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失敗了,那就只能離開,或者等待氣運戰場關閉的時候被排斥出去。

十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陸川不可能儲存那麼多食物,並且就算食物充足,十年時間也能把人給憋瘋了。

陸川總共纔多大?不可能憋得住的! 更沒有讓獸王等上十年,甚至連十天都不到。

當夜幕降臨,衆多靈獸都昏昏欲睡的時候,一道璀璨的光芒悄然升起。

這一次不是鋒銳的劍光,而是一顆熾白色的球。

轟隆隆!

爆炸,驚天動地的爆炸。

威力強大,波及範圍極廣。

半徑百米範圍內,所有靈獸全都被炸死。

【擊殺四級靈獸,進度增加33點!】

【擊殺四級靈獸,進度增加17點!】

【擊殺三級靈獸,進度增加3點!】

【擊殺四級靈獸,進度增加28點!】

【擊殺三級靈獸,進度增加2點!】

……

陸川躲進通天塔之後,在裏面睡了一覺,之後估摸着時間應該到半夜了,便開始做準備。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天生獸王,但憑藉對他戰鬥風格的分系,陸川認爲對方肯定不會離開的。

天生獸王乃是天生的王者,心高氣傲,看不起人類。

陸川不僅從他手中逃了,甚至還一招殺掉了一百多頭靈獸。

若是就這麼放棄,估計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除了自身原因之外,陸川暴露出來的東西也會引起對方的窺伺之心。

能夠儲存活物的空間法寶,就算是洞虛期、煉虛期的修士都會眼饞,更何況只是區區四級靈獸。

再加上靈獸的腦子不如人類,性格也多是直來直去。

陸川不僅招惹了他,還把寶貝露了出來,對方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因此,陸川休息了一陣之後便決定來一下狠得。

事實證明陸川猜對了,數不清的靈獸圍在周圍,給他創造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捏碎了一百來塊下品靈石製造出來的元氣彈威力極其恐怖,那些靈獸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被炸成了糜粉。

半徑百米,直徑二百米。

基本上所有的靈獸全都集中在了這個範圍之內!

陸川這一炸,炸出了水平,炸出了境界,炸出了氣勢,炸出了行業規範。

這一炸的細節若是傳出去,不知道會被多少人效仿。

只不過看上去很簡單,想要做到卻很難。

首先是祕術元氣彈,這個世界除了陸川之外估計沒有人知道。

雖然技術含量並沒有達到極高的程度,但能創造出來的用不上,而用得上的一般也創造不出來。

除了這個之外,通天塔也是個關鍵。

陸川在通天塔內部凝聚出了元氣彈,之後返回到了氣運戰場。

將元氣彈釋放的瞬間,陸川又返回到了通天塔內部,藉此避開了元氣彈爆發的傷害。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容不得半點失誤。

要不然的話,陸川就會跟這些靈獸一起被炸成糜粉。

經過這一炸,銀月狼、披甲野豬、烈焰獅基本上算是死光了,僅剩的那仨瓜倆棗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接下來,就是你了!”

陸川冷哼一聲,默默地掏出了玄光劍。

“好恐怖的力量!”

Wшw◆T Tκan◆¢ ○

天生獸王十分謹慎,自始至終都停留在天空沒有下來。

座下的靈獸累了,那就換一頭,飛的沒力氣了那就去遠處休息。

也正是因爲他的小心謹慎,這才免去了一劫。

“還好還好,他不會飛!這麼強大的修士,要是會飛的話……”

天生獸王喃喃一聲,他打算撤了。

之前圍攻陸川,是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然而此時此刻,他的信心直接被炸飛了。

什麼信心不信心的,什麼實力不實力的,一千多頭靈獸瞬間就沒了,難不成他還能單挑一千頭靈獸不成?

並且陸川還擁有通天塔這等寶物,就算打不過也可以躲起來。

真要死磕的話,根本耗不起。

靈獸不能靠的太近,因爲靠的太近的話難免又被炸一波。

靈獸也不能靠的太遠,因爲太遠的話指不定會有別的法寶可以逃跑。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至於鐵爪獵鷹……

還是算了吧!

這是飛行靈獸,天空纔是它們的戰場,落地之後連三成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來。

除此之外,想要從天空落到地面,就算全速飛行也得三個呼吸時間。

這段時間並不長,但卻足以讓陸川做出反應了。

簡單點說,現在的局勢就是陸川坐擁不敗之勢,而獸王也是如此。

兩個人誰也拿誰沒辦法,耗下去的只會兩敗俱傷。

想到這裏,獸王立刻決定離開這裏。

他再也不想見到陸川了,一分一秒也不想。

可惜他想得和好,現實卻極爲殘酷。

就見陸川取出一把極品法器級別的長劍,之後邁步踩了上去。

天生獸王:“???”

獸王一臉懵逼,眼睜睜的看着陸川踩着劍飛起來,之後一條狼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懷裏面。

“臥槽!”

獸王爆了句粗口,立刻命令鐵爪獵鷹攻擊,而他自己則是乘坐鐵爪獵鷹轉身逃竄。

獸王的反應很快,可怎麼可能快的過御劍術,怎麼可能快的過風刃?

就見數不清的風刃跟發瘋一般向着他射去,圍在邊上的鐵爪獵鷹跟下餃子一樣不停的往下掉。

小銀子簡直是菜雞殺手,低於四級的靈獸或者低於煉氣期的修士來多少死多少。

疾風之力給陸川的話,最多就是讓他走路帶風。

可給了小銀子之後,竟然開發出了這麼多的用處。

假以時日,陸川毫不懷疑小銀子能直接乘風而飛了。

鐵爪獵鷹不斷被風刃分屍,一大片一大片的死。

看到這一幕,天生獸王終於慌了。

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了,他爲什麼會鬼迷心竅的在這裏蹲守?爲什麼不早早離開?

如果在陸川消失的時候他就放棄的話,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還是他的獸王,帶着數千頭靈獸到處馳騁,而陸川則是繼續四處遊蕩。

在抵達天宮之前,兩個人基本上不會再見面。

而到了天宮後,只要他小心一點,也不是沒有機會逃出陸川的毒手。

然而現在全完了,烈焰獅、銀月狼、披甲野豬,超過一千頭的三級和四級靈獸全都死光了。

並且不僅如此,自己帶來的這一千來頭鐵爪獵鷹也死的差不多了 。

用不了多久,當後面負責阻攔的鐵爪獵鷹全部被殺之後,他也將會不如後塵。

落到地上,砸成一灘爛肉。 獸王心中慼慼,他想過很多死法。

被某個桀驁不馴的靈獸偷襲,被某個強者擊殺,或者是被一羣人設計圍攻。

死法很多,但沒一個都跟現在所面對的情況不同。

一人一狼,殺了他兩千多頭靈獸,更是把他逼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要是有的選擇,獸王絕對不會再跟陸川爲敵了。

他會躲着陸川遠遠地,有條件躲得遠遠的,沒條件創造條件也會躲得遠遠的。

“吾命休矣!”

天生獸王心中感嘆,此時他沒有恐懼,沒有絕望,只有坦然。

不管是人類還是靈獸,無論是煉氣期、化神期,還是更強大的修士,都有面對死亡的那一天。

死亡並不可怕,生不如死纔是最痛苦的。

很幸運,天生獸王馬上就要面臨這樣的境地了。

“立刻落地,不然就把你大卸八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