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昭的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沉重,尤其是玄君的母親還是被神宮「逼死」的。

蘇昭似乎能夠感同身受的理解玄君此時的心情一樣。

「這裡是神宮最美的地方!」玄君卻沒有給蘇昭說自己母親的心情,只是讓蘇昭欣賞周圍的景色。

蘇昭承認,這裡的確是極美的。尤其是這裡的靈力充裕之下會讓人感覺十分舒服。

但凡靈氣充裕的地方,不僅僅可以讓修鍊者的修為突飛猛進,還會因為呼吸和吐納中充裕的靈氣而減輕人的疲倦感。

尤其是在美景的刺激下,那心情就更加的舒暢了。

蘇昭忍不住的閉上了眼睛,認真的感受著周圍的一切時候,忽然感覺自己墜入了某個人的懷抱。

「你……唔……」蘇昭驚訝的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玄君湊上來的放大的臉,還有他壓下來的嘴唇。

沒有任何前戲的,玄君的吻就這麼霸道的落下來了。

讓蘇昭毫無防備,心跳也因為太過突然或者某種激動的情緒而加速,紅暈染上了蘇昭的臉頰之後,玄君才貪婪的抬起頭,盯著自己懷中美人含羞的模樣。

玄君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是覺得她如此美的!

美的驚心動魄,至少是讓自己的心無法平靜的。而且玄君第一次如此明確的感受到了自己內心的強烈感覺:自己喜歡她!

「本尊想過了,既然咱們兩人之間有婚約的話,那就找個時間辦了吧!」玄君依戀的抱著懷中的人兒,笑的邪魅。

一向冷傲的玄君,露出這種邪魅笑容的時候,讓人覺得十分的違和。可又是讓蘇昭感覺到熟悉的。

曾經在清遠的身上,蘇昭是有過這種感覺的。

而因為玄君的失憶,蘇昭現在跟玄君相處的時候,完全就像是面對一個陌生人,重新來過一樣、

「關於神宮的記憶,你沒有喪失?」蘇昭問,她是很不甘心的。

為什麼玄君喪失的僅僅是關於跟自己的一段記憶?!

而其他的記憶,玄君似乎是一點都沒有喪失的!

「本尊在神宮長大,這段記憶是很長的!」玄君還將蘇昭抱在懷中,說話的口氣依然是沾染著邪魅的。

就好像是曾經那個騷包的清遠又回到了玄君的身上一樣。

「看來你很喜歡本尊主動和霸道!」

見蘇昭在自己的懷中一直都很老實,玄君就開心了。看來自己的霸道攻勢很管用啊,終於將這個烈性的小貓兒給降住了!

「放開本宮!」聽到玄君這流氓的口氣,蘇昭就生氣了。

而且被玄君用這種姿勢抱著,蘇昭是很不喜歡的,至少現在會覺得有點彆扭。

「呵呵~本尊想什麼時候抱就什麼時抱著,自然也是想放開就放開了!」玄君雖然是乖乖的把蘇昭給放開了,可是在放開之前,玄君還是很傲慢的說。

玄君就是個無論什麼時候都喜歡口頭上逞能的人。

「你母親是不是在這裡!」蘇昭整理一下自己身上被玄君給弄褶皺的衣袍,直接問。

玄君沉默了一下子,才說:

「沒有,本尊的母親自然不會擺放在這裡供人利用了!你不覺得奇怪么?為什麼這裡的靈氣這麼濃郁?」

玄君的話讓蘇昭覺得有點毛骨悚然,緊接著玄君又說道:

「被選中的聖子和聖女又稱為容器,會在修為達到鼎盛的時候被帶來這裡,稱為靈力池的供給者!」

玄君帶著蘇昭來到了另外一個冰柱上,近距離的觀察之後才發現,原來這些人都是坐在了冰柱的法陣上,這種法陣會發出一種肉眼難見的光形成牽引,將人固定在冰柱上之後,吸收人體內的玄氣或者魔法。

一個人的玄氣或者魔法自然不可能是無限的,所以這些人才會整個人被固定在這裡,用他們體內的法魂和金丹作為容納和聚集天地靈氣的「磁鐵」。

「神宮的靈氣聖地,就是用這種辦法建造的,供給神宮的修鍊者們充足的靈氣,讓他們成為整個東大陸的最強者,從而牽制整個東大陸!」

玄君最後的話帶著某種隱忍和決絕。

「這就是你要摧毀神宮的原因?」蘇昭分明已經從玄君的口氣中聽出了憤怒,可還是問了。

「這樣的世界難道不應該摧毀么?」玄君反問。

可以確定,因為神宮做的這件事情是牽扯了玄君母親的,所以玄君無論是公私兩面都會做出這樣的抉擇。

對於蘇昭來說,支持玄君也是她理智和感情上的雙向決定。

「是應該摧毀,不過我還想聽聽神相怎麼說!」蘇昭這算是第一次對玄君的建議保持懷疑的態度了。

玄君雖然沒有說話,卻並不代表他生氣了。

他既然喜歡蘇昭,就知道蘇昭是個什麼樣的女子,若她是個沒有主見的人,一點的意見都沒有,那麼玄君也不會這麼看重她了。

而且玄君如此決絕的要摧毀神宮,也並非是一點顧忌都沒有的,最大的顧忌自然還是西方帝國了。

神宮縱然有千萬錯,可是神宮終究是抵擋了西方帝國的入侵,若是沒有神宮,或許西方帝國真的會碾壓了整個東大陸。

不過既然有玄君的魔域在,他也絕對不會允許西方帝國恣意橫行東大陸的。 西方帝國對於東大陸上的人來說是很神秘的存在。

至少蘇昭的大周就無法跟西方帝國接觸的,一方面是西方帝國不會來這裡,另外一方面就是神宮對東西的封鎖了。

「我說要聽神相的意見,你沒有生氣?」蘇昭看著玄君問。

蘇昭又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所以在自己拒絕了玄君的時候,就做好了等著玄君生氣準備的、

可是玄君並沒有生氣,這就讓蘇昭有些奇怪了。

而且越是這樣,蘇昭就越發的感覺玄君讓人無法猜透了。

玄君的秉性和脾氣都那麼的讓蘇昭無法理解呢!

「生氣?是因為你對本尊的不信任所以才生氣么?」玄君問。

可能也是因為玄君失憶的原因,所以對於蘇昭的不信任,玄君是沒有太大的感覺的。

這跟相熟的兩人之間關係不同,熟悉的人之間若是有這麼不信任的對話,那麻煩可就大了。

「算是吧,而且你對我從來都沒有說過絕對的真話!」蘇昭的解釋讓玄君皺眉。

玄君這樣的人不可能對人推心置腹的,玄君的地位和身份決定了他不可能將對人敞開心懷。

上位者哪個不是陰謀詭計,城府算計的。

「你想聽真話?」玄君沉默了一會,看著蘇昭開口問了。

多少年來,玄君也的確是不曾對人敞開心扉了。

其實玄君何嘗不想對人敞開心扉呢。可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這樣的生活是很累的,很多的心事擠壓在心底,就是對人的一種負擔和承受。

「自然是想聽真話的!」蘇昭說的肯定。

「本尊雖然不記得你了,可是本尊喜歡你!」這句話是玄君在沉默了半晌之後才說出來的。

這種話玄君是很難說出口的,不過他最終還是說出來了,因為他能夠預感得到,若是自己這麼一直的保持沉默下去,或許真的會失去眼前的人也不一定呢。

蘇昭無疑是出色的,而正因為她的出色,才會受到更多人的喜歡!

且就蘇昭所處的身份和地位,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都註定會有更多的人追隨在她的身邊,喜歡上她呢。

「玄君,這裡是禁地!」不等玄君和蘇昭再多說幾句悄悄話,神相就出現了。

神相還真的是不想來打擾他們兩人呢,可是玄君這貨太不靠譜了,竟然來了神宮的禁地言情說愛,這就讓神相很難做了啊、

玄君已經是神宮的敵人了,他來到神宮之後本來就會受到更多的敵對和關注、現在玄君又闖進了神宮的禁地,神宮內已經起了很多反向了。

神相若是再不把玄君從這裡弄出去,或許神滬寧再次帶著魔法師來殺玄君也不一定呢。

玄君再強,也會雙拳難敵四手~!

「禁地?!哼~這裡也算是禁地?不過就是你們神宮的罪惡深淵而已!」

似乎是被神相攪擾了興緻,似乎是對這裡有很深的敵意,玄君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直接動手了。

強大的火屬性魔法瞬間從玄君的身後升起,而冰柱下面的深淵中也瞬間聚集出了無數的火元素,將整個冰場變成了一片火海。

神相併沒有出手阻止,而是靜靜的看著玄君:

「當年你的父親葬身於此,就算是你對他的紀念吧!」

神相說完竟然轉身走了。

作為神宮的二號人物,看到玄君在冰場發飆,神相竟然沒有阻止,反而是採取了放任的態度,這就讓蘇昭覺得驚訝了。

不過在驚訝之後,蘇昭緊接著就預感到了,玄君在冰場釋放火魔法就是作死啊。

這裡的冰場氣息太強大了,過度的釋放魔法力只會在這裡造成自身的反噬。

「玄君,你等等!」明白了這一點的蘇昭急忙開口阻止。

可是玄君的倔勁上來了,根本就不管蘇昭的阻止,最大限度的調動了自己身體內火元素。

這一次玄君釋放出來的火焰魔法,比曾經蘇昭在南疆見過的黃沙漫天還要宏大。

玄君的臉色和眼神也在這時候變得無比猙獰,父母的喪生和童年的黑暗記憶全在這時候涌了出來,讓玄君幾乎喪失了理智。

「玄清,當年你的父親是被我們活生生的虐死的!你如今也不可能動得了我們的冰場!」神滬寧不知道什麼時候帶著一群魔法師出現了。

這些人出現之後就懸浮在了冰場的周圍,用嘲諷的口氣,添油加醋的鼓動玄君。

蘇昭算是明白了,他們這是要專門刺激玄君,讓玄君在這裡釋放大片的火魔法之後消耗他的實力,或者是等玄君在這裡遭到反噬之後再出手擊殺。

「阻止玄君,否則玄君就會葬身於此!」一個密語傳音忽然傳進了蘇昭的耳中。

雖然沒見到說話的人,但是蘇昭知道,這是神相在跟自己說話呢。

要阻止玄君談何容易?尤其是現在玄君正在催力的勁頭上。

即便只是站在玄君的身邊,蘇昭彷彿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隨時都會被吹走一樣。

「玄君!住手!住手啊!」蘇昭衝到玄君的身邊大喊。

可惜玄君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的,更強大的魔法元素不斷的在他身體周圍形成,更加強大的魔法壓迫風暴像是要把蘇昭給掀翻一樣。

看著這樣的玄君,蘇昭有一瞬間的恍神。

不過在恍神之後,更加明晰的心情和想法卻在自己的腦海、潛意識中形成了。

蘇昭幾乎可以預見放任玄君這樣下去,會讓玄君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在玄君又要繼續催動魔法元素的時候,蘇昭不顧一切的撲了上來,雙手環繞、抱住了玄君的腦袋,自己的嘴巴狠狠的印了下來。

當甜蜜的觸覺從唇邊傳來時,玄君周身凜冽的氣質便為之一頓,整個人的氣場都在這時候改變了,猙獰的氣場幾乎是在瞬間變得溫柔。

連剛才還發力而僵硬的身體也慢慢的柔和了下來,最後環住了蘇昭的腰身。

神滬寧等人無語了……

他們是想過來刺激玄君,等著玄君力竭、找機會弄死玄君的,卻不曾想看到了這麼曖昧的一幕。

而在更遠處的神相卻縷著鬍子笑了。

「神相,留著玄君真的好么?」蕭后就站在神相的身邊,眼看著神相在看到玄君活下來之後,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一品暖婚 蕭后就忍不住的想啊,神相不會還稀罕著玄君吧。

當初玄君是很小的時候就從神宮離開的,然後在玄君在成長的過程中還跟神相有過一面之緣。

僅僅是見了一次而已,神相就曾經想迫不及待的收下玄君做徒弟。

可惜那時候的玄君就對神相表露出了很深的敵意。

到現在玄君徹底的站在了神宮的對立面,蕭后一直都覺得,若是當初神相能夠狠心的將那個天才的孩子殺掉,或許現在的神宮就不會有玄君這麼強大的敵人了。

「玄君和魔域將會是我們神宮最後的後盾!」神相嘆了口氣,沒有看蕭后,聲音幽幽道。

蕭后不吭聲了,最近蕭后也明顯感覺到神相對自己的態度有了轉變,似乎是不再信任自己了。

「只要人心中有情,就不會太過絕情!讓玄君和大周太子結合,會讓玄君放棄跟我們神宮拚死的念頭,而且西方帝國若是真的攻破我神宮,在面對西方帝國這個威脅的時候,玄君和蘇昭也會合力對抗西方的!」

神相沉默了一會之後,又跟蕭后解釋了一遍。

蕭后聽得有些不耐煩,主要是蕭后一點都不相信自己的神宮會被西方帝國給攻破、

神宮的強大讓她屹立在大陸上數千年,數千年的底蘊,無數代人的努力所建立的從強大神宮,怎麼可能被輕易攻破呢、

「西方的獸人族和不死族從不曾參與戰爭,可是現在獸人族和不死族已經南下,跟西方帝國合力,我們神宮的境況堪憂啊!」

神相的話中帶著沉重,神相已經有幾百年的壽元了,可以說幾乎是看著神宮從巔峰的強盛狀態一步步的走到現在瀕臨衰敗的。

若是再不能找到應對的辦法,或許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神宮衰敗下去了。

「獸人族都是四肢發達的武夫,還不如大周的血族強壯,至於不死族就更加簡單了,我們的光明魔法師可以剋制他們!」蕭后還是顯得很無所謂。

獸人族是有著獸人血統的,甚至聽說獸人族中還有獸面人身者的存在,而至於不死族也叫做永夜一族,因為常年居住在極北少見陽光的地方,一年中居住地會有幾個月的黑暗時期,所以才稱為永夜一族。

永夜一族的壽命是整個大陸上種族中壽元最長的,跟傳說中的深海鮫人壽元相當,幾百年的壽元是他們的平均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