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峰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生怕自己父親遭遇不測。

畢竟,他也親身感受過天玄異火的可怕之處。

心中對於父親這個計劃,還是有些不太贊同。

「都已經到了這種境地,還管什麼危不危險!」

「蕭陽不死,那死的就是咱們。」

「小峰,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這一戰,必須要贏。」

蕭如山一臉正色的盯著兒子蕭峰。

正如他所說,若是蕭陽不死,那死的必然是他們父子。

他們原本以為,以目前的實力對付蕭陽已經足夠。

可現在看來,還是他們低估了蕭陽的能耐。

否則,也斷然不會落到這麼狼狽的境地。

「爸,我知道了!」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蕭峰重重點點頭,當是同意了蕭如山的計劃。

「你們父子兩個,在嘀咕著什麼呢?」

「還有什麼底牌,都亮出來吧!」

「要是還想藏拙,我怕你們都沒有機會活著從這裡離開。」

蕭陽並沒有誇大其詞,只是闡述一個事實罷了。

他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揮出真正實力。

一方面,就是想看看蕭家父子實力究竟達到何種境界。

另外一方面,他修為提升速度過快,壓低自己境界去對戰實力較強的敵人。

是想在危機中爆發自己的潛力,對日後的修鍊帶來益處。

「蕭陽,看招!」

「今日,你必須要死!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更改不了這個事實。」

蕭峰大喝一聲。

身上氣勢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修為境界,竟然直接抵達到武宗境。

「怪不得你的底氣會這麼足,原來修為已經達到武宗境。」

「這才多長時間,你就從一個普通人突破到武宗境強者,看來這魔功確實邪門。」

「只是,你不惜以燃燒生命力強行提升自身實力,也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蕭陽露出可悲的眼神,直接朝蕭峰掃去。

蕭如山也不甘落後。

他的氣勢暴漲,修為境界與兒子蕭峰竟然不相上下

眨眼間。

父子兩人分頭行動。

速度極快,就朝著蕭陽襲來。

「噬魂爪!」

蕭如山率先發動了武技,五指成爪,對準蕭陽胸口狠厲抓去。

「天玄異火!」

蕭陽並未驚慌,一臉冷靜的應對。

看到異火出現,蕭如山臉色劇變。

只是這一次,他並不沒有像之前一樣躲開。

速度暴漲,竟然選擇正面硬鋼。

轟!

兩股龐大的力量碰撞到一起。

「就是現在。」

蕭峰趁蕭陽毫無防備。

竟然直接偷摸出現在蕭陽身後。

他立馬催動自己體內的魔氣,瘋狂彙集到自己手中,準備施展出最強殺招。

「天魔掌!」

魔教,秘法。

狂暴的能量在蕭峰手中流竄,讓他的手掌居然變大了數倍。

旋即,蕭峰咬牙一揮,就直直對準蕭陽所在位置拍了下去。

轟!

地面震動,四周牆壁全部坍塌。

眨眼間,眼前便成為了一片廢墟。

。 葉凱率領大軍攻入了阿姆斯特丹。

他望著阿姆斯特丹的城市,點了點頭。

因為尼德蘭王國人口稀少。

和大漢比起來實在不足為道,因此城市規模都不算很大,在尼德蘭王國裡面,一個十幾二十萬人口的城市就已經算是大城市了。

像先前的海牙城,因為海運發達的原因才會集中了幾十萬人口,因此城市規模也比一般的城市要大的多。

之後遇到的城市就不堪入目了,葉凱一路殺來遇到的城市,小則幾萬人口,多則十幾萬人口。

這讓葉凱非常的掃興。

這回的阿姆斯特丹可是百萬人口級別的。

這樣的城市規模才能讓葉凱滿意。

並將整個尼德蘭王國收為盟友之後,要藉助尼德蘭王國的人力物力財力,來拓展大漢在西歐的影響力,如果尼德蘭王國本身的力量不夠用的話,那收這樣的盟友還不如不收。

如果奧托斯知道葉凱現在的想法的話,不知道內心會有怎樣的恐懼。

葉凱差點要向劉封稟告,尼德蘭王國並不能成為一個可靠的盟友。

此時,尼德蘭王國的國庫被葉凱重重的踹開,露出了裡面的黃金白銀,還有無數珠寶首飾。

當然葉凱只是掃了一眼,他對於金錢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現在只是想把這些財富全部搬回大漢。

「來人,將這裡的財富全部清點完畢,裝上船運回大漢國。」

奧托斯匆匆趕來,當他看到滿國庫的東西,全部被搬走的那一刻,內心無比的心疼,但卻不敢多說一句。

因為只有討好眼前的葉凱將軍,他才能夠獲得在尼德蘭的統治權。

奧托斯只能在內心默默的告訴自己,只要自己當上實際的統治者,那麼金錢就可以源源不斷地從尼德蘭王國的老百姓身上收刮而來。

因此這些國庫裡面的金銀財寶。作為他取悅大漢國的投入,非常的必要。

「小的奧托斯拜見葉凱將軍。」奧托斯為了取悅葉凱,專門去學習華夏人的禮儀。

葉凱沒想到奧托斯竟然會華夏的禮儀,於是他伸手將奧托斯扶了起來。

「葉凱將軍,議會的所有人已經全部被抓捕,而國王路德維克也在我的掌握當中。」

葉凱滿意的點點頭,他此番奉劉封的旨意,就是為了將整個尼德蘭王國掌控在大漢的手中,當然這種掌控並不是直接的佔領,而是扶持一個代理人。

就當葉凱頭疼,思考誰來代理比較合適的時候,奧托斯找到了自己。

奧特斯聲稱自己在家鄉擁有幾天的軍隊,而且他還可以和國王路德維克搭上關。

利用路德維克做為招牌統治整個尼德蘭王國,而他只需要把路德維克變成傀儡即可。

聽了奧托斯的計劃,葉凱電報,劉封將整個計劃告訴了劉峰,劉封表示可以試一試。

畢竟就算失敗了,劉封也沒有什麼損失,尼德蘭王國一樣也會被打趴下去,而他們所需要找的代理人終究也會找到。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根本不值一提,實在脆弱不堪。

「很好,把路德維克帶到我這邊來。」葉凱一聲令下,奧托斯連忙跑出去。

此時離奧托斯的夢想只差最後一步。

與此同時,路德維克還沉浸在自己的美夢當中,他覺得自己下一步將可以君臨天下,成為人人尊崇的真正的國王陛下。

「路德維克,快點跟我來!」奧托斯回到議會大堂里,面對著路德維克便是呵斥一聲。

路德維克非常詫異,他望著奧托斯,彷彿昔日那個恭敬有加的奧托斯不見了。

「奧托斯請注意你的身份,儘管你有功勞,但此時我是陛下,而你是臣子。」路德維克呵斥奧托斯。

儘管他覺得奧托斯有功勞,但此時他已經榮登真正的王座,他再也不允許有人在他面前大不敬。

啪,一陣疼痛傳來,他只聽到巴掌呼在他臉上的聲音。

奧托斯此時狠狠的給了路德維克一巴掌。

「葉凱將軍有話要對你說,馬上和我來。」奧托斯此時已經掌控了全局,只要他巴結好大漢國,他便是尼德蘭王國的掌控者。

而此時的路德維克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一個象徵性的國王。

但是奧托斯做的更加的隱蔽,他要讓國民相信掌控者是路德維克。所有的命令都是從路德維克的手中發出去的。

而他只需要操縱路德維克即可。

路德維克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出虎口又入狼群。

此時的奧托斯和以前的索羅斯比起來,更為可怕,更加的不尊重自己。

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又成為一個傀儡了。

「我告訴你路德維克,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的配合我,只要你配合我王室的待遇翻倍。」

奧托斯比索羅卡更會做人,他懂得打一棒給一個胡蘿蔔的道理。

只有恐懼是無法駕馭人心的,只有利益才能夠將人永久綁上戰船。

路德維克聽到王氏的待遇可以翻倍,他的心裏面才有了一絲安慰。

畢竟之前的他是個傀儡,現在在成為一個傀儡,他並沒有失去什麼。

相反的能夠讓王室的待遇翻倍,那最起碼他有收穫。

如今的路德維克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畢竟強烈的心理落差感會讓他痛苦難耐。

很快在宮殿之內路德維克見到了葉凱。

而此時的葉凱正端坐在王位之上,他俯視著路德維克和奧托斯。

「路德維克,今後你將和奧托斯一起共同治理這個國家,我將把尼德蘭的兵權平分給你們。」

「什麼?」兩人都驚訝了,他們萬萬沒想到,葉凱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當然不是葉凱的決定,只有劉封才能夠下這樣的決定,他要的就是雙王共治尼德蘭的局面。

權力過於集中在奧托斯的手中,並不是他所願意看到的一個團結無比的尼德蘭王國,不是大漢所想要的。

只有雙王共治的局面下,尼德蘭王國的國內才能夠持續保持分裂的狀態,只有如此,尼德蘭王國才不會產生二心,才能夠專心致志的為大漢國服務。 等賀齊和丁奉帶著大軍趕到江陵城的時候,就發現蔡瑁和張允正捧著劉表父子首級等候著他們。

蔡瑁如同一條狗般,跪倒在地上宣誓道;「我等已斬殺了劉表父子,從此以後願意效忠於仲氏皇帝陛下,勞煩將軍代為轉答!」

可想而知,賀齊和丁奉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狗血的事。

這種事情他們也做不了主,只能夠傳信給江夏的袁術,讓皇帝陛下決斷。

聽到事情經過的袁術,立馬從江夏趕來,笑眯眯問蔡瑁和張允道;「你們兩個,想要跟隨朕啊?」

蔡瑁和張允就跟什麼似得匍匐跪倒在地上;「是的,我等想要追隨仲氏皇帝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