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得此情景,讓得秦凡也是一陣驚愕,沒想到這煉帝之境的武者竟然直接逃跑了,而秦凡也懶的理他飛速的來到那那美麗女子陸妍馨的身邊,

話說:秦凡對於那猥瑣的胖子的逃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妥,其他眾人只有驚駭來形容心中的心情了,煉帝之境的武者面對一個煉皇境界的秦凡,怎麼竟然沒有勇氣交戰,直接逃跑,更多的是對秦凡實力的驚恐,煉皇六重之境的攻擊竟然將煉帝之境的武者打傷,甚至逃跑,

「嗯,抱歉了,我得先找個地方給你療傷,」

此時還不待那美麗女子陸妍馨說話,秦凡就抱起了她,

「嗯,蕭兄,葉兄,你們先行,我自會找到你們,」

說完秦凡再次以一種他們驚駭的速度,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他們眼前,他現在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那個來查看那美麗女子陸妍馨的傷勢,

秦凡此刻抱著陸妍馨,只覺得陸妍馨渾身滾燙,不但鼻子時時迎來陣陣沁人清香,更要命的是陸妍馨那豐滿而柔軟的身軀不停扭動著,極不安分,一直不停留的不停的摩擦著秦凡,

此時秦凡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痛苦並快樂著,而陸妍馨的身體每一次從他身上摩擦過,都讓他不自禁的產生一些從來沒感受過的悸動,

然而此刻的陸妍馨也羞憤異常,自己竟然在一個男人身上如此放蕩,可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給她帶來一種快感,身體也不受控制的摩擦起來,

無奈,秦凡只好快速的奔跑,精神力也四處的掃蕩著,隨即秦凡猛然的停了下來,發現這裡的山坡地型奇特,怪石林立,大大小小數之不盡,

隨即秦凡的精神力在石林之間穿行著,突然發現一塊看起來並不出奇的石塊後面有著一丈許長寬的洞口,十分隱蔽,如果沒有精神力,恐怖很難發現此地了,

「嗯,」

「啊,」

……

然而隨著陸妍馨開始微微呻yin了起來,秦凡心中亦是一緊,低頭看去,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閉上了眼睛,現在似乎正受著極大的痛苦,豆大的汗珠將整個額頭都布滿,甚至連面紗也濕透了,

秦凡見了,心中一陣心悸,隨之手不受控制的輕輕將面紗取下,

面紗落下,一張精緻動人的臉龐出現,

話說:這是秦凡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看到陸妍馨的真面目,入目的瞬間,秦凡就頓時呆住了,

白若玉雪的肌膚,瓜子臉,朱丹唇,小巧高挺的鼻子,再加上一雙水汪汪泛著迷離之光的雙眸,這一切集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美得令人無比心動的美女啊,

「嗯,」

「啊,」

然而就在這時,陸妍馨丹唇微動,再次輕呻yin一聲,嬌媚的聲音讓她那美麗的面容帶上了一份詭異的妖艷,

緊接著,陸妍馨又一次呻yin一聲,然後接著竟然開始用手撕扯自己的衣衫起來,

見狀秦凡心中一驚,連忙運轉靜演之力輸進陸妍馨的體內,幫她平息體內的源氣,

然而陸妍馨依然在輕呻yin著,身上的衣服被拉扯得連雪白的內衣都露了出來,這直接讓秦凡看得一陣目瞪口呆,

此刻那陸妍馨此時身軀扭動的更加劇烈了,猛然竄了起來,那張誘人的小嘴兒在秦凡驚駭的眼光中直接印上了他的嘴唇,

秦凡此時都來不急說一聲:「我保持了十六年的初吻啊,怎麼就這樣沒了,”

…… 隨著,兩唇相觸,秦凡只覺得嘴上傳送來一陣冰冰的,軟軟的,淡淡的味道,卻是直入心扉的感覺,他還沒從這感覺中回過神來,讓秦凡一陣神往,

此時神智不清的陸妍馨此時卻像是久困沙漠之人一般久旱遇甘霖,雙手緊緊抱住秦凡的頭,彷彿在索求著什麼,秦凡頓時愣了,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

「轟,」

此刻秦凡腦中一片空白,一切都來得太快,快到秦凡沒有任何的反應,

……

總裁,樑子結大了 畢竟,秦凡是經過正統的教育的人,從小學習各種禮儀,包括男女之事,

然而,這可是秦凡第一次與陸妍馨這種傾國傾城的美女如此的親昵,秦凡這十六年來甚至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碰過,除了母親的手外,現在直接與陸妍馨親吻在一起,

此刻秦凡直接蒙在了那裡,而那陸妍馨這時還不滿足,不過陸妍馨也是第一次如此親密的對待一個男人,眼神之中帶著抗拒,又有一種索求,形成一個矛盾的眼神,

秦凡推開那陸妍馨,兩人面對面相視,陸妍馨美麗的面頰已經潮紅潮紅,呼吸急促,身體還在輕輕的顫抖著,

一股股呼吸的熱浪打在秦凡的臉上,暖暖的,非常的清新,讓秦凡突然之間都有了一種期待,

但是他知道不可以,他跟這個女子還沒有真正的感情,

看著秦凡英俊的面容,陸妍馨已經無法抗拒自己心中的衝動,開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秦凡急忙擋住她,

頓了頓,隨即秦凡突然間回過神來,雖然他剛才不知道陸妍馨為什麼有如此的表現,現在秦凡也明白過來,這陸妍馨想必是中了那猥瑣的胖子的欲女催心散,怪不得那胖子當時笑的那麼猥瑣和Yin盪啊,

「嗚…我好難受…你幫幫我,求求你,求求你,幫幫我好嗎,」

此刻的陸妍馨哭泣著,身體顫抖著,更加瘋狂起來,整個嬌弱無骨的身子直接貼近秦凡的懷中,身軀不停的扭動起來,那雙柔軟的小手在秦凡身上混亂的摸著,豐滿的嬌軀恨不得能整個融入秦凡的身軀里,

現在的秦凡十分的痛苦,強忍著陸妍馨身上傳來的那種美妙的感覺,不停的往陸妍馨身體內輸著力量,來幫她緩解源氣的暴動,

然而此時的陸妍馨可不了解秦凡現在的痛苦,她的靈魂好像已經被出賣,她的身體好像已經被控制,

秦凡的身上有種令她瘋狂的氣息,不停在秦凡的臉上親吻著,那雨點般的親吻在加上那陸妍馨那水靈柔軟的臉蛋兒,

頓時秦凡更加的痛苦了,

此時那陸妍馨又開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了,雪白的肩膀已經露了出來,連胸前的白色內衣都露出一角,深深的勾勒出現在秦凡眼前,

緊接著秦凡腦海瞬間一熱,鼻血差點流了出來,這陸妍馨實在是太漂亮了,太誘人了,

此時的就連秦凡都有些快要無法控制人類的原始的yuwang,

這時,突然秦凡想起了她是冰屬性修鍊者,再加上自己的靜演之晶的力量,正常情況下,靜演之晶的疏導,可以使人意識變得清醒,

一股淡淡的靜演之力從秦凡身上傳了出來,隨之秦凡身上的溫度也快速的降低著,那陸妍馨的動作小了許多,她體內暴動的冰屬性源氣也漸漸平息,秦凡暗暗的輸了一口氣,

儘管陸妍馨她體內的冰屬性源氣平息了,但是陸妍馨的臉色變得更加的紅潤了,秀眉微蹙,柔唇輕啟,那雙水汪汪的美眸迷離的盯著秦凡,一絲恍惚,還有一絲朦朧的羞意和掩藏在最深處的狂熱,她的眼波中還隱藏著秦凡說不清的嫵媚的光芒,

此刻秦凡被她盯著,心中一片火熱,隨即一股股冰寒的氣息在秦凡身上流動著,隨之秦凡心中的火熱也漸漸消失,

然而就在秦凡剛剛暗暗鬆氣的時候,那陸妍馨再次緊緊的摟住了秦凡,更加愛瘋狂的索求起來,

本來她就非常的燥熱,恨不得脫光所有的衣服,猛然感覺到一股冰寒的氣息,頓時定在了原地,

然而僅過了一會兒,陸妍馨的身體再次擺動起來,眼含狐媚的春色,

秦凡漸漸平息的Huo熱再次高漲起來,任那個男人在一個絕頂美女的這樣的索求,也不可能沒有反應,況且秦凡對這個陸妍馨還是很有好感的,

話說,秦凡何曾有過如此經歷,女人的身體本來就十分的吸引他,而且秦凡這十幾年來對女人始終保持著,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態度,而現在他不同了,他擁有可以成為絕世強者的潛質,對女人也就不是那麼排斥了,

「撕啦,」

然而在秦凡愣神的一瞬間,一個(自己想哈)的女人任何人都無法抵抗,尤其是像陸妍馨這般如此美麗的女人,秦凡雖然抗拒,但是此時自己好想被什麼控制了一般,

秦凡再也忍不住輕輕的抱住了陸妍馨,而那陸妍馨再次找到了秦凡的嘴唇,雖然很生疏,雖然依舊有些抗拒,但是陸妍馨總算是觸碰到了,

良久良久,四片嘴唇分開,

竟然依依不捨的發出一個可恥的聲音,

四目相對,陸妍馨渴望的眼神讓秦凡有些無法承受,但是他必須要停止,就在陸妍馨想要將秦凡推到的時候,秦凡急忙抓住陸妍馨的肩頭:「聽我說,陸妍馨,你要控制自己,我們不能這樣,懂嗎,」

此時陸妍馨陰火上涌,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斷地靠近秦凡,身體之中的渴望讓她無法控制自己,

看著陸妍馨嬌媚的神情,美麗的容顏,潮紅細嫩,吹彈可破的肌膚,以及身上的火熱,讓秦凡實在有些無法忍受,

「我好難受,秦凡,真的,你幫幫我,好嗎,」陸妍馨被秦風阻擋著,只能苛求道,

「TMD,拼了,老子這是為了救人,」

秦凡鬆開手,將陸妍馨擁入懷中……

「秦凡,」

突然,秦凡腦海中突然想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老師,」

然而本來壓在陸妍馨身上不停摸索的秦凡頓時就如一盆涼水臨頭澆下似的,猛然醒了過來,

「老師,我不能這樣麽,」

聞言,帝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嗯,是的你目前不能,」

待得帝老說完,秦凡強忍著吃了這陸妍馨的衝動,將陸妍馨從自己的身上拔開,盤腿坐下,

隨之一股股靜演之力在體內運轉起來,可是那陸妍馨再次撲來不停摩擦著他的身子,那對堅挺也不斷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體內本來已經快熄滅的火焰現在變的越來劇烈起來,秦凡望著那瘋狂的陸妍馨的嬌軀使勁的吞著口水,

突然大量的冰寒之力湧出將秦凡瞬間冰封了,那陸妍馨只是抱著一塊冰塊不停的摩擦著,

隨即秦凡也封閉了自己的意識,大量的冰寒之力瞬間將山洞洞口冰封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陸妍馨終於輕輕呻yin了一聲,就失去了動靜,靜靜的躺在了被冰封的秦凡的懷裡,

血色的月光,照在林木上,投下斑斑陰影,

此時秦凡身上的冰層漸漸消失,那陸妍馨也落入了秦凡的懷裡,隨之秦凡醒了過來,身體里那股火也消失了許多,

「嗯,」

隨著那欲女催心散的藥力已經化去,陸妍馨嗯哼一聲醒了過來,但是卻還是沒有動作,她雖然昏迷,但剛才發生的事情卻蒙朦朧朧之間有一些印象,

此刻想著自己剛才『熱情主動』的一幕,甚至現在仍和秦凡保持著這樣尷尬的情形,陸妍馨一時間羞得甚至尋死的心都有了,心中萬千念頭閃過,打定主意死活不敢在現在這個場景『醒』過來,只好繼續裝作昏迷,

現在秦凡的精神力感覺何等靈敏,回過神來之後陸妍馨的變化一點都逃不過他的感覺,那陸妍馨原本緊抱著秦凡的雙手突然變得無力,身體變的僵硬起來,而且她的心跳驟然加快了數倍,

然而這種變化讓秦凡知道她怕是已經醒了過來,只因為害羞所以不醒來,只是不僅是她,秦凡自己現在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種尷尬的情形了,

頓了頓,左思右想之下秦凡也毫無計策,只好將計就計,也裝作沒有發現她已經醒來,故作鎮定的伸出雙手將她的兩個手拉開輕輕放下,

感覺到秦凡的動作,陸妍馨自然心中千萬個願意,順勢的將兩手鬆開落到地上,

至此陸妍馨都沒有動靜,雖然自己現在的樣子已經讓她羞愧欲死了,但是最重要的部位的衣服還是完好的,就沒有了動作,

隨即秦凡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陸妍馨,並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件衣服蓋在了陸妍馨的身上輕輕的走出了山洞,

然而就在秦凡走出去的一剎那,陸妍馨睜開了眼睛,立即感覺到自己身下(少兒不宜),不禁羞愧的俏臉通紅,自己竟然在一個陌生男人身上做出這樣丟人的事,

隨即連忙脫下那件已經濕透的內衣,從的空間戒指里拿出新的衣服,一陣冰水把身子洗了下,快速的換了衣服,

…… 悠地,這時陸妍馨也走出了洞口,抬頭就看見洞外的秦凡,俏臉不禁一陣通紅,二人就這樣對視著,秦凡也十分尷尬,不知道說點什麼,

「你…你還好吧,」

秦凡二人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住了,而秦凡也想打破眼前的尷尬局面,

隨即秦凡輕聲問道:「你沒事吧,」

聞言,陸妍馨低著頭說道:「我沒事兒了,謝謝你啊,」

說完,陸妍馨臉蛋兒上的紅潤之色已經暴露出現在她是多麼的羞愧了,

聞言,秦凡又嗯道:「嗯,沒事就好,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這個地方總感覺很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