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蕭元那戲謔的表情,幽泉王本想再度出擊的,它偏不信殺不死蕭元:「既然十億斤的力量殺不死你,那就二十億斤吧。」

幽泉王的大幽冥王體再度散發出幽冷的光澤,可是它剛要出擊,卻發現了自己身軀上的異樣之處。

「嗡……」只見它那身軀剛才和蕭元接觸過的地方,都凝聚出了饕餮的虛影,它們死死的咬在幽泉王的身軀上,大口大口的吸收起幽泉王的九幽氣來。

「什麼?……」頓時,幽泉王驚呼,眼中浮出了驚懼之色,只見它的拳頭、手肘、腿腳這些地方都凝聚出了饕餮虛影,讓它連自斷雙臂雙腳都辦不到,因為那些腿腳上的饕餮皆是在狠狠的拉扯著它,限制著它的行動。

這是蕭元在留在幽泉王身上的凶氣衍化出來的饕餮,雖然個不大,但卻是真正的饕餮凶氣,一個個有著極大的凶性。這也是剛才蕭元在鴻蒙紫氣停頓的剎那間想出來的辦法。

鴻蒙紫氣停頓的那片刻,讓他沒辦法躲避攻擊,不過反倒讓他心生這一計。

「啊……」幽泉王雙手雙腳都被數個饕餮虛影纏住,動彈不得,而它體內的九幽氣也在瘋狂的流逝著。

十億斤的力量竟然都掙脫不開這些饕餮的纏繞,幽泉王陣的加持也抵擋不了饕餮的吞噬之力。這一刻,幽泉王真的是恐懼了,在這麼下去,它不死也得淪為廢人,到時,海冊幽皇也會殺了它的。

若是和蕭元戰死,立下大功,興許海冊幽泉還有可能在凰神面前求情,讓它復生的。

「啊……今日我定要你陪葬。」話音一落,幽泉王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決然之色,它用僅剩的一點九幽氣,遊走在經脈之間,而這些九幽氣所過之處,幾乎每條經脈都碎裂而開,而後,一股極強的力量在它的體內悄然蔓延。

「哼,想自爆,沒門。」幽泉王想用自爆來和蕭元同歸於盡,可是蕭元豈能讓它如願?一個九級武聖的自爆,比起武帝的全力一擊還要恐怖,能夠頃刻間將這整座城池化為灰燼。

而尋常人等面對這一刻或許只能等死,等著同歸於盡,因為尋常人等沒有辦法阻止自爆,而蕭元卻是有,當下,就在幽泉王身體快要炸裂的前一刻,幾乎是沒有耗時,直接就來到了幽泉王的身前,一掌打入了龐大的鴻蒙紫氣進入它的體內,而後一手捏住其脖子,將其提在了半空。

本來蕭元想讓幽泉王自爆的,因為他想試試自己的七星之力能否承受得了自爆的威力,是否能夠也將其全部吸收。

到得現在,蕭元還不知道這七星之力到底有多強橫,能承受多大極限的力量衝擊。這七星之力固然是好用,可是若是連它的極限在哪都不知道,日後和那些至強者對戰也不會有太大的把握。

但是仔細一想之下,蕭元覺得這麼做還是太過冒險了些,萬一七星之力承受不住自爆,重傷了自己,雖然死不了,但是那會極為耽誤時間的。

所以,蕭元還是阻止了幽泉王的自爆。

「我的自爆……」幽泉王眼中的難以置信之色更濃,它此刻已經有氣無力,渾身的九幽氣所剩無幾,自爆竟然也被阻止,現在那所剩無幾的九幽氣都被徹底吸收,讓它連再次自爆的能力都沒了。

「你殺了我吧。」幽泉王較為虛弱的道,到這一刻,它是真的認清了形勢,也看清了自己和蕭元之間的差距,也知道自己沒有了再和蕭元戰鬥的餘力,連自殺的餘力都沒有了還能談什麼戰鬥呢?

它的生死已經完全掌控在蕭元的手裡。

更甚至,那一直不斷給它加持力量的幽泉王陣也變得暗淡無光,因為它體內的力量流失得太厲害,幽泉王陣加持給它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流失的速度。

「我可不會讓你現在就死,我對你這幽泉王陣挺感興趣的,想拿來用用。」蕭元冷笑道,他的確有些眼熱這幽泉王陣,他想拿回去安置在乾元城周遭,甚至拓印出更多的幽泉陣來,讓秦遙向天歌等人,每人都擁有一個。

雖然現在這幽泉王陣已經黯淡無光,卻是完好的,只要能將陣法上的靈魂印記抹除,那它便會成為無主之物,到時蕭元重新煉化一番便可再次使用。

只是,這靈魂印記在哪倒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不過,這可難不倒蕭元。

「沒用的,上面有我的靈魂印記,哪怕是我隕落了,靈魂被徹底抹除,可是那靈魂印記仍舊存在,你用不了的,況且你也根本不可能知道靈魂印記的位置在哪……哈哈。」幽泉王像是終於找到一點佔據上風的事情,竟然大笑起來,它很樂意見到蕭元想要幽泉王陣卻又束手無策的樣子。

它自信,即便蕭元把幽泉王陣從地下搬出,也根本不能使用,即使將其拆符文全部掌控,抹除了自己的靈魂印記也無濟於事,因為想要使用陣法還得有一件尋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將靈魂祭獻給魔神蚩尤的座下戰神,蛟鯤。

「是么?」蕭元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的弧度,看上去有些滲人。只見他的另一隻大手蓋在了幽泉王的頭頂之上:「你不知道有一種招術能夠吸人記憶么?」

「什麼……啊,不……」

……………………

幽泉王的驚懼之聲傳得老遠,震徹了整座幽泉城。

而在這時,虛空之上突然風雲變幻,電閃雷鳴,黑壓壓的烏雲不知從何而來,竟然都聚集在了城池之上。

在那中心處,雲層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而在真空地帶的邊緣,那些雲層猶如水波一樣,形成了一圈圈漣漪。

「咻……」一道刺眼的光束從虛空爆射而下,直接擊打到城池中心處。

而那中心處方圓百丈,皆是被刺眼的光束籠罩,看不清其中到底發生了何事。

那些稍稍靠得近的魔物們皆是探頭,待在遠處,想要看看這光束是怎麼回事。

「是傳送陣,是傳送陣啟動了?」當下有明眼的魔物驚呼了出來,它是活過了上萬年之久的魔物,自然是見過傳送陣的。

當下所有魔物震驚,因為它們都是知道,這傳送陣已經萬年之久沒有啟動了,現在一啟動,這陣勢就如此驚人。

所以,可以想象,來者定然不弱啊。

「哈哈……」就在此刻,被蕭元緊緊捏住脖子吸收記憶的幽泉王大笑了起來,這大笑的面容讓它因為劇烈的痛楚而扭曲的臉龐更顯猙獰。

記憶被吸收,那痛楚真的是痛不欲生,就猶如有人拿刀將肉從骨頭上一點點的剝離一樣。可是,這樣的痛楚之下,幽泉王還能大笑出來,甚至用那痙攣般的語氣道:「海冊大將軍來了,你跑不掉了,哈哈哈……」

聞言,蕭元眉頭緊皺,面色也凝重起來,他自然是察覺到了那射下的驚人光束,而那光束射下的方向,正是傳送陣的位置。

顯然,那光束中傳送而來的,應該就是幽泉王口中的海冊大將軍,的確有些強橫,至少,蕭元現在就已經感受到了數道不弱的氣息朝他的方向飛奔而來。

「該死……」蕭元面色一狠,見到面容已經扭曲可仍在狂笑的幽泉王心中就是一股怒火:「哼,即便它們趕來了又如何,你的記憶也得歸我。」

「咻咻咻……」然而,就在蕭元話音一落時,從那還未完全消散的驚人光束中,陡然射來了數道箭矢。

其角度刁鑽,一箭直逼蕭元的咽喉,一箭直逼心臟,另外還有數道箭矢分別射向了蕭元的八方,直接將蕭元所有有可能的退路給完全封鎖。 ?「好傢夥……」對於同時射來的數道箭矢,蕭元也是面色變幻,這射箭之人絕對是一個狠角色。

這點,不管是從那四面八方的箭矢軌跡來看,還是那箭矢上所帶的驚人九幽氣來看,都是能夠感受到的。

數道箭矢完全鎖定了蕭元的退路,這射箭之人簡直是一招之下就要人命那種。

因為面對這數道箭矢,不管蕭元如何防守,都得中箭,先不說這些箭的威力如何,蕭元能不能承受得了,因為就連最起碼的躲避都辦不到。

你往左,閃掠出的時間恐怕剛好和那左邊箭矢的時間相同,只要一閃過去,立馬中箭。

其他方向同樣如此。

所以,這也是讓蕭元面色凝重的地方。

能夠感受到,這些箭矢皆是由特殊的材質製成,比起九幽玄鋼來也要硬上許多,上面凝聚著龐大的九幽氣,但是卻聚而不散,聚焦於箭尖那一點之上。

這樣的箭矢尤為恐怖,輕易就能越級擊穿比起那射箭之人強上數倍的強者的身軀。

「哼,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饕餮皇族的饕餮之力,吞噬天地。」然而,面對數道箭矢,蕭元雖然感覺棘手,但也並非毫無辦法,只見他放開了幽泉王的腦袋,但同時也凝聚出了一隻饕餮虛影,幫他咬住幽泉王的腦袋,這樣一來,他同樣可以繼續吸收其記憶。

而後,他雙手持饕餮長槍,又從其中抽出了一絲精純的饕餮凶氣,以這凶氣凝聚出了一張數千丈龐大的血盆大口,將數道箭矢的軌跡全部包含在了大口之中。

「轟……」然而就在這些箭被吞噬的剎那,直接在饕餮的身軀內爆裂了開,就像是密密麻麻的細小的箭四濺而開一般,其威力讓人心悸,即便那爆炸的波動被饕餮虛影緊緊包裹,同樣能感受到其氣息。

「居然妄想抵擋我的箭,真是可笑。」見那所有箭都在饕餮口中炸裂而開,一道聲音也從傳送陣的方向傳來。

隨後只見一個手持一張弓,身軀上還背負著一張弓的身影出現,踏立在離蕭元萬丈之外的虛空上,正冷笑著看著那饕餮體內爆裂的箭矢。

除了兩張弓外,它渾身還布滿了鱗甲,身姿完全成人形,並且極為矯健,若是以來人類比較的話,是屬於筋肉人那種。

除了這道身影,還有著另外三道身形不知何時出現的,它們都站立在射箭身影的不遠處,冷冷看著那箭矢爆炸后引起的恐怖波動,臉上一陣冷笑和不屑。

「幽泉王這傢伙真是廢物,連一個饕餮皇族都收拾不了了,真是丟盡了我們凰神地界的臉。」其中一個身軀魁梧,渾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身軀有著三丈高大,背後還背著一把巨斧的身影沉聲道。那沙啞的聲音非常低沉,猶如一隻猛虎發出的聲音。

「誰說不是呢?幽皇大人讓我等跟隨將軍前來抓捕那兩個人族之人,沒想到這一來就碰到饕餮族的人來鬧事。」說話之人手持長劍,身著青色長袍,看上去已經完全是一個人類的模樣,若不是它身軀上時刻散發的九幽氣,怕真的會以為他是人族。

「這饕餮皇族竟然又過界了,欺我凰神族地界無人么?」這最後一個說話之人,身穿黑色鎧甲,背負紅色披風,身材也足有一丈高大。它站立於其餘三人之首,顯然是這幫魔物的首領。

而從話語間來看,它們便是海冊幽皇派來的人。

那為首之人自然就是海冊大將軍,幽冷禪,幽皇的左膀右臂。

其餘三人,皆是常年跟隨著幽冷禪南征北戰的心腹。

被幽泉地界的魔物們稱作冷禪三絕,絕劍、絕斧、絕箭。

這是幽冷禪給它們取的名字,幽絕劍、幽絕斧、幽絕箭;它們從小就跟在幽冷禪身邊,沾染著不少殺戮之氣。並且每一人都身懷絕技,先不說別的,就剛才幽絕箭射那幾箭就足以顯露出它們的實力有多強橫了。

所以,它們即便面對饕餮皇族同樣面不改色,一點也不懼怕。要知道,其餘的魔物們早已嚇得尿褲子,即便那些閑散的九級武聖的魔物,同樣如此,因為它們根本不敢招惹饕餮皇族。甚至是那些和饕餮同等級的皇族也不願和饕餮一族過多的糾纏。

當然,也有例外,海冊幽皇就並不懼怕饕餮族。它們都是皇族不說,且兩個皇的境界都是相差不多的,都是已經進入了半步武帝千年以上的存在。

所以,它們此刻皆是冷笑的盯著那箭矢爆裂后的恐怖波動,見饕餮虛影快要被爆炸引起的恐怖氣息撐爆,臉上的不屑之意越來越濃。

只要饕餮一旦爆炸,恐怖的波動衝擊而出,絕對能夠斬殺蕭元的,而它們之所以沒有繼續動手,一來也是有些忌憚馬上要爆炸開的恐怖波動,二來是它們非常自信那爆炸的力量足以抹殺蕭元。

「吞噬天地,吞噬之力給我破。」可是,在這道聲音響起時,它們那不屑的冷笑生生僵住了。

隨後,只見快要被撐得爆裂的饕餮快速的乾癟,恢復到了先前的形態。

而那些恐怖的力量也不知去了哪裡,竟然瞬息間全部消失了。

「怎麼可能……」幽絕箭震驚的望著憑空消失的那些氣息,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這是它用箭這麼多年來,第一個沒有殺死之人,還是一個九級武聖不到的傢伙,對於它來說,完全就是恥辱。

「哈哈……,沒什麼不可能,區區幾隻箭矢還能傷到我不成?海冊幽皇座下爾等,不過如此嘛。」蕭元將那些箭矢爆炸的力量吞下后,也是極為不屑的道。

不過那心中卻是已經凝重到了頂點。因為這才僅僅數箭就讓他感覺有些吃力,就算是運轉七星之力,也是廢了好大一股勁才將其徹底吸收下去的。

若是多來幾支這樣的箭,那他真的什麼都不用做了,完全就只能抵擋箭矢,連還手之力都不會有。

而除了這射箭之人外,還有著另外三道沒有出手的身影,若是它們一起出手,蕭元相信,自己怕是不一會兒就能敗下陣來。

「原來是有些本事,不過,即便你有著一點本事,今日也休想走出這幽泉城。」幽冷禪憑空凝聚出一張將軍椅,緩緩的端坐到了上面:「別天真的以為擋下了絕箭的幾支箭就有能耐了,念你也出自皇族,本將軍給你皇族應有的尊嚴。」

「束手就擒,自廢境界,這樣本將軍給你留個全屍,並送你回饕餮皇族安葬!」幽冷禪冷冷的道,那氣勢大有凌駕於饕餮皇族之上的感覺,完全就是那種常年南征北養成的上位者氣息:「不然……」

「哦?不然怎樣?」蕭元饒有意味的問道,他仍舊在繼續吸收著幽泉王的記憶,腦中更是不停打著轉,在想該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不然,本將軍也只能將你殺了,讓你屍骨不全,死無葬身之地。」幽冷禪繼續冷道。

「將軍,他就是那兩個人族之一,他們的真實身份是饕餮皇族,人族的身份是他們假扮的,他們是奉龍帝之命前來救霸劍空的,而霸劍空已經被他們救走。」幽泉王在這時也是痛楚的嘶吼著,他忍著腦海中傳出的劇痛,口齒不清的道。

雖然它的聲音模糊,但是卻能聽清它說的是什麼。

「動手……」聞言,幽冷禪眉角一挑,眼神冷了下來,只見它揮了揮手,絕劍、絕斧、絕箭三人身形便動了。

竟然敢假扮人族前來救霸劍空這個霸氏餘孽,簡直是找死。霸劍空可是凰神親自下達命令要通緝的,別說是它幽泉王已經被海冊幽皇下達了死命令,就連海冊幽皇也被凰神下達了死命令,抓不到霸劍空,幽皇都得退位。

所以,身為幽皇的左膀右臂,這容不得幽冷禪不重視,當即就對蕭元產生了殺心。

不過,它知道現在還不能讓蕭元死,因為霸劍空已經被他們救下,想要知道霸劍空此刻在哪,必須得留活口,不然,若是讓霸劍空逃到了龍族的地界上那就麻煩了。

「咻咻咻……」絕箭雖然是一個箭手,但是那境界已然已經達到了神級,能夠被稱作神箭手了,只見它飛快的飛奔於各個高地之上,一連射出了十道箭矢,而這還未完,在這十道箭矢射出之際,又是十道箭矢緊跟其後,並且這些箭不停轉換著軌跡上下浮動,是完全鎖定了蕭元氣機的箭矢。

這樣的箭,不管蕭元怎麼逃,它們都能追擊上來的,只有徹底的擊中蕭元或者被抵擋而下,才會停止。

「戰天斧。」只見絕斧狂奔在大地上,龐大的身軀震得地面搖晃,它抽出了背後的巨斧,直接以迴旋狀朝蕭元扔了出去。

說實話,它這身軀,這攻擊的氣勢看上去比起盤荒來更加具有震撼性,甚至,不難感受到它那力道,足有十億斤以上,是盤荒的數倍。

而那持劍的絕劍身形快得可怕,在蕭元的眼中閃掠出了數十道殘影,根本分不清哪一道才是它的真身,並且每一道殘影都帶著真實且恐怖的劍氣斬向蕭元。 絕劍、絕斧、絕箭三人恐怖的攻擊紛紛逼向蕭元,絲毫不懷疑,哪怕蕭元此刻恢復了半步武帝的境界抵擋這三人的同時攻擊怕是也夠嗆。

「哼,說出霸劍空身在何處,我現在就讓它們收招。」幽冷禪冷冷的道。它看得出蕭元面對三人感覺很棘手,甚至內心升起一抹無力感。

雖然這饕餮一族先來鬧事,但是它幽冷禪不是傻子,也不想把事鬧得太大,若是將蕭元真的給殺了,龍族就算不說什麼,也會找些借口來生事,到時惹得幽皇和凰神不高興,這責可得它來背,它不會蠢到做這種事的。

所以,能勸降,是最好的,若是不能,那便以武力威懾再勸降,若還是不能,那才真正的動手,動手擊敗了對方后可還不肯降的話,這最後才能殺下手。

所以,它才開口勸誡到。

然而,蕭元根本沒有理會它,只是面色凝重的注視著襲來的三人,這個時候,他吸收幽泉王的記憶已經到了關鍵階段,還得需要十息的時間才能吸收完成,而下方的霸劍空和林紫月本來已經將幽泉王的魔靈石收刮完成,但是剛才蕭元在幽泉王的記憶中又有了一個新的發現,當即便傳音讓他們去尋找藏在胭脂扣地下密室中的一個東西,所以現在還未上來。

「切……既然如此,只能放手一戰了。」瞬息間,蕭元的身軀上爆發出了強猛的氣息,他收回了饕餮長槍,拿出了撐天柱。

不過,他雖然收回了饕餮長槍,但是那饕餮的凶氣卻持續的加持在自己的身軀上。

所以,他身後那巨大的饕餮虛影沒有消散,那困住幽泉王的饕餮也沒有消散,甚至,他加大了困住幽泉王的饕餮的七星之力,讓得此刻的幽泉王所有力量枯竭,就連那卍字也開始崩碎了起來。

「給我破……」蕭元現在使用撐天柱可謂容易了太多,自他和離水結合之後,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發生了質的蛻變,一拿起撐天柱心中就產生了一種能夠戰天戰地的感覺。

撐天柱在蕭元掌中變得百丈龐大,他提著撐天柱,身形暴掠而出,渾身的凶氣內湧入了極濃的鴻蒙紫氣。

對於三人恐怖的攻擊,竟然絲毫不管不顧,直接朝幽冷禪的方向暴掠而去,顯然,蕭元是想要擒賊先擒王。

「鐺鐺鐺……」無數金屬撞擊的聲音響徹,二十支箭矢,數十道劍氣,還有一把巨斧同時擊中蕭元,可是蕭元的身軀仍舊像沒事人一樣身形繼續瘋狂的朝幽冷禪暴掠而去。

「怎麼可能?」最為震驚的是絕箭,它從未為了殺一人而一連射出二十支箭,要知道,它的每一支箭都足以射殺一尊八級武聖,全部匯聚在一起,射手兩尊九級武聖不在話下,甚至是武聖九級巔峰。

可是這些箭射中蕭元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便失去了其原本應該有的威力,僅僅就像普通的金屬撞擊在一起一般。

「是他手裡的那塊東西……」絕劍陰沉的道,見蕭元抵擋下它們三人的同時攻擊後身形繼續朝幽冷禪逼近,眼中儘是凝重之色:「休想。」

「絕斧,攔住他。」只見絕劍大吼道,身形也快速的朝蕭元追擊去,並且那長劍之上更是凝聚出了一道千丈龐大的劍氣,直接朝蕭元的身影斬下;讓人更加驚懼的是,這龐大的劍氣,並非只有一道,只見在離蕭元身軀不到百丈時,瞬間分裂成了百道。

可以想象,百道千丈龐大的劍氣遮掩了整片虛空,在這範圍內的所有事物,都不能倖免被這恐怖的劍氣所斬。

「暴雨箭。」而絕箭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然平行的追上了蕭元,在數百丈開外,射出了鋪天蓋地的箭矢,那密集程度,就像是黑壓壓的潮水湧來。

這箭術,的確驚人,就算是月明也沒有這樣的箭術吧。當然,得除開三箭驚穹這樣的箭法。

「哼,跳樑小丑,你們來時便已經給你們說了,我會讓你們見識真正的饕餮之力。」蕭元的歸元神術運轉到極致,將七星之力也提升到了他能感受到的最大程度,此刻在他身體周遭的數丈範圍內,都是有著七星之力,隨後他猛然一揮撐天柱,身軀上一丈範圍浮現一層光膜,將三人恐怖的攻擊全部擋了下來。

剛才的蕭元也是如此,第一次身軀承受了如此強大的攻擊能夠沒事,也是因為這光膜。而此刻他又承受了比先前還要強大的攻擊,同樣毫髮無損。

這光膜是撐天柱的,蕭元見離水使用過一次,他之前雖然不會,但是和離水結合后,腦海中就已經有了這使用的方法。

而那些攻擊被擋下之後,還未來得及爆炸,就全部被蕭元的七星之力吸收了。

「還給你們。」蕭元將剛才吸到的所有力量都匯聚在了一起,湧入了他身後的饕餮虛影中。頓時,只見饕餮張開了大嘴,噴射出驚人的黑色光束,橫掃整片虛空。

直接將絕箭和絕劍給擊飛了出去,而絕斧卻是在死扛著那恐怖的光束,因為它在三人當中本就屬於肉盾,力量強大,防禦強大,只是速度卻要弱上許多,它的身軀上也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黑色光膜,死死的扛著饕餮射來的光束。

這光束是先前他們三人攻擊力量的結合,威力巨大,根本不是絕斧能夠抵擋的,只見它那巨大的身軀被逼得不停後退,雙腳在地面上呢拉出了深深的溝壑,甚至那黑色的防禦光膜也不停地龜裂而開。

「咔咔……」防禦光膜最後還是沒能抵擋黑色光束,完全的碎裂開來。黑色光束在沖碎防禦光膜的那一刻,直接將絕斧巨大的身軀給轟飛了出去,在其腹部也留下了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隨後,蕭元沒有要停手的意思,轉身又繼續朝幽冷禪而去,沒有了三人的阻攔,他能以最快的速度殺掉幽冷禪。

見自己的手下僅僅三個呼吸間就被蕭元全部解決,幽冷禪先前那淡定自若以為吃定了蕭元的神情頓時一轉,成了凝重之色。

「我道是為何如此猖狂,敢獨身闖我幽皇地界,原來是的確有些本事。」幽冷禪見蕭元朝自己瘋狂的奔來,雖然凝重,但也並未出手,仍舊靜靜地端坐在將軍椅之上:「不過,你當真以為本將軍的手下這麼好對付的么?若是如此,怕是太過愚蠢了。」

幽冷禪那自信和上位者的氣息又散發了出來,它能登上幽皇地界內的大將軍,成為幽皇的左膀右臂,可不是靠著魚目混珠和唬人得來的,完全是靠著那過硬的實力走到今天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