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修鍊時空聖典,第一步便是先通過特殊手印,喚動沉寂在識海中的時空印記,將印記完全掌握。然後,再通過另外一種手印,將時空印記催動起來,於天地冥冥之間,汲取時空之力,融入體內。 時間流逝,八天之後。

只見到,一縷縷灰濛濛的氣息,像是一頭頭蛟龍一般,在秦南體內不斷的遊走,使得秦南整個人的氣質,變得無比神秘,彷彿籠罩了一股大玄機一般。

忽然間,秦南識海之中的那枚時空印記,開始劇烈震顫起來,像是被注入了一股無比龐大的力量一樣,竟然緩緩膨脹蛻變起來,最終化為了一朵三瓣蓮花。

這,便是時空聖典的第一重!

修鍊成第一重之後,秦南就能夠初步調動時空之力,可以讓某一個地方,某一樣東西,加快時間的流逝,或者反之讓時間倒流。

這樣的能力,無疑是相當恐怖的。只可惜,現在秦南能夠調動的時空之力非常的少,他最多只能做到昔日葉昭仙的程度,可以讓一個人倒回一息之前。

「這時空聖典果然難學啊,沒想到用了這麼久,才勉強練成第一重……」

秦南睜開了雙眼,心中輕嘆一聲,按照這樣的速度,他只能勉強修鍊到第三重,無法在返回未來之前練成第四重,把時間延長。

「罷了,六個月就六個月吧,到時候離開這道時空之光之後,還能餘下一點時間,可以留下一些後手。」

秦南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繼續修鍊。

若是柳凝霜在此,知道他的這些想法,恐怕會有拔劍斬他的衝動。要知道,她當初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時空聖殿的候選聖女,依靠著一些時空之石,她也是用了整整二十餘天的時間,才將第一重練成。

當她練成第三重之時,就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年時間了。

即便這樣,她的天賦還屬於頂尖的,極為少見。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直修鍊中的秦南,忽而心中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感應,他立刻睜開眼來,向著上方的天穹看去。

只見到,碧藍一片的天空,竟是化為了一片金色,將世家的一切,都給渡上了一層金芒,哪怕是尋常隨處可見的草木,都彷彿變的神聖起來。

「玄機要開了?」

秦南心中一動,隨後又聽到天極榜之靈等人傳來的消息,他立即起身飛出了樹林,向著前方敢去。

秦南運轉起來了大同天決,散發出來了龐大的神念,立刻敏銳的感知到,天地間的所有一切,都在發生著某種神秘的變化。

過了一會,一股無形的威壓,更是浮現在天地間。

饒是以秦南現在的修為,初遇這股威壓之時,都有種心驚肉跳,想要頂禮膜拜之感。

一個時辰之後,燦爛的天穹,裂開了整整十道寬達十萬里的裂縫,看不到起始,看不到盡頭,猶如十條神秘莫測的天道,出現在了人世間一樣。

秦南的視線裡面,也出現了一座座的仙宮和仙城,它們裡面的器靈,都被這異象給驚動了,綻放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芒,在一片金色之下,顯得分外亮眼。

秦南趕來這裡,是因為他對這玄機打開完全不了解,到時候他可以看著其他修士們是如何去做的,他跟著去做,以免錯過了這場玄機。

秦南停下了腳步,落在了一個小山包之上,體會著天地間的所有變化,靜靜等待著。

忽然,鐺,鐺,鐺……

一道道若有若無,非常縹緲的鐘聲,響在了秦南的耳邊,響在了整個天地間。

那一座座仙宮、仙城裡面,頓時有著一位位修士們,分別衝天而起,仰望天空,盤膝而坐。

鐘聲持續響起,一共響起了足足三十三道之時,那十條貫徹天穹的裂縫之中,陡然涌下了無數的紫氣。

隨後,十道恐怖的威壓,像是跨越了無窮時空而來,衝擊了整片天地。

「這是什麼威壓?」秦南心中震驚,哪怕是在青穹深處的時候,他也未曾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氣息,讓他感覺自身就像是一粒塵埃一樣,渺小到了極點。

「秦南,季玄,龍若!玄機打開之前,將會有十大仙帝的虛影,降臨這大衍世界山,開口**!這可是一場千載難逢的機緣,你們穩住心神,好好聆聽!」這時,天極榜之靈傳來了聲音。

「十大仙帝**?」

秦南心中一跳。

雖然不知道十大仙帝處於什麼境界,但是大衍天宗這等存在了足足上百萬年的龐然大物,一共也只出現了十位仙帝,由此可見這十位仙帝極其恐怖。

秦南立刻盤膝而坐,屏氣凝神。

突然,他眼前一黑,看不到了任何景象。

緊接著,在這黑暗的盡頭,忽而亮起了十道滔天光芒,十道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偉岸虛影,齊齊浮現出來,盤膝而坐。

沒給秦南多想,第一道身影率先開口,吐字如雷,驚天動地。

但是,古怪的一幕出現了,秦南心中感覺他好像是在聆聽著大道之音,世間至理之言,可是每一句話,每一個字,他都根本聽不真切,模模糊糊的。

「這是什麼情況?」秦南滿頭霧水,不過這等要緊關頭,他也沒法去深思,只能集中全部的心神,用盡一切的去聆聽。

第一道身影沒講多久,就輪到了第二道身影,然後第三道身影……

秦南也在這不知不覺間,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悟!

像是領悟大道,像是領悟自身。

很快,第十道身影講完了。

一世情深:逮捕豪門臥底妻 但是,這十道身影並未離去,反而同時開口,那原本如雷般的聲音,變得更為洪亮,似乎要超出世界之外,響徹整個諸天萬界。

也在這一刻,秦南第一次聽懂了他們所說的話,那是他們第一句話的第一個字。

仙!

只不過,他也只聽懂了這一個字,剩下的第二個字、第三個字、第四個字以及一切,他都再也無法聽懂,只能進入那種奇妙的悟之中。 喬淑儀氣質溫婉,談吐悠然,說出的話聽在人的耳朵里就讓人覺得格外舒服。

總裁和總裁夫人的愛情讓麗麗心中羨慕不已,而更多的卻是感動,對喬淑儀甚至有了一絲絲的崇拜,同為女人,麗麗看著眼前毫無瑕疵的總裁夫人不禁心下感嘆,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夫人!您有吩咐儘管交代給我就行了,真的不用送我東西。」麗麗回過神,還是很抗拒喬淑儀的禮物,主要階層不同,這禮物對於喬淑儀來說或許就是一張單純的購物卡,可對於麗麗來說實在是太貴重了。

「你就收下吧!」喬淑儀不似麗麗那般激動,依舊從容有度的將麗麗的手推了回去:「我只是長生的愛人,又不是公司的領導,本來就沒有什麼資格吩咐你為我做什麼事的。所以你不收的話,我心裡會過意不去,就算是幫我的忙,好嗎?」

麗麗緊抿著唇,她從喬淑儀的態度和言語之中感受到了對方的真誠,當下心裡掙扎了片刻,最後終於是點了點頭:「那好吧,謝謝夫人。您放心,總裁這邊我會多留心的,如果有什麼不對勁,我會告訴您的。」

麗麗開口保證,對於喬淑儀她自是不會多想其他,妻子關心丈夫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喬淑儀聞言,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隨即又給了麗麗一張名片,上面有她的電話,麗麗可以隨時給她打電話。

交代完這件事,電梯剛好升至頂層,兩人像朋友一樣揮手道別,喬淑儀才坐著電梯離開。

直到電梯門關,麗麗一直提著的那口氣才猛然鬆了下來,儘管總裁夫人那般的平和溫柔,可面對她的時候還是難免會緊張。

看著手裡面額兩萬的維斯特的購物卡,麗麗其實心裡是有些開心的,畢竟這是總裁夫人非要給她的,而她要做的,就是幫總裁夫人多多留意總裁的情況而已。

周末,王允梅過生日。

簡艾並沒有給母親特意準備什麼生日禮物,倒不是她不想買,而是從小到大,王允梅都嚴禁生日的時候給她買禮物這件事。

這個有些莫名其妙的規定一直延續至今,王允芝和吳少奇都是知道的。

昨天簡艾終於是睡了個好覺,倒不是說她不再受血之力這件事的困擾了,而是她真的太累了。進階五天加上失眠一天,所以昨天沾枕頭就直接睡了過去。

長達近十個小時的睡眠,讓簡艾把精神頭瞬間補足了,早上起來覺得陽光都格外燦爛。

吃了司月準備的早飯,簡艾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直接打車回了碧海豪庭。

小區外,正巧和吳叔吳彼爺倆撞個正著。

「吳叔,吳彼哥!」簡艾驚喜的上前打招呼:「你們倆怎麼也這麼早就來了啊?」

生日的飯局定在晚上,簡艾自己是因為今天沒事所以才早早的來了。

吳少奇穿著一身黑色的羽絨服,款式比較年輕,一看就知道是吳彼給買的,當下開口道:「這不早點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不,今年人不是多嘛!」

往年王允梅過生日,就簡艾一家,王允芝一家再加上吳少奇一個人。

而今年則多了王允仲蔣春芬和他們的兩個孩子,再加一個吳彼哥,人數近乎翻了一倍,所以吳少奇怕王允梅姐妹倆忙不過來,這才早早的來了。

簡艾早已把吳叔當成是自己家人,他對母親的感情簡艾也早就明白了,所以當下笑著點了點頭。

目光移到吳彼哥身上,見他手裡還拎著一個大蛋糕,簡艾道:「我哥訂了蛋糕了,你們怎麼又買了一個?」

「這就是小煜訂的,我們過來剛好路過,小煜讓我們順便取了。」吳彼開口解釋。

聞言,簡艾瞭然的點了點頭,三人說笑著往小區裡面走去。

簡艾跟在吳彼身旁,感覺到吳彼哥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看,簡艾有些詫異的側頭看向他,開口問到:「怎麼了吳彼哥,我變美了嗎?」

吳彼聞言,眉眼含笑的道:「我感覺你兩手空空,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

簡艾當下想也沒想的直接開口道:「我媽過生日不讓我們買禮物,你第一次來不知道,吳叔知道的!」

「對,你梅姨不興這套,從來不讓送禮物,就大家一起吃個飯熱鬧開心一下。」吳少奇在前面聽見簡艾的話跟著開口解釋。

而吳彼則是笑意更深,看著簡艾眨了眨眼,雖沒開口,可那表情則頗有深意。

簡艾微微一愣,猛然間似是想到了什麼。

天吶,她給吳彼哥買的西裝,到現在都沒送出去。

想到這,簡艾的臉一下子紅了:「哥,我真買了,但這次我也是真忘了!」

「你上次還答應我說下次見面一定給我的。」吳彼佯裝不開心的道。

「哎呦,我真的最近腦袋有點不好使遲鈍的不行,你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樣,下周我單獨約你吃飯,到時候來點儀式感的送給你。」簡艾連忙說道。

吳彼忍笑著露出一副勉為其難的表情點了點頭:「那好吧,再給你一次機會!」

簡艾諂媚嘿嘿一笑,心裡卻是也忍不住的嘀咕,自己難不成真的是記憶里退化了嗎?怎麼總是忘事情,汽車公司的事她能忘,買好的禮物一直沒送她也能忘。

不行,得多吃點乾果補補腦子了!

家裡,今日所有人都在家,簡艾三人一進屋,瞬間便熱鬧了起來。

「哎呦,你們這來的也太早了。」王允梅也深感意外的笑著道:「這看情況咱們中午還得張羅一頓呢,這麼些人!」

「過生日嘛,就熱鬧這一天,不礙事!」吳少奇笑著道。

只是這幾人進了屋剛在沙發上坐下,蔣春芬竟是帶著王梓辰和王梓萌兄妹倆也來了。

這可真夠默契的,所有人都在上午就來了,原本還算寬敞的客廳一下子就擁擠了起來。

「大姑生日快樂!」王梓萌嘴甜,一進門就開口祝王允梅生日快樂,身後的王梓辰見狀楞了一下,末了竟也跟著開口道:「大姑生日快樂!」 像是過去了千載歲月,又像是只過去了彈指一瞬,十大仙帝虛影的**,徹底結束了,秦南也從那種玄妙的感覺之中脫離出來。

「十大仙帝**,果真是非同小可!」秦南心中有些欣喜。

這一次他收穫不菲,對於規則之力的理解,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不止如此,他對於時空聖典的參悟,也變得更深了。他原本修成第二重,還要一段時間,但現在只需要兩三天了。

如此一來,他說不定可以在他離去之前,參悟時空聖典的第四重,將時間再往後面推延。

「你們都聽懂了幾個古字?」天極榜之靈的聲音傳來,道:「我聽別人說,每次十大仙帝講解的,都乃是大衍天宗的至高秘典,大衍天經!要是從裡面聽到的古字越多,到時候進入玄機之後,得到的好處就越大!」

秦南神色一怔,沒想到這裡面還藏有這樣的秘密。

龍若天尊很快說道:「我就聽懂了五個字!」

季玄嘿嘿笑道:「龍若前輩,我比你強一點,我聽懂了足足七個字!」

天極榜之靈嗤了一聲,道:「季玄,聽懂七個字有什麼好得瑟的?天哥我聽懂了足足二十一個字!哦,對了,曉之,你聽懂了幾個字?別特么告訴我比我的還多!」

龍若天尊和季玄也是非常好奇,他們都知道秦南的武道天賦非常變態。

秦南苦笑一聲,道:「我與這大衍天經似乎沒什麼緣分,我只聽懂了一個字。」

三人立刻沉默下去,過了好一會,天極榜之靈才打破寂靜,開口道:「一個就一個罷,也沒什麼大礙,反正……哈哈!」

假意安慰到了一半,它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發出了大笑聲。

季玄也是忍俊不禁道:「真沒有想到啊,我聽懂的字,居然是你聽懂的足足七倍!林小哥,你也太菜了!」

這貨說著說著,也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秦南臉色一黑,直接打下規則之力,鎖住了那一道仙光,根本不想再搭理這幾個傢伙。

抬頭看去,只見到那十條貫徹天穹的巨大裂縫,裡面不再是黑漆漆一片,而是閃耀著無比濃郁的紫光,乍看時還讓人感覺像是紫色的仙精一樣。

突然,嘎吱的聲音,響徹了整片天地,響在了所有人的耳邊,彷彿在那冥冥之中,似有一座無上天門,開始緩緩打開。

那裂縫之中的紫光,立即開始劇烈沸騰起來,一股莫大的玄之又玄的氣息,從中垂落而下,席捲了整個世界。

沒過多久,一枚枚大小不一,五光十色的神符,從中緩緩飄落而下,像是一場鵝毛大雪一樣,飄灑向了整片天地。

「玄機已開,持符入山!」

在這一刻,遠處的一座仙宮裡面,一尊超越了天尊境界的巨頭,發出了一道如雷般的喝聲,同時還探出了一張大手,向著一枚神符抓去。

緊接著,無數的修士們,紛紛反應過來,接連衝天而起,抓取神符。

秦南見此情形,也立馬拿下了一枚神符,頓時間就有股磅礴的偉力,降臨在了他的身上,帶著他穿越無數虛空,抵達了一處無上之地。

秦南穩住身形之後,迅速向四周看去。

他現在所處的地方,依然不像是一個山巔,而是一方無盡世界,廣袤無垠,山巒起伏。

唯獨與山腰之處的景象不同的是,天穹不知在何時已經化為了一片漆黑,有著無數顆的星辰,不斷閃耀著。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星辰們綻放出來的光輝,要比秦南曾經眺望夜空見到的星辰,都要璀璨的多,其中有一些星辰的光輝,甚至猶如日月一般,灑下了無窮星光,覆蓋在世間萬物之上。

對於這樣的景象,秦南也只是多看了兩眼,並沒有多大的興趣。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那些諸天萬界中的修士們,包括一些天才在內,看到眼前這一幕之時,都是心生驚嘆,嘆為觀止。

每一顆星辰,那都是一方世界,這所有的星辰,便是這整個諸天萬界的全貌!

要知道,這樣的諸天萬界星辰圖,那可不是隨便就能見到的,除了在十大世界之中,身處其他的世界裡面,都只能看到這幅絕世之圖的一角。

在這大衍世界山的山巔能夠看到,正好可以說明此山的不凡與恐怖。

秦南沒在原地停留,向著前方飛了過去。

此次所有人借神符踏入這玄機之中,並沒有被傳送到一起,位置都是隨機的。他這方圓數萬里之中,都沒有一名修士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