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櫻進來之後,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個看起來黑乎乎的小孩兒以及胖的像頭豬的蘇葉。

是的,在她心裡對於蘇葉和月娘的第一評價便是如此。

那日在窗外偷看的時候她並未看清楚蘇葉的臉,莫星河就坐在床邊剛好遮住蘇葉,她能夠看到的也只有莫星河。

當時聽著對話,她還以為蘇葉是怎樣一個貌美天仙的姑娘能夠讓莫星河特別對待。

現在看來,她覺得蘇葉一定是拿什麼把柄要挾了他,不然莫星河怎麼會眼瞎到這種程度看上這個胖女人?

藍櫻覺得,她有必要拯救一下少島主哥哥。

她害怕,萬一星河哥哥被這個醜女人威脅著娶了她,讓這樣一個肥胖醜陋的女人真的成了少島主夫人了要怎麼辦?

不行!絕對不行!

少島主夫人,未來的島主夫人,這個位置一定是她的!

這世上除了星河哥哥之外也再也沒人能夠配得上她了。

蘇小月看到來勢洶洶的藍櫻,害怕的躲到了蘇葉身後。

蘇葉的腿雖然好了,但站的還不是太穩,被月娘突然一拉衣服,身體險些往後倒去。

綠蕪眼疾手快的將蘇葉後背撐住,待她站穩了身體之後才鬆開手。

她朝著藍櫻低下頭淡淡道:「回稟藍櫻小姐,我們並未談論小姐。您身份尊貴,怎麼能夠是我們隨意談論的對象呢?」

綠蕪恭敬的態度還是讓藍櫻很滿意的。

還算是懂事。

不過,她卻並不打算輕易的饒過她們。

她沒有理會綠蕪,不過嘴角還是因為她的話難以遏制的上揚了幾分。

她視線輕蔑的掃過蘇葉的臉:「你,就是星河哥哥從外面帶回來的婢女?」

蘇葉聞言沒有說話,只是輕佻眉梢。

婢女?

莫星河是這麼同她說的嗎?

蘇葉並不認為這話會是他開口說的。

蘇葉沒說話,綠蕪卻是開口解釋道:「藍櫻小姐,蘇姑娘是少主專門吩咐要好好照顧的貴客。」

「星河哥哥的客人?我怎麼不知道星河哥哥還認識這種……」

她話沒說完,但蔑視的目光卻是將蘇葉從上至下打量個遍,眼裡的嫌惡不言而喻。

綠蕪為難的看了一眼蘇葉,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講了。

少主並無非常明確的表示,所以有的話她也不好說。

而且藍櫻這人小氣的很,她不知道還要在這裡留多久,得罪了她確實是有些麻煩。

蘇葉見她為難的模樣,也不生氣,而是笑著看向了藍櫻。

「星河哥哥?原來你是星河的妹妹呀,星河和我講過外公,講過其它家人,倒是從未與我講過還有你這個妹妹。藍櫻姑娘長的可真漂亮,和我們村的村花都差不多了呢。擱在我們村裡呀,都能嫁給最有錢的趙屠夫了,還天天吃豬肉!」

蘇葉說話的時候笑盈盈的,眼底還帶著羨慕的光,說的一派真心模樣。

藍櫻雙眸不可思議的睜大。

她!她這是在把她和村姑做對比嗎?

什麼東西,也敢跟身份高貴的她比較!

「咳……」綠蕪被蘇葉的話驚到,想笑又不敢笑,只得低下頭清咳一聲掩藏自己的笑意。

這蘇姑娘說話可真狠,看著像在夸人,其實是拿藍櫻小姐和土裡土氣的村姑做比較。

蘇小月看著氣鼓鼓的藍櫻,打量了好一會兒,咬著食指天真道:「姐姐你說錯了,我覺得村裡的芽兒姐姐比藍衣服姐姐要好看一些,芽兒姐姐愛笑,藍衣服姐姐好凶哦,眼睛好像要從眼眶裡面掉下來似的……」

哧!

又是一刀插在藍櫻身上。

這下她眼睛瞪得更大,還真像是要掉出來一般。

她眼中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一個說她長的跟村姑似的,一個說她還沒村姑好看……

這都哪來的鬼東西居然敢編排她!

「你!」

藍櫻抬手,一巴掌狠狠落下。

就在她蔥白的手指要落到蘇小月那黝黑細嫩的小臉上時,蘇葉伸手緊緊抓住了藍櫻的手腕。

藍櫻抬眸惡狠狠地瞪向她。

蘇葉冷笑一聲:「這麼漂亮的臉和這麼凶的表情可是一點兒都不搭。」

她說著一把甩開藍櫻的手腕,連帶著將人都甩開了一些距離。

她反手將蘇小月護在伸手,冷笑著看向藍櫻道:「說話就說話,打人做什麼,尤其是對一個孩子下手。以大欺小實在是太過分了吧?」

「她欠打!」藍櫻氣惱道。

她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的輕視對待過?還被人如此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藍櫻小姐倒是說說,我妹妹哪裡欠打了?」蘇葉看著她,神色也越發冷淡。

她雖然臉型圓潤可愛,但五官本就偏淡,神色一冷整個人就更加冷淡攝人。

藍櫻見到她驟變的臉色,心裡竟然是萌生了退意。

不過在自己剛剛意識到退意萌生的時候,藍櫻就立刻挺了挺胸膛。

「編排本小姐,難道不該打么?」

對,她就是大小姐!

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誰也不能說她的不是!

她,有高傲的資本!

這話一出,蘇葉卻是嗤的一聲笑了。

「小姐?哪裡的小姐。在我的認知中,非所有人都可以涉足的公共場合之外,只有處於自己私人的地方,才能夠稱之為主人。小姐,也是主人的代表之一。現在我們身處在星河的居所,我怎麼不知道藍櫻小姐是這裡的主人呢?」

蘇葉的話說完之後,綠蕪抬起頭詫異的看她一眼。

她這話說的沒錯。

這裡的主人是少主,而非藍櫻,她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客人而已,還輪不到她在這裡為非作歹。

也就是現在少主不在……

她們這些與五行島息息相關的人是無法忤逆藍櫻的,但蘇葉並沒有那個義務伺候著她。

「我!我遲早都會是!」藍櫻冷喝道。

「嗯……」蘇葉聞言沉思似的點點頭。

「遲早會是,那就是說現在並不是了?既然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就沒有那個義務照顧藍櫻小姐的情緒了。」蘇葉說著嘴角又重新掛上笑意,變臉的速度絲毫不遜於川渝的臉譜。

「怎麼?你還想打我不成?」

藍櫻下意識的想要躲避,她還沒探清蘇葉的虛實,不知道她到底會不會武功,但是她光是站在這裡塊頭就這麼大了,看起來實在是有威懾力。

「打你?」蘇葉像是很詫異她會這麼說,皺了皺鼻子,輕笑一聲道:「不不不,你誤會了。」

她嘴上雖然這麼說著,身體卻非常務實的向前走動。

「用暴力來對付暴力這是弱者才會做的事情。」

「你……」

「狗咬我一口我總不能咬回去吧?」蘇葉的話說完又緊接著捂住嘴很是無辜的說道:「藍櫻小姐你別誤會啊,我可沒說你是狗。」

藍櫻:「……」

她這麼說了,她如果說她侮辱她,那就是自己上趕著承認自己是狗了……

這個女人……

實在是太討厭了!

綠蕪是真的快要忍不住自己的笑意了,這蘇姑娘還真是牙尖嘴利呀!

不過想想,能夠讓她家少主刮目相看的女人,能一般的了才怪!

「綠蕪姐姐,少主……」

紫竹拿著一卷竹簡走了過來,話說到一半才突然意識到這裡不僅是有綠蕪。

蘇葉和小黑丫頭在這兒也就算了,關鍵那個藍櫻居然也在這裡!

看到藍櫻之後,紫竹下意識的將拿著竹簡的手背到身後。

被蘇葉懟的不知如何是好的藍櫻就好像是找到了救星。

這個胖女人嘴巴厲害又不歸五行島管,她一時對不過,但紫竹她還不能對付嗎?

是以,她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十分迫切的朝著紫竹逼去。

「你拿的是什麼東西?」

紫竹皺眉搖搖頭。

這是少主的東西,怎麼能夠給藍櫻這個外人看呢?

是的,冰殿這邊就好像是一個大家庭一樣,而藍櫻這樣一個盛氣凌人的大小姐,對她們而言就是一個外人。

綠蕪見到藍櫻將矛頭轉向突然出現的紫竹,也不由皺了皺眉。

她忙抬腳走到紫竹身前將她擋在身後,朝著藍櫻露出溫和的笑:「回稟藍櫻小姐,這是我先前讓紫竹寫好的療傷食譜,最近受傷的人比較多,所以需要給大家好好的補一下身體。」

藍櫻卻並不相信她這個說辭,她哼聲冷笑。

「給我!誰知道你們會給我吃什麼鬼東西?而且一起?我什麼身份,你們居然要給我吃你們吃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