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慶那肥嘟嘟的臉上浮起一團紅暈:「你們可知道,在我們這批新生中,有一位女生,一入學府就被公認為要上如玉榜的,她叫令狐珂兒。」

司寇子陵點頭道:「我聽說了,聽說她本不是我們大周武國的人,而是銀月帝國的人,有著褐發藍瞳是吧?不過我並沒有見過,只聽說她不但漂亮,而且天賦驚人,宗政府長都已經確認其是聖之驕子。」

「嗯,是啊,你可不知道啊,她的美麗和靈氣,隔著幾十丈都能感覺到,噢,想想都醉了……」西門慶一臉的迷醉。 「瞧你那德行。」司寇傑又恢復了那份冷酷,一臉不屑:「一個女孩而已,再好看能好看到哪去?就算她好看,你在這遐想半天,又能怎樣?真要喜歡,回頭搶過來就是啊!」

司寇子陵也點頭道:「說搶未免粗野了些,不過話雖糙了點,卻是這個理。大胖子,如果真喜歡,與其在這遐想半天,不如付諸行動。如果哪天你能抱得美人歸,也算是為我們寢室,為老霉樓爭光了啊。」

西門慶聞言,卻是有些自慚形穢地連連搖頭:「我只是喜歡一下而已,那樣的女孩配我就太委屈她了,所以我只想去瞅瞅,要是能做朋友時常能見到就幸福到爆了!」

「真沒出息。」司寇傑鄙夷得看了西門慶一眼:「出去別跟人說是我司寇傑的室友。」

西門慶也不生氣,眼神依然迷醉:「你們是沒有看到,真要看到你們也就知道,那樣的女孩就算不是聖之驕子,也非凡人能擁有。」

「瞧他這一副痴傻樣。」司寇傑橫了西門慶一眼,一臉鄙視。

司寇子陵卻是笑道:「聽大胖子這麼一說,我倒是對這令狐珂兒十分感興趣。阿傑,你不是曾經揚言要娶這天底下最優秀的女孩么?這個女孩的條件聽起來似乎夠格呢!」

司寇傑傲然道:「夠不夠格,那也要看了再說。如果真的夠格,我就把她給拿下。」

西門慶一聽,不爽了:「你還真是大言不慚!司寇傑,雖然你很優秀,可要配令狐珂兒,還差點感覺。」

司寇傑多麼驕傲的人啊,一聽頓時眉頭一橫:「差點感覺?被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打算去見見這令狐珂兒,她如果真如你說的這般優秀,我就把她追求過來做我媳婦。」

西門慶撇了撇嘴,突然看向軒轅無命:「無命,你認識令狐珂兒,你說她可能會喜歡司寇傑這種人么?」

「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軒轅無命瞟了眼司寇傑:「但我知道,珂兒她肯定不會喜歡他。」

「嘿……你這話什麼意思?」司寇傑本就越看軒轅無命越不順眼,現在更是火起。

軒轅無命再次聳了聳肩:「沒什麼意思,只是陳述一個我認為的事實而已。」

「嘿……聽你們這麼說,我還真就不信這個邪了。」司寇傑腎上腺激素開始分泌了:「軒轅無命,你不是認識令狐珂兒么?帶我去見見她……」

「見她?見了她你又能幹嘛?」軒轅無命輕笑:「你該不會自戀到認為珂兒只要見你一面,就會喜歡上你吧?」

「我們家阿傑可很受女孩喜歡的。」司寇子陵再旁笑道。

「那是!」司寇傑一臉臭屁道:「就算不能一次就讓她喜歡上我,但只要認識了,以後她自會喜歡上我的。」

「你這麼能耐,那還需要我帶你去見她?」軒轅無命輕笑:「你自己去找便是啊。」

冷瞥了軒轅無命一眼,司寇傑當下甩手:「找便找,還當我找不到不成?子陵,跟我走一趟!」

司寇傑顯然是被激起火氣了,當下踏步朝外走去,搞得司寇子陵忍不住直翻白眼,然後超軒轅無命和西門慶一擺手:「我跟去看看,回頭再聊。」

在二人出了寢室,西門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那小子,還真當自己天下第一呢?要我看,就是無命你,也比他更配得上令狐珂兒。」

軒轅無命笑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嘿……」西門慶那白眼不由看向了軒轅無命:「我也就是那麼一說,你別以為我真覺得你配得上令狐珂兒。在我看來,這世上就沒有哪個男孩能配得上她。噢,我的女神……」

看著西門慶那迷醉的樣子,軒轅無命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

軒轅無命不會刻意去強調令狐珂兒是他的女人,在他看來,只有極其不自信的人才會急著宣告自己的主權問題。

而對於西門慶這種純潔的愛慕,他一點也不介意,相反他越發覺得這大胖子還挺可愛,至少人家有自知之明是吧?

不像某些人,自以為是到了爆表的狀態,還真以為已經帥到人神共憤,天理難容了。

「無命,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去見一下我的女神?」西門慶從迷醉中稍微清醒了過來一些。

軒轅無命笑道:「明天吧,說不定她會自己過來呢。」

「啊?令狐珂兒會過來?來幹什麼,找你么?」西門慶疑惑道。

軒轅無命點頭:「當然,我們是同伴嘛,這安頓好后,肯定會碰面啊。」

「碰面是碰面啊,可她是聖之驕子,你只是個侍童。就算要見面,也該是你去找她啊。」西門慶雖然在想起令狐珂兒時候很痴傻,可事實上他並不真的傻,相反他聰明得很。

軒轅無命輕笑:「雖然論天賦我比他們弱,但是年齡上我比他們大啊,這要尊老,他們也該來找我啊,何況我們也沒有那麼好說道的,你就當他們照顧我啊。」

西門慶倒也不是要探查什麼,他也就覺得有些不對勁而已,聽軒轅無命這麼一說,也就再無懷疑,大笑道:「那好,那我可就等著了啊!」

然後似乎因為想著明天也就能見到女神了,西門慶顯得無比地興奮,胃口都變得好了許多,開始大吃特吃,同時還不停地招呼著軒轅無命,讓他也多吃一些。

軒轅無命也沒有客氣,畢竟西門慶的這些吃食確實美味,沒有人願意拒絕這種美味。不過軒轅無命也沒有光顧著吃,在吃的時候,還沒忘跟西門慶交流一些跟學府有關的話題。

在軒轅無命看來,西門慶這個大胖子外表看起來敦厚老實,還有點傻的樣子,可其實聰明狡猾得很,這種人肯定會比他這樣兩眼一抹黑跑到學府里來的人更加了解學府的情況。

果然,在跟西門慶交流后,軒轅無命對這學府關於侍童的制度有了更深的了解。

侍童,在入學府的時候,只需要繳納一筆基礎的管理費,而學子除了基礎的管理費外,還要繳納額外的學費、雜費。

交的錢少,這也就意味著侍童在學府中能享有的待遇是極其有限的。除了住之外,其他方面還真沒有任何特殊的待遇。

沒有導師會來給侍童上課,沒有簡單的日常學子任務給他們賺取學分。

那些真正跟學子掛鉤的侍童還好,每天也算是有個正經的事做。可是像軒轅無命他們這種侍童,那基本上是個自生自滅的狀態。

「要想改變這種狀態,只有想辦法抓住學府不定期舉行的一些活動,一些不限制侍童參加的活動。比如說侍童的例行考核,還有一些節日盛會啊,又比如一說些特殊任務啊,還比如最有效率的……侍童血戰。」

軒轅無命微詫:「什麼是侍童血戰?」

「就是將一群侍童丟到一個特定的場景中,給出幾個晉陞名額,給最後留下的幾個人。這種活動雖然有規則,但卻沒有裁判,所以傷亡事件時常有,而且經常都頗為慘烈。蒼山學府歷史上,死在血戰的侍童不計其數,可這依然是許多侍童爭先恐後的事,因為這是晉陞學子十分有效的機會。」

軒轅無命微恍:「這種血戰可以帶妖寵么?」

「這……好像不能。」西門慶有些同情地看了軒轅無命一眼。

軒轅無命點了點頭:「回頭見識一下。」

「聽你這意思,你想參加這種血戰?」西門慶好奇地看著他:「我剛沒說錯吧?回答你的可是妖寵不能帶進血戰啊。」

「我知道啊,我這不是說了先見識一下么,回頭參不參加再說啊。」軒轅無命輕笑。

西門慶點了點頭:「侍童血戰太危險,還是尋找其他機會吧。 邪王盛寵:天才小毒妃 我還是決定等五個月後的侍童團隊考核,雖然不知道這次是什麼項目,但只要跟對了團隊,那可是集體晉陞啊。」

軒轅無命眉頭輕揚:「就是你剛才提到的侍童考核?聽起來跟報名甄選時候一樣呢?」

「聽起來一樣,可是做起來可不一樣。」西門慶說道:「侍童團隊考核,考核的不僅僅是個人能力,還有團隊意識和能力。」

軒轅無命微恍:「這也是你花大價錢買這個房間鑰匙牌的原因?」

西門慶表情驟然一僵,點了點頭:「是的……抱歉,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

軒轅無命淡笑:「沒關係,每一個人都在為自己更好的生活努力著,如果跟我成為室友,能讓你覺得有進步空間的話,那我也算是辦了一件好事。」

「想不到無命你是這麼好說話的人呢。」西門慶顯然有些意外,畢竟現在的軒轅無命跟之前在橋上的那個有著不小的差別。

「那也看人的,吃人嘴短,吃了你這麼多好吃的,我能不好說話么?」

西門慶哈哈大笑道:「那是那是……這就是我的目的啊,再吃一點……對了,無命,我打算在學子群中開一個學商會,要不你今天給我開個張?」

看著西門慶那突然正經的表情,軒轅無命微詫:「學商會?」

「嗯,就是完全屬於我們學子自己的商會。」西門慶點頭道:「你可能不知道,學府里的交易系統雖然很完善,但是只能用學分交易,這讓市場變得不活躍。現在有很多學子是私下進行靈導器、武靈技、靈藥的交易,但是都無法形成規模,我就想著在學府這幾年,能折騰出一個學商會,就算學不了什麼東西,至少能賺點小錢是吧?」 「如果你真的能折騰出來,那可就不是小錢了。」軒轅無命笑道:「你的眼光不錯,看來你家的買賣真不小。」

「還行吧,湊合。」西門慶顯得還很謙虛:「也不知道能不能折騰起來。」

「有志者事竟成!今天我給你開個張啊,就當是支持你了,不過你有什麼東西賣我啊?」軒轅無命輕笑:「或者說你看我需要什麼?」

西門慶笑道:「武靈技、靈導器和靈藥什麼,我這都有不少的……這樣吧,我正好有一套東西,估計你一定會喜歡。」

「什麼?」西門慶的自信讓軒轅無命頗為好奇。

「你看看!」西門慶說話間翻出一套黑色的金屬質護甲。

軒轅無命看著那護甲很是奇特,當下微微皺眉:「這是什麼東西?不像是人穿的啊。」

「本來就不是人穿戴的,這是妖寵護甲。」西門慶比了下小六的身形:「這以前是給一頭狼定做的,那狼的身形跟小六好像也差不多,它應該能用。」

軒轅無命聞言大喜,想到如果小六能有一套護甲,那它戰鬥起來受傷的可能性就更小,這可是好事:「來,給小六試試!」

小六很是配合地讓西門慶和軒轅無命幫它折騰。

這是一套半包的護甲,主要防護是肩背和四肢,腰腹間也有防護,不過是鏤空的薄金屬片,防禦力應該不會太強。

「哈……我就說它該能用。」西門慶對自己的眼力很滿意:「看吧,簡直就是量身定做一般。」

看著小六在那裡騰躍間一點都不顯累贅,而且綠光幽幽的也很是拉風,軒轅無命大為滿意地點頭道:「這是好東西,你說吧,什麼價?」

「這是一套綠光優品的妖寵用靈導器,世面上,妖寵用的靈導器比人用的普遍要貴兩倍的樣子。」西門慶坦誠道:「市場價是一百塊八品靈晶,我給你打八折,八十塊八品靈晶,如果你不夠錢,可以欠著,象徵性先付點就可以。」

軒轅無命點頭笑道:「你第一次開張怎麼能賒賬呢?我雖然不太富,但是八十塊八品靈晶還是出得起,給你。」

看著眼前堆起的八十塊八品靈晶,西門慶很是有些詫異,即便是一般世家的子弟,恐怕都很難帶這麼多靈晶在身上,不過既然有須彌首飾,那麼顯然也是世家中比較重視的子弟,他更加相信自己最初的眼光判定。

「謝謝無命!」西門慶很感謝軒轅無命的配合:「作為我西門慶學商會創建過程中的第一個客人,不管我的學商會以後辦得是好是壞,只要在做一天買賣,你就都是永遠的最高級的貴賓,至少享受購物八折優惠,至於以後有什麼優惠活動,自然也都能享有。」

軒轅無命笑道:「這可是份大禮啊,那我就預祝你的學商會早日發展壯大。」

「謝你吉言啊!」西門慶大笑著:「對了,如果你有什麼不需要的,也可以賣給我,我也會收。如果東西一般,那就按市場價七折收,如果是好東西,那我給你代售,我只要半成的利潤,怎麼樣?」

軒轅無命點頭道:「嗯,這待遇的確不錯……不過,我有個疑惑,那就是黑貨你敢吃么?」

「有什麼不敢的?」西門慶笑道:「我可是商人,我們西門家的人生下來就有武靈大陸眾多國家的行商權。我只負責買賣東西,其他事情一概不管。而且作為商人,我有保護每一個合作夥伴隱私的權力,所以如果你有什麼不好處理的東西,你放心交給我就是。」

「嗯,那我要是發了橫財就找你了。」深深地看了西門慶一眼,軒轅無命心頭也開始重新估量西門慶的能力,看來他的來頭應該也不小。

其實,軒轅無命身上可是有不少黑貨,巫馬翎羽他們四個人留下的東西可不少,光須彌首飾就有兩件,達奚成澤和巫馬翎羽的,不說須彌首飾中的財物,單單四人身上裝備的靈導器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不過這些東西軒轅無命可不能隨便拿出來,一旦被人順藤摸瓜,那就是很麻煩的事。現在即便聽到西門慶自信的言語,軒轅無命也不會就真的把東西都拿出來,畢竟對於西門慶,他還有待進一步的了解。

真正確定西門慶不會出賣他,軒轅無命方才會再拿出來,反正現在也不缺錢。

「無命,你還沒吃晚飯吧?」西門慶的腦子裡,除了財色之外,似乎也就剩下吃了。

軒轅無命輕笑:「我剛吃了些你家秘制的肉脯就已經飽了。」

「這怎麼行呢?我們可都是在長身體的時候,怎麼能把零食當正餐呢?」西門慶義正言辭地一把從床上站了起來:「走,我們去食堂看一下,聽說學府食堂的東西弄得挺好吃的。」

軒轅無命怪笑了下,想到要熟悉下學府環境,也便應了西門慶的話,出了寢室。

老霉樓的樓長定了下來,這寢室也就都安排好了,不少寢室門口甚至已經開始晾曬起衣物來,顯然諸多侍童也已經迅速融入了學府生活。

也有不少學子在經過短暫的相識后,開始結伴往外走,目的地應該是跟軒轅無命他們一樣。

不過不同的是,軒轅無命他們的組合是比較吸引眼球,一個長得跟球一樣圓的大胖子就不說了,最拉風的還是身著妖寵護甲的小六,那神氣勁可是讓所有人都艷羨不已的。

當然,那在小六頭上拔著毛的小五,同樣是吸引眼球的,甚至都在吸引軒轅無命的眼球,他有點擔心,小五這個壞毛病不改一下的話,小六有一天會變成一條禿頂狗,那就真的拉風了。

學府的食堂很大,畢竟要服務數千名導師、學子和侍童。

讓軒轅無命有些詫異的是,在這裡他找到了前世電氣時代的感覺,因為這入夜了,食堂里竟然燈火通明,那些燈可不是什麼油燈,而是像極了節能燈的各種形態的燈具。

似乎是看出來軒轅無命的驚奇,西門慶解釋道:「無命,學府用的是現今靈科宗最先進的靈能照明系統,這種系統其實就是通過機械抽能的方法將靈晶中的能量抽取出來,再利用符印模擬的方式在各種燈具中呈現光芒。」

軒轅無命笑道:「這倒是很方便的一種技術,不過我們老霉樓怎麼沒有?只留一盞油燈?」

「你想得美啊,這種技術很耗錢的。」西門慶笑道:「就是初級學子的宿舍都沒有,只有中級學子和高級學子的宿舍才有這種待遇。」

「學府太小氣了。」軒轅無命怪笑:「每個學子千塊九品靈晶的學費,都給導師們發薪金了?」

西門慶咧嘴道:「其實這倒不是錢的事,應該是刻意做出這種差別待遇,好讓初級學子和侍童更有動力往上爬。」

軒轅無命點頭:「想必是如此。」

「說這些做什麼?我們來這可是來吃東西的,我得找找,看看有我們南嶽郡的美食么,我跟你說,我們那的酸螺面,好吃到爆,你一定得嘗嘗。」

軒轅無命笑著點頭:「你這個吃貨推薦的一定沒差,我跟著你便是。」

這食堂的布置跟前世一些大學里的食堂也很像,有很多不同美食的攤位,中間是一個大堂,擺放著樣式不一的餐桌。

西門慶在找吃的方面有著別人無法比及的天賦,他竟然只是環視了一眼,就在數十家不同的吃食鋪子之中找到了他們南嶽郡的酸螺面。

食堂的通用貨幣還是金銀幣,衣食方面,也是學府中唯一不用花費學分的地方。

酸螺面的味道的確非常不錯,盛上來的時候,乍一聞,有點餿味,但是一入嘴,那個美味,整個味蕾全部被打開來了。

「好吃吧!」西門慶顯然是十分喜歡酸螺面,幾口就能幹掉一大碗。

軒轅無命連連點頭,他也明白,為什麼西門慶一點就要點六大碗。就這味道,他也能一尺幹掉三大碗。

就在兩人大快朵頤的時候,一個陰冷的聲音飄起:「真不知道哪來的兩隻豬,吃這種餿面也吃得如此歡暢。」

軒轅無命表情一僵,看了過去,瞳孔微微收縮,他認出來了,這是那天站在北堂飛揚身邊的少年,應該是北堂飛揚的哥哥。

的確,說話的人正是北堂飛天,在他身邊,是眼中隱藏不住殺機的南宮川,以及不少軒轅無命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

看到對方人多勢眾,西門慶抬了下頭,馬上埋頭繼續吃他的面。

軒轅無命嘴角微翹,也沒有理會北堂飛天,也繼續埋頭吃,還發出一陣陣歡快的啜面聲。

「還真是兩隻豬!」

「就是,皮還真厚。」

一時間,譏諷聲更是不絕於耳間。

北堂飛天一把將西門慶推開,在麵湯灑落一地,而西門慶臉上肥肉抖動間,緩緩坐在了軒轅無命身前。

不過北堂飛天還沒開口,軒轅無命已經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有導師在么?有人欺負人了!」

西門慶原本那憋屈的表情頓時舒展了開來,也一屁股坐在了麵湯上,還打了一個滾,也發出殺豬般的乾嚎:「救命啊,打人了,殺人了……」

北堂飛天等人臉色驟然一變。

要知道,學府的規則很嚴厲的,是明令禁止學子之間私鬥,更別說高級學子欺負低級學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