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氣很平淡,但是瓦倫丁只覺得內心有股暖流在翻湧。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好多人都想着利用他身上的力量,被騙多了瓦倫丁也漸漸能分的清謊言和真實。今天早上他能看出來夜煙是裝出來的,但是瓦倫丁也沒有拒絕,因為他也能看出來夜煙並沒有惡意。

目前為止關心他的人有幾個?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就跟他在地球的情況差不多。但是當這些人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時候,就算現實再怎麼操蛋,你也能努力活下去,為了心中那團還在燃燒着的小火苗,為了不讓她們對你的關心變成笑話。

想起曾經那個喪喪的自己,瓦倫丁只覺得為那時產生過的自殺念頭感到臉紅。這個世界雖然黑暗,但是還有希望在你身邊,還有人在愛你。

為了她們,也是為了自己。

瓦倫丁抿了抿嘴唇,一股酸意漸漸浸滿了他的鼻腔,視野也開始變得模糊。看着沙發上已經被鋪好的床單,他笑了笑,擦掉眼角的淚。 一隻羊是放,

一群羊也是放。

掛墜盒魂器的事情當然是越早解決越好,但無論如何都是教父和她之間的事情。

最多,

就帶一個服務與布萊克家的家養小精靈。

對凱瑟琳來說,至少她沒看出來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那就來吧。」

凱瑟琳說,

「你是知情人,我的身份是哈利的教父的女兒。」

「喬治和弗雷德不知道你是哈利的妹妹?」

「那當然,這是絕密。」

回答的是羅恩,一向藏不住事的他這回卻意外的守口如瓶。

「我誰也不會告訴,哪怕他們是我的親哥哥。」

「這主意真妙,」

「你的教父的女兒,就是你的妹妹。」

赫敏說,

「這樣的話,萬一說錯也沒關係。」

「不過,既然我們都要去車站,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匯合?」

「我不知道,是凱瑟琳說的。」

上學那麼久,

好不容易有一個假期,

誰會不想回家呢?

過聖誕節的人數和入學的人數相差不大,因而霍格沃茲派了一輛特快列車接送大家。

但斯內普和她唯一的聯繫就是魔葯課,那天之後,就連這唯一的聯繫都斷了。

正常情況下,凱瑟琳覺得斯內普不會忘記她的才對。

凱瑟琳不知道的是,

斯內普確實有想要去告訴她這件事情的意圖。

然而,

他去的那一天碰巧蓋伊·卡爾頓找上了她。

凱瑟琳明明是同他分手了,但蓋伊·卡爾頓似乎並沒有因此受到打擊。

相反,

還當着達芙妮的面,特意找凱瑟琳說願意替他在聖誕節值守聖芒戈。

「謝謝,但是我……」

「沒有什麼但是,凱瑟琳。」

蓋伊·卡爾頓說,

「我知道你可能喜歡的不是我,但現在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那麼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他說那句話的時候,心中頓感不妙的凱瑟琳的腦海中瞬間浮現著大大的「舔狗」兩個字。

舔狗舔狗,舔到最後應有盡有。

凱瑟琳的愛情觀是談就一定要有很大可能未來會嫁給他,所以,寧可加班她都不能這麼做。

更何況,

未來就在那裏,

如果沒有必死的決定,何談改變未來?

「我不值得,蓋伊學長。」

凱瑟琳冷酷無情的說,

「我拒絕。」

斯內普只看到了開頭,卻沒有看完全部。

離開現場的時候,他放棄了之前的打算。

以凱瑟琳的聰明才智和應變能力,即使不知道這一點,也無傷大雅。

尤其,

她還會幻影移形。

「如果我告訴你們,沒有人通知我今天是有霍格沃茲特快列車的話。」

獨自走在最前面的凱瑟琳回頭,無奈的看着三小隻。

「你們信嗎?」

「怎麼可能?!」*3

果然沒人信,但斯內普確實沒有同他說任何話。

而達芙妮,她以為級長肯定單獨告訴過她了。

「話不多說,咱們快點走吧,時間不等人。」

一行人拖着行李出了霍格沃茲,往車站的方向走。

他們是四個人剛好一輛馬車,人一齊,馬車就自己開動了。

「它為什麼能自己動?」

「原理是什麼?」

「你看不到嗎,它不是自己動的,有什麼東西拉着它。」

羅恩和赫敏沒見過死亡,哈利可以看見,卻不知道它是什麼。

他們一齊看向凱瑟琳,但卻發現她在魂游天外。

「凱瑟琳?」

「什麼?」

小三隻發現凱瑟琳今天特別不對勁,

走神的頻率有些高。

因為繼介紹了拉扯的工具馬曾經是威風凜凜的,格林德沃的家僕后。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了霍格沃茲特快的包廂里。

「可我們的車只做得下五個人?」

「我很瘦的,後排稍微擠一擠,完全能擠下一個我。」

「沒關係赫敏,你不用勉強。」

「事實上,問題不大。」

凱瑟琳無所謂的說,

「哈利,別忘了這裏是有魔法的世界,而我們都是巫師。」

哈利的想法是很單純的。

他先答應了羅恩,後來又答應了雙胞胎兄弟。

好不容易阻止凱瑟琳告訴鄧布利多,

要知道喬治和弗雷德本來說好了留校,把留校的簽字從麥格教授要回來的唯一原因是他父母改變了主意。

哈利原本事先不知道,因為得到凱瑟琳提醒才追問了雙胞胎。

這樣一來,鄧布利多就不適合知道這件事情了。

那樣會連累兩人被他們母親懲罰的。

而赫敏,

也並非是純粹的不請自來。

一路上,赫敏不下說了三次四次她在納威炸了坩堝的那天向他提過。

哈利事後才想起來,他的確答應過赫敏。

但當時場面那麼混亂,

他又被斯內普追着扣分,下課以後整個人不好了。

真的沒仔細聽,隨口就答應了下來。

但……

這回,他大概是給凱瑟琳添麻煩了。

從霍格沃茲特快下來以後,站台上果然沒有格蘭傑夫婦的接站。

對牙醫來說,特別是自己開診所的牙醫,每次過節的時候恐怕也是生意最好的時候。

好久沒有見過女兒,格蘭傑夫婦本想在聖誕節的時候放棄自己的工作,關門歇業。

但赫敏卻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