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本來想做一個後撤的動作,但是他忘了現在的身體可不是那具魔神之體了,根本做不到他腦袋裏的動作,結果就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張恐怖的臉被裹在濃霧之中,此時濃霧化作一雙大手,狠狠的掐住了蘇瑾的脖子,一旁的凱文嚇的連連後退,別說來救蘇瑾,自己的雙腿都已經軟了,而蘇瑾也漸漸失去了呼吸。

蘇瑾的舌頭無力的從口中耷拉出來,雙眼翻白,凱文則在一聲慘叫中也被那雙濃霧組成的大手拖入了濃霧之中。

“啊啊啊!”濃霧中慘叫聲傳來,一股帶着熱氣的鮮血噴射出來,灑到了已經失去氣息的蘇瑾臉上,漸入了他翻白的眼睛之中。 “呼!”蘇瑾雙眼圓睜,他猛的一下跳了起來,雙手瘋狂的向自己的眼睛揉去,那樣子好像要將自己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一樣。

“蘇先生,蘇先生你怎麼了?”就在這個時候,凱文的聲音響起,他輕輕拉了拉蘇瑾的衣角。

蘇瑾身體猛地一震,他看見凱文驚訝的看着自己,但是……但是爲什麼會這樣,自己不是死了麼?

“呼呼……!”蘇瑾大口喘着粗氣,死亡的驚悚感讓他渾身都在顫抖着,這種感覺即使在自己第一次進行事件的時候都沒有過,因爲他從來沒有這麼近的與死亡擦肩而過。

“蘇先生你沒事吧?” 明朝富家子 凱文一臉迷茫,不知道蘇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瑾漸漸冷靜了下來,他觀察了下週圍,自己居然還在之前躲藏的地方,似乎從來沒有移動過一下。

“凱文先生,我們兩個……一直在這裏麼?”蘇瑾向凱文詢問。

凱文有點摸不着頭腦,但還是點頭道“是的,我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想走到其他地方去也不可能啊!”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凱文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機械錶說道。

蘇瑾還沉浸在剛纔那詭異的場景中,但還是下意識的回答道“想辦法出去,先找到同伴再說吧!”

凱文猶豫了一下,對蘇瑾道“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找一個足夠隱蔽的地方,是不是更容易度過這次事件?”

“我之前不是……!”蘇瑾話說到一半,卻微微一愣,因爲他覺得這樣的回答好像不久之前才聽到過。

蘇瑾面露疑惑,他沉聲道“不可能,這座島上到處都是怪物,想靠一兩個人的力量別想安穩存活,更何況你以爲地獄手冊會有這樣的疏漏麼?如果我們在一個地方停留的太久,我敢說那纔是最危險的,而且我的同伴們需要我,所以我不可能一個人求生的。”

凱文若有所思的點頭,他活動了下自己的雙腿,對蘇瑾點頭道“再過一會,我應該就可以自由行動了。”

一樣的回答,蘇瑾清楚的記得,不管是回答還是動作,這分明是不久前纔剛剛發生過的事情,就好像一切……都做了一場回放一樣。

“這是……模因麼?”蘇瑾皺起眉頭,他絕對肯定之前發生的事情並非一場夢,那感覺太真實了,再加上凱文那彷彿回放了一遍的回答,這一切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塊墓地已經開始展現它的危險了。

所謂模因,是指一種小規模的位面扭曲,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非常常見,特別是在靈異類事件中,更是比比皆是,而模因一般來說沒有直接的殺傷力,但是它的致死率卻極高。

因爲模因會將宿主困在某種特定的幻境中,比如剛纔蘇瑾經歷的噩夢,這種模因將宿主困在其中,如果宿主無法找到破解模因的點,那就會永遠被困在其中,一遍遍經歷死亡的噩夢,而且模因扭曲的空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不屬於錯誤之島了,所以即使在這裏呆上三天,蘇瑾和凱文依舊無法完成事件。

就在蘇瑾遲疑的時候,周圍已經升騰起白色的煙霧了,他知道就算繼續留在這個地方,也無法撕開這個模因,只有觀察,尋覓,嘗試纔是撕開模因的正確方法。

“走吧!這裏不能停留,這裏是……一塊墓地!”蘇瑾對凱文說道,他將凱文扶起,不過這一次他選擇向西走。

兩人的速度不快,凱文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蘇瑾的謹慎,他隱隱感覺蘇瑾似乎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

兩人走了十來分鐘之後,周圍的白霧愈發濃郁,就在這個時候,凱文驚恐的指向蘇瑾的身後,不過這一次蘇瑾沒有躲避,他直接轉身直面身後的東西,果不其然,又是一張恐怖的臉,濃霧化成它的雙臂,狠狠的掐住了蘇瑾的脖子。

蘇瑾額頭青筋暴起,他沒有還手的想法,他想做的就是仔細觀察這個厲鬼,想從它身上找到破解模因的辦法。

但蘇瑾的努力是徒勞的,隨着眼前一黑,蘇瑾失去了氣息,一旁的凱文也隨即被厲鬼拉入濃霧之中,幾秒之後慘叫傳來,同時傳來的還有凱文的鮮血。

“額……!”蘇瑾的屍體猛的一震,他眼前再次傳來光亮,和剛纔一樣,他再次回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凱文也一如既往的坐在他的身邊。

“蘇先生,你怎麼了?”凱文見蘇瑾瞪着眼睛,似乎有些不舒服,所以立即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他閉上眼睛開始回憶之前的觀察時看到的一切,結果並沒有收穫,那張臉恐怖且噁心,但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找不到任何有助於解除模因的信息,而此時凱文再次開口道“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

蘇瑾苦笑,這種回放真的很容易讓人瘋狂,他想了想後故意改變自己的說辭,對凱文道“是啊!你還需要繼續休息一下麼?”

“可以的話最好,感覺還是有些沒有完全恢復。”凱文歉意的向蘇瑾笑了笑。

蘇瑾自然不會拒絕,微微向他點頭,兩人便不再說話,繼續休息了起來,可是沒有一會時間,白霧又一次升騰起來,這一次蘇瑾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如果離開會死,那自己不走的話,又會怎麼樣?

“蘇先生,這裏……似乎有點不對啊!我們是不是先離開?”凱文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圍,他隱隱感覺到危險的降臨。

蘇瑾只是淡淡的道“沒關係,一點霧氣而已。”

“不,這霧有問題,這裏肯定不對勁,我們要離開這裏!”凱文非常確定,他吃力的站起身來,拉着蘇瑾向外走。

“這一次是他主動離開的,那就試一試吧!”蘇瑾心中暗道,他跟隨凱文向外走去,凱文的選擇和他第一次一樣,同樣選擇了能夠同時遠離叢林區和岩石區的東邊。

兩人走了一會,蘇瑾只是跟在凱文的身後,忽然間凱文回頭想對蘇瑾說些什麼,但當他回過頭的時候,忽然面露驚恐之色。

蘇瑾知道那張臉又來了,而這一次他將雙眼一閉,不但不回頭,還拒絕與那張臉進行視野上的接觸。

但是很快,蘇瑾就有了窒息的感覺,他漸漸失去了力氣,雙眼不由自主的睜開,額頭的青筋又一次暴起,十幾秒之後,蘇瑾又一次死去了氣息,被厲鬼扔在地上,而旁邊的凱文再一次被厲鬼拖入濃霧之中,隨着幾聲慘叫熱血便噴涌了出來。

和前兩次一樣,沒有多長時間蘇瑾的眼前便再一次傳來光亮,這一次他終於能夠保持冷靜,睜開眼睛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周圍的情況。

但結果再一次讓他失望,依舊是之前他休息的岩石後面,依舊是在一旁休息的凱文,輪迴依舊沒有停止,死亡之後便是回到這裏,等待再一次的死亡。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沒有一會,凱文便猶如復讀機一樣重複之前說過的話。

“凱文先生,能夠把你的手錶借給我用一下麼?”蘇瑾對凱文說道。

凱文自然不會拒絕蘇瑾的請求,非常豪氣的將機械錶摘了下來遞給蘇瑾,蘇瑾看了眼,這塊表的價格絕對驚人,畢竟周圍鑲嵌着一排鑽石,又有着世界最頂級名錶的標識,足以證明他的價值。

蘇瑾帶上手錶沒有多久,濃霧就再一次騰起,這一次蘇瑾立即觀察手錶,他要計算從濃霧升起到自己死亡,一共花費了多長時間。

和上一次一樣,在蘇瑾沒有說話的時候,凱文便提議進行移動,蘇瑾也不拒絕,跟在凱文的身後走。

忽然間,凱文驚恐的指着蘇瑾身後,蘇瑾立即死死盯着手錶,到現在爲止是整整十一分鐘。

厲鬼惡狠狠的抓住蘇瑾的脖子,一如既往的將他掐死,而一直到失去意識,蘇瑾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手錶。

他失去了氣息,但沒有閉上的眼睛依舊能夠看到手錶指針的移動,直到凱文被拖入濃霧後死去,他才徹底失去視野。

再次甦醒,蘇瑾的腦海中清楚的記得花費的時間,一共十二分三十七秒,他心中有些暗道“當我死去的時候,視野依舊沒有消失,這是爲什麼?”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就在這個時候,凱文再次說道。

“凱文先生,能夠把你的手錶借給我用一下麼?”蘇瑾對凱文說道。

凱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然後將手錶給了蘇瑾,蘇瑾帶上手錶後,口中輕聲喃道“好吧!再來一次!”

濃霧再次升起,蘇瑾便再次開始計算時間,不過這一次除了計算時間之外,蘇瑾還不聲不響的做了另外一件事。 濃霧中,兩人這一次是向着叢林的位置移動,但原本應該只需要幾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現在卻總是看不到頭,濃霧似乎無限延伸了前方的距離。

不過對於這點蘇瑾並不意外,這個模因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被破解,在這個模因的範圍內,是一段被扭曲的空間,向什麼方向走意義並不大,就好像一隻螞蟻在魔比斯環上進行移動,永遠無法離開魔比斯環。

“來了!”當機械表上的計時來到十分鐘的那一刻,凱文果然在一處露出驚恐的表情,蘇瑾的脖子上也傳來了巨大的力道。

結果和上一次一樣,一直到蘇瑾的視野徹底消失之前,一共用時十二分三十七秒,當他再次恢復視野的時候,又一次回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

蘇瑾此時觀察了一番自己的情況,他眼睛中露出一絲精光,看來自己的猜測有可能是正確的,不過還需要繼續做實驗,來驗證自己的想法。

“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這裏存活七十二小時,剩下的時間怎麼過?”沒過多長時間,凱文又一次重複他之前的話。

“先想辦法聚集足夠多的同伴吧!”蘇瑾面露笑容說道,既然模因想要玩,自己就配合它一下吧。

凱文微微有些猶豫了,他對蘇瑾道“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找一個足夠隱蔽的地方,是不是更容易度過這次事件?”

蘇瑾毫不猶豫的搖頭“不可能,這座島上到處都是怪物,想靠一兩個人的力量別想安穩存活,更何況你以爲地獄手冊會有這樣的疏漏麼?如果我們在一個地方停留的太久,我敢說那纔是最危險的,而且我的同伴們需要我,所以我不可能一個人求生的。”

凱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活動了下自己的雙腿,對蘇瑾點頭道“再過一會,我應該就可以自由行動了。”

蘇瑾點頭,然後又一次向凱文借了手錶,凱文也一如既往沒有拒絕將機械錶交給了蘇瑾,又一次的輪迴,兩人走入濃霧之中,但是相比前幾次,蘇瑾的內心平靜了很多,他相信自己一定會破解這個模因。

“馬上就要來了。”蘇瑾看着機械錶上的計時,在十分鐘的那一刻到來時,厲鬼也準時降臨,然後將蘇瑾惡狠狠的掐死,但這一次蘇瑾不在乎時間,他在等待下一次輪迴的到來。

又一次輪迴開始,蘇瑾深吸一口氣恢復了視野,他剛一恢復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凱文討要他手上的機械錶。

“蘇先生,你怎麼知道我有機械錶?”凱文有些意外。

“啊!之前揹你的時候看見了。”蘇瑾隨意敷衍了一句,在凱文疑惑的目光中接過了他的機械錶。

“果然如此嘛!原來並非什麼輪迴,一切都是我的臆想而已。”蘇瑾眼中露出一絲精光,他現在總算是弄明白了這個模因是怎麼回事了。

“蘇先生,你在說些什麼?我……聽不懂。”凱文疑惑無比。

蘇瑾看了凱文一眼,淡淡的笑道“你真的聽不懂麼?作爲我幻想出的人物,我想什麼你應該是能夠察覺的吧?”

“……幻想出的人物?蘇先生你是不是……瘋了?我是凱文,紅嘴鷗小隊的隊長,可不是什麼幻想出的人物!”凱文面露一絲不喜,非常鄭重的說道。

蘇瑾卻將眉毛一挑,緩聲道“哦?是麼?但你怎麼解釋這個?”

蘇瑾將機械錶扔到凱文的面前,凱文撿起機械錶,看了幾眼後確定沒有問題,他道“機械錶怎麼了?一切正常啊!”

“最不正常的就是它一切正常,上一次輪迴的時候,我在錶殼上劃了一道痕跡,但當這一次輪迴開始之後……卻消失了。”蘇瑾盯着凱文說道。

“輪迴?蘇先生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輪迴?我完全聽不懂。”凱文氣惱的搖頭。

蘇瑾卻微微點頭,他道“當然,如果你不是真實存在的人,那麼也就理所當然了,每一次輪迴所有並非真實的人和物都會被刷新,就像是你的機械錶一樣。”

“蘇先生,你口口聲聲說什麼我是你幻想出來的,這是不是太過分了,我是不是真實存在的,我自己再清楚不過了,不需要你來做出評判!”凱文的怒火更大,他吃力的站起身來,對蘇瑾道“之前蘇先生救我,我很感謝,但這種情況下我們已經無法再合作了,如果在這座錯誤之島上,我們還能夠再見面的話,我到時候一定會報答您的恩德。”

蘇瑾卻不急不緩的道“何必着急,就算你現在離開,十二分鐘以後……哦!現在只剩下十分鐘了,十分鐘之後我們還會在這裏見面,然後你什麼都不會記得。”

“……?”凱文皺眉,他搖了搖頭,對蘇瑾道“蘇先生,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但你是不是能夠給我解釋一下?”

“解釋麼?好吧!簡單點來說,在你的腦海裏我們剛剛脫離人手蜂的危險,來到這裏休息,但是在我看來……你我和我已經死了好幾遍了,我們被困在了一個模因之中,但你毫無知覺。”

“且不說蘇先生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我真的不記得這些,你就確定我是假的?”凱文問道。

蘇瑾毫不猶豫的點頭,他道“一開始我自然也不敢確定,直到我做了一個小實驗。”

“你的實驗……就是在我的錶殼上劃一個傷痕?”

“不錯,不過在那之前,我用自己也做過一個實驗,你可以看一下這裏。”蘇瑾將自己的衣袖擡起,那有有一道被撕開的破損。

“上上次輪迴,我將自己的衣袖撕開了一道,在新的一次輪迴到來的時候,它卻沒有被修復,然後我又拿你的機械錶做了實驗,結果……修復了。”蘇瑾的眼睛盯着凱文,他繼續緩聲道“不過這並不意外,畢竟每一次輪迴我都記得的情況下,你卻不具有記憶,所以我猜測,從一開始你就不曾存在過,你只是我的記憶中的幻影,所以在每一次輪迴開始,你都會從我的記憶中被提取出來,完全沒有任何的損傷。”

凱文默不作聲,片刻後他才道“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如果我是假的,那真的凱文在什麼地方呢?”

“真的凱文?別開玩笑了,根本沒有什麼真的凱文,從一開始我就沒有遇見過你,甚至我現在還生處叢林去的降落點,亦或者連叢林去都是我的幻覺。”蘇瑾搖頭。

凱文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他不再憤怒,而是饒有興趣的道“就算你說的都是對的,那麼……爲什麼是我?三十六名宿主中,爲什麼你幻想出來的偏偏是我呢?”

蘇瑾聳肩道“很簡單,三十六個宿主中,除了我的隊友外,只有你和另外一名宿主我知道姓名,而我的隊友我實在太熟悉了,如果模因利用他們來造成幻覺,難免我不會從中覺察到什麼,而剩下的兩個宿主中,你的信息相對完整一些。”

“紅嘴鷗小隊的隊長,凱文先生,你是最合適的人選,既有一定的信息,又有模因改造的空間,可惜……假的始終是假的,破綻還是太多。”

武煉巔峰 凱文聽到這裏,忽然起身鼓起掌來,他的臉上不帶有任何一絲一毫的表情,緩聲道“很不錯,能夠這麼快反應過來……我無話可說!你可以離開了。”

凱文話音剛落,自己就化作絲絲縷縷的白霧消散不見,而蘇瑾身邊的場景則如同冰雪一樣快速消融,露出原本真實的模樣。

“果然如此。”蘇瑾苦笑,他根本沒有落入什麼叢林區,而是身處一座大墓的墓碑旁,從傳送到錯誤之島上,我就來到了這裏,只不過剛剛降落就被這裏的模因所捕獲,纔有了之前的那些場景。

蘇瑾心中暗叫僥倖,正如地獄手冊所說,這裏是錯誤之島,這裏所關押的怪物,厲鬼從某些角度上來說都是有缺陷的,也正是因爲如此,他才能夠這麼快弄清楚這個模因的問題,從而將其破解。

如果是一個完整的模因,蘇瑾也不敢說能夠這麼快搞定,甚至有可能被永遠困在模因之中無法自拔也說不定。

觀察了一下週圍,這裏是一處開闊區,除了這座大墓外,周圍並沒有其他東西,荒涼無比,不過這樣也讓蘇瑾長出一口氣,如果這裏聚集着大量的危險,自己可就苦了。

在原地休息了一會,蘇瑾盤算了下時間才離開,之前的模因剛剛被他破解,短時間內不會再產生新的模因,但是耽誤的時間太長就不一定了。

蘇瑾也有向其他宿主求過經驗,地獄酒館本就是一個大家交流經驗的地方,更何況剔骨刀小隊還有吳辰這個老大叔,從大多數宿主的經驗來看,模因被消除之後並不是徹底就不存在了,在經過一段時間後大部分還會發展出新的模因,所以破解模因只有最好不要過長的停留。 錯誤之島,楚義手上滿是血污,他一隻手壓着自己的小腿,那裏一道穿透傷口看起來很嚴重。

“該死,本來以爲恢復原本的身體情況,我應該屬於能打的那一類,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勁敵!”楚義心中暗罵一聲,但他並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因爲那個怪物一樣的傢伙正尾隨着他進行追擊。

片刻之後,一名男子走來,他冷眼掃過周圍,他皺了皺眉頭,這個獵物很滑,而且很有經驗,自己重創了他之後卻讓他給跑了。

“出來吧!我記得你是蘇瑾和花野真衣的隊友,所以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如果你老老實實出來的話,我還能給你個爽快的死法,再這樣躲藏下去,一旦被我找到,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此的。”男子緩聲說道。

楚義不知道這個瘋子和蘇瑾還有花野真衣是什麼關係,但他明白這傢伙不是說笑,自己如果被他找到的話,絕對會死的很慘。

男子在周圍遊蕩了幾分鐘,最後放棄了這裏向其他方向追殺過去,楚義依舊躲在暗處不動,沒有幾分鐘時間,男子再次出現,果然如同楚義所料,這傢伙殺了個回馬槍,如果自己以爲安全而出去的話,那就死定了。

男子這一次真的放棄了這裏,快速離開了,楚義也長出一口氣,他之前和這個傢伙撞上,就看見他在殺害另一名宿主,楚義下意識的想要制止他,結果誰知道噴上了個硬茬子,這傢伙強的不像話,一道劍氣直接貫穿了他的小腿。

好在自己也不是毫無經驗的打鬥新手,憑藉自己的經驗總算是想辦法甩開了他,然後製造了一些僞裝用的錯誤指引,給自己贏得了時間。

不過這傢伙真的很恐怖,即使被自己佈置的錯誤指引帶走了,也很快就意識到了,然後又追了過來,好在楚義之前爭取了足夠的時間,又做了些佈置,這才順利的躲過了這次危機。

“宗師,絕對是宗師級的高手,原本只以爲是老師他們爲了激勵我們修行,所以掰扯出來的東西,沒想到還真的有啊!”楚義撕下一角衣袖,將小腿包紮了一下,剛纔耗費了不少鮮血,僞造了一個自己逃亡的方向,但現在再繼續浪費的話,不用那個瘋子襲擊自己,自己就會因爲流血過多而掛掉。

“老大,你們都在哪裏啊!?”楚義無力的嘆了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身前的地面動了幾下,這讓楚義驚出一聲冷汗,他立即抄起身旁的一塊石頭,自己想躲是躲不掉了,小腿上的傷勢讓他很難快速移動,如果出來的傢伙是個危險分子,自己逃跑反倒更容易死,所以……不如殊死一搏。

楚義一邊暗道自己倒黴,同時抓住石頭的手又加大了幾分力量,他要在那東西破土而出的一瞬間給予其最猛烈的一擊。

噗!

就在這個時候,泥土被拱開,一個黑影也隨之出現在了楚義的面前,他猛的揮動自己手中的石頭砸了過去。

“楚義!”就在此時,那黑影忽然交出了楚義的名字。

洪荒之諸天論壇 楚義手中力道一停,他覺得這個黑影似乎有點面熟,仔細看去才發現,這黑影不是別人,居然是吳辰。

“大叔……怎麼是你?”楚義有點發懵,他想不明白吳辰怎麼會在地下。

吳辰看着楚義手裏的石頭,瞪着眼睛道“好傢伙,還好我喊的夠及時,不然就要成你手下的怨魂了。”

楚義立即將手裏的石頭扔掉,苦笑着道“你從地底下忽然鑽出來,我當然要做好準備了,不過大叔你怎麼會在地下?”

“我不是在地下,我只是挖了個坑,然後把自己給埋了。”吳辰翻了個白眼給楚義。

“啊!?大叔你爲什麼要自殺?”楚義驚呼一聲。

吳辰再次翻了個白眼,他嘆了口氣道“誰跟你說我要自殺的?”

“你都把自己活埋了。”

“活埋了就一定會死麼?我這不是自己爬出來了。”吳辰說道“之前遇到個瘋子,似乎和隊長還有真衣認識,然後就瘋狂追殺我!好在你大叔我有着出神入化的僞裝技巧,不然就被他給打死了。”

“大叔你也遇到了?”楚義很是意外,他想吳辰遇到的那個應該和自己遇到的是同一個人。

吳辰意外道“也?這麼說……你也……!”

楚義立即將小腿上的傷給吳辰看了一眼,然後道“那傢伙兇殘的很,一路追殺我,有幾個怪物攔路,結果直接被他給撕了。”

“嗎的,隊長他們到底惹上了什麼人?”吳辰一拳砸在地面,他立即道“這裏不能久留,他朝哪個方向走的,咱們反方向行動。”

“嗯,聽大叔你的。”楚義毫不猶豫的說道,兩個人互相攙扶着,向着那人相反的方向離開。

另一邊,司徒燼衝出了一間鬼屋,他抓着博雅的手,兩人非常幸運,被一同傳送到了一處鬼屋中,和他們一起被傳送進來的一共是五個人,結果除了他和博雅之外,全部都死在了裏面。

“博雅,多謝你!要不是你最後關頭解開了那道謎語,我們兩個估計也要喪命。”司徒燼大口喘着粗氣,那鬼屋非常恐怖,如果當做一次事件的話,至少也是一次丙級靈異事件,而且還是在他們力量全無,無法動用道具的情況下遭遇的。

博雅也被嚇的不輕,她臉色慘白的道“運氣好,之前我和真衣一起做過解謎類的訓練,沒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場。”

司徒燼一聽立即道“看來這次如果能夠活着回去,那些看似雞肋的訓練也不能放鬆啊!”

博雅點頭,她問道“科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去找隊長他們麼?”

“嗯,大家只有聚到一起才最安全,不過在那之前,先恢復一下體力吧!”司徒燼心疼的看着博雅,真不知道當初讓博雅成爲宿主,到底是對還是錯。

下一處,葉芸與花野真衣正與一名黑人大漢對峙,本來是花野真衣被這個黑人大漢偷襲,結果卻撞上了同樣降落在附近的葉芸,而葉芸自然要出手幫忙。

“葉小姐小心,這傢伙精通格鬥技巧,實力很強!”花野真衣抹去嘴角的鮮血,沒有了地獄手冊的加持,女人的身體素質本身就無法和男人相比較,更何況遇上的還是這種身材魁梧的黑人大漢。

而黑人大漢則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他對兩人道“本來只是一點積分,沒想到……買一送一,現在居然變成了兩點積分。”

修真必須敗 “這位先生,請你弄清楚一件事情,我們互相之間爭鬥毫無意義,本來大家人數就不多,即使你能殺死我們兩個獲得兩點積分,但你想想……從其他人手中搶奪八點積分的可能性有多大?”

“積分的作用不過是復活這次事件中死亡的人,但我們聯手的話,活下去的概率更高,你得到兩點積分,如果湊不夠十點的話毫無用處,不如大家合作,我想作用遠比兩點積分來的大。”葉芸鎮定的對黑人大漢說道。

可誰知道黑人大漢卻毫不猶豫的搖頭,他獰笑道“積分?你搞錯了吧!積分對我來說只是附帶的價值,我要的是……殺死你們的時候,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變態麼?”葉芸皺了皺眉,如果是變態的話那就無話可說了,她對花野真衣道“真衣姐,幫我牽制一下他,我來解決他!”

花野真衣微微一愣,她不知道小巧的葉芸該怎麼和這個黑人大漢去鬥,但就在她發愣的時候,葉芸已經衝了出去。

黑人大漢猙獰的笑道“有膽量,不過也正是因爲如此,殺死你這樣的人,快感可是翻倍的。”說完大漢一拳砸了出來,攻向葉芸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