩劍向趙寶的身上斬去。

趙寶的jīng神力被封印,他感知危險的能力大不如前,加上這三公主的宮女又是一個巔峰神王,而且她出手太快,趙寶根本無法避開。

一瞬間,趙寶的一條胳膊被斬斷,有鮮血噴出將一桌豐盛的酒菜給染成紅sè。

「彩雲,你幹什麼……」三公主驚呆了,到這血腥的一幕,她有些發慌。

只是讓三公主更為吃驚的事情接著又發生了,兇狠攻擊趙寶的彩雲,忽然間無法動彈了,趙寶被斬斷的胳膊轉眼間又長了出來。接著三公主見趙寶兇狠的一劍斬向彩雲的脖子。

「駙馬,不要啊……」三公主反應過來,她奮不顧身的沖向了彩雲,站在了趙寶怒斬所向的劍刃途中。

趙寶手中的長劍在距離三公主的頸部只有數寸的地方停下來,他殺氣逼人道「讓開,她斬斷我一條胳膊,必須要死!」

「不讓。」三公主堅強的著趙寶道「駙馬,你的胳膊又長出來了,彩雲的過錯我會讓父王重重責罰她,你不要殺她……」

「你阻止不了我!」趙寶心中殺意滔天,如果不是他修成不死仙訣的第一層,可以讓斷臂復生,他就將成為一個殘廢了!

「三公主你讓開,讓這個可惡的男人殺了我,即便是死,我也不允許任何人褻瀆三公主!」彩雲宮女悍不畏死的低吼道

「彩雲你不要說話了。你怎麼能出手斬斷駙馬的胳膊,如果他說的話屬實,我重新拋一次繡球也沒有什麼。」三公主呵斥道

趙寶聽到三公主的話,他順勢說道「三公主,如果你願意收回繡球,重新拋一次繡球,我就放過這個宮女。」

「駙馬,你放下劍。如果真是我弄錯了,我會……」三公主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她粉紅sè的面紗上,突然成了鮮血sè,她露出外面的額頭上,有細密的冷汗流出來。

趙寶發現三公主的異常,他正要開口發問,三公主一下子栽到在了他的懷中,三公主面紗上的鮮血,染在了趙寶的臉龐上。~《》

請分享 ()?「三公主……你放開三公主!」另外一個貼身侍女見三公主栽倒在趙寶懷中,她馬上明白髮生了什麼,她衝過去想要將三公主從這個要拒絕三公主的可惡男人手中搶回來。《》

趙寶直接催動鎮煞壓鬼符,將這衝過來的貼身侍衛給鎮封。趙寶的jīng神力雖然被封印,不能再畫制符寶,可是他手上還有足夠的符寶能夠用來對敵。

「別過來,我要替三公主療傷!」趙寶見另外一些小宮女要過來,他低吼道

趙寶這句話一出,頓時讓水音亭內的小宮女們停下了腳步,同時這也讓暗中窺探這裡的銀髮老者,沒有衝動的過來將趙寶撕成碎片。

「石頭,你探查出她的身體情況沒有?」趙寶沉聲道,他以靈力探入三公主體內,他能感應三公主的心脈嚴重枯萎,瀕臨著停跳。

石頭在認真探查過三公主的身體之後,它皺眉道「三公主的情況很糟糕,這是一種天生的缺陷,她的心脈在縮小,除非給她開闢出第二條心脈來,要不然不死靈藥都無法挽救她的xìng命。」

「不死靈藥都無法挽救她?這怎麼可能呢?不死靈藥可是能夠重塑人之經脈的存在,不可能救不了她吧?」趙寶驚駭出聲,他本以為自己可以用瑤池蟠桃將這命不久矣的三公主救活,以此來逃過冥婚的大難。誰知道石頭說,不死靈藥都救不了三公主,這讓他無法相信。

「不死靈藥能重塑人之經脈,卻無法改變三公主的心脈縮小的事實,一旦三公主的心脈無法流通鮮血,她就將死去。」石頭道友低沉道

趙寶以為不死靈藥是萬能,現在來不死靈藥並不是萬能的存在。趙寶不想死去,他目光皺起道「這該怎麼辦?她只是融合境的修為,連元神脫殼都做不到,如果心脈封閉了,她不就必死無疑了么?」

「唉……如果她的心脈可以恢復正常,不死鳳凰的鮮血就能做到了。」石頭嘆聲道

「咳咳咳……」在趙寶懷中的三公主,好像被嗆到的急促咳嗽起來,趙寶急忙將三公主扶正,而後他一把將三公主臉上的面紗撤掉,這面紗上的鮮血凝固,會讓三公主的呼吸困難。趙寶可不想三公主被憋死。

然而,當撤掉三公主的面紗,趙寶不由瞪大了眼睛。

「慕容潔?」下意識的趙寶叫出這個名字,因為三公主的面容跟慕容潔真的十分相似。

三公主聽到趙寶這樣的叫喊,她痛苦的睜開眼睛小聲道「駙馬……我是姬娟。」

三公主的羅雀一樣的聲音,讓趙寶從震驚的狀態之中恢復一些,他認真著三公主痛苦顰眉流出的眼淚,他的心似被重鎚擊中。慕容潔在趙寶的心中有很重的地位。此時神似慕容潔的三公主如此痛苦,讓他不忍心焦。

「駙馬……打暈我……」三公主疼的無法忍受的請求道

趙寶沒有去打暈三公主,他向石頭道「石頭道友,你說給三公主開闢出第二條心脈,就能她活下去對嗎?」

石頭奇怪的著趙寶道「如果能開闢出第二條心脈,三公主萎縮的心脈就無關緊要,她自然就能活下去了。可是這世間有人能開闢出第二條心脈么?」

「或許我能。」趙寶這樣回答一句之後,他即刻開始單一的運轉純水之力,他要以續命神訣替三公主開闢出一條續命經脈來!

「趙寶道友,你沒有開玩笑吧?」石頭淡然的表情變得震驚了。

「駙馬爺,你真能替三公主開闢出第二條心脈么?」先前哭著說趙寶騙她的小青宮女,同樣很震驚的向趙寶。

趙寶深吸氣道「無論發生什麼,你們都不要出聲,要不然我與三公主都可能會死去。」

「嗯,我們不出聲。」小青宮女第一個點頭道

「三公主,忍住痛苦,運轉你體內的靈力,我能幫助你!」趙寶扶著三公主盤膝坐下,他坐在三公主背後雙掌抵住了三公主的後背道

三公主忍住痛苦運轉靈力,三公主一運轉靈力,頓時將趙寶運轉的純水之力牽引到三公主的經脈之中。趙寶心中默念續命神訣的凝脈之法「凝水成脈,續命通神,吞吸天地純水,煉續命之神脈……」

同時趙寶將這續命神訣的凝脈心訣傳給三公主,讓三公主按照這凝脈心訣來運轉靈力。三公主痛苦的按照凝脈心訣來凝聚純水之力,頓時趙寶感應到自己輸入到三公主體內的純水之力消耗的極快。

趙寶沒有驚恐,他以意念控制,讓乾坤戒之中釋放出永生之河中的輪迴聖水,這輪迴聖水擁有無盡的恢復之力,同時它蘊含著最本源的純水之力。

趙寶像是一個過度體,他讓吞吸著輪迴聖水的純正水力,讓其過度到三公主體內,讓三公主凝聚純水之力。這個過程持續了半個時辰,趙寶乾坤戒之中的輪迴聖水都快要消耗乾淨,三公主體內才凝出一條貫穿五臟六腑的續命神脈的虛影。

在這一刻,趙寶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幸運,能在永生之河旁凝聚續命神脈。在這沒有足夠的純水之力的地方,他才明白,當年趙霸天為何凝聚續命神脈花了三年之久。

乾坤戒之中的輪迴聖水關乎到桔子未來重聚肉身,趙寶不想為了救三公主將其消耗殆盡。為此趙寶低吼咆哮道「王上,不想三公主死去,將水音亭內的桎梏解開!」

一直暗中觀察的銀髮老者,聽到趙寶的低吼之聲,他一步就來到水音亭外面,而後他一掌揮出,即刻讓水音亭之中的帝紋消失。

這帝紋消失之後,趙寶沒有猶豫的選擇了化形境修者,代表xìng的化形之術。

一瞬間,趙寶的身體消失,他化形成為了晶瑩剔透的五行之水,在化形成純水之態后,趙寶才能清楚的感應到天地間純水之力的所在,並且將其吸收過來。

可惜這裡沒有永生之河,趙寶化形成純水之態之後,也沒有吞吸到多少天地間純正的五行水力。而這時候三公主已經到了凝虛脈為實脈的關鍵時刻。

「三公主,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要完成凝脈,要不然我們都可能會死!」趙寶大喊一聲之後,他化形成的純水形態外面,純木,純火,純土,純金之力循環相生,最後純金之力將靈力過度給了趙寶化形的純水之力。

三公主的心臟的疼痛之感,已經在續命神脈凝成虛影之時消失,她能清晰的感應到,自己在吞吸趙寶的本源水力,在進行這最後一步的凝脈過程的。一瞬間,三公主眼淚忍不住的流下來,可是她不能分神,她不能讓為自己犧牲如此之多的駙馬死去。

不只是三公主感應到趙寶以自己的本源水力在供奉她進行最後的凝脈,銀髮老者,石頭,兩個被趙寶用鎮煞壓鬼符封印的貼身侍女都能感應,趙寶此時在犧牲自己的本源水力,給三公主療傷。

先前斬斷趙寶手臂的侍女流下悔恨的淚水,石頭則在心中低語道「趙寶道友,你這樣做,還能擺脫駙馬之位么?」

一炷香之後,趙寶感應到三公主體內連貫五臟六腑的續命神脈形成,他即刻恢復人形,這一恢復趙寶即刻吐出數口鮮血,而後他的容顏開始變得滄桑,他烏黑的長發變成了銀灰sè。消耗本源靈氣等於消耗壽命,趙寶這一次可是為了讓三公主凝成續命神脈,消耗了幾十年的壽命去了。

「駙馬……」三公主眼淚汪汪的著吐血變老的趙寶。

「……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駙馬爺……」趙寶擺手道「三公主,有了這條續命神脈,你起碼能活到一百歲了,這去祭奠天池的事情,你還是讓給別人去做吧……」

聽到趙寶前面的話,銀髮老者,三公主的貼身侍女,水音亭內的小宮女們面sè又一次難了。而聽到趙寶後面一句話之後她們都不由露出震驚的神情。

銀髮老者向三公主道「娟兒……駙馬說的是真的么?」

「嗯……娟兒體內多了一條經脈,它代替了娟兒的心脈,讓娟兒的痛苦消失了。」多年頑疾得以除去,三公主異常的激動,而她的眼神始終在癱坐在地上的趙寶身上。

「哈哈哈……駙馬,本王謝謝你。」銀髮老者著此時跟自己差不到發sè的趙寶,他明白趙寶為了救三公主,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

「王上,我治癒三公主的心脈疾病。是希望三公主可以幸福的活下去,而不是去祭奠天池。另外就是,我希望三公主重新拋繡球選擇駙馬爺,而且這一次三公主應該要求未婚的優秀男青年參加,太老太小有妻妾的都不能參加。這可是關係到三公主一身幸福的大事,不能太隨便了。」趙寶現在的心情很好,這三公主長的實在與慕容潔太神似,讓三公主擺脫痛苦,讓趙寶覺得自己彷彿救了慕容潔一次。

而且救活了三公主,趙寶也就擺脫了當冥婚新郎的悲慘命運,他很自然的心情大好了。

「駙馬,你消耗壽命救活了三公主,又摘下了她的面紗第一個見了她的容貌。於情於理,本王都不能同意你的說法,而且本王已經公布了你們明rì成婚的消息。本王不能朝令夕改,所以駙馬在這裡安心準備成婚吧。」銀髮老者一句話破滅了趙寶的大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