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間裏面一片寂靜,沒出傳出任何的聲音。

“玲玲,你倒是回個話啊。”

陳靜怡在外面喊了半天,也不見程玲玲回話,她也就走進了衛生間。

來到衛生間裏面的時候,就見到程玲玲站在那裏,面對着一個牆。一動不動。

陳靜怡走上前去,推了一下程玲玲。“你也麼不回話啊,完事了嘛?我們回寢室吧。”

陳靜怡不推還好,她這一推,程玲玲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狀況,讓陳靜怡愣了幾念,隨後尖叫了起來。她的尖叫響徹了整個宿舍樓。

本來已經十一點了,還在寢室的人都已經睡下了。也都被陳靜怡的尖叫聲吵醒。

“怎麼了,靜怡,發生什麼事了?”

都在一個樓住着,來人顯然也認識陳靜怡。

此時的陳靜怡坐在地上,身體顫抖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擡手指了一下倒在地上的程玲玲就暈了過去。

來的人越來越多,看着倒在地上的二人,趕緊把二人送了醫院。

“這就是你說的有鬼?萬一是這個程玲玲生了什麼病呢。”周振聽完王猛說的故事,顯然不相信這是鬧鬼。

“你聽我說完啊,我剛聽到這件事情,和你反應一樣,後來我也問了陳靜怡學姐。

程玲玲倒下去的時候,臉色非常的白。就好像已經死了一樣。

而且送醫院之後,醫生也給程玲玲檢查了。說她只是睡着了。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只是有些虛弱。而程玲玲也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也打聽到了另一個事。”

“什麼事?”周振好奇的問道。

“另一個事發生在三年前。那個時候,這個宿舍重新裝修,在裝修的過程中。一個工人見色起意,QJ了一個女大學生,然後把這個大學生給殺死了。手段殘忍。就在這個衛生間裏。”

“那殺人的人呢?”

“被警察叔叔抓了唄,據說這個人只逃了兩天,就被抓住了。我們華夏的警察,辦事能力就是強。”

“就是因爲這個事,斷定了鬧鬼?”

王猛點了點頭,“當然了,絕對是這個學姐的鬼魂回來報復了。”

“那爲什麼不報復害她的人呢?”

“害她的人都被執行死刑了,怎麼報復。還有你怎麼那麼多的問題。”王猛有點不耐煩了,覺得周振的問題太多了。

“好吧,你說鬧鬼,就是鬧鬼。”此時的周振不想和王猛理論這事了。

“什麼叫我說鬧鬼就鬧鬼,現在這個女生宿舍都沒人住了,都搬走了。要不晚上我們去看看,探險一下?小七你要不要一起?”

李小七看着意動的二人,“無聊,我纔不去呢。晚上還要給我媳婦做飯呢。”

李小七話音剛落,二人就豎起來中指。就在這時本來還吵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說話的人都不動了。 二人也保持着這個姿勢,一動不動。

忽然的安靜,讓李小七感覺到了不對勁,他感覺到了一股陰暗的力量出現。幾秒鐘的時間,就消失不見了。

停止了動作的衆人也在次的回覆了行動,不過整個教室裏面的人,臉色都變的有些發白。

重新恢復活動能力王猛,活動了一下肩膀。“怎麼感覺這麼累呢?”

“你也是嘛?我也感覺到有點累。小七你呢?”

此時的李小七臉色陰沉,搖了搖頭。“你能記得剛纔發生了什麼嘛?”

“發生了什麼。不是一直在聊天嘛?”二人對於李小七的問話有些奇怪。

李小七看着衆人都有些發白的臉,這明顯是陽壽丟失的症狀啊。他起身出了教室的門,向喬娜的辦公室走去。

別人怎麼樣,他可能不會太在意,可喬娜絕對不能出事。

“小七,你去幹嘛?快要上課了。”王猛見李小七離開,送後面喊到。

不過李小七留給他的只有背影,一句話都沒說。

李小七來到喬娜的辦公室,推門而入,進入之後直奔喬娜。

對於李小七的到來,喬娜有些奇怪,“你怎麼來了?”

李小七來到喬娜面前,上下打量着她,也不說話,這讓喬娜有些不好意思。

“發生了什麼事嘛?”

李小七沒有說話,喬娜的同事倒是說道,“還能發生什麼事,你家的小情郎想你了唄。還是年齡小好,真粘人。”

喬娜聽鄭佳又開她玩笑,說道,“你不去上課了啊,我家小七就粘着我怎麼了。你想讓別人粘着你,別人都不願意。”

“說不過你,我去上課了。”

喬娜懟了一下鄭佳,有看向李小七,“小七到底怎麼了?”

此時的李小七也暗暗的送了一口氣,他已經確定,丟失了陽壽的只有剛纔教室裏面的人。

“沒事,我就是過來看看你,我走了。”說着轉身離開了。

喬娜雖然奇怪李小七的行爲,可也沒有在追問,她就這點好,李小七不說,她從來不會多問,這也是李小七喜歡她的地方。

李小七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心裏有些奇怪,他現在還沒弄明白,剛纔陰暗的能量,到底來自於哪裏。幾秒的時間,加上剛纔李小七愣了一下,沒有感覺出來。

還有陽壽可不是那麼好奪的,這裏絕對有他不知道的事。

李小七回到教室,也沒有想明白剛纔的陰暗的能量,到底來自於哪裏。

晚上放學的時候,喬娜把車停在了李小七的面前,李小七也上了車。

剛上車,李小七的臉就陰沉了下來,表情嚴肅。“你今天都去哪了?”

喬娜還是頭一次看着李小七的表情爲麼嚴肅。“一直在學校啊,哪裏也沒去。”

李小七心裏此時很憤怒,喬娜的陽壽也被奪了,雖然看情況也只被奪了十幾天的陽壽,可他還是很不高興。

別人被奪,李小七就算管這事,也不會憤怒,可自己愛人陽壽被奪,怎麼能不憤怒。

“發生了什麼事嘛?”喬娜有些奇怪的問道。

李小七搖頭,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喬娜,“沒什麼,今天累嘛?”

“是有點累。”喬娜很不解,自從她成了修煉者,還從來沒有這麼累過。

“早點回家吧。”

二人開車回到家裏,李小七讓喬娜先上了樓,然後他拿出電話,打給了沈香。

“李大哥,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呢。”沈香接到李小七的電話,很是意外。

“你這天天在陽間生活,是不是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沈香一愣,“李大哥,發生了什麼事?”

“陽間有人陽壽被奪,你們地府不知道?”

“什麼?有人被奪陽壽?”

“不止是有人被奪了陽壽,而是很多人被奪了陽壽,每個人被奪的還不多,一人十多天。”

陽壽的事,本來就歸陰間管,李小七給沈香打電話,也只是想問問沈香知不知道,有沒有線索,畢竟他自己去找線索,還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呢。

沈香也知道,陽壽被人奪了,這可不是小事,“李大哥,這事發生在哪裏?”

“京城大學,你問一問下面,知不知道這件事。”

沈香看着李小七掛了電話,也用了特殊的辦法,聯繫上了吳青。

等天黑了的時候,吳青出現在了沈香的面前。“這麼着急的找我,有什麼事嘛?”

“吳青大哥,藍星發生大事了,有人的陽壽被奪了,人還不少。”

“什麼?誰告訴你的?”

“是李大哥。”

吳青一聽是李小七告訴沈香的,那就絕對不是假的,李小七的身份在哪擺着,不可能和他開這玩笑。

“這事我知道了,一會你和上面說一下。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吳青交代了一句,就消失不見了。

李小七這邊,回答家裏,看着喬娜已經躺在沙發上睡着了。

李小七給喬娜的蓋了一件衣服,然後就去廚房做飯了。 李小七做好了飯後,來到客廳伸手颳了一下喬娜鼻子。“起來吃飯了。”

喬娜揉了揉眼睛,“我睡着了?今天不知怎麼了,好睏啊。”

李小七沒說出原因,“先吃飯吧,吃了之後再睡。”

二人來到餐桌前,喬娜剛吃了一口飯,就打了一個噴嚏。

“我好像感冒了。”喬娜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從修煉以來,還是第一次感冒。

“先吃飯,一會我給你治療一下。”治癒的小法術,李小七還是會的。

二人吃完了飯,就回了房間,李小七給喬娜用了一個治癒的法術,喬娜也躺在牀上睡了過去。

此時的李小七,也下定了決心,不管這事是誰做的,抓到了絕對弄死它。

第二天一早,喬娜起牀,身體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

李小七摸了摸喬娜的頭。“好些了嘛?”

喬娜自己感覺了一下身體,“好多了。現在一點也不覺得累了。謝謝你小七。”

李小七在喬娜的頭上彈了一下,“和我說什麼謝謝啊。”

二人來到學校的時候,此時的大學,和以前有很大的變化,這個時間本就是上學的時間。

以前這個時間,總能看到人進進出出的,可現在的的大學裏面,很是冷清,比放寒假的時候人還少。

李小七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狀況,喬娜有修爲在身,都感冒了。別人只是普通人,昨天陽壽被奪了,肯定會生病的。

李小七沒想到的是,被奪陽壽的人竟然這麼多。

喬娜來到辦公室,此時的辦公室一個人都沒有,給同事打了電話才知道,他們竟然都生病了。在醫院。

學校的領導也都在醫院,而且還有很多學生。學校領導也剛做了決定,放假一天。

喬娜得到消息,也找到了李小七,“小七,學校不知怎麼了,一夜之間都生病了,學校也要求放假一天,這究竟怎麼回事啊。”

“可能是流行感冒吧,不是什麼大事。既然已經放假了,那我們就回家。”

二人又回到了家裏,李小七也收到了沈香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