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連⼀個願意開⻔的⼈都沒有!

耶律⻜⼴眉宇中充滿殺機,往前挪步。

楚天南攔住了他。

“王座,我咽不下這口氣!”

哪怕是他都替王座和蘇玲瓏不甘,他要殺入蘇家!

他不想忍!

“閉嘴!來⽇,我會讓蘇家求着玲瓏回去!”

“我會讓他們跪着求!”

楚天南⼀把抱起蘇玲瓏。 天南集團內。

邵華⼀把將⽂件拍在桌上,“陳真,我讓你做的事情,辦好了嗎?”

“邵總,我已經將投資書給了蘇家。”

“撤了,下去看看這份⽂件。”

陳真邊往外⾛,邊翻閱着⽂件,他張⼤了嘴巴,眼中都是震驚。

……

蘇家……

蘇南拄着柺杖,“看好了沒有?”

律師點頭:“這份⽂件,沒有任何問題,的確是天南集團對我們蘇家的投資書。”

蘇南揮揮⼿,“簽了。”

蘇⽂平擔憂道;“爸,這份⽂件是沒問題,可陳真那邊?”

“怕什麼,只要這是天南集團的印章,我們簽了還能有什麼問題不成?”

“這倒也是。”蘇⽂平點點頭。

“⽼爺,外⾯有⼈求⻅,說是陳真。”

蘇南笑了笑,“說曹操曹操到。”

他快速的在⽂件上籤上蘇南兩個⼤字,蓋上蘇家印章。

“哈哈哈,這下⼦,就算陳真想反悔也來不及了。”蘇南扶了扶鬍鬚。

“蘇⽼爺⼦,近來身體可安康?”

陳真提着禮物,⾛了進來。

蘇南受寵若驚,連忙讓⼈接過禮物:“陳總經理來就來了,怎麼還帶禮物,請坐, 請坐。”

陳真隨意地坐下。

“聽說我們蘇家那個廢物贅婿打了陳總經理的弟弟,深感抱歉,這是我蘇家管教⽆

⽅,纔出了這樣的事情。”

陳真揮揮⼿,卻笑道:“這都是⼩事,我那弟弟本來就頑劣,打了就打了,不打緊,不打緊。”

蘇南怔了徵。,感覺有些不對。

“蘇⽼爺⼦,我之前遞過來的合同簽了麼?”陳真問道。

“簽了。”蘇南點點頭,“不瞞您說,天南集團的合同,我們不敢耽擱,剛遞過來,就簽了。”

蘇南故意這麼說,不給他反悔的機會。

誰知陳真反倒樂呵道:“簽了就好,簽了就好。”

蘇南⾯露狐疑之⾊,這陳真的態度不對啊。

他試探性的說道:“陳總經理,蘇玲瓏那個廢物丈夫打你弟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現在他們這⼀脈都被我逐出家族了。”

“都是⼩事,⼩事,我弟弟本來就頑劣。”

陳真笑容突然僵硬,“你剛剛說什麼?蘇玲瓏⼀脈,被你們逐出家族了?”

“是啊。”蘇南說道。

“這次打您弟弟的事⼉,讓我深刻意識到他們⼀脈都是惹禍精,爲了不給蘇家添亂,也不給天南集團添亂,我已經把他們逐出家族了。”

啪!

陳真⼀巴掌拍在了桌⼦上:“你們玩完了!”

“這……”

蘇南嚥了⼝唾沫,“陳總經理何出此⾔?”

“上⾯讓我們籤合同的第⼀條規矩,就是跟蘇玲瓏籤,⽽不是跟你們蘇家籤。”

“陳總經理這話什麼意思?”

“⾃⼰看,這錢你們賠得起嗎?”

陳真翻到了最後⼀⻚,指着⽂件的條案。

只⻅上⾯清晰明瞭的寫着,若蘇家負責⼈蘇玲瓏出任何問題,按蘇家單⽅⾯違約處理,需賠償違約⾦,五百億!

蘇南只覺得天昏地暗,⼀個沒站穩,差點摔倒了下去。

蘇⽂平連忙扶着他。

“怎麼會這樣?”

“陳總經理,怎麼會這樣,您得救救我們家啊!”

“五百億,我們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賠不起啊!”

“事到如今,只有⼀個辦法。”

陳真也焦急如焚,他是這個項⽬的負責⼈,若是出了事⼉,他也得擔責任。

現在後悔了。

當時爲什麼⾮要裝,不把事情說清楚,不點明蘇玲瓏的重要性!

蘇南眼神亮了,“您說。”

“我⼀定照辦!”

“籤合同,把玲瓏集團劃出來,歸屬爲天南集團的⼦公司,再送給蘇玲瓏,只有這樣,纔算這份合同是簽約給蘇玲瓏,⽽不是你們蘇家!”

“籤合同簡單,可我們去哪⾥找蘇玲瓏啊!”

“剛剛那個廢物贅婿已經把她抱⾛了。”

陳真⼼中也着急,“能怎麼辦,先簽合同。”

“有律師麼?去做⼀份把玲瓏集團單獨劃分出來的合同,蘇玲瓏,我去找!”陳真急忙喊道。

蘇南哪敢不答應。 次⽇,天南集團。

楚天南揹負雙⼿,站在天南集團⼆⼗三層⾼樓落地窗旁。

背後是蘇州市⾸富周海⽂和天南集團副董事⻓,邵華。

“典禮,準備好了嗎?”楚天南平靜問道。

周海⽂彎腰道:“⼀切都準備好了,所有東⻄都備⾜了!今天下午,保證蘇州市所有權貴家族,都會來到這場典禮!”

“要有分量,每⼀個細節都不能輕視。”

邵華:“明⽩明⽩。”

周海⽂:“瞭解,瞭解。”

周海⽂費勁了⼼思,光是邀請函,每⼀份都是周家的⾦絲製成,更別說其他東⻄!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他更是興奮。

本以爲他做的一切,並不能討好楚天南。

卻沒想到,楚天南都接受了!

並且還親自接見了他!

周海文心中感嘆。

這蘇州市的天,要變了。

楚天南這一隻手,可以遮天!

……

蘇家中……

周海文雖然之前只給蘇玲瓏一家送了禮。

可在楚天南的要求下,這一次,他給蘇家主家族,蘇南老爺子,也下了一封邀請函。

此刻,蘇南正和他的大兒子蘇文平不停的溝通信息。

也得知了當時周家給蘇玲瓏送禮的事情。

至此,蘇南都還不敢相信……

“你說的可是真的?”蘇南呼吸急促。

蘇⽂平瘋狂點頭道:“真的!”

“那個神祕⼈可是派周家去送的禮。”

“這次典禮上,蘇玲瓏和神祕⼈肯定都會出現, 我們要是能攀上這條⼤船,⾐⻝⽆憂,蘇家還能進⼊⼀流家族!”

蘇南扶了扶鬍鬚,“不錯,這次典禮,先把玲瓏集團還給蘇玲瓏,她一定會感激涕零!”

“再讓她跟楚天南那個廢物離婚,攀上⼤⼈物,我們再把玲瓏集團拿回來,到時候……哈哈哈!”

“那逐出家族的事?”

“哼,我是家主,⾃然是我說逐出去,就逐出去,我說不逐出去,就不逐出!”

“還是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