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語伸手便將她給拖住了,怒叱道:「蘇婉兒!」

看著她滿面含霜的樣子,蘇婉兒內心咯噔一聲,忙賠笑道:「好侄女,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告訴姑姑,姑姑幫你出氣。」

「哼,除了你還有誰敢欺負我?」蘇若語怒道:「我就說了,葉大哥本來是打算要在這裡住上五天的,怎麼會才住了兩天就走,我正奇怪著呢,原來果然是你搞的鬼,若不是你整天纏著葉大哥要丹藥,他怎麼會不聲不響的走了?」

「咳咳……」蘇婉兒尷尬地咳嗽了兩聲,不敢出聲。她其實也大不了蘇若語多少歲,雖說蘇若語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但她最怕的就是這個小姑奶奶生氣,她一生氣她就沒轍了。

「哼,你的心裡除了煉丹還是煉丹,蘇婉兒我告訴你,如果葉大哥因此而不來我西角山找我,我跟你沒完!」蘇若語嬌叱一聲,甩手狂奔而去,留下一臉委屈的蘇婉兒。至於郭長天,一看情況不對早就溜了。

蘇婉兒很快便回過神來,看著湛藍的天空,似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嘻嘻笑著自言自語道:「小混蛋,想跑,沒那麼容易,答應老娘的事豈能反悔,龍武學府,嘻嘻,我會去找你的,你就等著吧,看到時老娘怎麼收拾你!」

……

葉問龍突然感覺到一陣發怵,心道不會是那瘋女人在詛咒我吧?心裡一陣無語外加無奈。

蘇若語說的不錯,葉問龍本來是想在西角山多呆幾天的,但是他在某時不小心泄露了他身上有不少上古丹藥的事情后,便被蘇婉兒給纏上了,只要蘇若語不在旁邊,那瘋女人必定會出現在他的身旁,撒嬌、嗲討、柔纏、死纏……反正女人能夠用的溫柔招數都使盡了,從他身上騙走了不少丹藥,他實在是又怕又無奈,才不得不騙了她一回,提前跑了。

他不是怕什麼,而是受不了那瘋女人的溫柔嗲語,大哥哥哥好哥哥的不知道叫了他多少回,為了丹藥她能把整個彈性豐滿的嬌軀往他身上蹭啊磨的,好幾回都差點兒讓葉問龍心神失守做出禽獸之事,沒辦法啊,他可是正處於青春發肓期,血氣方剛的少年,哪經得起她那成熟身體的誘.惑,但是偏偏那瘋女人又是蘇若語的姑姑,這輩份弄的,他可不能姑侄通吃吧?下不了手啊下不了手。

「公子,既然不坐他們的戰艦,我們只能走回去了。」小紅苦著臉道,雖說從這裡到龍武學府只有一千多公里,以兩人的速度就算不是全速,回到那邊也只不過是半天時間,但這大妞兒似乎是坐戰艦坐上癮了,讓她跑回去,她還真是有些不大願意。

「呵呵,那也不必,試試這個。」葉問龍笑道,說著他手掌心出現了一樣小東西。

小紅凝目看去,見那只是一件象是牙齒狀的黝黑東西,看起來毫不起眼,不禁奇道:「公子,這是什麼東西?」

「一會你就知道了。」葉問龍神秘一笑,嘴裡念念有詞,下一刻,刷的一響,一個黑青色的梭形大物懸浮在空中,震撼得小紅小嘴大張合不攏來。

那是一艘長約十五米、寬約三米、高約一米二的梭形船,船身之上有著無數的奇形符篆,奇異的波動從船身上散發出來,神秘而震撼人心。

「公子,這……這是什麼?」小紅震撼地道。

「雷羽青梭,次品飛行仙器。」葉問龍笑道,飛躍而起,跳進了梭形船之中,小紅也跳了上去,心中更是震撼和驚喜:「什麼,次品飛行仙器?你竟然能弄到這種寶貝?」

相比於人類,小紅對於這種東西知道的更多了一些,也知道有仙器的存在,只不過那些都是傳說中的存在,雖說只是一件次品飛行仙器,卻還是深深的把她震撼到了。

「無意間弄到的,花了我很長時間煉化,直到昨晚上才煉化了一小部分,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不過拿來飛行應該沒有問題。」葉問龍笑道。

「天啊,次品飛行仙器啊,這絕對是難得的寶貝!」小紅驚喜無比地打量著雷羽青梭,眼中一片火熱。

青梭看起來就象是一艘船,兩頭是空的,中間則是佔了一半的弧形船艙,線條流暢,華麗非常,船沿之上,有著一個個凹槽也不知是做什麼用的。不過她很快便明白了,只見葉問龍取出十顆三色彩石,分別鑲進了那些凹槽之中,那些彩石她也見過,在武塔四層,葉問龍就跟那些小攤販購買了不少。

隨著最後一顆三色靈變色的鑲入,嗡的一響,雷羽青梭立即啟動,一股強烈的波動從青梭上散發開去,青梭之上升起一個透明的光罩將青梭罩於其中,隨著葉問龍的控制,青梭憑空上升萬米出現在雲層之上,舉目所眺,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劇烈的罡風呼嘯而過,然而對雷羽青梭卻沒有絲毫的影響,罡風刮到青梭便被光罩極為巧妙地消彌了去。

「天啊,公子,仙器就是仙器,可是比戰艦好十倍百倍,視野開闊,而且一點也不顛簸,就象是站在平地上一樣。」小紅歡呼道。

不過,她歡呼聲甫畢,一股強大的拉扯力湧來,砰的一聲,她高挑的身軀狠狠地撞到了中間船艙之上,卻原來是葉問龍已然控制著雷羽青梭向前飛去,只是這傢伙也是第一次控制雷羽青梭,沒有「駕駛證」,速度瞬間提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若不是他自己有些準備,估計也是跟小紅一樣了。

小紅剛吱哼著從地上站了起來,雷羽青梭的速度又陡然一減,她又是嘭地摔跌地上,小紅又羞又惱,抓著船艙爬了起來,嗔怪道:「公子,你就不能開好一些,一會快一會慢的,想摔死奴婢呀?」

「呵呵,失誤失誤,我忘記打開重力牽扯裝置了。」葉問龍站在青梭船頭控制台前回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下一刻,又是一縷奇異的波動散發開來,小紅立即感覺到再也沒有了那種牽扯感,就好像真正站在平地上一樣。

不過剛才狼狽的直摔了幾跤,她還是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向船頭走去,果然發現沒有了那種感覺,但是她的眼睛卻可以看到,雷羽青梭分明是時快時慢的在天上飛來飛去,而且還不是直線,有時甚至在天上打轉兒,還忽上忽下的,看來主人還沒有徹底學會控制這件次品飛行仙器呢。

葉問龍控制著雷羽青梭在不斷的熟悉之中,也不管飛哪個方向,在雲層之上胡飛亂闖了半天之後,他終於是可以自如地控制雷羽青梭,前行,後退,停止,上升,下降,翻轉,拐彎,一個個動作不斷的熟悉著。

盛世嫡女:病嬌王爺要娶我 同時,他也知道了目前自己所能控制雷羽青梭飛行的最快速度,心中也是狂喜不已,因為他發現,雖然自己只是煉化了雷羽青梭的一小部分,然而其速度已經超過了百倍音速,也就是說,如果使用雷羽青梭,他從西角山到龍武學府,只需要短短的半分鐘時間!

「果然不愧為仙器啊,雖然只是次品,這速度,比一般的戰艦快多了,不知道全部煉化之後能夠達到什麼樣的速度。」葉問龍對這個結果還是十分滿意的,有了雷羽青梭,以後他可是方便多了,就算是從龍武學府跑到西角山與蘇若語約會,也只需要半分鐘,這簡直是太爽了。

要不要在龍斗星的每一個行省找一個女朋友,以後開著雷羽青梭到處去約會呢?他不禁有些邪惡地想道。 被嬴隱這麼一喊,元笑回過神來,漸漸走向嬴隱。

「勞煩您大駕,竟然把我這等小人放在心裡。」元笑一想起來上午嬴隱說的那句話,鼻子就酸酸的。她算什麼,他心愛的女人的替身么?

元笑和嬴隱站在車旁,對視著。

「嬴隱,以後,我們別再見了。」元笑沉默許久,憋出來這麼一句話,「你的世界,和我的人生,是兩條完全不相干的道路,既然不是凡世中人,為何再留言紅塵。」元笑看著嬴隱,笑的很坦然,不等嬴隱回答,她又接著說「還記得上次你說不要我愛上你,不是不要,而是不能,嬴隱,不……公子隱,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更不會是你愛的……」

元笑的話還沒有說完,嬴隱就朝元笑撲了過來,抱著元笑,旋轉了好幾圈。

元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砰——砰——連續幾聲槍擊,等她回過神時,就聞見濃重的汽油味。她抬起頭,看著嬴隱,不禁拉住嬴隱的手,「發生了什麼?」

嬴隱沒有回答元笑,他抬頭看著附近幾棟高樓,又環顧了人群,雖然並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但也知道自己大意了。《美人賦》不過誘餌,元笑才是,永生門的人,只是再借元笑得到自己的行蹤。

而就在剛才,幸好他感覺到破空而來的危機,如果晚上一秒,那麼元笑……嬴隱的眉頭一皺,永生門的人,還真的未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就在嬴隱剛收回思緒,集中注意力關注四周的時候,有感覺到一道殺氣從旁邊射來,嬴隱立馬去提醒元笑,但是當子彈越發靠近,嬴隱才知道對方的目的。

轟——

「啊——」元笑清晰的看到,一枚子彈,擦身而過,射進車中,在接著,眼前就是熊熊燃燒的火焰。元笑驚恐的叫出來,嬴隱拉著元笑的手,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幾個閃身,消失在事發現場。

遠處的三叔,看著落荒而逃的眾人,露出來一個滿意的笑容,但是,還沒有開始得意,心就冷了半截。在他的耳機中,是他安排的狙擊手,「目標消失不見!」

目標消失不見?三叔一拳垂在車座上。倒是韓飛白,對於嬴隱的逃脫沒有意外,這麼多年的追捕,嬴隱几乎沒有使用過能力對抗,上次,也是劍修者中的一個叛徒,幾近修成散仙的男人,偷襲到他才傷害到人。再厲害的狙擊手,比起他們這群超脫人類的怪物來說,都不值得一提。

嬴隱帶著元笑用最快的速度,飛出了數十米后,瞬移到了元笑家中。

嬴隱的胳膊被元笑緊緊抓著,他試圖甩開元笑,可是他沒有動一下,元笑又尖叫起來。

元笑透過火紅的光芒,看到了從來都沒有看到的畫面。她在數千米的懸崖上,她從上面跌落,她被陌生的男人抱著,萬里朝霞絢爛如火。她知道這個人,這個人就是嬴隱。

「嬴隱,嬴隱,我怕……」元笑像是夢魘一樣,想要喊出來卻無論如何都發不了聲,眼淚順著臉頰留下,可是眼睛,依舊是茫然一片。

嬴隱放開元笑,看著元笑獃滯的站在那裡,對於自己下一步動作有一些猶豫不決。

元笑突然間頭痛欲裂,她蹲在地上,抱著頭,不斷的扯自己的頭髮,「我沒有,我沒有殺人,我沒有!」元笑痛苦的嘶吼出來,嬴隱也回憶起來,第一次相見的場面,看著元笑痛苦,他還是忍不住上前。

嬴隱蹲下身子,拉著元笑的手,控制住她,不讓她亂動,以免傷害到她自己。

「元笑,你是一個好女孩,是我見過的最好的女孩。」嬴隱的話像是魔咒一樣,讓元笑漸漸的平靜起來,失神的眼睛,也變得明亮起來,「雖然我很難給你解釋那日的事情,但是,你沒有殺人,你從來沒有殺過人。如果,你還是質疑自己,就忘記這件事吧。」

從嬴隱的之間滲出一抹光澤,沒入元笑的兩眉之間,很快的,元笑徹底安靜下來。嬴隱看著她倒在地上沉睡,還是忍不住將她抱在了床上。

站在元笑的床邊,嬴隱有些不舍,「不是不讓你愛上我,是我在害怕……」

嬴隱的話還沒有說完,元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嬴隱拿出來,看著屏幕上閃爍的「高澤」兩字,沉默一秒,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

「笑笑,你在哪裡,剛剛天聖集團附近有輛車自燃,你有沒有被傷到!」高澤關切的問,沒有董事長的架子,更沒有身為Q市黑道領頭人霸氣,完全鄰家哥哥一樣貼心的男人。

嬴隱聽著急切的問話,再看看躺在床上熟睡的元笑,確實,他不屬於這個凡世,怎能眷戀紅塵。

「元笑遇見事發現場,但是並沒有受傷,剛剛情緒不太穩定,現在已經睡熟了。」嬴隱如實交代。

「你是誰?事發現場,我現在就在事發現場,笑笑呢!」高澤著急的說,確實,他在事發現場,而且一起在現場的人,還有元笑的哥哥元帥。

「笑笑在家中,還請你能過現在過來照顧。」嬴隱對陌生人說話,聲音永遠都是冷冰冰的,高澤剛剛穩定下情緒,就聽出來了。

「你是……你是嬴隱!你到底……」高澤的話還沒有說完,嬴隱就將電話掛斷了。嬴隱最後看了一眼元笑,想要離開,卻被元笑拽住了手。

「我不想做她的替身……」元笑低喃一聲,然後鬆開了嬴隱的手,翻過身接著睡。

嬴隱被元笑鬆開,但是仍舊彷彿有著無數道電流在身體流竄,而元笑的那句話,更是讓他愣了半天。

高澤開著車,載著元帥,闖了一路的紅燈,元帥雖然也是滿臉擔心,但是,比起高澤,還是淡定許多。

「笑笑目前是安全的,你別太擔心。」元帥在高澤連續闖的第七個紅燈的時候,終於說話。

「元帥,元笑到底是誰的親妹妹!前些日子,元笑被綁架。今天,汽車自燃,元笑也在現場。你讓我去相信,這是巧合,去相信好好的勞斯萊斯幻影自燃么?我不信,並且,上次元笑綁架,就是嬴隱救下的,剛剛接到電話的又是那人!嬴隱到底是誰,你知道的是不是!」

英雄衝冠一怒為紅顏,高澤還是第一次對自己的兄弟如此不客氣的講話。 第350章龍斗城

不過有點悲摧的是,當葉問龍把雷羽青梭逐漸熟悉之後,卻是發現迷失了方向。

「公子,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雷羽青梭降到離地面只有兩三千米之後,看到看著下方陌生的山川河流和城市建築一臉苦相的葉問龍,小紅哭笑不得地問道,心想自己這個主人還真是極品,開著這麼拉風的次品飛行仙器竟然能夠迷路,估計古往今來都沒有幾個吧。

「啪」

葉問龍突然一拍腦門,笑罵道:「我發現自己真是豬啊,我的光腦有衛星定位功能啊,怎麼會把這茬給忘了。」

「呵呵,公子估計是玩這雷羽青梭給玩得過於開心了。」小紅掩嘴嬌笑起來。

不得不說,這大妞在葉問龍面前還是表現得挺象女人的,掩嘴嬌笑的樣子頗有小女人的味道。當然,見過她變身之後的彪悍樣子的葉問龍對她的這種味道那是直接無視。

點開光腦,調出龍斗星定位功能,葉問龍很快便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嘿,我們竟然是在龍斗城的上空,怎麼樣,小紅,想不想到龍斗星最大的城市去逛逛?」葉問龍笑道。

「好呀好呀,公子,我們快下去。」小紅喜道。

她雖然是魔獸出身,但從小到大都是生活在通天塔武塔的第七層中,思想單純的很,跟一個孩子其實也差不多,加上魔龍猿族本身壽命很長,嚴格來說,此時的她還只是少女時期,對一切都是充滿了好奇,尤其是出得通天塔之後,猶如魚入大海,鳥出牢籠,若不是要跟著葉問龍,她早就到處逛盪去了,葉問龍的提議,她自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好吧,我就帶你下去逛逛,我也沒有來過龍斗城,正好下去見識一番。」葉問龍笑道,「不過要先等一等,我先看看郵件,估計那幫傢伙要罵死我了。」

從武塔出來之後,葉問龍連接過一次光腦,後來因為西角山的事,他的光腦一直都處於關閉狀態,直到剛才要動用gps定位系統他才連接了網路,這一連接,立即便發現郵箱里又多出了一大堆的郵件,其中周雨辰的最多,這丫頭差點兒沒把他的頭給罵臭了,說他肯定是又跑到外面拈花惹草去了,連家也不回了。雖然語氣非常的不客氣,然而卻給葉問龍淡淡的溫馨之感。

家?是啊,跟那丫頭一起,在鍛體學院里還真有一點家的感覺。在龍武學府之中,鬥爭不斷,但是在鍛體學院里,卻是難得的一片凈土,上至老野夜副院長,下到卓登登姚小燕等人,無不待他如同親人一般,尤其是周雨辰,對他照顧得更是無微不至,他發現,自己似乎有些離不開那丫頭了,她不在身邊的日子裡,對她倒是挺想念的。

「丫頭,是不是想哥了?放心好了,我很快就會回去。」葉問龍給周雨辰回了一個信息,然後繼續往下翻。

「瑩姐有麻煩?」他一點開唐瑩發來的信息,眉頭不禁微皺,然而當他往下看的時候,心裡便不淡定了。

「公子怎麼了?」小紅見他臉色越來越陰霾的樣子,身上的殺氣散發出來,周圍的溫度驟然而降,心中暗凜之餘,卻也是極是憤怒,心道究竟是誰惹得主人如此憤怒,紅爺非生吞活剝了他不可。

「班長有麻煩,小紅,看來我們的逛盪計劃要暫時擱淺了。」葉問龍臉色陰沉地道。「

「班長?」小紅糊塗了。

「先不說了,你只需要跟著我便是。」葉問龍臉色陰沉得可怕,一邊控制著雷羽青梭下降一邊道:「小紅,若是靈王城王家的人敢囂張,你給我狠狠地教訓他們,往殘里打!」

「好,公子怎麼說我便怎麼做。」小紅一聽又有架打,立即興奮的兩眸冒精光。

「瑩姐,給我你們的坐標。」葉問龍在龍斗城外將雷羽青梭降落收起,立即聯繫了唐瑩。

每一個城市都有強大的空防系統,他的雷羽青梭雖然有無視雷達探測的功能,但卻不能真正的隱形,若是直接闖入龍斗城空防範圍,肯定會引起軍方的注意,他可不想自找麻煩。

「問龍,你要過來?」開的是視頻通話,唐瑩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葉問龍奇道。

「我就在龍斗城外,瑩姐,現在情況怎麼樣?」葉問龍有些焦急地道,因為唐瑩給他的郵件已經是兩天之前,那時候他還在西角山青月涯中呢,他有些後悔當時沒有打開光腦來看了。

「嗯,你竟然過來了?」唐瑩一愣,旋即道:「現在暫時還沒有什麼衝突,視頻里不好說,你先過來再說,我和紫裳住在龍武酒店2018號房,你打飛的過來吧,我們等你。」

「好,我會儘快趕到。」葉問龍掛斷視頻,立即與小紅向龍斗城飛掠而去。

在人類星域中,除了地球以外,基本上每一個宜居星球上都存在大量的光魔獸,為了防止光魔獸的襲擊造成損失,每一個人類居住的星球上的城市都建有城池,作為龍斗星最大的城市,龍斗城的城池更是巍偉,城牆高達六十米,延綿三千多里,無比雄偉壯觀。

城門口都有光腦電子檢測儀器,那是防止光魔獸和變異魔種獸混入城中而設的,不過並不用一人一人的檢測,也不用驗證光腦,監測處只負責在監測光屏報警器,對於出入的人流他們並不會去管,只有警報發生時他們才會去注意並以最快的速度行動。

小紅不屬於光魔獸也不屬於變異魔種獸,本來葉問龍還擔心她進不了城,很是忐忑地帶著她走進了城門,直到發現並沒有引起城監處的注意,這才放了心。

龍斗城的建築這雄偉而大氣,其中多以華夏古建築風格為主,華夏古建築風格融入現代的高層建築風格之中,宛若地球華夏燕京放大了數十倍的紫禁城,予人無比震撼之感。

葉問龍帶著小紅爬上一個飛的候車平台,上了一輛飛的,說了目的地,飛的啟動,嗖地向前飛馳而去。

飛的相當於地球古代的計程車,只不過是地面的車子變成了空中飛車,飛的的速度很快,一般時速都達到600公里以上,快的可以達到1000公里每小時,象龍斗城這種龍斗星最大的城市,飛的的限制最高時速為900公里。

小紅看著身邊飛快掠過的一棟棟雄偉建築,心裡雖然激動不已,但看到葉問龍陰沉的臉色,她卻是不敢東問西問,更不敢驚呼出聲。

四十多分鐘后,兩人乘坐的飛的在一棟巨大的建築飛的平台上面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