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一個雪白的動物突然從虛空中飛過來,原來是一頭純白色的獅子。

這頭獅子渾身上下雪白,沒有一絲雜色,在大白出現的時候,姬塵身上的玉佩突然「彭」的一聲爆炸。

空中出現熾烈的光芒,待到光芒消失不見的時候,一隻雪白的兔子立在虛空中。

姬塵怔在原地,鳳輕塵也倒吸一口冷氣,現場突然寂靜下來。

九幽兔就這麼化繭而出,雄厚的能量波動以姬塵為中心,向四方散去,片刻后,安月璃睜大眼睛,呢喃道「好漂亮的兔子。」

九幽兔「哧溜」一下,鑽進姬塵的懷裡,隨後趴在他的肩頭,緊張兮兮的觀察四周。

「大白,這下你有新朋友了,叫它什麼好呢。」安月璃陷入沉思中。

姬塵輕輕用手摸了摸九幽兔,笑著說道「就叫璐璐吧,人生路上結個伴,如果能夠不離不棄……,多好的名字!」

「璐璐,璐璐,璐璐!好名字」安月璃對九幽兔歡喜不已。

隨後躍上大白的背上,騎著白虎緩緩前進。

小丑皇腳踏虛空,帶著歡喜的面具緊緊跟隨安月璃。

顧長歌悄聲對姬塵說道「咱倆和她一比,我才發現,人家才是出來遊玩放鬆心情的。唉,自從來到魔界,就沒消停過,如今身上還都帶著舊傷呢!」

說起舊傷,姬塵就想起來九宮闕中那個鳳冠霞衣的女子給自己造成的內傷,至今都不清楚如何化解。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小丑皇,怎麼看怎麼覺得,靠小丑皇恢復內傷的辦法實在是不靠譜。 小丑皇看到姬塵在有意無意注視自己,心裡暗道「難不成這小子在打我的壞主意?可是老頭我現在外貌已不復當年的英俊瀟洒,即便恢復當年的英俊相貌,這小子也不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嘶~,難不成他不喜歡女人,只喜歡小老頭?」

這個想法把小丑皇嚇了一跳,他也只是隨意的胡思亂想。

做的壞事越多,想象力越豐富,有時候睡覺,都會突然被噩夢驚醒,不過顯然小丑皇不屬於這種人。

小丑皇在化成兩歲孩童模樣之前的經歷已經記不起來,在魔界的臭名聲倒是可以揪出一大堆,足可以用罄竹難書來形容,尤其是魔界的女修士對他可是恨的牙根直痒痒。

「嘿,塵老弟,你一直看著我幹什麼?」小丑皇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心中的鬱悶好奇,從空中飛下來,與姬塵並肩同行。

「我在想你在魔界如此有名,怎麼記得你的人那麼少!」姬塵的問題有很多,隨意問了一句。

「哈哈哈,前半句話我愛聽,不是我誇下海口,整個魔界我還真瞧不上任何一個人,能夠得到老頭青睞的女子,哪個不是傾國傾城之貌,老頭我喜歡做的事情可是有很多的!」小丑皇突然止住話,看向姬塵。

他覺得一個人說話挺沒勁,要和姬塵互動一翻。

姬塵滿足小丑皇的心理,隨口說道「然後呢?」

小丑皇驚喜說道「作為一名聲名遠播的採花大盜,搶奪女人一定要在關鍵時候下手,比如新婚燕爾之際,入洞房時刻,只要新娘從娘家給抬出來便要做好隨時下手的準備,切記不能讓新郎在你之前得逞,咯咯咯,這些還不算作痛快,那些含苞待放的少魔女更有趣味……」

小丑皇越說越投入,不堪入耳的話接踵而來。

姬塵輕輕咳嗽一聲說道「丑前輩不會一生只關注女人吧!」

顧長歌聞言好奇湊過頭說道「前輩做了採花大盜這麼久?就沒有失手的時候?」

小丑皇瞪著眼睛,突然生氣的說道「我怎麼會失手?失手了我的採花大盜英明形象豈不毀於一旦,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兒!絕不可能!」

姬塵發現小丑皇暴跳如雷,轉移話題說道「丑前輩是不是做過刺客啊?徘徊在希月之森這麼久都沒有被靈族發現絲毫痕迹,這可不是普通人做的出來的。」

小丑皇情緒轉化很快,此刻又興奮說道「刺客殺人最不痛快,偷雞摸狗的行為太丟人,而且要求一擊必中,否則遠遁逃離,最為正宗的刺客還有許許多多戒律條規,還不把人給麻煩死。」

「我喜歡慢節奏的方式,尤其是看著對方笑著死去,喏,塵老弟應該還不知道殺人都有哪些樂趣吧!」

「樂趣?」姬塵心中一驚,小丑皇果然已經入魔不輕,竟然將殺人當做樂趣。

「魔界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惡人,惡人也分的好幾類,你想要聽都有哪幾類嗎?」小丑皇轉頭問道,又問出新的問題。

姬塵看了一眼笑呵呵的面具,他心裡還真有幾分好奇,「惡人就是惡人,幹嘛分那麼清楚,小惡大惡都是惡!」

小丑皇不以為然道「第一種惡人是被動的,他們殺人的理由需要別人提供條件?」

「殺人還要提供條件?」顧長歌又探出頭說道。

小丑皇一本正經道「那是當然,比如有些宗門家族被人陷害,家破人亡,有朝一日,後輩中出現天才人物肯定要提刀赴會,宰殺敵手。從此凶名顯著,一發不可收拾!」

「那第二種惡人呢?」

「第二種需要自己主動找理由!正所謂無事生非,隨便看到哪個不順眼的,罵他兩句,踢他兩腳,背後下黑棍,總之就是沒事找事,即便是泥菩薩也有幾分血性,長此下去,哪個人也受不了!更何況是在魔界,抬頭低頭都是一路貨色,全是硬朗暴躁脾氣,和人界比起來,魔界還是能夠省一點力氣的,在魔界,不需要多,你只要往那些大漢面前一站,多瞅他兩眼立刻就能殺出一條血路!」

小丑皇說到興奮處,還在姬塵面前手舞足蹈。

「你去過人界嗎?」姬塵有些好奇說道。

小丑皇頓了頓說道「沒去過又怎樣!據我所知,人界和魔界沒什麼兩樣,不同的是,行走魔界,腦袋要放在外面,比如栓在腰間,刀光劍影閉著眼睛也能看到,只要夠狠夠辣,修為高深,活下來幾乎不成問題!行走人界就很麻煩,即使把腦袋放在肚子里,外表穿上三層護甲,套上一副刀槍不入的金縷玉衣,身邊再派一些高手隨時保護,也像是瞎子一樣,指不定到死都不知道是誰幹的!」

「好在小老頭我心地善良,一心只求成家立業,從不禍害他人,又得到佛祖保佑才活到現在,偏偏老天爺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唉,我一生幾乎都蹉跎在魔界,可惜啊可惜,等我傷好一點,我定要去人界和妖界走上一遭。」小丑皇沉思道。

「那還有第三種惡人呢?」顧長歌刨根問底,仍然扯回原來的問題。

「第三種惡人就是快樂為做人之本,只要我快樂,管他什麼正邪兩派,親朋好友,想殺誰就殺誰,逍遙自在,無欲無求……」

「那有第四種嗎?」

「有,肯定有,第四種是那種連自己都欺騙的絕世人物,他不光欺騙爹娘,坑害道侶老婆孩子,有時候連自己也要栽進去,害人不說,還要讓對方給自己數錢,讓對方心滿意足全心全意的接受你,這才是大惡人的最高境界!無我境界!」

小丑皇對第四種境界格外的嚮往,「要達到最高境界不僅需要自己心狠手辣,聰慧機智,還要靠上天的安排,我這輩子估計只能仰望其後背了。」

姬塵無語,沒想到小丑皇將這些理論講的頭頭是道,他心中甚是佩服。

眾人不斷前行,姬塵和小丑皇聊了一路。

「那你聽說過九宮闕嗎?」姬塵突然發問。

小丑皇驚喜說道「這可是一個好地方,只可惜我沒能找到進去的方法,夢裡倒是見過幾次,嘿嘿!」

姬塵心中一嘻,接著說道「你認識身穿鳳冠霞衣的女人嗎?」

小丑皇突然腦袋搖的像是撥浪鼓,否認道「不曾見過!」

「當真不認識?」姬塵追問,「人的眼睛可是藏不住秘密的。」

小丑皇何等人物,目不轉睛盯著姬塵的雙眼,絲毫沒有說謊心虛的表現,一眨都不眨,看上去毫不知情。

他的心中卻翻江倒海,「這小傢伙難道會搜魂大法,他怎會知道我經常做的噩夢!怪哉怪哉……」 「殺人的樂趣就是我的信仰!而且在魔界殺人沒有一絲一毫的心裡負擔,反正都是窮凶極惡之人!」小丑皇又回到樂趣的問題上,迴避姬塵的上一個問題。

「你不會沒有信仰吧!」小丑皇反問姬塵,他的思維跳的很快。

姬塵沉吟片刻道「自由,我的信仰就是自由,做我應該做的事,做我喜歡做的事!」

「哦,原來你是惡人第三層境界,看來塵老弟天賦絕佳!」小丑皇突然嬉笑道。

「我師父的信仰可比你厲害多了,她要拯救天下惡人,嘖嘖嘖!這不是痴心妄想嗎?」小丑皇小心回頭瞅了一眼安月璃,見到對方趴在白虎身上睡懶覺,不可能聽到自己的誹謗,又搖頭說道「懶人一個,痴人說夢!」

「天下惡人幾乎都匯聚在魔界,月璃來到這裡也沒有錯,你看她連你都可以制服,難道不是距離成功的一大步嗎?」姬塵判斷道。

「錯,天下只有偽善人和真惡人,每一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惡魔,只不過有的人沒有將其放出來而已!」小丑皇認真說道。

姬塵不想在惡人這件事上面反覆爭辯,一個人看到太多的黑暗,便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也許這也是小丑皇一直處在魔界的整日熏陶所致。

兩者在這件事上完全達不到一致意見。

……

「到哪了?」安月璃睡眼惺忪坐起來,小丑皇迅速飛到師父旁邊,乖巧的樣子和之前能說會道的樣子,簡直派若兩人!

只要安月璃出現,小丑皇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他寧願自己當做一個隱形人,也不敢得罪她。

安月璃精靈古怪,手段層出不窮,看似弱小的小丑皇被她當做寵物照顧,曾經用繩索套在脖子上牽著走了好幾日,給小丑皇造成了極大的心裡創傷!

「到了,就在前方!」弓箭手回復安月璃。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座完全用巨木搭建成的城池宮闕,雲霧繚繞間,有白色飛鳥出沒,鮮花盛開,遍地都是。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很快就有一個十人巡邏小隊攔住,他們的目光大多數都放在小丑皇身上。

主要是他的外形太過於招人眼目,粉雕玉琢的樣子,臉上還帶著一個極為誇張的小丑面具。

姬塵知道,如果取下面具,小丑皇的模樣也不會改變多少,他總覺得小丑皇帶著面具是多此一舉的事。

不過他不敢隨意發表言論,小丑皇性格多變,又膽大包天,也許外貌對他來說乃是逆鱗也說不定!

到了此時,姬塵才略微發現小丑皇和巫老頭的相似之處。

巫老頭帶著無形面具,膽小怕事,遇人便誇,背後捅刀子估計沒少干,他喜歡躲在事件的後面來操控局勢。

比如魂獄淵的開啟,雖然巫老頭沒有現身,但是處處都有他的影子,喚魔老祖就是巫老頭的盟友,那些滿天飛的謠言也是巫老頭親自動手所為。

小丑皇帶著有形面具,膽大包天,從不掩飾自己的慾望,當然修為也很強大高深,對於殺人樂趣,惡人排名,各種自我離奇的興趣愛好,張口就來。

他們都帶著面具四處遊盪。

只有受了心傷的人才會將面具帶在臉上,以此來獲得新生!

……

鳳輕塵向前一步走,拿出令牌,巡邏小隊立刻跪下來說道「參見輕塵公主!」

「起來吧,這些都是我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你們退下吧!」鳳輕塵看到小丑皇,心中有些厭惡他,又想到這個老魔頭被安月璃控制,翻不起什麼浪花,便不去揭穿小丑皇的身份。

修真界能夠以皇為稱號自居的,一般而言修為都是達到了玄皇境界,也就是第六大境界!

這是一群修為高深莫測的人物!

眾人在偌大的皇宮中走來走去,宮中將士稀少,半天遇不到一個,不久便來到一處議事廳處。

一個身材苗條,容顏燦爛的婦人從裡面走出來,看到鳳輕塵以後,立刻抱住她說道「我的輕塵,擔心死我了,自從你哥哥捎信回來說你失蹤了,我就一直挂念著,你說,飄渺宗有沒有虐待你,這群瘋子,竟敢綁架我女兒!」

鳳輕塵怔住,當時沐燁對著自己小腹就是一拳,毫不憐花惜玉,出手狠辣,而且還往她口中塞鹹魚抹布越想越生氣,隨後她又轉念一想,現在最要緊的事是獸人和蠻族的聯盟軍隊,便放下心頭不快,沉吟道「飄渺宗的事先緩一緩,如今可有想到退敵的方法?」

鳳輕塵的母親臉色難看的輕輕搖了搖頭,隨後將眾人領進屋中。

小丑皇名聲大噪,外表奇怪,但是無人認識他,也沒有產生什麼混亂。

……

「你就是擁有九幽兔玉佩的那個少年?」靈族王主,鳳輕塵的父親突然站立起來說道。

他已經看過了姬塵的畫像,此刻真正的面對面相對而視,仍然有些吃驚。

姬塵略微行禮,這時一個下人匆匆忙忙拿過來一個畫像,在姬塵面前展開。

這畫像中人是一個女子,耳朵尖尖的,眼睛碧藍,一身白衣輕紗,翩若驚鴻!

顧長歌在一旁驚異道「塵哥,你怎會和畫像中的人如此相象?難道她是你……」

姬塵和顧長歌是發小,彼此之間知道很多秘密。

姬塵心中百感交集,從未見過面的母親沒想到第一次見面竟然以這種方式開場!

「她……她人呢?」姬塵躊躇說道,看到畫像以後他更想親自見到母親並擁抱她,幻想著撲進母親的柔軟的懷抱里。

隨後叫一聲這輩子最重要的一句話「母親我好想你!」

這句話姬塵從小到大不知道在內心深處排練了多少遍,他有時候在想,要用何種語氣說出來,才會有最好的效果!可事實是卻從來沒有機會說出口。

「不在了!在你出生后不久就……」鳳輕塵的父皇鳳霖有些說不下去。

「不……不在了?」姬塵激動的手在顫動,畫卷不停抖動,他用手不斷小心撫摸畫卷上的所有地方,隨後放在畫中女人的臉龐上,心中一片荒蕪。

鳳霖無奈悲痛道「你的母親就是我的親妹妹啊,舅舅心裡也很難過,孩子……塵兒……你……」

「是誰殺了她?」姬塵突然冷冷說道。

「你娘為了救你獻祭了自己!這種事說來話長,你父親應該知道的很清楚,難道從小到大他沒有告訴你嗎?」鳳霖詢問。

姬塵怔在那裡,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有。」姬塵情緒很低落。

顧長歌看到姬塵母親畫像的右下角還有人簽了署名,蓋了章。

隨口說道「古劍鋒是誰?」

鳳霖面色一怔,頓了頓說道「他是塵兒的父親啊,這一副畫是他親手畫的……」

「什麼?」這次輪到姬塵和顧長歌一同震驚!

姬塵全身上下冷冰冰,僵硬的表情毫無情緒,面色蒼白無力。

過了片刻以後,他才慢慢有些消化鳳霖的話。

但是消化並不等於完全接受毫無反應!

姬塵,不!現在應該叫古塵,他已不是小孩子,像五六歲孩童那樣心裡脆弱的不堪一擊,如今十五歲,已經可以勉強接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都在騙我!」古塵很少哭泣,此刻心中一片蒼涼冰冷,眼淚止不住流下來,抬起頭,雙眼通紅,還有淡淡的紫色光芒溢出來。

古塵覺得自己身處在荒涼無邊的沙漠,從小到大看到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樓。

閉上眼好似有無數人在周圍嘲諷他、譏笑他、憐憫他。突然「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心痛加上內傷發作,古塵險些暈過去。

怪不得姬家大部分人看我的眼神總是和別人不一樣,對我的態度也是有些冰冷,可是姬家的父親和爺爺對我分明很好啊,人心是肉長的,我感受的真真切切,古塵陷入困頓迷茫之中。

小丑皇在一旁笑著說道「天下之大,哪裡都是家,男子漢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怎麼能被這些事情遮住自己的修道之心,你看我,都不知道自己來自哪?過去發生了什麼?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安月璃也在一旁附和道「醜醜的話我贊成!」

這兩個人,一個無所謂,一個天真無邪,小丑皇有過去,有父母雙親,只不過都化成了水中月霧中花,好似前塵往事。安月璃記憶之中就沒有父母雙親的概念。

她天生地養,由天地靈氣所化,心性燦爛,無憂無慮。

「那我親生父親還好嗎?姬家為什麼將我擄走!」古塵悲傷說道。

鳳霖嘆氣道「古族也曾繁華如夢,也曾叱吒風雲,可是當年的古族已經頹廢的不成樣子了,好幾個仇家追上來,誓要將古族從修真界徹底剷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