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之中的威脅之意,已經非常明顯。

但是,秦南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語氣仍舊淡然,道:「是嗎?不管有任何危險,我都奉陪到底。」

說完之後,他便和孟九宮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點了點頭,迅速飛出了街道。

四法八像的出現,導致此地來了不少強者,肯定不能繼續待下去了,不然的話,必然會被諸王古島和萬重仙樓的人發現。

「好一個奉陪到底,區區地仙,也敢跟本王如此說話……」

骨魔老祖身上浮現出來了抹殺氣,枯瘦的雙手,立刻結出了一個玄妙的法印,使得他掌心之上,浮起了一個小鬼圖案。

這是他掌握第一門秘術,只要下一次,他再碰到對方,這個小鬼圖案就會發熱。

他當初就是憑藉著這門秘術,斬殺了不少擅長變化之術的強者,也避開了不少危險的敵人。

與此同時,一座九宮金仙宗建造的酒樓廂房內。

秦南和孟九宮兩人來到這裡之後,孟九宮立刻打開了話?:「秦南,你這四法八像是在哪找到的?難道是我給你的玉簡上面的三個位置?那我可得告訴你,那裡面也有我一份……」

秦南懶得理他,迅速勾動了手腕上的三生紅繩,傳去神念:「銅鏡,我找到了剩下的天材地寶,現在去把公主她們復活吧?」

現在還剩下最後一樣,蓋世霸主的屍體。

銅鏡剛開始說過,這個她來幫他準備。

而且,在秦南看來,將人復活可以堪稱逆天之事,如果只是他去做,不知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如果銅鏡來出手的話,那肯定就沒問題了。

「忘記告訴你,我後來發現了一些秘辛,如果在陰陽大顛倒術上,使用的屍體越好,那麼對復活者的好處便越大。」

「她們隕落之前,乃是一介凡人,如果用蓋世霸主的屍體復活,她們很難追上你的腳步,到時候你們之間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大。」

冰冷的聲音,響在他的腦海內。

「你的意思是……用九天至尊的屍體?」

秦南臉上露出了抹苦笑,道:「即便我也想,但憑我現在的實力,也根本殺不死九天至尊。要是等我實力成長起來,不知得等多久。」

「我,真的不想再等了。」

最後,他的聲音低了下去。

「不必,此次六合禁區大異變,必然會有九天至尊隕落,你只要跟隨著一起進入深處便可。」

飛越女帝冷淡道。

秦南神色不禁一怔。

對啊!

他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

雖然說,以他現在的修為,進入深處會變得非常危險,但那可是九天至尊的屍體啊,完全值得放手一搏。

而且,退一步來說,即便沒有九天至尊隕落,亦或者是他無法獲得,弄到一些隕落七天的蓋世霸主屍體,難度應該不是很大。

「而且,此次大異變,裡面不僅有逆天機緣,還醞釀了一場大殺機,即便是九天至尊,也不只是會隕落一兩位。」

飛越女帝說到這裡,微微頓了頓,又道:「另外,你帶上那個道靈一起進去,那滴魔血的事情,她應該知道不少。」

「我會降下一縷意志,在那座仙福道地內等你,你找到屍體之後,我便出手將她們復活。」 眼底漫上恐懼,卻是誰也不敢往前湊,剛剛的囂張嬉笑的嘴臉也蕩然無存。

而簡艾並沒有把幾人都打傷的打算,緩緩收了氣勢,語氣淡淡的道:「這算是給你們的警告,以後再敢在學校欺負他,我打的你們親媽不認。」

明明只是輕緩淡然的語氣,聽在幾人耳里卻是讓他們都本能的一個縮瑟。

見自己的氣場好像已經震懾住幾人了,簡艾才冷冷的道了一個字:「滾!」

幾人如蒙大赦,連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同伴繞過簡艾落荒而逃。

待幾人離開,簡艾才緩步走到趴在地上的王梓辰身邊。

此時王梓辰也沒有抬頭,而是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以至於簡艾俯視下,只能看到他的後腦勺。

「喂,能起來嗎?」簡艾見狀淡淡開口。

王梓辰刻意壓低的聲音響起:「我沒事,你走吧。」

簡艾翻了個白眼:「沒事趕緊起來,我不會笑話你的,雖然你平時確實很欠揍。」

「那個……你認錯人了。」王梓辰依舊是趴在地上開口道:「我不認識你。」

簡艾:????

還跟她玩鴕鳥心態?

「行,你不起來是不是?」簡艾說著,竟是蹲在了王梓辰的身旁:「那我就在這看著你,我看你能趴多長時間。」

「你先走可不可以,我趴一會兒就起來。」王梓辰此時的聲音已經帶著一絲祈求。

很顯然,他是不想讓簡艾看到他出醜狼狽的一面,畢竟平時在她面前趾高氣昂慣了,被她救就已經很沒面子了。

簡艾自是知道王梓辰心裡怎麼想的,畢竟也是她的表哥,即便平時來往甚少,但王梓辰這人其實並不複雜,所以接觸幾次就能了解他的性格。

你說他壞?還真不壞!

只是在家裡被嬌慣出一些不良習性,但是傷害別人的事兒倒真做不出,充其量就是有些勢力,看不起比他家窮的人。

這一點,歸根結底是遺傳了王允仲的基因。

嘆了口氣,簡艾也不強迫他,只道:「行,那我走了,你一會兒起來也趕緊回家,小心一會兒他們又繞回來。」

說完這句話,簡艾便起身離開了這片空地。

聽著漸漸離開的腳步聲,直到聽不見了以後,王梓辰才緩緩抬起頭來。

眼前果然沒了簡艾的身影。

心下微微舒了一口氣,王梓辰一臉委屈的坐起身子,許是沒人看到,心裡的防線也鬆了下來,眼眶一酸,竟是流出了眼淚。

好在他並沒有坐地嚎啕大哭,只是用手用力的抹去,便強撐著酸疼的身子站起了身。

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卻不想一拐角,竟是看見簡艾雙手環胸斜靠在牆邊,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王梓辰面色一囧,腳下往後退了一步,本能的低下頭掩飾自己發紅的雙眼:「你,你不是走了嗎?」

簡艾輕哼一聲:「我走了啊,走累了,靠著歇會兒。」

王梓辰:「……」

正不知該怎麼說的時候,一瓶可樂竟是遞到了自己的面前。 秦南心中流過了一道暖流。

所有的一切,原來銅鏡早已都幫他考慮好了。

要知道,如今的銅鏡,可是即將登臨第一至尊的存在,她能夠在這件事情上花費這麼多心思,最後還會親自出手,這完全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銅鏡,多謝了。」

秦南輕吸了口氣,誠懇道:「等把公主她們復活之後,我給你好好烤幾條仙魚。」

以他現在的修為,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報答銅鏡。

「不用!欠我一個人情便可。」

飛越女帝的聲音,更冷了三分。

「這是怎麼了?」

秦南滿臉詫異。

好端端的,怎麼銅鏡有點生氣了?

難道說,她已經不愛吃考慮了?

「女人的心思真難猜啊。」

秦南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看向仍在絮絮叨叨的孟九宮,問道:「你知道此次六合禁區的大異變,具體什麼時候開始嗎?」

「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現在六合禁區深處,已經開始發生了一些小異變,不少勢力都已經派人進去了。」

孟九宮挑了挑眉,道:「怎麼?你也對大異變感興趣?」

秦南點點頭,一邊給凌嵐嵐傳去神念,一邊想到什麼,淡淡笑道:「要不要一起聯手進去?」

此次大異變,參與的勢力眾多,還有不少九天至尊,如果能和孟九宮聯手,他們進入到深處,恐怕就要輕鬆許多了。

「我們九宮金仙宗,對於這些事情,一向都不參合。」

孟九宮搖了搖頭,但是他的目光,卻微微閃動起來。

秦南聳了聳肩,不再多勸,盤膝而坐,靜靜等待,孟九宮本想藉此機會,和秦南過兩招,但突然間發生了點事情,他只能黑著臉離去了。

不久之後,凌嵐嵐到來。

得知秦南的想法之後,她內心輕嘆一聲,也不再多勸。

一個人非得去自尋死路,她能有什麼辦法?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四個時辰之後,六合禁區的大異變,終於發生了!

只見到,在飛越仙橋所達的那片神秘大地的盡頭之中,一道火紅的光芒,衝天而起,沒入天穹,將方圓數萬里的天空,都染成了一片火紅。

不止如此,古老的佛陀,神秘的仙影,龐大巍峨的魔像等等異象,在那其中,紛紛演化。

圍繞著整個六合禁區的寰滅黃河,也像是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河水竟是演化成了一頭頭巨龍,在其中不斷翻騰,咆哮,讓古城中的一位位修士們都是心驚膽戰。

秦南和凌嵐嵐聞聲而出,此時此刻,諾大的古城裡面,早已變的一片沸騰,響徹著各種各樣的聲音。

凌嵐嵐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等盛大場面,一張俏臉變的紅撲撲的。

轟轟轟!

突然之間,兩座古城之中,一共衝起了六道身影,每道身影都爆發出來了撼天動地般的恐怖氣勢,化作了無比璀璨的仙光,以著極其不可思議的速度,越過飛越仙橋,飛入其中。

「九天至尊入場了!」

「足足六位九天至尊啊!這次大異變,裡面到底有什麼?」

「誰告訴你只有六位的?據我所知,此次到來的九天至尊,已經不下於十位了,甚至更多!」

無數修士們,都是驚聲嘆道。

尤其是對一些修士來說,九天至尊在他們認知裡面,是整個九天仙域內修為最高的境界。

緊接著,一道道磅礴氣勢,接連在兩座古城內散發而出,使得整座古城,都是不斷搖晃。

一道道恢宏仙光,以著驚人速度,從城中飛出,沒入前方,鋪天蓋地,不計其數,景象壯觀。

「戰神仙瞳,開!」

秦南雙眸之中,白火燃燒,在那強大的瞳力洞徹之下,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譬如江覺仙王、祝罡仙王、古情仙王、骨魔老祖等等。

「是弄焰一族,紋古一族,無厄一族,崆峒一族,七目一族的族人!」

「諸王古島,萬重仙樓,還有極生門,菩提古剎宗,誅道門都派人來了啊!」

「光是上古百族裡面,就有七個古族現身了,要是算上那些沒現身的,還有正在趕來的,這次大異變,將有多少勢力參與啊!」

各種震驚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就連秦南體內的血液,都開始微微沸騰。

此次六合禁區的大異變,和升仙大潮不一樣,因為無論是強者,還是天才,都全部來了。

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秦南來到九天仙域之後,還是第一次參與這等盛世風雲之中。

「風雲變幻,群雄匯聚,看來這一次,斷天刀不會寂寞!」

秦南自語一聲,一頭血發,無風自舞,右臂更是嗡嗡震顫,散發縷縷刀意。

「這傢伙……」

凌嵐嵐撇了撇小嘴,但是一雙美眸,也是熠熠生輝。

外面的事情,果然非常精彩,說不定這一次,她也能獲得很多機緣,讓她有所突破。

鐺鐺鐺,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奇異的聲音,響在了天地之間,無數道飛向六合禁區的仙光大潮之中,突兀的出現了一群無比奇怪的人。

他們都穿著布滿了血色紋路的長袍,右手都拿著一根木杖,有的頂端細著銅鈴,有的頂端掛著巴掌大小的銅鼓,隨著前行,不斷發出聲響。

「這是……辟天古教!」

「什麼?辟天古教的人也出現在這裡了?」

「沒想到啊,這次大異變,竟然連那個最神秘的無上道統都給吸引過來了!嘿嘿,看來這一次,必須得進去了。」

一些天仙修士,立刻開口。

「辟天古教?」

秦南眼中也閃過了抹異光。

即便是他見識非常少,也知道這個辟天古教的人,基本上不怎麼出現在九天仙域之中。

並且,他現在所修鍊的問道之法裡面,只差辟天古教和九宮金仙宗,他就把十三大無上道統的問道之法全部集齊了。

「我們也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