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秦沐瑤溜了出去。

程連津覺著這秦沐瑤的反應不對啊?這,突然想到了什麼。

就是趕緊下了地道。

地道里,石屋裡的石床都是裂開了。

「秦沐瑤!「

「阿切!「秦沐瑤泡著澡,打了個阿切。

「哼,程連津肯定在罵她!「

揉揉鼻子,秦沐瑤又是往熱水裡縮了縮,還是跑個澡舒服啊。

可惜,跑完澡出來,就很不舒服了。

「什麼?!「房間里,秦沐瑤望著一桌子吃的。和坐在餐桌前的程連津。

「程連津,你不是吧?把我的葯,拿出去賣?你真是窮瘋了吧你!「

程連津夾起一塊紅燒肉,「有你這麼敗家能吃的王妃,本王不窮也得窮了。下面,要修繕。你炸開的,自然是由你來賠償。「

說著,程連津將紅燒肉吃了下去。

秦沐瑤這瞅著,咽了咽口水。

「程連津,不帶你這樣的!我研製那些東西,不是,不是為了我們嗎?為了我們的人。「秦沐瑤故意將「我們「二字咬的很重。

程連津卻是不為所動,「可是本王也沒有讓你把床和門都給炸了吧?「

的,秦沐瑤咽咽口水,「這,這也不是我故意的,「

「不管是不是你故意的,現在。都已經毀了,你依然要承擔起這個責任來。本王很窮,所以,該是你出去賺錢了。「

「你,你,「秦沐瑤氣不打一處出。

「答應,就坐下來吃飯。不答應,你的紅燒肉,今天做的特別好吃,本王替你全部吃下。「

頭可斷,血可流,紅燒肉不能沒有!

「我答應!「

秦沐瑤沒骨氣的應道,隨即就是趕緊坐了下來,拿了筷子,就是夾了一塊紅燒肉吃了起來。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連津這一見,嘴角一勾,成了。

……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秦沐瑤就給活活的吵醒了,提起來,逼著她拿著瓶瓶罐罐上了馬車,去買葯!

「程連津,你可想好了,如果讓人看著堂堂九王妃還要靠賣葯糊口,可是要招人笑話的。」

「笑話就笑話吧,反正你我早就是京城的笑話了。」

程連津不在意的說道。

秦沐瑤撇嘴,「死豬不怕開水燙!你就是一頭豬!」

程連津目光一緊,「本王是頭豬,那定是一頭公豬,你是什麼?你想過沒有?」

秦沐瑤這一聽,「程連津,你,無恥!」

「無恥?本王這可什麼都沒說。」

秦沐瑤雙眼一眯,哼!看來,不給這個傢伙點兒厲害嘗嘗,是當她好欺負的。

秦沐瑤手就是往衣服里伸去。

結果就是給程連津將手拉住了。

「本王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敢對本王用藥,本王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秦沐瑤咽咽口水,「你,你威脅我?」

「不,提醒,警告。」

哼!不都是一個意思!秦沐瑤撇嘴,「那,我問你,一會兒,我們在哪裡賣葯?你該不會是讓我撕塊布,就在大街上賣吧?」

程連津想了想,「好主意。」

秦沐瑤賠著笑臉,「王爺啊,這我沒面子沒什麼,只不過這樣子做,怕是不只王爺,王府上下都要遭人嘲笑啊。再怎麼說,也得給我一個小攤子,你說是不是?」

說著秦沐瑤還對著程連津眨了眨眼睛。

程連津趕緊挪過頭去,還用手擋了擋視線,「秦沐瑤,你可別學著人家美女眨眼睛了,你眨眼睛,要人命!本王還想要多活幾天。」

「你!」

秦沐瑤氣不打一出處!

就是掀開了帘子,往外看去。

這一看,眉頭就是皺了起來。

「程連津,這是往桃花澗去的路,你該不會是讓我去桃花澗賣葯吧?」

「如果你不怕被轟出來,倒是可以試試。」

程連津終於坐好了。

秦沐瑤這下放下帘子,「你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程連津勾唇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秦沐瑤咽咽口水,看著程連津上揚的嘴角,帶著點兒邪魅,竟然有點好看。

「怎麼?看不夠?」結果程連津來了這麼一句。

秦沐瑤一怔,隨即趕緊挪過頭去,「誰看你了?!」

「沒看本王,你搭什麼腔。」

「我想搭就搭,要你管!嘴巴長在我身上,有本事你拿去。」

程連津搖了搖頭,「那還是算了,本王不喜歡吃香腸。」

「香腸?」這是說她嘴巴大?秦沐瑤深吸一口氣,好一會兒才調節好,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程連津,有沒有人跟你說過,如果你嘴不那麼毒,或許身子不行,也會有性冷淡的女子嫁給你的?」

「性冷淡?秦沐瑤,你個大姑娘,你,你知道你說的都是什麼話嗎!」

程連津那個怒啊!那個臉紅啊!那個氣啊!

秦沐瑤這瞅著終於氣到了程連津一回,心裡那個爽啊。

「我知道啊,那又怎麼樣,我是毒醫,也算是,大夫吧。大夫有什麼不能說的?所以就,程連津,如果你要我幫你物色物色不需要那方面的女子,我也可以幫忙喲。不要不好意思,畢竟我們也這麼熟了,知道你不行。找個沒需求的女子,也是正常的。我不會說出去的。」

「秦沐瑤,你給本王閉嘴!」

程連津直接被氣得站了起來。

秦沐瑤轉過頭去,掀開了帘子,「哎呀王爺你看,外面的姑娘好多啊,」

程連津氣得握拳,好一會兒才坐下。

「秦沐瑤,如果你想要了,不用拐彎抹角,本王會滿足你的需求的!」

秦沐瑤手一鬆開,轉過頭去,「好阿,王爺,要不,就現在?」

程連津再次被氣得站起來,手指著秦沐瑤罵,「不知廉恥,不知廉恥!」

氣得直接走了出去。

秦沐瑤瞅著程連津的背影,吐了吐舌頭,哼,她可不是好惹的。

但就是這個時候,突然的,吁,馬車替停了下來。

秦沐瑤一個不穩,直接摔跌在座位上。

「王妃,到了,」外面傳來車夫的聲音。

秦沐瑤憤憤起身,不用說,程連津那個王八蛋乾的!可惡!

秦沐瑤跺腳,走了出去。

這一走出去,就是一愣。怎麼到桃花澗這門口來了。該不會是。

秦沐瑤走下馬車,去到程連津身邊,「怎麼來這裡了?」

程連津指了指對面。

秦沐瑤這才看了過去,眼睛眨了眨,她沒有看錯吧?

「桃花間?程連津,你整什麼幺蛾子了?」

這不僅是名字相似,對面門前的裝飾,桃花樹,都是仿照桃花澗做的。

「走,過去看看,」程連津沒有正面回答,而是邁開了腳步。

秦沐瑤這才跟著走了過去,這一過去,門就被裡面的人打開了。

走進去,秦沐瑤又是驚住了。

「程連津,你這是,你這是把桃花澗都仿照了個遍啊!」

這裡面的裝置也是與桃花澗大同小異,就是每個櫃檯后的女子,也是跟桃花澗的人穿差不多的衣裳。

「桃花澗的人看到了要氣死,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秦沐瑤這是不明白了。

程連津卻是指著櫃檯上的木牌說道,「上面可以寫你研製的毒藥藥名。你只管說,她們寫就是了,你的字還就算了。」

秦沐瑤就是一氣,不過她現在沒有心情去管什麼字好不好看。直接把程連津拉到了一邊,程連津趕緊抖開秦沐瑤的手,「拉拉扯扯的做什麼。」

秦沐瑤瞪一眼程連津,「你少來,你趕緊說吧,你這麼做,到底是想幹什麼!」

程連津這才四下看了看,對著秦沐瑤小聲的說道,「你覺得本王這個冒牌的桃花澗,做的怎麼樣?」

「馬馬虎虎吧,」

秦沐瑤沒好心情的回道。

程連津卻是直起身子來,「可是,聽說昨天可有好幾個人敲門要買葯,似乎,將這裡錯認為是真的桃花澗了。」

秦沐瑤一聽這話,突然明白了什麼,「程連津,難道你是想……你這,也太損了吧?!」

程連津卻是眼神一冷,「他們殺了本王那麼多暗衛,本王也該是讓他們吐出點兒什麼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這,有幾個糊塗人會真的走錯到咱們這裡來?」

秦沐瑤想,她是明白程連津的用意了。

「做到以假亂真就是了,」程連津說道。

「以假亂真?說的簡單,」秦沐瑤撇嘴。

「你的毒藥是真,難道你對自己研製的毒藥沒有信心?」程連津在旁問道。

秦沐瑤皺著眉頭轉過身來,「我研製的毒藥,沒有他們的毒性大,不在殺人奪命。」

「是嗎?」程連津一臉的不相信。

「你那是什麼表情,當然是了!食人魚那麼殘忍,我不也就只是拔了他們的牙齒嗎?」

秦沐瑤瞪一眼程連津。

程連津仔細想了想,「說的好像也是,你的那些毒藥都是小打小鬧。不在奪命。但是,這天下間,又有多少人是真的非要取人性命不可了。或許,你的毒藥,更能賣起來。」

秦沐瑤湊近兩步,附耳過去,「程連津,你跟我說實在的。你這整的跟桃花澗一樣的,是不是想要逮著幾個糊塗鬼,誤將咱們這兒當作桃花澗進來的?」

程連津看一眼秦沐瑤,微微點頭,「這是其一。」

「那其二是什麼?」

秦沐瑤又是問道。程連津這才看了眼門口,「你覺著,從我們這兒看對面,視角如何?」

秦沐瑤眼裡閃過一絲狡黠,「哦~原來你是想順便監視?」

程連津煞有其事的拍拍秦沐瑤的肩膀,「這項重大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哼,我就知道!」

程連津這個時候拍了拍手,「大家都過來。」

櫃檯前的姑娘們便是都走了過來。

「東家。」

一群姑娘微微頷首。

「介紹一下,老闆娘。」程連津手掌托向秦沐瑤。

「老闆娘,」一群姑娘又是對秦沐瑤行禮。

「客氣客氣,以後咱們就是一夥兒的了。不,一家人。」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