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跟我一起航行嗎?”

……啊哦。

正題來了。

小豆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長長地“唔……”了一聲……隨後才沉聲道:“我想留在東海。”表情有些不確定,“東海再往外,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能夠適應那裏的水……還有,”她仰起臉,神情有些困惑。“那些跟我一族的傢伙都滅絕了嗎?明明在被困在弗洛忒島之前還能常常看到的。……果然還是想試着找找看。”

頭頂傳來山治微有些沉吟的聲音。“是這樣嗎……”眨了下眼睛,“這麼一說完全合情合理……原因採納。”

【戀愛指針爲您服務。目標人物:山治,HE進度增加10%。目前進度:85%。】

“成交。”她眯起眼笑,轉頭看了看黃金梅利號的方向,“準備中午出發?”

山治點點頭,“嗯,再跟我們走一程嗎?”

“不了。”她閉上眼,一臉愜意地把臉埋在他頸窩,“這座島是我在弗洛忒島常駐之前曾經的故鄉。”

山治露出胸口中箭的表情,“嘶……總覺得現在分別的話還嫌太快啊。”

她仰起頭,表情一本正經地盯了他一會兒。

“那就結婚吧。”

【……90%。】

山治顯然是又被神邏輯震了——茫了一會兒之後,啪地用手扶住了額頭,“不是說過那是男人對女人說的話嗎?……稍微也給我一點機會吧,公主殿下。”

小豆忍不住笑出聲來。

山治一臉待宰羔羊的表情看着她笑,撫在她發間的手慢慢滑落一些、落在披在她身上的西服上,悉悉索索地似乎在幫她把衣服再拉緊一些。隔了一會兒後他突然收回手,在她面前緩緩張開五指。

這回輪到小豆愣住了。

山治攤開的手掌上靜靜地躺着一枚戒指。

他拈着指間的戒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好在我也稍微做了點準備。”語聲一頓,有些鬱悶地拉長音嘆了口氣。“結果還是這種情況下……太失敗了。”

她露出驚異的神情,指尖輕一摩挲戒身:“這個……”

“人類結婚的信物。”山治捉住她摩挲戒身的手指,另手拿起戒指。

動作一頓。

“可以嗎?”

他輕聲問。

——擡眼就看到她一臉“太有趣了快試試看”的催促表情。

稍頓片刻,山治一臉無奈地將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尺寸正合適;修長手指勻速轉動戒身,他輕輕把戒指推了上去。

【95%。】

她一臉好奇,“所以只要戴上這個就算是‘結婚’了嗎?”

他把她戴着戒指的手拉到面前,咕噥:“人類女孩的話,大概會哭鬧着要求一場熱鬧的婚禮吧。”說着微微躬身,將她的手背虛貼在脣邊,一臉苦惱:“不過……還是請草率地收下它吧。”

她大度地拍拍他肩膀:“沒關係,在你找到all blue之後回來找我的時候補上吧。我聽娜美說這種‘追逐夢想的少年回老家結婚’的段子在人類當中很受歡迎呢。”

“……遵命。”山治更無奈了。“所以說到底都學了些什麼糟糕的常識啊……”

她只是笑。

……

天空泛起熹微晨光。

小豆站在梅利號離港的木堤上目送衆人起錨。

一衆海盜們頂着前一夜宿醉帶來的眼下烏青、站在甲板上大呼小叫地揮手衝她告別。

結果萬年彆扭的大劍豪不知道躲在哪補眠、完全不見影子,似乎連告別的意思都沒有。

沉重的船錨破水而出;片刻之後悅耳而沉重的的吱呀聲響起,黃金梅利緩緩離開港口。

小豆眯着眼看向立在船頭的山治。

他只是靜靜着望着她,脣角猶含着一絲微笑。

船身移動帶起對流的海風;他的金髮被輕柔拂起,顏色燦爛得彷彿要融化在旭日的陽光之中。

她擡手晃了晃戒指,用口型說道:

【約定好了。】

他勾脣應了。

【嗯。】

娜美說的沒錯,今天的天氣的確非常適宜航行;風帆滿鼓,梅利號很快便與港口拉開距離,漸漸船上人的面容亦模糊起來。

【……100%。】

【目標人物:山治,HE結局達成。】

小豆放下手,緩緩坐在木堤上。

嗯,內心一片祥和……有木有。_(:3)∠)_

想來想去……小王紙你,還是笑着就好了。

隨着太陽漸漸升高,四肢的力量開始流失。

微微晃動着懸在海面上的雙腳被光膜包裹,重新變作魚尾。

沐浴在陽光和煦的暖意下,小豆愈發覺得想睡了……

身後傳來低沉的腳步聲,間以金屬碰撞的細碎響聲。

小豆回頭看去。

索隆走到她面前站定。

小豆不由苦笑。“擅自掉隊來參加告別儀式的話沒問題嗎?”

索隆嗤笑一聲,“這麼沒出息的告別儀式還是免了吧。當初不是還一臉了不起的樣子說要一起航行到最後嗎?”

最後一次開嘴炮,說什麼也得贏到最後。小豆精神萎頓地閉上眼,“冒險是海盜的事,夢想是人類的事,我是海王類,只要考慮怎麼擺個漂亮的告別姿勢就夠了。”

“坐在這種地方就是你所謂漂亮的姿勢?”

骨頭彷彿都被太陽曬軟了,連坐着都嫌累。小豆慢慢俯□,臉埋在手臂裏,語聲越發輕了。

“囉嗦。我也想睡得漂亮一點,但是已經沒力氣遊了啊。”

下一秒就小豆覺得身周侵入一股陌生的氣息;她詫異地睜開眼,正對上索隆近在咫尺的、沒有溫度的目光。

他蹲□,穩穩地把她抱了起來。

臨到最後還能享受一把劍豪巨巨的真公主抱,小豆挺想開嘴炮嘲諷一句“難得這次不是抱胃殺”,可惜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擬態怪物們的遊戲 呼吸間隔不知不覺變得格外綿長,她疲憊地靠在他胸口。

身體一輕,他抱着她一躍而下、跳入海中,禹禹前行。

身體一分分沉入海水,她生出迴歸熟悉之處的安心感。 美漫之無限附身 沁涼的海水稍微讓她清醒了一些,慢慢睜開眼。

人魚的瞳仁流轉着剔透的蔚藍,彷彿盛了一小汪海洋。

已經連去看他臉上表情的餘力都沒有了;漸趨模糊的視野中,只隱隱能看到他胸口心臟位置的繃帶。

“伸手。”她輕聲說。

他依言擡起手掌。

她把手放在他手心,看着自己的手一分分變得虛化、透明。

指上的戒指被海水波動時粼粼的光斑映出漂亮的色澤;片刻之後,戒指無助地穿過她幾乎完全透明的手指,輕輕落在了索隆的掌心。

索隆低下頭,面無表情地看着手中的戒指。他稍稍鬆開了託着她後腦的手;指間柔軟的淡金髮絲並沒有被一併撩起,而是彷彿幻象一般穿過了手掌。

被他碰觸的部位倏地化作無數光點、悄然落入海中。

他始終沒有看她一眼,只是保持着那個姿勢、虛着眸光看向遠處的海面,直到懷中的溫度完全消失。

……

睜開眼再次看到時間迴廊裏熟悉的景象時,小豆還有些不適應。

……瀕死體驗傷不起,身心俱疲。_(:3)∠)_

小豆發了一會兒呆,轉眼看向身周錚亮的書架。

……喪心病狂,每次回來這個地方都會保留上一個世界的身體,看到倒影中金髮藍眼的少女倒影,小豆就又被微虐了一下。

正傷神呢,N’適時跑出來搶鏡:【居然就這麼用掉一次機會了啊。】

小豆把視線從手指上收回:“……哪壺不開提哪壺。”

N’罕見地沒有深度槽析下去,語帶笑意:【要暫時迴避、給你自我休整的時間嗎?】

小豆點開狀態欄一目十行地看,“不用,跟尾巴告個別就行了。”雖然一趟下來不賺反賠,不過跨種族體驗挺有樂,權當度假好了……

看到下面發現索隆居然也在攻略通記錄裏,狀態欄寫着一行娟秀的“True End”,小豆登時表情微妙極了。

神遊片刻後她關上狀態欄,“好了。”

N’語氣微妙,【恢復得還真快啊。】

小豆不接茬,舉手比了個開槍的姿勢:“任意門傳送裝置,On。”再在時廊裏呆下去估計她的心情會更糟糕……

【連接成功,傳輸倒計時中。】N’相當配合,【3,2……】

小豆下意識擡起手,視線凝在了手指的戒痕上。

爾後慢慢閉上眼。

……

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意識陷入黑暗、身體一輕”的步驟——

但這一次又有所不同。

——漸漸清醒過來之後,小豆便察覺到了異樣。

身體處在一片微妙的黑暗之中;五感像是被麻痹了一般,沒有任何可以辨認的聲音、光亦或是氣味。

倏地耳邊傳來細碎的嗡鳴聲。模模糊糊並不真切的詠唱,片刻後逐漸放大、清晰——

【……汝之身聽吾號令,託付吾之命運於汝劍。】

【遵從聖盃的召喚,遵從這意志、這天理者,立時回答。】

混沌的黑暗被一線微光撕裂。

身體驟然盈滿奇異的力量,彷彿本能驅使一般追尋那聲音的來處——

【在此起誓,吾成就常世一切之善,傳達常世一切之惡。】

【使汝雙眼混沌,心靈狂暴。】

【被狂亂之檻所囚之徒……】

【……吾乃此鎖的操縱者。】

作者有話要說:爆肝的七千字我簡直厲害得……誇我!!!!(喜悅地狂暴了

然後看到最後的部分你們應該知道是到了哪了……

比較熟悉原作的寶貝兒們看到最後兩句之後,請嘗試着去猜測糖哥惡意腦洞的極限(得意地打了個響觸

~感謝時間~

終於有時間坐下來寫感謝詞了!搖着尾巴作業中……愛你們每一人=///=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來玩久違的遊戲ww

ww扔了一個地雷 猛舔老情人_(:3」∠)_

隆包子扔了一個地雷 留言萌度高總是被你逗笑ww等等怎麼又開始刷地雷了快住手!!QAQ

隆包子扔了兩個地雷

隆包子扔了三個地雷

戀貓一族扔了一個地雷 嗚哇好久不見寶貝你還在!感謝不離不棄……

姬上扔了一個地雷 抱住小書袋舔_(:3」∠)_

T醬扔了一個地雷 沒餘額就別砸了喂浪費錢啊寶貝QAQ

SeiLaMiaLuce扔了一個手榴彈 嗚嗚嗚手榴彈硬度好評吞吞吐吐=///=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好久不見看到你沒拋棄我真好……

聽扔了一個地雷 充值這麼不方便就別浪費錢啊啊冷靜

蘭茉紫雯扔了第二個地雷 艾瑪第二顆了快住手QAQ

熊貓爺扔了一個地雷 好基友摸遍全身!!!!!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陸十五扔了一個地雷 舔死你( → →)

泥泥扔了第二個地雷 餵你也……這麼快恢復日刊帶膠布麼!!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阿尋扔了第二個地雷 我小天使!!!!!!!!!!!!!考試必過!!!!!!!!!親死你!!!!!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 → →) 寶貝你也是要恢復日刊的節奏啊

T醬扔了第二個地雷 嗚嗚嗚嗚嗚嗚(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得把你放在頭上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少女……你這是日均N雷的量了……

SeiLaMiaLuce扔了一個地雷後又扔了一個火箭炮??等……等等,這個數額太大了醒醒啊啊啊!!!日刊也就算了這是用數量彌補頻率的節奏嗎不————

T醬扔了第三個地雷 喂!喂!喂!快停下!!(:3 っ )3 3 3 46fate zero·陽鳩的禮讚

【在此起誓,吾成就常世一切之善,傳達常世一切之惡。】

【使汝雙眼混沌,心靈狂暴。】

【被狂亂之檻所囚之徒……】

【……吾乃此鎖的操縱者。】

撕裂混沌黑暗的微光化作燦爛光華、一瞬佔據了視野——

【汝爲三大言靈纏繞七天,穿越抑止之輪前來、天秤的守護者!】

小豆猛然睜開了眼睛。

被黑暗阻隔的視野驟然清晰;透過那一線光明,觸目所及的是包裹着自己的黑色焚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