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藍楓毫不停留,繼續對著城外的方向疾飛而去。

與此同時,洛加爾、呂林、凰爞也是解決了各自的對手,緊跟在藍楓後面。

就在剛剛那短短數息之間,死在他們手裡的人,幾乎達到一萬之巨!

而這個龐大帶著一絲絲冰冷的數字,也是使得諸多瘋狂的人們,只感覺一股冰冷的氣息直衝天靈感,心底不受控制地湧上一股恐懼。

死在洛加爾、呂林與凰爞手中的人,尚還能殘留一截屍體,而死在藍楓手裡的人,絕大部分連一截屍體都沒有留下,幾乎全都成了一團血霧。

死亡的恐懼,以及犧牲者的慘狀,令瘋狂的人們,清醒了一絲。

就連銀髮老者,都被這一幕嚇得呼吸一滯,眼中閃過一抹恐懼。

然而他們的恐懼,僅僅維持了幾個呼吸,便徹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瘋狂!

他們希望逃離阿拉奧世界,逃離這個即將毀滅的世界,為此,即使是死,他們也在所不惜!

因為,即使他們現在沒有死在藍楓四人手裡,遲早有一天,也會為阿拉奧世界殉葬。

世界毀滅所帶來的絕望,早已經使得他們陷入病態般的瘋狂!

「攔住他們,攔住他們!」

所有人都瘋了,悍不畏死地對著藍楓四人暴沖而去,前方的人群,也是從各個方向源源不斷地匯聚著,死也要攔住藍楓四人的腳步。

瞧著僅僅被威懾住幾個呼吸便重新變得瘋狂的人們,藍楓的臉色也是為之一變:「瘋了,這些瘋子徹底瘋了!」

面對瘋子一般的人們,藍楓目光一寒,殺氣騰騰地暴沖向前。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在藍楓冰冷的目光中,方圓百丈之內的人們,瞬息之間便化為一團團血霧,形成一片真空地帶。

濃濃的血霧,將藍楓的身體,都染紅了,那漆黑的頭髮,也是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暗紅色,使得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死神,令人心悸。

然而即使心悸,也沒有人停下來,四周瘋狂的人們,依然是源源不斷地對著藍楓衝來。

僅僅一個呼吸的功夫,藍楓周圍又聚滿了人。

一念蝕愛 ……

洛加爾、呂林與凰爞也是毫不留情地展開瘋狂的殺戮,在他們沿途所過的地方,只有一幅屍山血海的景象,使得整條街道平添了幾分濃濃的死亡氣息。

「殺!」

「殺!」

「殺!」

瘋狂咆哮的人們,前仆後繼地衝上來,那猙獰的表情,令洛加爾幾人心底有些驚顫。

這是一場事關生存與死亡的戰鬥,誰也不會退縮,藍楓、洛加爾、呂林、凰爞不會退縮,阿拉奧世界的人們,同樣不會退縮。

在瘋狂的殺戮中,隕落於藍楓四人手中的阿拉奧世界強者,在短短片刻間,便達到十萬之巨,而這個數字,卻是一刻也沒有停止增長,還在源源不斷地增加。

藍楓四人緩慢地向前推進著,儘管所有人都不是他們的對手,可他們的前進速度,卻也受到極大的影響,近半刻鐘的時間,才穿過一條街道。

而類似的街道,他們起碼還要穿過幾百條,才能夠走出雷城!

不知不覺間,最先攔在藍楓四人前面,以及瘋狂追殺藍楓的一群人,已經死得一個不剩,就連那銀髮老者,也是死在了藍楓手中,可是包圍在藍楓四人周圍的人群,卻絲毫不見減少,反而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了。

更重要的是,來人的實力,越來越強,越來越不好對付了。

「來多少,殺多少!」藍楓四人已經完全殺紅了眼,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他們手中結束,大量的殺戮,使得他們周身布滿了殺氣,凡是靠近他們的人,都無一例外地死在他們手中。

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沾滿了殷紅血液,看上去就像是剛剛從血池裡打撈出來的一般。

忽然,一道身影從遠方極速飛來,其速度極快,實力也極強。

「是雷城城主!」

「雷城城主也來了!他們逃不掉了!」

「太好了,大家一起上,不要停!」

雷城城主的到來,給眾人注入一股強心劑,對於留下藍楓四人,更有信心了。

藍楓也注意到了雷城城主,那是一個身著紫衣的山羊鬍老者,銀白的頭髮摞在頭頂,腰間懸挂著一個紫色的葫蘆,手裡則是握著一柄短劍,那短劍造型怪異,似刀又似劍。

毫無疑問,雷城城主的實力很強,至少達到了七階後期,否則,不可能坐上雷城城主之位,眾人也不可能如此信賴他。

畢竟,在整個阿拉奧世界不計其數的城池中,雷城也算是少有的大型城池之一。

想坐上雷城城主之位,沒有足夠的實力,是不可能服眾的!

「我去解決他,你們繼續向前推進!」藍楓目光凌厲,話語之間,也是透著濃濃的森冷殺氣。

聞言,洛加爾三人收回了目光,毫不停歇地收割著擋在他們前方的人們的性命。

藍楓則是緩緩飛上半空,冷冷注視著不斷靠近而來的雷城城主。

約莫三個呼吸的功夫,雷城城主在藍楓不遠處停了下來,與藍楓遠遠對峙。

「放棄抵抗吧,你們逃不掉的。」雷城城主的聲音有些嘶啞,他冷漠地注視著藍楓,渾然不在意洛加爾三人的瘋狂殺戮,不急不緩地道:「除了我,雷城其餘的強者,也在往這邊趕來,你認為自己能逃得過我們這麼多人的追殺嗎?放棄抵抗,是你們唯一的出路!」

能夠被他稱之為強者的,無疑是雷城最頂尖的一群高手,其中最弱的,恐怕都不亞於七階中期強者。

PS:謝謝書友『複雜路女』打賞紅包!好久沒見過這麼大的紅包了,謝謝! 聽得雷城城主的話語,藍楓嗤笑一聲:「我不知道逃不逃的掉,我只知道,你馬上就要死了!」

雷城城主眼眉一挑,神情陰沉了下來:「我好言相勸,你卻冥頑不靈!」

「廢話少說,動手吧!」藍楓冷冷地盯著雷城城主,漆黑的眼眸中,透著一絲冷漠、無情、殺戮。

雷城城主握了握拳,臉色陰晴不定。

毫無疑問,他十分忌憚藍楓,在他得知的情報中,藍楓四人擁有著極其強大的實力,其中又以藍楓最強,尋常的七階後期強者,根本不是藍楓的一合之敵。

這意味著,他絕不是藍楓的對手!

不過,七階後期強者也有強弱之分,他布加特斯自認,在七階後期強者中,能夠勝過他的人,屈指可數。

「或許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只需要拖住你一段時間就行了。」雷城城主,也就是布加特斯,自通道:「除非你是八階強者,否則,我不信你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殺了我!」

藍楓已經沒興趣跟布加特斯廢話了,見布加特斯遲遲不動手,他率先展開了攻擊。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在藍楓的意念控制下,一股可怕的吸扯力,毫無徵兆地籠罩在布加特斯身上,令得猝不及防的布加特斯,不受控制地被拉扯至藍楓的方向,雖然這股吸扯力無法對布加特斯造成實質的傷害,但也是的布加特斯極為難受,身體有些不受控制。

布加特斯神色一變,身體爆發一股巨大的力量,想要掙脫控制。

可是無處不在的重力,始終籠罩著他,根本不受影響。

下一刻,藍楓身影一閃,數息之間,出現在布加特斯的身前。

「死!」隨著藍楓的聲音落下,其緊握著三紋神器的手掌,略微旋轉,三紋神器陡然綻放一道刺目的劍光,猶如流星一般的光芒,美麗,卻又蘊含極致的危險。

瞧著那鋒利、幽冷的長劍揮動而來,感受到刺目劍光蘊含的令人心悸的氣息,布加特斯眼瞳微縮了一下,嘴裡驚恐地喊道:「不!」

「噗!」

當那蘊含著毀滅之力的劍光自布加特斯身上掃過的時候,他的身體頓時化為兩截,驚恐的聲音也是戛然而止。

肉身修鍊者與元氣修鍊者不同,一旦他們的身體重要器官被破壞,便必死無疑,而元氣修鍊者,只要修為達到了天級極限,便具備強大的恢復能力,即使斷掉了手腳,也能夠慢慢復原,而若是達到了神級,這種恢復能力,會進一步加強。

因此,被劈成兩截的布加特斯,顯然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秒殺!

強如布加特斯這樣的七階後期強者,依然擋不住藍楓一劍。

周圍的阿拉奧世界強者們,皆是被這一幕震住了,在他們心目中近乎無敵的存在,竟然擋不住藍楓一劍。

可怕!

可怕的藍楓,可怕的一劍!

諸多悍不畏死的人們,一時間竟有些怕了,畏懼不前。

解決了布加特斯的藍楓,沒有一點得意,就好像他殺的只是一條狗似的,森冷的目光掃了眾人一眼,旋即轉身便對著洛加爾三人的方向追去。

……

過了許久,被恐懼籠罩的眾人,方才如夢初醒。

「殺!」一轉眼,他們便再度追向藍楓四人,紅著的雙眼中,充滿了瘋狂。

布加特斯的死,雖然令他們十分恐懼,但也令他們更加瘋狂。

他們就像是狂熱的宗教徒一般,為了信仰,為了信念,不顧一切地對藍楓四人發起衝擊,在這種狂熱的氣氛帶動下,死亡帶來的恐懼,顯得微不足道,幾乎無法對他們構成什麼影響。

一條街、兩條街……

藍楓四人手起刀落,無情地收割著一條條生命。

人命,在這個時候,就如草芥一般,最不值錢。

藍楓四人的腳步,被瘋狂的人們拖住,擋在他們前方的人,越來越多了。

「不能這樣下去了!」藍楓心裡愈發著急起來,布加特斯有句話說得對,如果他們繼續這麼耗下去,遲早會被各地趕來的高手圍攻,到了那時,他們更不可能逃離此地。

若是單打獨鬥,就算來一萬個布加特斯這樣的高手,藍楓也怡然不懼。

爆寵萌妃:妖王爬上牀 可藍楓十分清楚,對方不可能與他們公平一戰,在生存與死亡面前,沒有人會講道理。

為了生存,人們可以踐踏世間任何秩序與規則,這是一種信念,無關對錯。

「洛加爾大哥,呂林,凰爞,別殺了!」藍楓咬了咬牙,「直接沖吧!我在前面開路,你們跟著我就行了!」

聞言,洛加爾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收起了領域,飛到藍楓身邊。

三人的舉動,都無不表明,他們對藍楓十分信任。

在生死攸關的時刻,藍楓必須更加冷靜,才能不辜負這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沖!」藍楓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對著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徑直地沖了過去。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藍楓方圓百丈之內,除了洛加爾三人,以及他自己以外,所有人都直接爆成一團血霧。

這一次,藍楓沒有收斂,而是維持著極限斥力,繼續向前,一刻也沒有停下。

而阿拉奧世界的強者,凡是進入重力領域範圍的人,盡皆成為血霧,無一例外。

從上空俯瞰而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藍楓所過的地方,出現一片片真空地帶,許多地方,都瀰漫著紅色的血霧。

濃濃的血腥味,刺激著所有人的神經,使得人們更加瘋狂了。

在瘋狂的殺戮中,人們彷彿已經迷失了自己,也忘記了他們的使命,他們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

……

很快,在不計後果的消耗下,藍楓體內的元力,已經消耗了一半,靈魂之力,也是消耗了大半,腦子傳來陣陣眩暈,就像缺氧一樣,視線中的光線,彷彿都暗了幾分。

所幸,他們離城邊已經不遠了,遠遠望去,甚至能夠隱約看到城牆的輪廓。

或許那不只是一扇普通的城牆,因為它代表著希望,通往光明!

只要衝過那一扇城牆,便天高任鳥飛,再也沒有人能束縛他們!

而此時,他們與城牆之間,僅有幾千丈的距離。

快了,再堅持一下,他們就能衝破阻攔,飛躍城牆!

藍楓重重地喘著氣,咬牙堅持著,即使消耗掉所有的元力,也在所不惜!

看著藍楓略微蒼白的臉色,洛加爾三人心中緊張不已,既擔心藍楓身體吃不消,又擔心藍楓堅持不到最後,功敗垂成。

「藍楓,要不,還是換我來吧。」洛加爾擔心地道。

「對啊,這樣下去,你的身體吃不消!」呂林也是勸說道:「反正都快出城了,稍微慢一點,應該也沒有太大影響。」

他們沒辦法像藍楓這樣,直接通過領域,將擋路者碾壓致死,因此若是由他們來開路,前進速度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藍楓沒有理會洛加爾與呂林的勸說,依舊咬牙堅持著。

他心裡其實十分愧疚,因為在他看來,他們今日所面對的危機,責任全在他一個人,若不是他固執地想要學得原始版不滅體修鍊大法,他們早已經離開了阿拉奧世界,自然不可能遭遇這一次危機。

無論是洛加爾、呂林,還是凰爞,都是因為他才留下的,也因為流了下來,才遭遇了此次危機。

「都怪我!」藍楓心裡無比自責,因為他的任性,使得洛加爾三人受到牽連,這讓他內心充滿了自責與煎熬,「如果我不這麼任性,這件事就不會發生!」

藍楓之所以這麼堅持,拼了命地維持著重力領域,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為了恕罪。

雖然洛加爾三人沒有怪過他,但他自己,卻過不了自己心裡這一關。

目光注視著前方的城牆,藍楓心裡在吶喊:「快了!前面就是城牆了!只要過了城牆,我們便可高枕無憂了!」 錦玉滿棠 阿拉奧世界的強者,大多集中在城池內部,居住在城外的人極少,並且大多都是對他們毫無威脅的普通百姓,一旦他們出了城,便再也不會出現大規模隊伍阻截他們的情況,只要沒有大規模的阻截隊伍,他們便可輕鬆應付。

時間過得極慢,至少對藍楓四人而言,每分每秒,都如一個世紀般漫長。

在苦苦堅持下,他們距離城牆越來越近,三千丈、兩千丈、一千丈……城牆的輪廓,愈發清晰起來,恍若近在咫尺。

幾個呼吸以後,藍楓四人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城牆附近。

眼看著抵達城牆,藍楓鬆了一口氣,維持了許久的重力領域,終於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