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蔓見他遲遲不坐到顏修齊身後去,瞪了他一眼:「隊長,要不還是我來吧。」

霍彥霆立馬抽回神,冷聲喝道:「不用,粗活我比你有經驗。」

蘇蔓:「……」

邊上一群老首領紛紛看向霍振德,莫名有種替他揍龜孫的衝動。

顏朗覷了一眼一臉黑沉的霍彥霆,喉頭的擔心一點點咽回去。

蘇蔓打開顏修齊的氧氣罩,以迅雷之速更換邊上的一根氧氣管,接著端著已經放好吸管的水杯遞到顏修齊的嘴邊。

可是昏迷著的顏修齊別說喝水,連睜眼都變成一種奢侈。

蘇蔓手握杯子,腦海里閃過各種補救措施,如果這杯水喝不下去,那麼哪怕有四季五補的方子也同樣無濟於事。

霍彥霆看著蘇蔓把眉心擰成了川字,跟著眉心緊鎖。

他輕輕抬手伸向蘇蔓,粗糲拇指熨著她的眉心:「別蹙眉,跟小老頭一樣,我不喜歡。」

蘇蔓一怔,每次霍彥霆的這個動作都讓她感覺暖陽照拂,渾身通電,一道靈光劈向腦海!

「隊長,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充滿自信的蘇蔓第一時間向霍彥霆通報。

霍彥霆唇角微微一揚,轉瞬即逝,然後悶悶應了一聲:「嗯。」

蘇蔓唇角含笑,放下水杯從隨身的背包中取出金針,然後對霍彥霆說道::「隊長,麻煩幫我扶牢了。」

「好。」霍彥霆認真應道。

話音落下,蘇蔓手握金針,在拔起一根銀針的瞬間扎入金針,但這次她不是簡單地扎金針,而是通過金針將自己空間里的靈氣一點點輸送至顏修齊體內。

待一根金針上的靈氣飽和后,蘇蔓這才更換下一根。

她用的就是上次湯圓給她那本書的辦法,將針灸與靈氣結合起來,針灸起效的同時,靈氣也在顏修齊體內順暢運轉。

大夥都屏息凝神,生怕喘口大氣會影響蘇蔓的下針。

漸漸的,房間里若有似無縈繞出一抹誰也說不出來的舒暢氣息。

霍彥霆的感受最深,他離蘇蔓最近,似乎從她身上感受到源源不斷的能量在涌溢,他不由蹙了下深眉,她,究竟藏有多少寶藏?

此時,蘇蔓額頭漸漸冒起汗珠,這讓霍彥霆憐疼不已,想抬手為她拭去,可又擔心影響蘇蔓,就這麼隱忍著目光灼灼注視著她,一瞬不瞬……

待最後一根銀針被替換完,蘇蔓整個人似在水裡撈過一般,不敢有一刻停歇,她微顫著手拿起水杯遞到顏修齊的嘴邊,輕聲喚道:「老首領,我是蘇蔓,我喚您一聲顏爺爺,這是糖水,您喝喝看。」

陰陽當鋪事件簿 所有人的心都涌到了嗓子眼!

(本章完) 兩人還木訥的站在畫前,身體里的力量被無聲的吞噬著……

卻渾然不知。

被牽引,被稀釋,被控制……

「落月!那是幻境!現在的你走在復仇的路上!快收斂心神!」紅鳳凰感覺到不對了。這不像平常的落月。

聽到紅鳳凰這樣一叫,落月打了個激靈……

「紫年,紫年,別看那幅畫,它會產生幻境,吸走你的力量!」呼喚紫年的是水龍,要是紫年力量被吸乾淨了,水龍恐怕永遠被困在第二層空間出不來了,這裡沒有可食用的營養,也沒有讓自己修鍊的地氣,如果人不來餵養,恐怕真的是坐吃等死了。

白象也跟著紫年一樣,暈暈乎乎的找不著北了……

紅鳳凰見落月沒反應,飛到冰湖上和骷髏手一起攪動著冰湖,攪動的天翻地覆,湖浪四起!

落月朝著紫年看了一眼,紫年也朝著她看了一眼,隨後,兩人又目光獃滯的看著這幅黑夜妖嬈詭異的畫面……

天哪!真是沒救了!

紅鳳凰怎麼在戒指里折騰,落月就是心神不轉的盯著那副巨畫,真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記得鳳凰團團轉,都要咬自己的尾巴了!

這邊的水龍也是拚命呼喚,可就是喚不回主人的心神啊,巨畫攝人心魂的力量太強大了……

幾乎無人能逃脫……

這時候一個六七歲的綠眸男孩,輕輕從樓上走下來,站在紫年和落月背後,嘴角的笑容可一點都不像是六七歲的模樣。

「看來我又要擁有一個好作品了。」綠眸子男子輕輕一笑,招了招手,從周圍各個角落裡走出來數十個四五歲的孩童,聽從綠眸子男孩的指揮。

「抬進去吧。」綠眸子男孩吩咐。

眾孩童嘀嘀咕咕一番,然後放到落月和紫年,把他們抬到三樓最角落裡的房間。

孩童看似小,力氣卻大的驚人,被抬動的時候,紫年和落月絲毫感覺不到,倒是急壞了紅鳳凰和水龍……

水龍踹了一腳白象,白象還傻乎乎的不眨眼呢,看來它也指望不上了。

這幅幻境之作魔力是在太大了,就連戒指里的白象也中招了,他只不過是偷看了一眼而已,水龍慶幸自己要一直低頭埋它的便便,才僥倖逃過一劫,現在看來第二劫是過不去了……

「喂,那個活動關節,快想辦法。」紅鳳凰急的團團轉,命令骷髏。彩之斑斕就跟在身後。

「你把我的靈感都轉光了……」骷髏手說。

「你就是一個活動關節,哪有什麼靈感。」紅鳳凰是真的著急了,鳳凰一著急,脾氣就暴躁起來了,看誰都不順眼。

「你說落月主人最疼愛的是誰?」骷髏手給出主意。

「廢話,當然是我本尊了。」

「如果她對你夠疼愛的話,你就自殺或者自虐,這樣就能喚醒主人了。」骷髏手說。

「其實,主人最疼愛的人是你。」紅鳳凰趕緊改口。

不過,自虐也許是一個辦法,玩笑話卻讓紅鳳凰留心了……

落月和紫年被抬入一個房間,鮮花滿床,軟的像水一樣,香薰四溢,充滿緋色之香……

這,竟然是洞房!

。 「沒有什麼啦,浩二哥哥,我們回去吧。」情緒低落的澤井優子故作鎮定,扯著他的胳膊準備離開。

李學浩不為所動,認真地看著她說道:「優子,無論是什麼東西,我都可以幫你拿回來,你確定還要回去嗎?」

這麼一說,澤井優子開始猶豫了,遲疑地問道:「真的嗎?」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說吧,是什麼東西?」

澤井優子又遲疑了一下:「只是一張相片哦。」

「一張相片?」李學浩有些好奇,一張什麼相片會讓她的情緒忽高忽低。

「是我在小學運動會短跑比賽上獲得第一名的相片。」澤井優子語氣裡帶著驕傲,運動會的第一名,確實有驕傲的資本,

「為什麼會在…她那裡?」李學浩指了指剛剛女生離開的方向。

「麻美是我的小學同學,聯合文化祭那天我來聖瑪麗碰到她……」澤井優子組織著語言,「我們小學的時候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有很多東西都會跟她分享,有一次我去她家裡玩,把相片也帶去了,結果弄丟了……文化祭那天碰到她的時候,她說又找到了,可是……」

「可是剛剛告訴你又沒找到是不是?」李學浩接過她的話說道,真不知道該說她笨還是該說她蠢,平時那麼精明的一個丫頭,結果被別人騙得團團轉。

那個叫麻美的女生,擺明了是戲耍她,說什麼找到又沒找到,簡直把她當成一個白痴在玩弄。說不定澤井優子當初去她家裡玩時,那張弄丟的相片就是被她藏起來的。

「她明明答應了會找到給我的……」澤井優子的語氣又開始低落了。

李學浩也懶得點醒她了,問道:「除了那張相片,還有什麼要拿回來的嗎?」

「……沒有了。」澤井優子想了一下,肯定地說道。

李學浩揉了一下她的腦袋說道:「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試試看她是不是真的沒有找到。」

澤井優子一愣,也忘了去拍開他的手:「浩二哥哥,你是說,麻美在騙我嗎?」

「你就那麼相信她說的話?」看小丫頭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李學浩反問道,剛剛那個叫麻美的女生眼中的輕蔑和不屑,可能騙得過澤井優子,但絕對躲不過他的眼睛。

那樣的眼神就好像在說,「東西就在我這裡,可我就是不想給你」,不過她表面功夫做的很好,連平時精明過人的澤井優子都被忽悠得死死的。

「麻美……會騙我嗎?」澤井優子看了看女生消失的方向,恐怕還是不認為自己被好朋友欺騙了。

李學浩真懷疑她平時的精明都是裝出來的,想了想問道:「自從你們小學卒業后,就沒有聯繫過了吧?」

「嗯。」澤井優子點點頭。

果然,人家根本就沒準備和她再有什麼關係,要不是聯合文化祭,恐怕兩人根本就不會再有交集。

李學浩大致能猜到那個叫麻美的女生的想法,身為貴族學校的學生,看不起其它平民學校的學生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好了,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出來。」又問了澤井優子那個叫麻美的女生的全名和班級,這才走進學校里。

……

聖瑪麗光和中學身為曾經的母校,李學浩卻幾乎沒有什麼記憶,感覺跟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沒有什麼區別。

但要找一個人,這點只要有心,並不麻煩。

雖說那個叫麻美的女生已經看不到人影了,但李學浩大致可以感應到她的方向,現在是放課時間,也不用擔心會打擾到別人上課。

來到一棟英式建筑前,這大概就是教學樓了,可以感應到裡面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已經是放課時間了,居然還沒有人出來。

李學浩剛剛走過來的這一段長長的路程,沒有碰到一個人影,難道都不需要參加社團活動嗎?或者說,所有的社團活動室都在教學樓裡面?

這樣想著,李學浩卻毫不猶豫地走進了教學樓里,雖然沒有室內鞋是個麻煩,但只要保證不踩髒了就行。

準備上樓的時候,上面卻傳來了腳步聲,聽聲音,似乎有好幾個人一起下來。

李學浩頓了頓腳步,倒沒有急著上去,等著對方先下樓。

沒過一會,從樓上走下來幾個女生,都穿著聖瑪麗光和中學精緻的校服,見到下面站著一個穿著別的校服的男生,全都愣了一下。

「真、真中前輩?」其中一個女生認出了他,忍不住驚訝地叫了出來。

李學浩也有些驚訝,這可真巧了,下來的四個女生,他就認識其中的三個。

為首的一個女生身材很勻稱,不胖不瘦,身高在一米六齣頭,扎著一個丸子頭,配合著她精緻小巧的五官和臉型,顯得俏皮而可愛。她就是聖瑪麗光和中學的生徒會會長,天宮介之穹。

站在她左邊稍稍靠後一點距離的女生要高几公分,一頭長發如瀑布般披垂而下,五官比起天宮介之穹還要精緻一點,幾乎快趕得上千葉小百合和鈴木姐妹等有限幾人了。她是生徒會的副會長,雨宮坂惠。

另外還有兩個女生,一個身材胖得像個圓球,一個則瘦得像根竹竿,形成鮮明的對比。胖女生是水原由宇,上次聯合文化祭和平川中學那個身材嬌小的女生比吃鯛魚燒,結果差點被噎死。至於瘦女生,則不清楚名字,此前也沒有見過。

「雨宮同學,你們好。」被認了出來,李學浩也不好不回應,剛剛就是雨宮坂惠在跟他打招呼,所以他主要也是針對的雨宮坂惠。

「真中前輩,您有什麼事嗎?」四個女生一起走下來,雨宮坂惠仍在驚訝之中,想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到這裡來,聯合文化祭早就結束了。

「我來找一個人。」李學浩淡淡地說道。

「不知道前輩要找什麼人,或許我們可以幫上忙。」回答他的是天宮介之穹,身為生徒會的會長,她是最有資格說這種話的人。 香薰的味道充盈著整個房間,聞一聞就醉了的香味,這就是傳說中的花前月下。

此情此景,郎才女貌,極其讓人容易想點風花雪月的事。

這也正是綠眸子男孩所希望的,更是百試不爽的。

落月和紫年躺在一張床上,昏昏欲睡……

「用不用幫他們一把?」一個小兒文綠眸子男孩。

「不用了,香味已經幫他們把體內的神經激素調動起來了,只要他們一醒來,就會遵循身體的本能,去尋找對方,那樣我們就又要有一個寶寶了,他們兩人相貌優美,那誕下的嬰兒一定也不錯。」綠眸男孩說。

「恭喜堡主!」小兒說。

「哈哈哈……」

關上門,還聽到綠眸子男孩的笑聲,這只是一個男孩的笑聲么?不,絕不是。

落月和紫年平靜的躺在床上,安穩的呼吸,睡著,那鮮花散發出來的香薰的味道一點一點進入他們的鼻息,流入心腹……

紅鳳凰決定試試骷髏手的方法,用自虐的方式喚醒落月。

如果落月和紫年合體了,那就中了綠眸子男孩的奸計了!而且那副畫已經抽走了不少靈力,剩下的如果合體,兩個人內在的力量都會被遁形,白白貢獻給這個屋子了!

紅鳳凰絕不會讓主人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我是高傲的鳳凰,我的主人也應該是高傲的……

「主人,我可這都是為了你啊!」紅鳳凰抹了一把眼淚,跟要趕赴刑場似的。

「加油,加油!」骷髏手和斑斕在一邊歡欣鼓舞。

紅鳳凰狠狠瞪了他們一眼,然後深呼吸,在呼吸,嗷嗷啊……

啄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嗚嗚,都流血了,好疼啊……

嗷嗷啊……

在啄了一下自己的漂亮羽毛,都掉了……

可是落月還沒醒。

「鳳凰,你的力度不夠……」骷髏手直指重點。

「你來試試?誰試試誰才知道疼!」紅鳳凰疼的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我跟主人的日子短,對我恐怕沒那麼多感情……」骷髏手慶幸的說。

紅鳳凰呼啦一下飛起來,狠狠的撞到了古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