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麗:「……你什麼時候報的警??」

她完全慌張了,「我什麼都沒說,你不能報警抓我!」蘇麗狠狠的看著林棲,想要把她生吃進肚一樣。

林棲懶得理她,手在手機上點了一下:是你把我們村子弄成這樣的……想娶一個媳婦而已,有些女人最後不也在村子里過的很好……

「這應該就夠了~」她笑眯眯的看著蘇麗,「你覺得自己會判幾年呢?我真是一個好人,送你進去和你親人團聚,不用謝哦。」林棲很貼心的說道。

蘇麗:誰要謝你!!

她紅著眼睛,外面的車子開始多了起來,人民公僕們很快的就趕來了,蘇麗看著林棲,突然撲向她,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被她撲住肯定沒什麼好結果。

在周圍同學的驚呼中,林棲側身躲過然後一腳踹到她腰上。

蘇麗摔倒在一邊,被反應過來的同學們壓的嚴嚴實實,只能咬牙切齒的看著林棲:「我不會放過你的!你會下地獄的!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林棲輕輕一笑:「我早就去過地獄。」

警察們來了之後簡單的做了筆錄,又關心了一下林棲,就帶

著蘇麗回警局了。

林棲作為破了重大案件的人,自然是收到了表彰,所以這些警察一聽是她就立馬趕來,生怕她再受到傷害。

留下林棲在原地接受同學們的關心。

而林棲沒有再管蘇麗的事情,畢業之後,她決定去國外進修。

出國之前,林棲先回了一趟家看看父母,和林父聊了一晚上,林父點了點頭,答應了林棲的要求。

不過林棲出門的時候,林棲的媽媽又塞了許多錢到林棲的口袋裡,生怕她缺著自己。

她們也沒有試圖挽留,雖然說父母都希望孩子留在自己身邊,可林棲的情況他們有時也擔心她觸景生情,覺得去國外會更好。

機場里,林棲笑了笑,抱了抱淚目的父母,轉身提著行李箱走了。

徐清黎也來了,他這幾年又沉穩血多,隨還帶著稚氣,但已經成長為一個男人了。

他一雙漂亮的眼睛看著林棲,像是有千言萬語要和林棲訴說,卻只是給了她一個小盒子,「萬事小心。」就轉身離去了。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林棲站著看著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機場。

垂下眸子,她轉身往登機口走去。

登上了飛機,林棲靠在窗子上,只覺得心情很舒暢。

雖然任務沒有顯示完成,但是她知道,她要不了幾年就可以離開了,所以在這之前,讓她做一些自己想做的吧。

林棲在國外待了一年,回來之後,就在一家國際慈善機構工作,為貧困山區提供援助。

回來那天,朋友們喊她一起吃飯,林棲去了,打架都玩的很是開心,徐清黎也來了,卻只坐在一旁靜靜看著她,林棲也只當做看不見。

狐鴉小傳 她不是真的林棲,對他投入感情,既不理智,又不公平。

希望原主回來時,他們兩個會結成正果吧。

從同學的嘴裡,林棲斷斷續續聽說了關於蘇麗的的事情,在提這些的時候,談話的同學表情小心翼翼的,生怕林棲生氣,林棲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解釋什麼。

她是真的不在乎。

秋後的螞蚱,蹦達不了幾天。 聽說蘇麗最終還是輟學了,她奶奶來了學校大鬧一場,在聽說是林棲把他們家裡男人告上法庭時,甚至就在林棲教室門口撒潑,哭著跪著求林棲放了他們家的男丁,給她一條活路。

若是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看著這樣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說不定還真的會以為林棲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可在學校里的同學和老師早就了解了這個事情,對於蘇麗的奶奶也是很無語,在她鬧林棲時,還會幫忙護著林棲,林棲也是很煩,尤其她鬧的時候還會牽連到林父林母,就直接報警,蘇麗的奶奶就被抓了進去。

不過幾次,在懲罰一次比一次重時,老太太終於學聰明了,發現林棲並不好惹,她不再執著於糾纏於林棲,直接把出獄之後藏在學校裡面的蘇麗給抓了出來。

因為林棲並沒有告她參與拐賣,所以只是一個知情不報,在監獄呆了一年就出獄了。

未識胭脂紅 當時家人,周圍同學和警察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林棲只是一笑,沒有做多解釋。

她知道,蘇麗的報應,在後頭。

蘇麗哭著求周圍的同學幫忙,卻沒有一個人肯伸出援手,連王水文都是冷漠的扭過頭不看她。

有時候,跳過一次坑,再看見第二次,就知道痛了。

她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應該預料過會有這樣的結果,最終,蘇麗被她奶奶抓著頭髮帶出了學校,一路哭喊,因為知道自己被抓回去q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可是沒人救她。

就像當初的林棲一樣。

後來再沒人看見過她。

學校也只收到她的了退學申請,蘇麗參與過拐賣,家裡的人又鬧出這樣大的事情,可見心性如何,學校也自然求之不得的解決了。

其實,林棲後來見過蘇麗一次,在她的山區里。

林棲畢業之後專註做慈善,為一些貧困山區建設修路。

蘇麗的村子自然在這貧困村莊之列,林棲看到她時,蘇麗渾身髒兮兮的獃獃坐在土堆上,眼神獃滯,旁邊是一個流著口水的中年男人。

看來蘇麗的奶奶最終還是為了那二十萬彩禮,把蘇麗嫁給了那個傻子。

林棲覺得不意外。

可見到林棲,蘇麗的眼睛瞬間亮了,她掙扎著撲倒林棲腳下,「求求你,求求你林棲,救救我! 超神學院小說 我是蘇麗啊,我被拐賣的!」

她看上去像是一月沒洗過澡一般,頭髮凌亂,渾身髒兮兮地,她的夫家一時沒看住她,居然真讓她來到了林棲面前。

他們也不敢擅自行動,生怕把事情牽連到自己,只是躲在人群里遠遠的,怨毒的看著她,只要林棲表示一點抗拒,就會把她抓回來。

林棲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蘇麗,彎下腰,直直盯著她的眼睛。

周圍一起的工作人員了解這件事,在進這個村子之前就小心翼翼的勸說林棲,見她執意要來,現在一見這個女人,他們就知道這就是那個蘇麗。

他們想上前拉開蘇麗,林棲對他們搖了搖頭,蘇麗眼睛一亮,以為林棲要救她,「林棲,求求你幫幫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這一生都已經毀了!你也滿足了吧!求求你了!」

林棲卻一根一根掰開她的手,「蘇麗,我不會幫你的。」

「永遠不會。」

她附到她耳邊,小聲說:「見到你這樣,我恨不得你更慘一點,蘇麗啊,你知道嗎,其實那天,我沒有完全暈過去。」

蘇麗一愣,嘴唇瞬間蒼白。

她說的是被拐賣那天,林棲平靜的說:「我看著你,說不出話來,心裡哭著求你救救我,可你只是站在原地,笑著看著我,那個笑,我永遠不會忘記。」

當時的林棲,心裡是絕望又不解的。

「蘇麗,你當時有沒有想過,將來會有這樣的一天到來?」

「這就是報應啊,蘇麗。」她說完這些話,沒等蘇麗反應,就直接對著人群說到,「這是誰家的?我不認識,能不能拉走她?」

「不要!不要!林棲,求求你……」蘇麗渾身顫抖,她恐懼的看著向她走來的男人們。

蘇麗的夫家連忙上前,對著林棲陪著笑,他們只知道這個女人會給他們村子錢,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對不起對不起小姐,她只是一個瘋婆子,說的都是胡話,我們現在就把她帶走!」說話的男人長著和那傻子一般的臉,卻帶著諂媚的笑,看上去滑稽又卑微。

他拖著蘇麗的頭髮,「賤女人!還敢跑?你要是衝撞了貴人,我不打死你!」

蘇麗被他拽住頭髮,連卻一聲不吭,只是獃獃看著林棲,像是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眼見她就快被拖出了林棲的視線,她突然尖叫起來,「林棲!你不得好死!你會下地獄的!!我只要活著一天,就詛咒你一天!」

接下來是被什麼東西捂著一般,她只悶哼幾聲,就被徹底脫離林棲的視線。

林棲站在原地,面無表情。

她就是從地獄好不容易爬回來的啊。

在林棲準備離開的前三天,她陪著父母看電視時,突然看到一則新聞。

龍式倒閉了。

林棲只覺得這名字似曾相識,還在想到底是誰,可彈幕卻炸了:【這個世界的男主?倒閉了?】

【發生了什麼……】

【主播求解釋!】

林棲:「……你們問我,可我也不清楚啊!」

#總裁文男主破產怎麼破#

「系統,怎麼回事啊?」林棲連忙問系統,求解釋。

系統複雜的聲音在腦海響起,「你還記不記得林月?」

「那個也被拐賣的林月?」林棲當然記得,「這關她什麼事?」

「她回家之後告訴了林父,但是苦於沒有證據,就沒有報警,只是撤了對龍式的所有投資,又聯合其他的集團試圖搞垮他。」

「但是龍霸天不是男主?哪裡那麼容易就被弄到?」林棲很是不解。

系統更加無語,「可奈何他是個智障,林月一去找他,他就自己什麼都說了還威脅林月,然後……」系統頓了頓,「林月錄音上交國家了。」

林棲:「……哇哦。」

嘆為觀止。

#果然不戀愛腦的女配智商飆升#

#本章又名:走出大山之女大學生如何搞垮總裁#

404NotFound



404NotFound




nginx/1.13.3


















404NotFound



404NotFound




nginx/1.13.3


















404NotFound



404NotFound




nginx/1.13.3
















來到咖啡廳,林棲看到自己的相親對象已經到了,林棲頓住腳步,真是……巧了。

眼前這個男人就是這世界的氣運之子,殺了金宵的那個人。

男人無疑是英俊的,氣運之子皮相都是不會差的,但不是金宵那種像小太陽一般的英俊,嘛,她還是喜歡家裡的那個。

他站起身,優雅而隨意,不愧是氣運之子,一舉一動及其引人注目,她甚至能感覺到咖啡館里的女人對她投來的眼神,男人彬彬有禮的伸出手道:「你想必就是林小姐了,你好,我是齊子云。」

林棲輕輕勾唇笑了笑,順勢握住男人的手,「你好,我是林棲。」

咖啡館外,一個高大的身影鬼鬼祟祟的藏在一盆盆栽后,「他居然握主人的手!」

「主人居然對他笑了!」

咬手帕的金宵淚眼汪汪。

「我仰慕林小姐大名很久了,如今家母牽線,倒也是緣分。」倆人坐下后,男人骨節分明的雙手放在桌子上,開口道。

林棲端起咖啡,輕輕喝了一口,眉頭輕輕皺了一下,「服務員,拿方糖來。」

她是一個吃不得苦的人。

這才看向眼前的男人,「緣分?」她細細品了品這兩個字,卻突然笑了。

「我看不是呢。」

這樣冷淡的回答,男人也沒有變了臉色,只是繼續噙著笑,「林小姐……」

「你有什麼想問的,就直說,我不喜歡繞彎。」林棲冷淡的開口。

男人一頓,將雙手交叉,「林小姐何出此言?」

「是金澤嗎?」

「……林小姐果然聰慧,不知道林小姐是否知道些什麼?」齊子云淡淡開口,臉上的笑容消失。

「我不知道,還需要你解釋一下呢。」林棲笑容不變,正好服務員拿來了方糖,林棲全部放了進去之後抿來一口,才愉快的眯起眼。

「比如處心積慮接近我,再比如周圍這些人。」

「林小姐,我不想繞彎,金澤身上的妖心十分危險,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