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雪曦撇撇嘴,不甘心地說了句,「哼,你就是偏心,如果換做枳枳,你肯定就屁顛屁顛二話不說跑回來。」

「……」

「哥,我不是故意的,算了,既然你沒空,那我就做個留守兒童吧。」

很快,言雪曦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她懊惱的咬唇,拍了下自己額頭,然後迅速掛了電話。

呼。

他哥現在比以前可怕多了,程枳兩個字,對他們兄妹倆來說就是禁忌,誰都不能提。

過了這麼久,其實現在提起程枳的名字,言雪曦沒像之前那樣排斥了,在她心裏,對程枳的思念已經大過其它的情緒,她想程枳,就是很想很想,她不想再掩飾了。

而言風凜不知是中了什麼邪,反應比她還大,若是誰敢在他面前提到程枳,她懷疑,下一秒就會被他滅口。

哥哥一定也很想程枳吧,言雪曦心想。

枳枳,你到底在哪?究竟什麼時候你才肯回來,回到我們身邊。

言雪曦仰望天空,無奈嘆息。

*

K大,籃球場館內聚了不少人,今天有一場比賽,言風凜本來沒想上場,後來的下半場,他只上去打了十分鐘,然後展示了一場大開殺戒的場面。

像是在拍什麼熱血劇,言風凜一個人帶飛整支隊伍,重新把比分拉回來,又是歷史性的殺球一刻!

場外響起一片歡呼聲。

隊友A:「靠,這麼猛,言哥是打興奮劑了還是中彩頭了?」

隊友B:「嘖嘖,看他那表情也不像是中獎的樣子,估計又誰惹到言哥了。」

隊友C:「言哥脾氣這麼好,誰那麼大能耐惹他生氣?」

打完比賽,隊員們圍在一起就是八卦八卦下他們的球神。

「欸,可能是真的,剛才我聽到言哥在後面講電話,好像是他妹妹……」

一隊友忽然說起言風凜的妹妹,氣氛一度靜默。

「怎麼可能?他妹妹不是已經……」

相處了三年時間,對於言風凜的妹妹,他們並不陌生,誰不知道言風凜最寵他妹妹,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那個妹妹再也沒來找過他。

聽他們討論這個話題,有人出聲問,「等等,你說的是哪一個妹妹?」

另一個人詫異,「啊?言哥還有別的妹妹嗎?他家裏這麼多妹妹啊?我還以為就一個。」

言風凜有兩個妹妹的事,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畢竟他們大部分人只見過程枳,而言雪曦根本就沒來學校找過他。

餘光瞥見言風凜朝更衣室走來,隊友立馬心虛地咳了聲,打斷他們的話,「咳咳,不說了,好心提醒你們一句,這事以後別再提了,不然,到時候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哈?什麼鬼。」

不知情的隊友疑惑,這時言風凜已經進來了,為了轉移話題和注意力,男生拿了瓶礦泉水遞過去,問,「言哥,晚上有安排不?要不跟哥們幾個出去聚聚?」

言風凜仰頭喝水,回答,「等會回工作室。」

「又去工作室啊?真勤奮。」

「嗯,你們玩,我先走了。」

言風凜臉上沒什麼表情,換了衣服就走了。

。「還有,既然有瞭望遠鏡,咱們的探馬就能看的更遠,及時發現西涼的騎兵,早做防備。」鍾離這時說道。

見識瞭望遠鏡以後,他很稀罕這個東西。

拿着它,他們將比西涼騎兵看得遠多了。

陳虎附和著點點頭,料敵先機,莫過如是了。

「嗯,這都是不錯的想法。」趙煦道:「本王還有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二百九十九章優質乾糧 金牛獎的提名儀式自然是有網路同步直播的,隨著儀式正式開始,直播間里的彈幕量瞬間暴漲,滿屏都是文字,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柏導加油,看好你拿到最佳導演獎。」

「以《全球戒備》的質量,我覺得柏導拿最佳導演的可能性很大啊。」

「今年方導也很可能拿獎啊,27歲就拿金牛獎最佳導演的話,這個記錄估計很難有人能破了吧?」

「以柳冰在《返老還童》里的表演,給個最佳女主演的提名不過分吧?」

「我反倒覺得方遠拿獎的概率很低,畢竟他才27歲,太年輕了,金牛獎的評委們要是把獎給他了,那不是自降畢格嗎?」

「今年的金牛獎最大的看點就是柏導和方導兩個人誰能拿到最佳導演了吧,《全球戒備》VS《初戀這件小事》和《返老還童》。」

「你們說吳立會不會連續兩屆拿最佳男主演啊,在《返老還童》里他演得也很好啊。」

「光以電影質量來說的話,我覺得給誰都行,只是柏導的資歷畢竟擺在那裡,最佳導演給他的話能服眾一點。」

「開始了開始了。」

「終於開始了。」

兩個主持人在台上長篇大論一番后,提名儀式正式開始了。

……

「獲得最佳新人男主演獎提名的有……《初戀這件小事》趙樂陽。」

「獲得最佳新人女主演獎提名的有……《初戀這件小事》周韻琪。」

「獲得最佳剪輯獎提名的有……《全球戒備》」

「獲得最佳音樂獎提名的有……《全球戒備》《初戀這件小事》」

「獲得最佳男主演獎的提名的有……《全球戒備》周林。」

「獲得最佳女主演獎提名的有……《返老還童》柳冰,《全球戒備》張穎。」

「獲得最佳編劇獎提名的有……《返老還童》《全球戒備》」

「獲得最佳導演獎提名的有……《全球戒備》柏宏達《初戀這件小事》方遠」

……

好嘛,整場提名儀式下來,柏宏達和方遠加在一起的三部電影不知道被念了多少次,而兩人的名字也是一同出現在了最佳導演獎的提名者里。

「我去,這兩人是把今年的金牛獎包圓了啊。」

「這三部電影出現的頻率也太密集了吧,我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來了。」

「方導都連著兩年拿最佳導演獎的提名了,不知道今年能不能獲獎啊。」

「《全球戒備》真的太好看了,強烈期待續集。只是柏導這拍電影的速度也太慢了,你就不能學學人家方遠嘛,不說兩年三部,一年一部也好啊。」

「哈哈哈,不說別的,方導這拍電影的速度在一眾大導演里那絕對是獨樹一幟的。」

……

外界紛紛擾擾。

同一時間,劇組如往常一樣進行著拍攝。

這是一家不大的餐館,被劇組租下來用作了拍攝場地。

「來,各組準備,馬上開拍了。」方遠的聲音回蕩在整個片場。

「導演,燈光好了。」

「道具沒問題。」

「攝影組可以了。」

這些工作人員大多都跟著方遠拍了好幾部電影,配合上默契十足,轉場過來后沒過多久就做好了開拍的準備。

方遠抬頭望了一下,見工作人員都準備得差不多了,於是大聲問道:「李哥呢?李哥的妝怎麼樣了?」

「導演,這兒呢,馬上就好了。」一個聲音回答道。

餐館本就不大,此刻擠了劇組這麼多人,還要把中間的場地空出來留作拍攝,剩下的空間就更小了,所以到處都是人和設備。

方遠坐在監視器后,光是能聽見李威的聲音,可就是看不見人在哪。

他瞥了一眼身旁的柏行,演員的化妝問題本該由這個副導演去檢查的,但柏行這時正捧著手機,一副全神貫注的模樣,也不知在看些什麼。

算了,方遠也沒去管他,反正現在都是文戲還不怎麼用得著他,再往後拍飆車之類的戲份的時候,他這個副導演才有的忙。

沒過一會,李威擠過人群走了過來。

「方導,你看看有什麼問題沒有?」他說著話,一邊左右轉轉腦袋,好讓導演看得清楚。

方遠檢查了一下,沒有發現問題,說道:「行,李哥你先過去吧。」

「好。」李威走向餐館中間的一張空桌子,坐下後用手比出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自己準備好了。

「方導,我也化好妝了。」周韻琪站在幾步遠的地方大聲說道。

「行。」方遠站起身,環顧一下整個餐館,見大家都做好了開拍的準備,於是高聲道:「好,各組準備。三,二,一,開始。」

發出開拍的指令后,方遠坐回座位,眼睛緊盯著面前的監視器。

畫面里,李威雙臂放在桌子上,手裡把玩著歌星送的那張名片,目光不時看向餐館門口的方向,似乎是在等人。

周韻琪出現在另一台攝影機的鏡頭裡,她從門外走進來,四處張望著。

隨後,她看見了等待的李威,於是一臉喜悅地跑了過來。

李威面帶微笑,正要站起來時卻看見了女兒身後的前妻,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又重新露出笑容。

「爸。」

「來,坐。」李威拉開凳子,讓女兒坐下。

「你好。」飾演前妻的演員走過來,不冷不熱地打了聲招呼,隨後在李威對面的座位上坐下了。

李威說道:「我還以為就我跟女兒兩個人。」

電影里,李威飾演的男主忙於工作,疏忽了家人,所以妻子帶著女兒改嫁給一個富豪。男主對此一直耿耿於懷,時刻惦記著想跟女兒修復關係。

昨天女兒約他一起吃飯,他本想趁著這頓飯的時間好好跟女兒談談,順便把歌星的名片交給她,但沒想到前妻也會過來。

周韻琪笑著說道:「我叫媽過來的。」

「好吧。」既然女兒都這麼說了,李威也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