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睿忽然道:“本該馬志澤拿的鑰匙離這裏較近,我們先去那裏。”

談蘇點頭。

蕭睿瞥了她一眼,又道:“整個任務空間並不大,通往b151的路只有兩條,從胡詩嵐的位置過去基本不會遇上岔道,她迷路的可能性比較低,我認爲她被困在了某處,或者已經死亡的可能性更高。主線任務只描述了六個玩家沒在規定時間內到達b151號房間就會任務失敗,並沒有說任何玩家死亡主線任務就會立刻結束,因此不能排除胡詩嵐已經死亡的可能。”

談蘇又點頭。蕭睿說得很對,這也是她擔心的。她只想希望胡詩嵐能夠爭氣點,就算只留着一口氣都好。

蕭睿又瞥了談蘇一眼,繼續道:“我被馬志澤抓住了。”

談蘇微怔,隨即明白了他說的是主線任務之外的事。當時進入主線任務的白色房間後,馬志澤還在打蕭睿呢。雖說主線任務中,馬志澤傷不到蕭睿,可主線任務一結束,馬志澤和蕭睿就會回到次世界中,而她和其餘人都不在現場,馬志澤要殺死蕭睿,輕而易舉,而他們都鞭長莫及。

談蘇本不想接他這話,然而蕭睿畢竟是爲了救章穹纔會主動去引開馬志澤而導致了被抓住的結果,她總不能利用完了就一腳踢開。

“離開次世界之前,再試試勸說馬志澤吧。”談蘇想了想道。她對蕭睿的反抗能力不抱希望,而他們到時候也基本上趕不及,只能趁現在馬志澤還沒辦法動手的時候,先想辦法說服他了。

“我打了他那麼多次,以他的性格,不會放過我的。”蕭睿幽幽地看了談蘇一眼,“下一個次世界不知還能不能再相見,我先道個別吧。”

“別說得好像你真的要死了。”談蘇斜了蕭睿一眼,“上個次世界賺到的積分,完全夠你扣的。”

蕭睿沉默了三秒:“哦,也對。”

他沒繼續在這個危險的話題上打轉,果斷轉移了話題:“不過,現在玩家還有28人,而我們已經連續兩個次世界相遇,下一個次世界再遇到的概率非常低。”

“那可真是太好了。”談蘇只是看着前方,沒看蕭睿一眼。

蕭睿幽幽地瞥了談蘇一眼,張嘴想說些什麼,又默默地憋了回去。

沒聽到蕭睿的迴應,談蘇莫名地覺得有些失望,然而她並未在意,保持了沉默。

兩人沒再說話,很快就到了藏鑰匙的房間前,門上有個鑰匙圖案。

蕭睿推開門,視線一掃便看清了裏面的一切。

這裏似乎是個手術室,各種儀器堆在一旁,而正中應該是手術檯的位置拉了個破舊的布簾子,擋住了兩人的視線。

兩人走進門後就分開往兩邊走,慢慢觀察着周圍。鑰匙就在這個房間裏,但要知道那把小小的鑰匙藏在哪兒,還是必須找到提示。

“談蘇,這裏。”蕭睿突然叫了談蘇一聲,他的聲音中似乎帶着些許驚喜的意味。

談蘇自然認爲他是找到了鑰匙或者鑰匙相關線索,忙轉身走了過去。蕭睿在布簾後,她快步走過去正要開口詢問,一眼看到了躺在手術檯上的屍體,頓時停下了腳步,臉色一沉。

因爲被布簾子擋着,所以之前她並不知道,手術檯上躺着一具已被開膛破肚的屍體,器械還架在它身上。似乎是正在手術中時發生了意外,醫生和護士都跑掉了,而它就這麼孤零零地躺在了這裏,完全被人遺忘了。

談蘇的視線儘量不往屍體上看,可剛纔驚鴻一瞥下那顆已經失去光澤的心臟卻還在她的腦中不斷出現。她盯着蕭睿,臉色很難看:“你叫我就是讓我來看屍體的?”順道嚇嚇她?

蕭睿一臉無辜:“當然不是。”他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把手術刀,捏着刀柄在手上轉了轉,笑道,“鑰匙就在心臟裏。”

談蘇默默地看了他幾秒,退後一步:“請。”既然他都已經拿好作案工具了,她自然不會阻止他。

蕭睿微微一笑,手術刀又在手上轉了一圈,然後砰的一聲掉在了一旁的鐵盤子裏。

他看了那把手術刀幾秒,神態自若地將它撿了回來,然後若無其事地拿着它貼近了那顆暴露在外的心臟。 炮灰修仙有絕招 他臉上的表情很淡定,然而他的眼神卻隱隱放着光。

在蕭睿將刀插.進心臟之時,談蘇忍不住道:“你現在的樣子就像個變態殺人狂。”

蕭睿轉頭無辜地望着談蘇:“是麼。”

他邊說邊用刀在那顆心臟裏攪動着,沒一會兒突然道:“有了。”

他擺弄着手中的手術刀,嘗試了一個角度後,終於將那枚藏在心臟中的鑰匙挑了出來。

這具屍體早就不知道在這裏躺了多久了,或許這個小鎮的邪惡力量令它不像其他屍體一樣腐爛成骨,然而它心臟裏的血液都已經凝固,所以剛纔蕭睿一刀插.進去的時候,並沒有飆出鮮血淋他個滿頭。也因此,他手上的那把鑰匙上滿是血塊,看上去極其噁心。

蕭睿看看鑰匙,再看看談蘇。

談蘇瞪他:“你要是敢直接把它給我,我跟你拼命!”

“當然不會。”蕭睿飛快說道,隨即看了看四周,把鑰匙丟到了破布簾上,用布簾包着擦乾淨才遞給談蘇。

談蘇不接,只是道:“還是你保管吧,我們快去找下一把鑰匙!”

蕭睿聳聳肩,把鑰匙丟進了腰包裏,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談蘇正要跟上去,想了想,又回頭把布簾扯下來,蓋在了那具屍體上,這才快步跟上蕭睿。

最後一個藏鑰匙的房間離得並不遠,兩人很快就到了房間門口。

門上有鑰匙的圖樣,不過並沒有小窗,所以兩人也沒辦法看到裏面的情況。蕭睿轉開門把手,將門往裏一推。

門紋絲不動。

“有東西擋在門後。”蕭睿道。他更用力地推了推門,門顫了顫,開了條縫後又關上了。門把手是能轉動的,說明這門並沒有被鎖上,用力點門也能推動,門後應該也沒有插銷。

“門上有新的刀痕和抓痕。”蕭睿指着門上差不多到他腰部位置的那些痕跡道,“從位置來判斷,或許是晦暗異童。”

落單的只有胡詩嵐,被晦暗異童追的人,應該也就是她。晦暗異童追着胡詩嵐到了這裏,她躲了進去,關上門後用東西將門堵住了。晦暗異童在門外嘗試了一番沒能打開門,也就散了,因此他們並沒有看到它們。

“胡詩嵐,是你嗎?”談蘇拍了拍門道。

裏面很安靜,聽不到任何迴應。

“或許是昏過去了。”蕭睿指着地上道,“這裏有血跡,她一定是受傷了。我們先把門推開吧。”

談蘇點點頭,與蕭睿合力推門。她希望蕭睿的猜測是對的,胡詩嵐只是昏過去了,而不是已經死亡。

在兩人的合作之下,門終於被推開了一道足夠一人進出的縫,蕭睿先閃身走了進去,接着是談蘇。

談蘇一眼就看到了房間正中央躺在血泊中的胡詩嵐。她雙眼緊閉,右手處齊腕斷了,斷手緊緊地被她抓在左手中。 談蘇忙跑過去蹲下,探了探胡詩嵐的脈搏,發現她還活着後鬆了口氣。只要離開了這個主線任務,不管再重的傷都能恢復,所以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找到最後一把鑰匙,然後帶胡詩嵐到b151號房間去,完成主線任務後脫離這裏。

談蘇看了蕭睿一眼,發現他已經在觀察四周,稍稍放心,試着拍了拍胡詩嵐的臉,輕聲叫她:“胡詩嵐,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胡詩嵐!”

好一會兒,胡詩嵐的眼睫毛突然動了動,她睜開雙眼,眼底有着迷茫的水光。

“胡詩嵐,你現在意識還清醒嗎?”談蘇心中一喜,忙問道。

胡詩嵐怔怔地看了談蘇好一會兒,忽然臉色大變,視線落在自己的手上,雙眼猛地瞪大。

談蘇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忙安撫道:“別擔心,主線任務過後,你的手就會恢復的。”

“真的?”胡詩嵐此刻的表情有些脆弱。

“真的!”談蘇用力點頭。胡詩嵐應該是沒在主線任務中受過傷,所以並不清楚這一點。

“太好了……太好了……”胡詩嵐激動地喃喃道。

“弄斷你手的,是這個嗎?”蕭睿忽然道。

談蘇看了過去,發現蕭睿正站在一臺有一人高的機器之前,邊好奇地觀察着邊問道。

胡詩嵐臉色有些難看:“是的。”說完她就有些虛弱地閉上了眼。

談蘇的視線落在那機器上。

那是一臺很古怪的機器,大概有一人高,主體部分是已生鏽的鋼鐵,然而主體正中間卻內嵌着一個嶄新的電子屏。這臺機器的整個結構是鏤空的,能隱隱約約看到裏面的構造零件,其中比較突出的是一個帶血的齒輪刀片,一個染血的鐵臺子,還有些不知什麼用的杆子螺絲。電子屏下方有個圓形的洞,比人的手臂略粗,一直延伸到那個鐵臺子上。

蕭睿彎腰透過外頭的鏤空查看着裏面的結構,又直起身看着那圓形的洞一會兒後,試探性地準備將手伸進去。

這時候,胡詩嵐又一次攢足精力睜開了眼,看到蕭睿的動作,她虛弱又驚訝地大喊道:“不要!”

蕭睿伸到一半的手縮了回來,轉頭挑眉望向胡詩嵐。

老胡同 胡詩嵐急促地喘息着,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脣微微顫抖着,她眼睛已經快閉上,卻強撐着說道:“鑰匙,我已經拿到了。”

她將原本緊抓着的斷手挪到談蘇跟前,用力掰開斷手,手心裏藏着的就是已經被血染紅的鑰匙。

“我被之前追過我們的小怪物趕到了這個房間,發現了這臺機器……鑰匙……本來在那個臺子上。”胡詩嵐斷斷續續地說,“我伸手進去拿的時候,手……被卡住了,刀片也啓動了,那個屏幕上跳出一些題,要我在刀片切下我的手腕前回答完,可……我沒成功……”

“不,你已經成功了。”談蘇溫柔地笑道。胡詩嵐的手雖然被切了下來,然而那斷手應該是從機器的鏤空處掉出來了,雖說她沒能回答出問題,然而從目的上來說,她成功了。

談蘇鄭重地將胡詩嵐用手換來的鑰匙放進腰包裏,又小心地拿起了她的斷手,將她扶住,輕聲問道:“你還能走嗎?”

胡詩嵐點頭:“可……可以。”

在談蘇的攙扶下,胡詩嵐只往前走了兩步,就腳一軟,差點昏厥過去。

談蘇有些艱難地扶着胡詩嵐走了兩步,看向注意力還在那臺機器上的蕭睿,催促道:“我們該走了!”

手錶上顯示,他們的時間只剩下一刻鐘了。如果路上不再遇到什麼意外,這些時間完全夠了。

蕭睿戀戀不捨地看看那臺機器,終於將注意力扯了回來,幫着談蘇一起扶住胡詩嵐,三人一起往回走。

一路上沒人說話。隨着目的地越來越近,談蘇感覺到胡詩嵐的身體越來越沉重,只能祈禱着快一點到b151號房間,而胡詩嵐能再多撐一會兒。

就在三人離目的地還有兩個彎道時,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是之前看到過的三角頭怪物!

它的龐大身軀幾乎將整條走廊都佔據了,別說讓他們過去了,連它自己揮舞武器都困難。

三人驟然停下腳步。

談蘇臉色有些難看:“還有別的路嗎?”

蕭睿臉上同樣不好看:“這是回去的最快道路。另一條路必須繞很大一圈,我們沒有時間。”

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談蘇三人根本就沒有任何與之一戰的能力。更何況胡詩嵐還奄奄一息,連逃跑都困難。

“後面十幾米遠有個岔道,你還記得嗎?”蕭睿忽然道。

談蘇一愣,點頭:“記得。”

蕭睿點點頭,在那三角頭怪物慢慢走過來之時,將之前從屍體心臟裏取出的鑰匙塞給談蘇,道:“我們馬上退回去,在那邊分開,我引開它,你們趁機去b151。”

“你……行嗎?”談蘇雖接過了鑰匙,卻忍不住懷疑道。

蕭睿幽幽地看了談蘇一眼,嘴裏說的內容倒是很正經:“它身體相對太大,在這個地方不如我靈活,我記得所有通道岔道,把它引開後我會盡快回去的。”

“好。”談蘇自然知道輕重緩急,也沒再多說什麼,點頭道,“爲了任務,你別死了。”他要是死了,主線任務照舊沒法完成。

“要我死,可沒那麼容易。”蕭睿呵呵一笑。

談蘇和蕭睿架着已經迷迷糊糊的胡詩嵐轉身就跑,到岔路口後,談蘇拖着神志不清的胡詩嵐走向左邊,而蕭睿則反而退了回去,撿起地上的一根木棍,挑釁地往三角頭身上丟去,丟完他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向右邊。

棍子落在了三角頭怪物的腿上,沒有對它造成任何傷害,但它已被蕭睿的行爲激怒,看也沒看談蘇,追着蕭睿就去了,龐大的身軀不停地撞在走廊兩邊,弄下不少灰塵粉屑。

談蘇趕緊趁着這個機會,帶着胡詩嵐這個昏迷不醒的重傷員往b151號房間走去。好在本來這裏離目的地就很近了,胡詩嵐也比馬志澤輕多了,潛意識裏還配合着邁動腳步,因此談蘇扶着她走沒那麼費力。

當兩人走過最後一個彎道時,原本就不停張望着的段曉霞看到了相攜而來的談蘇和胡詩嵐,一臉驚喜地衝了過來,先扶住了胡詩嵐,之後纔看到了她的斷手,心疼又驚訝地說道:“她、她的手……”

“拿鑰匙的時候斷了。” 我在床上打副本 談蘇道,“不過不用擔心,從主線任務裏出去後就會恢復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段曉霞高興地說着,隨即視線又落在胡詩嵐的斷手上,神情難過,“可是手被弄斷的時候,她一定很疼吧……”

談蘇沒有回答。

在《嚇死人了》這個遊戲裏,每個人的感覺都跟在現實中毫無區別,他們能嚐到食物的味道,會感覺到飢餓,疲憊,疼痛……與其說是一場遊戲,不如說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一切都是真實的。

所以,雖說斷手在離開主線任務後就會恢復,可當時被割斷時的恐懼,以及之後的刻骨疼痛,胡詩嵐一定再也忘不了了。

談蘇忍不住想起上一個次世界時她爲了說服橋姬,也在臉上劃了好幾刀,離開主線任務後,傷痕就消失了,然而那種疼痛,她一直忘不掉。

“她沒事吧?”

等談蘇和段曉霞一起扶着胡詩嵐來到b151號房間門口,原本坐着休息的章穹也艱難地站了起來,關心地問道。

談蘇瞥了馬志澤一眼,見他還在昏迷狀態,她稍稍放鬆,點頭道:“一會兒就沒事了。”

章穹看到談蘇手中拿着的斷手,臉色變了變,隨即他又皺眉問道:“蕭睿呢?他怎麼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我們回來的路上遇到怪物,他引開那怪物了。”談蘇道,“他很快會回來的。”

章穹的臉上滿是擔心:“引開怪物……能成功嗎?”

想必章穹也很清楚蕭睿的戰五渣屬性,所以不自覺地爲他擔心着。如果是在開闊平坦的地方,談蘇知道蕭睿必死無疑,但現在有地形的便利,蕭睿應該不會有事……當然,如果在他逃跑的路上又遇到其他怪物的話,就難說了。

“放心吧。而且,就算失敗,在主線任務的死亡也不會影響到次世界。”談蘇安慰道。

“你就別擔心啦,蕭睿很厲害的,他不會有事的!”段曉霞倒是對蕭睿信心十足。之前的主線任務,她早就見識到了蕭睿的過人之處。

章穹臉上的表情好看了些,點頭道:“對,蕭睿那麼厲害,肯定不會有事的。那我們接下來是……”

“先把房間打開。”談蘇道。

談蘇將胡詩嵐交給了段曉霞,自己從腰包裏取出所有的六把鑰匙。

b151號房間是緊鎖的,門上有排成一排的六個鎖孔,每個縮孔上方有幾個模糊的阿拉伯數字,按順序似乎是2,4,6,8,10,12。談蘇將鑰匙翻來覆去地看,卻沒發現鑰匙上有任何編號,只好暫且把六個數字放下,挨個試鑰匙。這些鑰匙似乎在每個鎖孔裏都能轉動的樣子,她便不再進行匹配,直接將鑰匙一個個塞了進去。

做完這些後,她嘗試着轉動第一把鑰匙,想把鑰匙轉到底,可奇怪的是,鑰匙轉了一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和朝向後,居然還能再轉。談蘇試了試,發現這鑰匙根本沒有“轉到底”一說,只要她想,鑰匙就可以無限制地轉下去。她又嘗試了其他的五把鑰匙,發現情況跟第一把一模一樣。

談蘇停下動作,視線從六把鑰匙上一一劃過。

這些鑰匙在外觀上沒有什麼區別,要打開面前的門,應該跟鑰匙本身無關,而跟別的什麼有關吧?不是鑰匙,也不是鎖孔的話……是鎖孔之上的那些數字嗎?2到12之間的偶數,正好分別是1到6的兩倍,有什麼含義嗎? https://ptt9.com/134066/ 總數到12爲止,與12相關的,一年的月數,時鐘上的刻度……等等!

談蘇突然想起剛纔她在轉動那些鑰匙的時候,在轉到某處時,聽到過輕微的咔噠聲,而每個鎖孔聽到咔噠聲的位置似乎都不同。

談蘇雙眼一亮,她又嘗試着轉動第一個鑰匙,當轉到某個位置時,她聽到了那聲細小的咔噠聲。鑰匙形成的直線,兩邊差不多是時鐘上2點和8點的位置。她將鑰匙退了出來,發現有齒的一面對的正是2的位置。

果然,鎖孔上的那些數字,指的是時鐘上每個數字的位置,只要將每個鑰匙有齒的那一面轉到與鎖孔上數字相對應的位置,就會發出咔噠聲,也就是說,鑰匙對準了。

得到答案,談蘇立刻將剩下的五把鑰匙分別撥到4點鐘,6點鐘,8點鐘,10點鐘和12點鐘的方向。當她對好最後一把鑰匙後,門裏面突然發出了一陣沉悶的移動聲,隨後,門砰的一聲彈開了。

談蘇探頭看了一眼,發現這似乎只是一間普通的病房,只不過病房中央的布簾將整個牀都罩了起來,看不到裏面的情形。

她對外面的段曉霞和章穹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先不要動,自己率先走了進去。房間不大,除了布罩,也沒有其他地方能藏人,她只是掃了一圈,就小心翼翼地向那布罩走去,從布罩上的小窗向裏望去。

布罩裏面只有一張病牀,牀上是空的,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談蘇舒了口氣,回到門外對衆人道:“裏面沒有危險,可以進來了。”

原本緊張地等待着的段曉霞和章穹放鬆下來,分別扶着胡詩嵐和馬志澤站起身。

談蘇先去幫着把胡詩嵐扶進了房間裏,之後是馬志澤。五人都進入b151號房間後,談蘇看了眼手錶,上面顯示只剩下最後的三分鐘了。

而蕭睿還沒有回來的跡象。

談蘇只在房內坐了會兒,就走到了門口等着。如果說蕭睿不能趕回來,她確實會很不甘心,這個主線任務,她已經做了那麼多,就差最後一步,難免不甘。不過她倒是完全不擔心蕭睿的生死,就像她剛纔說的那樣,主線任務中的死亡根本不要緊,要說危險,還是等完成了這個主線任務之後,蕭睿將要面對的情形更加危險。馬志澤現在還在昏迷,恐怕就算蕭睿及時趕到了,也沒時間勸說馬志澤改變亂殺玩家的想法。

談蘇忍不住看了馬志澤一眼,此刻他頭破血流,一身的狼狽。

她轉回視線,微微一嘆。在這個主線任務中,馬志澤跟他們的樑子是越結越大了,他怎麼可能被勸服呢?

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就是蕭睿現在積分足夠,就算出去後被馬志澤殺了,也不會被系統處理了。雖說談蘇對蕭睿上個次世界的欺騙耿耿於懷,然而她總不希望他真的因爲積分爲負被系統處理了。

當手表上顯示的時間只剩下三十秒的時候,除了章穹一臉擔憂,連原本對蕭睿信心滿滿的段曉霞也擔心起來。

就在這時,談蘇看到了從拐角處跑過來的蕭睿。

大概也很清楚時間所剩無幾,蕭睿簡直是飛奔而來。

然而,當談蘇看清蕭睿身後跟着的那些東西后,她的臉色變了變,瞬間明白了蕭睿跑那麼快不僅僅是因爲快沒了的時間。

——他身後跟着好多晦暗異童!

談蘇緊張地看着蕭睿竭盡全力向前奔跑,當他離b151號房間只剩下不到5米時,追得最近的那隻晦暗異童居然將手中的小刀當做飛刀丟了出去,直接刺中了蕭睿的大腿!

蕭睿腳下一個踉蹌,臉色變了變,好不容易纔穩住身形,繼續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然而他的速度難免被腿上的傷拖累,那些晦暗異童離他越來越近,甚至還有別的晦暗異童學着它們同伴的樣子,準備丟出手中的小刀。

談蘇擡手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只剩下十五秒了。

她立刻抓起地上的一根鐵棍衝了出去,跑到蕭睿身邊時,她將棍子往晦暗異童們身上丟去,令它們的隊伍亂了亂,趁此機會一把抓住了蕭睿的手臂,帶着他向b151號房間衝去。

時間飛快流逝,b151號房間也漸漸近了……

當時間只剩下5秒的時候,談蘇和蕭睿衝進了房間裏,兩人都進去後,談蘇反手將門甩上,只聽門上瞬間響起乒乒乓乓和砰砰撞擊的聲音,這扇牢固的門擋住了晦暗異童的武器和身體撞擊。

看到蕭睿安全歸來,段曉霞和章穹都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下一刻,系統的提示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