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蘇木便直接轉身。

確實有些急著要回去,他還想要看看第20宮後面的寶箱有什麼好東西呢,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立刻修鍊《蠻荒神訣》,提升實力才是硬道理……

當然,在韋正淵和肖鳴的眼裡,蘇木此時的背影充滿了蕭條,心死了的感覺。

「站住!」

就在蘇木走出幾步的時候,袁豐突然低喝了一聲,聲音帶著冷笑,蘇木微微回頭,而後就見袁豐緩步走了上來,冷冷地道:「我有說你可以離開嗎?」

「好狗不擋道!」蘇木冷冷地道。

「嘿,我今天心情特別好,不跟你一般見識,嘴上的便宜只有沒有實力的人才會用。」

袁豐對蘇木的話不以為意,跟一個註定要完蛋的人噴口水沒有意義,他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難道螞蟻咬了你一口,你要咬回去不成?

袁豐繼而冷笑道:「蘇師弟,你現在只是外門弟子了是吧?」

「韋師兄,好像有一隻狗叫我師弟,你聽到嗎?」蘇木表情淡淡,而後就又看向了韋正淵,也不管韋正淵的表情又道:「對了,剛剛好像是有一隻狗叫喚什麼不配做他師弟的,然後現在又來叫喚什麼師弟,你們說,狗不是忠誠的嗎,怎麼這隻狗叫起來前後矛盾。」

「蘇師弟……」韋正淵不斷地要阻止,可是蘇木卻沒有半點餘地,話音不斷。

前面袁豐確實說什麼不把外門弟子當成戰門弟子,現在又叫他師弟,其實不過是因為袁豐心情好,做出了高高在上自以為伸士的習慣舉動而已,天知道蘇木膽大包天地反擊。

袁豐本來確實無所謂,可是蘇木說的太難聽了。

另一邊,袁師伯皺了皺眉,卻懶的理會一個死人,而謝憐霜也眉頭微卷,旋即搖頭。

這個蘇木已經廢了,自暴自棄,甚至是破罐子破摔,她本來很欣賞蘇木的,甚至想著回到戰門給他向熊暴求求情,可沒必要了,像這樣自暴自棄的人不可能成為她的對手。

也不配讓她欣賞!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小小的外門弟子也敢侮辱我,本來還想給你一條生路,現在你可以去死了。」袁豐冷冷地道,真力爆發,浩瀚無比。

「袁師弟……」

韋正淵怎麼可能讓蘇木死在這裡,可是他剛想阻止說和。

但是袁師伯卻已經擋在他面前,冷冷地道:「韋師侄,雖然你也算是小輩,但已經不算是年輕人,小孩子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行處理吧。」

自行處理,那你這個老不死的還跑來這裡干鳥?

「袁師伯……」

「再說,即便這外門弟子不死,也必須控制起來,《戰神譜》第一篇章絕不能外傳,如果放他離開,將《戰神譜》傳的滿大街都是,誰來負責?」袁師伯冷冷地道。

「這不可能,《戰神譜》不是說想傳就可以傳出去的,這是印在腦子裡的東西,就像蘇木雖然服下了魔憶丹而失去半年的記憶,但是他的《戰神譜》依舊存在,而他即便能以口相傳也有很多破綻。」韋正淵飛快地道,確實,以《戰神譜》這樣的頂級功法,如果隨便就可以傳出去那豈不是滿大街都是,像歐陽正海傳他的時候也是印入他意識里的。

也是很多大門派使用的方法,特別是對入門的修鍊功法,大門派是最最嚴密的,後面反而不那麼嚴密,因為轉修同等級的功法是大忌,即便是轉修,也要從入門開始……蘇木如果想要傳出去就必須印在別人的意識里,會受到精神反噬的,甚至於根本沒有印入別人意識中的方法,雖然他知道修鍊的口訣,但是,有些東西需要刻在意識里才能夠理解。

蘇木之所以在「失憶」后還敢繼續修鍊而不怕被人懷疑,就是因為功法是印入意識,即便是魔憶丹也無法消除的……

「就算他可以完整傳出去,也會第一時間被熊師叔知道。」韋正淵繼續辯解道。

「即便如此也會有風險,天行大陸上奇人無數,再說,他也知道了很多秘密,甚至有可能用熊暴師弟的身份在外胡作非為,絕不能讓他走。」袁師伯冷道,這說法實在牽強,特別是作為戰門的前輩根本就沒有必要這麼小家子氣,很明顯,他是刻意針對蘇木的。

韋正淵的心變的無比冰冷,想不出為啥袁師伯非要至蘇木於死地。

「我很好奇,為什麼非殺我不可?」

蘇木不記得得罪袁家啊,連越也不可能驅動的了戰門的袁師伯,至於父親那裡就更不可能,極少有人知道他的父親就是蘇黎,再說,蘇黎這個怕死的傢伙也沒多少人知道。(未完待續。。) 唔,在賣藝界和騙子界可能比較出名,沒準之前那個老頭就認識。

「殺一個外門弟子,需要理由嗎?」袁豐冷冷地道。

「袁豐,你過分了。」謝憐霜這時候也站出來說話。

「好,看在謝師妹的面子上,我就饒他一命,不過意識里的所有東西都必須廢掉。」袁豐也沒有太糾結,逼的太死的話,到時候熊暴那邊確實不好交待。

現在廢掉他,然後等他離開之後再找個人殺掉即可。

為什麼殺他?還是因為歐陽正海,哼,進了監獄還來鬧騰,他袁家要將蘇木幹掉,然後將他的屍體送進天鎖監獄,歐陽正海當年得罪他們袁家太死,可惜他是熊暴的正牌師弟,同個師傅的那種,當時不敢動手,也動不了手,因為歐陽正海太強了。

熊暴和歐陽正海是當年戰門的雙子星。

到了天鎖監獄,袁家更沒辦法怎樣,本來他死了就完事,卻不想他還能活著,這仇沒有辦法報,整個袁家都憋著氣,他們都是睚眥必報的人,蘇木就是最好的出氣筒。

不然,以袁師伯的身份也不會出現。

即便蘇木有戰神異象,即便蘇木得到《戰神譜》第二篇章,他們也不會放過的,最多手段更陰暗一點,當然,現在廢掉蘇木也是為了以絕後患,剪除一個威脅,熊暴對歐陽正海還有師兄弟之情,甚至對歐陽正海有愧疚。他們真怕熊暴保下他甚至是為他開各種綠燈。

蘇木之前逆天的表現,也是讓袁豐立刻要廢了他的誘因。

如果蘇木沒有通過考驗,那麼他倒還可以等等,但正如上面所說,這個人給他威脅感。

而現在韋正淵還要去為他求情,就更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瘋狗就是瘋狗,咬人不需要理由。」蘇木依舊冷冷地道。

瞬間,謝憐霜和韋正淵都是皺眉,到了這個時候,蘇木還不知道進退。現在一腔熱血有什麼用?小命才是最重要的。現在蘇木應該用熊暴的身份來壓才對。

袁豐真不敢太過分的,真需要顧忌熊暴的想法。

雖然他殺人的理由也足夠充分,可正如他們想的,熊暴在意歐陽正海啊。

可是蘇木竟然還在逼袁豐出手。太愚蠢的話熊暴的在意程度也會減弱的。熊暴雖然很護短。可是他更在意他弟子的各種磨練,即便歐陽正海代收的弟子也一樣。

熊暴絕對不是一個婦人之仁的人,公與私非常分明。

正如郭旭對蘇木說過的。記名弟子絕不允許用熊暴的名頭,再危險也不行。

除非蘇木表現的足夠讓熊暴動側隱之心,那就是必須強大,聰明,天賦逆天等等,說白了,想要熊暴護短,就必須先有護短的資格,蘇木畢竟不是歐陽正海的直系親屬。

簡單點說,袁豐要滅掉蘇木有幾個理由,第一,他逆天的表現讓他覺的威脅;第二,他是歐陽正海選出來的;第三。現在不滅掉指不定熊暴會動側隱之心;第四,正好蘇木如此羞辱他和他叔公,再加上為了戰神譜等秘密不泄漏,理由很充分……

也就是,即便熊暴知道了,也不會太責怪他。

「你放棄了最後活命的機會,死吧。」袁豐聽到蘇木的話也冷冷地道,也沒有拿出什麼兵器,直接用拳頭就可以轟爆蘇木……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從蘇木身上爆發出來,直接撞上了袁豐,剎那之間,袁豐就如同離弦之箭倒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比之前的肖鳴還要慘!

「什麼人?」

袁師伯本來還很淡定地看戲,可這股恐怖的力量在爆發的瞬間,他整個人也爆發了,目光直接鎖在蘇木身上,但很快,一股更恐怖的力量就碾壓了下來,不由分說地轟向袁師伯。

「噗……」

猝不及防,袁師伯也一口鮮血噴出。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這是哪裡來的力量,只有蘇木的表情依舊淡定,但袁師伯卻怎麼可能淡定,光靠精神力量就傷了他,哪裡來的恐怖存在?

袁師伯雖然比熊暴要弱了不少,可也是大高手啊!

「鼠輩,出來!」

「嘿嘿,鼠輩,不知道你堂堂戰門前輩針對一個外門弟子又算是什麼輩?」

恰在這時,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天而降,驟然之間,整個武鬥場周圍都彷彿被一股恐怖的陰暗氣息所籠罩,除了袁師伯之外,其他人都下意識地打了個冷顫。

「哦,小木剛剛說你們是瘋狗,應該是狗輩!」

陰森森的聲音幾乎要將所有人的耳膜刺破,但很快他的聲音就變的柔和道:「小木,既然戰門都不要你了,你就拜我為師吧,什麼狗屁潛力枷鎖,我幫你破掉就是,雖然沒辦法讓你達到巔峰,但是至少保證你的實力可以暗殺天行大陸上的任何人。」

「多謝前輩,再讓我考慮考慮,戰門對我有大恩。」蘇木回道。

「唉,你小子啊,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種性格,我不會放棄的,我會讓你心甘情願拜我為師,喋喋喋……」聲音笑的更加詭異陰森,眾人彷彿都感覺脖子一涼。

肖鳴都快忍不住有些憋不住尿了,雙腳在不斷打顫!

「笑你妹啊,老二,趕緊把該說的說了,我快頂不住了。」

而在場內心充滿驚懼的人壓根不知道,就在蘇木的體內,戰一正漲紅著吼道,似乎被什麼力量壓的很辛苦,而戰二的皮膚此時完全黑了,陰森森的恐怖,只是那潔白的牙齒看出他在笑,似乎很爽的樣子,不過在看到戰一的樣子后又趕緊道:「小木是我想要收的徒弟,如果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老子滅了戰門所有姓袁的。」

啾……

聲音消失,恐怖的壓力消失,但武鬥場周圍陰森森的氣息依舊沒有散去,整個武鬥場死一般寂靜,幾乎只剩下心跳的聲音,袁師伯依舊保持著戰鬥的資勢,袁豐還沒有爬起來,還在吐血,而韋正淵、謝憐霜和肖鳴三人都是滿臉的震驚,恰在這時,蘇木打破了平靜。

「告辭!」

蘇木只是說了這麼兩個字,而後就轉身離開,什麼背影蕭條,完全看不出來。

沒有人阻止,沒有人敢阻止,連袁師伯都只敢目送著蘇木離開,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蘇木才剛剛走出戰門分部,就飛快地閃了,尼瑪,萬一被看出什麼來就完蛋了。

等回到城主府屬於他的房間,蘇木才長長地吐了口氣。

兇險啊兇險,真沒想到去取個《戰神譜》都能遇到生命危險,也不知道為啥的,袁家兩人就非要置自己這個拿不到《戰神譜》的小嘍啰於死地?

管他的,有戰二那麼一嚇,至少袁氏是不敢亂來了。

短短的幾個小時,蘇木可以說是經歷了很多,可以說是大起大落,被騙了100金幣,實力突破,以為可以拿到《戰神譜》卻半路殺出兩個姓袁的,而後,才得知《戰神譜》對自己的修鍊不再有用,可是最後自己要走的時候,袁氏二人還是要幹掉自己。

「不管怎樣,爽!」

雖然危急,可是蘇木心中依舊爽快,戰二重傷袁豐,震傷袁師伯也算是出了口惡氣,只是戰門……管他的,自己現在不再是熊暴的記名弟子,變的更自由,就彷彿身上將枷鎖丟掉了般,戰神宮才是自己的最好的師傅,當然,現在是小人物,但是總有一天可以騰飛。

戰門,靈門,管他的……

至於奇門,父親沒有出現之前就無所謂,有機會就找找奇門之陣。

自己現在就是一個小小的士兵,哦不,小小的火頭兵,用龍霸的話說,這樣逆襲起來才足夠爽,不過想要更爽,必須將實力提上來再說,《蠻荒神訣》該修鍊了。

「唔,戰一前輩呢?」

在此之前,還是先進入戰神宮看看通關20宮後有什麼好東西,進來后就看到黑白著臉的戰二在那邊咧著嘴,看起來剛剛震傷袁師伯的那一幕讓他還在暗爽,估計是憋的太久,似乎戰二是嫉惡如仇,或者說是最不爽袁師伯這種人,要嚇嚇袁師伯自然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蘇木壓根就不知道戰二還可以爆發如此恐怖的精神力量。

戰二之所以之前會召喚蘇木回到戰神宮,之所以會變的罵罵咧咧就是不爽袁師伯,當然了,也是他真的在戰神宮憋太久,媽的,還被壓制了力量,只能跟蘇木這樣的闖關者打。

「他被戰神宮系統禁錮了,想要出來嚇嚇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戰二解釋了起來,原來戰二要露一手必須有人幫忙頂住戰神宮的壓力才行,然後戰一就被懲罰了,當然,因為戰二隻是露了點精神力量,所以懲罰只是禁錮他一段時間而已,代價不高。

「那我第20宮的特殊獎勵是不是沒有了?」蘇木問道。

「放心,特殊獎勵還在,趕緊提升實力,然後什麼時候讓我也附體下,再爽一把。」戰二絕對是一個好戰份子,之前怎麼就沒看出來呢?

又扯了幾句,蘇木終於走向了通往第21宮的通道。(未完待續。。) 裡面的寶箱變少了,只有六個,第一個是材料礦石,三級材料血陌石,足足有50斤之多,應該是用來提升裝備的,第二個寶箱依舊是材料,這次是魔幽鐵,只有3斤!

接下來是第三個寶箱,不再是材料,而是丹藥,「戰能丹」三枚,不再是小戰能丹,是小戰能丹的升級版,而後是「中還丹」三枚,再之後是「易骨丹」,也是三枚。。

亂世 最後的則是小回命丹,這次卻只有兩枚。

戰能丹和中還丹就不能說了,易骨丹,按介紹還是改造身體用的,這次主要作用是於骨骼的,至於小回命丹,則是用來掉命的,屬於重傷垂死的時候用。

跟第10宮的時候一樣,四種丹藥。

全部扔進了戰神背包里,而後又走向了第四個寶箱。

浮現了一部書,看來這個寶箱又是武技,可是當蘇木看下去的時候卻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