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在追擊狀態的二人,對腳下毫無防備,也毫無準備,雙雙被絆倒,一起結結實實的摔了個狗啃屎。

這時,寒冰帝王蠍從側面躍出,不等他們站起來,便噴出帶有十幾根冰錐的寒氣。

呼……叮噹……

寒氣加上冰錐,兩人瞬間變成冰雕,保持著用胳膊支撐身體想要站起來的姿勢。

寒冰帝王蠍快速奔去,揮動兩隻蠍鉗同時砸下去,冰塊碎裂的聲音隨即響起。

兩座冰雕被打成碎塊,兩個傢伙到死都沒搞明白自己是怎麼中招的。

一擊得手,蕭辰趕忙收回兩種武魂,轉身消失在林子里。

追逐飄飄的四個人累的跟狗一樣,最後眼睜睜看著白色人影越來越遠,不得不停下來。

「怎麼跑的那麼快,我們竟然追不上。」一個人不服氣的說。

小隊長回頭看了一眼,說:「怪了,老六和老九呢,他倆不會是跟丟了吧?」

「不可能!」

他們站在原地等了幾分鐘,同伴還是沒有回來,不得已只能原路返回,直至發現滿地的屍體碎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小隊長發出怒吼:「為什麼咱們的人被殺了,為什麼咱們根本不知道。」

三人低下頭,其中一人開口說:「我明白了,是調虎離山加聲東擊西,我們只顧追趕面前的人,不曾想敵人在咱們的必經之路上設伏,對等級最低的老六和老九突下殺手。」

「現在才分析出來,管個屁用。」小隊長氣呼呼的說:「咱們六個人,對方只有兩個,居然讓他們佔了便宜,說出去丟不丟人?都給我把眼睛睜大一些,給老六和老九報仇。」

蕭辰和飄飄先後來到集合地點,他們的策略是見好就收,絕對對著同一支小隊動兩次手,免得對方有了準備之後,己方馬失前蹄。

他們展開對第二支小隊的偷襲,這次的戰果有所縮水,只殺死一個。

接下來的一個上午,六支小隊中的五支接連遭到偷襲,共有七人身死,外加一人受重傷,短時間裡很難恢復戰鬥力,只剩下一支隊伍保持完整。

而且不是因為他們比其他同伴更小心,而是運氣好,一直沒被蕭辰和飄飄當做偷襲對象而已。

三十六個人,現在剩下二十九個,而且還得分出三人照顧受傷的同伴,相當於減員三分之一。

四名小隊長未曾受傷,但他們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當初敵人有十幾個的時候,無非造成己方九人傷亡,現在只剩下兩個人,按理說只剩下挨虐的份兒,怎麼就殺的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呢?

說毫無還手之力,一點兒都不為過,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反擊的機會。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會被對方一點兒一點兒的吃掉,直至最後一個人。」為首的小隊長沉聲說:「看來,分兵是極為不明智的,我們還是合兵一處吧,就算不能在短時間裡追上敵人,至少可以保證自己的安全,你們是什麼意思?」

「同意。」三人表示沒有意見,吃了這麼大的虧,當然得做出戰術調整。

破夢者 皇冥森林外面,聚集四十餘名歐陽世家的高手,歐陽偉毅拔出長劍,下令說:「不等了,你們跟我進林子,解救我的朋友。」

西門思銳上前一步將他攔住,說:「少主,還是再等等吧,第二批人馬很快就能到位,最多再等半個時辰,兩匹人馬同時進去,勝算會更大一些。」

「等不了了,多等一分鐘,蕭兄他們就會多一分危險。」歐陽偉毅說:「敵人只有三十多個,我們現在有四十多人,打敗他們足夠了!」

見主子主意已定,西門思銳只得點頭同意,說:「那好吧,我也去。」

「你留下。」歐陽偉毅說:「等第二批人到了,你親自帶隊進林子。記住,一定要抓緊時間,我能想象的到,蕭兄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遵命!」

他倆根本不知道,蕭辰和飄飄把數倍於己的敵人,耍的團團轉。

竄犯們合併一處之後,果然沒有再遭到偷襲,還沒來得及慶幸,他們就發覺自己被越甩越遠,按照這樣的速度,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對方徹底甩掉。

特別是因為帶著一名重傷員,隊伍根本走不太快。

四個人一合計,他們來到傷員身邊,兩個人噓寒問暖,另外兩人趁其不備,突然用掌拍向他的天靈蓋。

頭骨碎裂的聲音響起,那人瞪大眼睛咽了氣,死不瞑目。

兩個抬擔架的人嚇壞了,他們用吃驚的目光看著四名小隊長。

「看什麼看,難道不應該這麼做嗎?」為首的小隊長哼道:「因為他,我們不得不得分出三個人來照顧,而且嚴重影響了隊伍的行進速度。再者,他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就算是抬回去,也不見得能完全恢復,很有可能變成一個廢人,所以還是死了好。」

「對對,死了好,死了乾淨。」兩人連帶著屍體和擔架一起扔掉。

隊伍開始加速,可仍然沒能拉近和對手之間的距離。

蕭辰和飄飄憑藉著對林子的熟悉,一步冤枉路都沒有走過,而且他們會避開各種厲害的猛獸。

「飄飄,我們是不會該給敵人下套了。」他建議說:「不如把他們引到猛獸窩裡,就像上次咱們在呂昂島那樣。」

飄飄搖頭:「不妥,我們太過深-入皇冥森林,這裡的猛獸很厲害,多數都能要了咱們的命,一個不小心就會賠上自己。所以啊,還是以保證自身安全為主,我們很快就能甩掉敵人,到時候折返回去,早離開林子早安心。」

「好吧,我聽你的。」他放棄給敵人下套的想法。

轟隆隆……

遠處傳來類似打雷的聲音,但奇怪的是,地面跟著小幅度抖動,打雷怎麼可能引起地動呢?

飄飄馬上做出判斷:「不是打雷,聲音本就是地面發出來的,而且距離我們不是太遠,要不要過去一探究竟。」

「當然。」別看蕭辰九世為人,卻仍然是好奇寶寶的性格,任何發生在身邊的事情,都必須搞明白才行。

ps:情人節快樂,么么噠!

!! 蕭辰和飄飄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地面顫動的頻率越來越快,附近的各種猛獸全都戰戰兢兢的躲在窩裡,就算二人從它們面前經過,也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

兩分鐘后,顫動的幅度開始變小變緩,等到第三分鐘的時候,完全恢復平靜,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二人加快腳步,因為他們很清楚,已經錯過了最精彩的內容。

第十分鐘,他們站在一處山谷入口,山谷不大,縱深五六里的樣子,寬度三四百米,但裡面鳥語花香,一片欣欣向榮的情景。

谷里的各種植被跟外面截然不同,不管是樹木還是花草,都是外面從未見過的種類。

大樹參天,婆娑多姿,各種顏色的野花爭相開放,蜜蜂、蝴蝶穿梭其中,幾隻翠鳥從空中飛下,落在水聲潺潺的小溪邊。

地面上,是厚達兩尺的碧綠色草甸子,宛如厚實的地毯一般。

空氣中帶著淡淡的花香味,加上晴朗的天空和時不時飄過的一兩朵白雲,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這裡的美景,不亞於蕭辰當初追趕九頭蛇時發現的絕谷,甚至更勝一籌。

二人對視一眼,蕭辰邁步直接往裡走。

「辰,不要魯莽,萬一裡面有危險呢。」飄飄喊道。

他搖搖頭,一臉自信的說:「不可能,這麼安寧祥和的山谷里,怎麼會有危險,快進來吧,裡面的景色美極了。」

飄飄皺了皺眉,邁步跟上去。

踩在草墊子上,軟乎乎的十分舒服,比所謂的純毛地毯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兩人剛走進來,落在小溪邊上的幾隻翠鳥,就已經飛過來圍著他們嘰嘰喳喳的叫。

蕭辰笑了:「看到了吧,這裡的鳥兒都對我們如此友善。」

飄飄點點頭,但她覺得還是小心一些為妙。仔細探查之後,確定山谷里沒有藏著猛獸,最大的獸類是鬼鬼祟祟覓食的灰鼠,和緩慢爬行的刺蝟,除此之外,便只有幾種小型的鳥類。

他張開雙臂,一邊盡情呼吸新鮮空氣,一邊在地上轉圈,由衷的說:「真是沒有想到,在危機四伏的皇冥森林裡,居然有景色如此優美的地方。」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飄飄彎腰摘下幾朵野花,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贊道:「好香啊,外面可沒有這麼香的野花。對了,我們最好不要停留太長的時間,免得那些人追過來。」

這是一條死胡同形狀的山谷,一旦入口被堵,裡面的人休想逃出去。

「嗯,那就待一刻鐘吧。」他停下來說:「那些人想要追上咱們,至少需要兩刻鐘以上的時間。」

「好的。」

可是時間剛過五分鐘,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響起,地面跟著顫抖起來,幅度越來越大。

他眉頭一皺:「什麼情況?」

飄飄環視四周,突然伸手一指山谷入口,驚叫道:「不好,你快看,谷口好像要自行閉合!」

他放眼望去,谷口兩側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中間移動,就像兩扇要合閉的推拉門。

「怎麼會這樣?」他驚訝壞了。

飄飄一把抓起他的衣袖,開始狂奔:「別發愣了,咱們得趕緊離開,不然會被困在這裡的。」

兩人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但還是晚了一步,在距離谷口還有三百米的時候,山谷完全閉合。

此時的山谷,變成一處絕谷,四面全是高聳入雲的絕壁,上面長滿綠色的青苔。

兩人傻獃獃的看著前方的絕壁,蕭辰臉上只剩下苦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

很顯然,一刻鐘前他們聽到的轟隆隆聲,和伴隨的地面顫抖,是山谷開啟的徵兆。

二人找到山谷的時候,谷口已經完全開啟很長時間了,所以沒有注意到兩側的石壁,更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飄飄秀眉緊鎖,嘴裡喃喃自語:「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奇山谷?」

他眼睛一瞪:「什麼神奇山谷?」

原來,在皇極境的歷史記載中,皇冥森林存在著一座神秘的山谷,數萬年來沒人知道它的具體位置。

一萬多年前,曾經有人誤入其中,在山谷里獲得大量的珍貴藥材,魂士等級也獲得很大的提升。

據那人後來回憶,他是跟同伴們走散了,無疑中發現風景秀麗的山谷,進去之後谷口自行合閉,無法出去。

他在山谷里生活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每天服用各種藥材,吸收天地靈氣,到第三十天的時候,谷口自行打開,他興奮的衝出去找同伴,可是等他再回來的時候,山谷已經不見了。

後來他和同伴們找了幾個月的時間,都沒能找到那條山谷。

再後來,皇極境派出數百人組成的搜尋隊,幾乎找遍了皇冥森林的每一個角落,沒能找到山谷。

但是,人們對它的嚮往,卻一點兒都沒有減少,而且給它取了一個很有意境的名字——神奇山谷。

在後來的歷史中,接連有五六個人,聲稱自己發現並進-入神奇山谷,甚至有人沿途做下記號,然後打著大隊人馬來找,可結果令人失望,神奇山谷查無所蹤。

「你是怎麼知道它的?」蕭辰問道。

飄飄回答說:「我在天嘯山莊的這幾個月,讀了不少跟皇極境有關的書,也是無意中看到這個傳說的,當時並沒有太當回事兒,只是把它當做傳說而已。沒想到,世上真的有神奇山谷。」

蕭辰馬上雙眼放光:「豈不是說,這裡長滿了各種珍貴藥材,既然別人能在這裡快速升級,我們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女神泛起狐疑:「可是,剛才我們已經往裡走了差不多兩里地,除了各種野花和樹木之外,並沒有發現任何藥材的痕迹。」

小王爺的臉一耷拉:「難道,是被之前進來的那些人給挖光了,運氣不會這麼差吧?不行,我們必須把這裡仔細的逛一遍。」

「好吧,不過我們應該做好最壞的打算,同時抱著最好的希望。」她笑著說:「就算找不到所謂的珍貴藥材,至少我們可以在這麼美麗的地方生活一個月,而且能徹底擺脫敵人的追趕,也是值得慶賀的事情。」

他嘿嘿一笑:「沒錯,我們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小兩口倖幸福福的生活一個月,一定會很有意思。」

女神的臉馬上紅了:「誰跟你小兩口,別自作多情。」

說完,她回身快步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