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輕輕地挪開,慢慢查去。

很快,他再次發現一道鐵門,這道鐵門比起剛才五樓樓梯的門還要厚,沒有鑰匙根本就打不開。

隱約可以看到,鐵門盡頭是一個房間,房門緊緊鎖上。

幽靈,應該就躲在裡面吧?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沉思著怎麼打開這道門。

這道鐵門的鑰匙,一定在房間那三人其中一人的身上,但是在哪一個身上,他不知道,如果強行闖進去,未必討得了好。

鬼影已經是一個非常棘手的高手了,剩下兩個人的實力肯定不會查到哪去,硬闖沒多大勝算。

除非自己變身基因戰士,但是變身基因戰士之後,自己有段時間處於零防禦,那時候自己會很危險,再身邊沒有幫手。

最關鍵是,他沒有把握裡面的主人一定就是幽靈。

如果不是,那豈不是打草驚蛇?

葉雄沉思了一下,從身上掏出一個細的針型儀器,對著的鐵門方向。

這是一種高科技的針孔攝像頭,自帶儲存功能,體積非常細,很難被發現。

將攝像頭收藏在最隱蔽的角落裡,葉雄這才心翼翼地沿原路返回。

只能先弄清楚鑰匙在誰的身上,再慢慢想辦法了。

在沒確認病房裡住的人的真實身份之前,葉雄暫時不打草驚蛇。

就算真的發現幽靈蹤跡,也不能打草驚蛇,至少等支援過來再。

回到住院部,夏優見到他,連忙走過來,急道:「陳陽,你跑哪去了?」

「這大半夜的,不找個地方瞌一下,怎麼熬到天亮?」葉雄打了個阿欠。

「你居然去睡覺,你這才剛剛上班兩天,就不怕被炒尤魚?」

「輪到你去睡了,我守著。」葉雄揮了揮手。

「我才不去睡,如果出現昨夜那種情況,那可怎麼辦?」夏優有擔心。

「有我在,你放一百個心,去睡吧,別關手機就行了。」

在葉雄的教導下,夏優最後找地方偷偷睡覺去了。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這貨才上一天班,就將一名盡職的護士帶壞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葉雄回去酒店的時候,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龍在天,把昨夜的發現,作了彙報。

得知消息之後,龍在天道:「據你所,很有可能,幽靈就在那個房間里進行救治,你先不要打草驚蛇,盡量確認房間里住的是不是幽靈,我這邊馬上安排人過去。」

「你準備安排誰過來?」葉雄問。

「我現在相信的只有無妄跟鳳凰,鳳凰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所以只能派無妄跟一批心腹過去。應該在一天之內,他們就達到嶺南了。我已經跟他們了,讓他們到時候一切聽從你的調遣。」

「你那邊要做好保密工作,別讓消息泄露出去。」

「幽靈身邊高手如雲,沒有確鑿的情況前,萬萬不可輕舉妄動。」龍在天叮囑。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心情激動起來。

終於要找到幽靈了。

只要能將他解決掉,以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接下來,葉雄打電話給安家姐妹,讓她們暫時別再跟蹤端木兄弟,畢竟端木兄弟的警覺性太強了,他不想在這節關眼上,功敗垂成。

安家姐妹回來之後,葉雄把查探情況跟她們了,讓兩女在酒店好好待命。

「你們誰讓我扎幾針?」閑的時候,葉雄問道。

聽到他的話,兩女不約而合地站起來,朝門口走去,像上次一樣。

「扎一針,給十萬。」葉雄咬咬牙。

兩女沒鳥他。

「二十萬。」 綜穿之男配逆襲記 葉雄翻了一倍。

「扎哪?」

安樂兒停了下來,安吉兒早就不見蹤影了。 「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擊車窗的聲音傳來,「小安子,你快開門呀,你怎麼睡著了!」

宋小安緩緩的睜開朦朧睡眼,想車外望去,卻見張妍已然換上了一身布滿亮片的銀色低胸短裙,配上一雙恨天高的高跟鞋,將她那曼妙身材展示的淋漓盡致。

鮮紅熱辣的雙唇,閃爍在波浪長發之下,驚艷無比,但是已經看慣了的宋小安實在覺得不以為然,倒是旁邊一身運動休閑的許玉揚身上和褲子上的「小丸子」令宋小安更添喜感!

宋小安打開車鎖,張妍坐在了副駕駛,許玉揚仍然是習慣的坐在後排。

宋小安打了個哈欠,「我去,我說美妍小主,您這是幹嘛呀,咱們這是給揚洋姐接風,是去『憶江北』不是去『夢巴黎』您這也太誇張了吧!」

張妍哼了一聲,「對於女人來說,每一個party都是一個戰場,姐姐雖然不能保證每一場戰鬥都能堅持到最後,但是姐姐一定要竭盡全力保證每一次戰鬥都要驚艷登場!」

宋小安長嘆一聲,「我的個天呀!再驚艷的登場也難以抵過死亡的哀怨!」說著宋小安按下了一鍵啟動的的按鈕,寶馬車立時發動了起來!

當年最負盛名的相聲表演藝術家,「郭德鐵」的面容出現在了液晶導航儀上,以他那所獨有的聖津口音說道「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老郭為您保駕護航,現在是聖京時間十七點四十分,不知各位想去哪裡串場?」

宋小安不由自主的驚呼一聲:「怪不得我睡著了哪,原來已經一個小時四十分鐘了,美妍小主,您不是說十分鐘的嗎?六點之前咱們還能趕到了嗎?」

張妍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尷尬,「揚洋姐這不是剛出院嗎?怎麼也得耽誤一會呀,你急什麼?一會咱們就到了!」

許玉揚哼了一聲:「我就換了身衣服,連澡我都沒洗上,也不知道誰占著洗手間不出來!一個小時換衣服這個鍋我可不背,某些人還是主動認罪吧!」

宋小安也哼了一聲「就是,揚洋姐的效率我是知道的,這可定不關揚洋姐的事。」

張妍伸手摸了摸宋小安的面頰。

「小安子乖,姐姐知道錯了,咱們還是趕緊上路吧,明天姐姐請你吃好吃的,小安子聽話!」

宋小安哼了一聲,手握方向盤,踩下油門車子啟動。

宋小安還在埋怨張妍出來的太晚,張妍自知理虧卻也不惱,但是說的急了張妍卻也回嘴,兩個人就這麼磕磕絆絆的一路走來,沒過多久車子便已出了公寓復又來到連海城的二環橋上。

許玉揚也不願聽他們兩個俊男美女拌嘴,都是自己的好友,幫誰都不好。索性戴上了藍牙耳機挺著歌曲,獨自一人望著窗外。

即將西去的夕陽將海面映成了紅色,與天邊的火燒雲連成一片,天海交界處只有那一輪紅日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吱」的一聲,寶馬車再次被攔了下來,這已經是一路上第六次被截停了。

一名交通警察來到車窗前,敬了一個非常標準帥氣的禮,「先生,您的駕駛證!」

宋小安非常客氣的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多駕駛證遞了過去,「您好交警同志!」

那位高大帥氣的交通警察看了看駕駛證,又遞了回來。

而後伸出了一柄手槍形狀的電子儀器透過車窗向車內探了探,一陣綠色的光芒在車廂內掃了一圈,最後再宋小安的面前停了下來。

「先生請您張開嘴,微微喘氣!」

宋小安面帶微笑的照做了,儀器中發出「嗶」的一聲,一個電子聲音傳了出來「駕駛員沒有飲酒,安全!」

交警鄭重地的打了一個敬禮:「連海城道路交通部門鄭重提示您注意交通安全,不得酒後開車!」

宋小安微微一笑,「好的交警叔叔,我知道了,一定不會違反有關規定的!」說完再次啟動寶馬車繼續向前駛去。

這一路上沒走出多遠,都已經是第六次停車了,就連向來好性子的許玉揚都已經有些按耐不住取下藍牙耳機。

「小安子,這是怎麼了?怎麼十步一崗五步一哨的查的這麼嚴呀!」

「揚洋姐,您可能不知道在您住院的那一天咱們連海城出了起重大的交通事故!」

張妍急忙接著說道:「是呀,是呀,揚洋姐,你剛醒過來,我們還沒來得及和你說那!」

許玉揚心中暗想:你們還以為我不知道?哼,事故發生時我就已經在救護車的無線電對講機上聽說了!

許玉揚故作不知,不緊不慢的說:「是嗎,我還真的不知道呀!」

宋小安說,「姐姐多虧你是不知道呀,聽人家說現場老慘烈了!聽他們說當場就撞死了好幾個人,還有很多人是到了醫院之後重傷不治又身亡了好幾個人、、、、、、」

許玉揚心中暗想:是呀,老慘烈了,你們還和我說。有多慘烈你們誰見到了?估計還沒有我看見的多吧。

許玉揚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心中卻已浮現出了當日在急救樓的樓梯過道中所見的一切,心中不免發毛,刷的一下,右半邊身子上頓時出了一身的白冒汗。

就連右臂上的汗毛也都唰的一下全都豎了起來! 和女神浪跡荒島的日子 再想想當天所看見的「黑白無常」心中當真有些害怕,哪裡還敢再想?

於是急忙制止「好了,好了,這麼恐怖的事情,你們還是不要和我說了,省得我聽了害怕!」

張妍連連點頭:「就是呀,這麼恐怖的事情說他幹嘛?別嚇到揚洋姐!」

宋小安聞聽此言馬上點了點頭:「揚洋姐這不是問起來了嗎我就隨口這麼一說!聽說之所以出了這件交通事故主要原因就是因為當時的那輛寶馬車司機酒駕了,才出的事故,所以現在那,咱們連海城查酒駕查的才這麼嚴!」

許玉揚皺了皺眉「但是咱們剛剛回公寓的時候也沒有遇到檢查的呀!」

宋小安微微一笑「揚洋姐剛剛不是剛剛四點左右嗎,二環上的車還少,所以交通警察還沒有出動。現在可是高峰呀,所以檢查的就比較嚴了呀!」

「厲霆哥哥,如果你知道我懷孕的話,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對不對? 許玉揚「哦」了一聲,張妍說道:「但是我聽說不是在上午九點多出的事嗎?怎麼這個點就已經喝多了?還是昨天喝的酒沒醒呀!」

宋小安呵呵一笑,「這個呀就不知道了,但是聽傳言說是這哥們喝了整整一宿,第二天趕著回二鑫區去上班,結果剛下二環路就在東三路口出事了!」

張妍道:「哎那豈不就在前面這個路口了嗎?」

「是呀,就在咱們公司大樓和『憶江北』中間的這個位置,就是這裡了。」

「二環橋下橋口還開的這麼快,真是作死!當天這個寶馬還別了我們的救護車那!」

「哎呀,還敢驚了美妍小主與揚洋姐的鑾駕,當真該死!」說著宋小安略微降低了車速,緩緩的經過了一個路口。 「扎腿吧!」

美容養顏針,針對分泌,扎哪都可以。

「好的,一針二十萬,事後馬上付錢。」安樂兒事先聲明。

「我怎麼也是你們老闆,怎可能話不算數?」

「扎多少針?」

「二十針左右吧!」

其實是四十多針,葉雄怕安樂兒暴走,所以少了一半,先哄住她,讓她成為自己的白鼠再。

安樂兒把鞋子脫下來,躺到床上,突然問:「褲子需不需要脫下來?」

她穿的是很短的皮褲,整條完美修長的大腿完全暴露出來,除非扎的地方是大腿根部,不然的話根本就不需要。

「現在是打銀針,又不是打肉針,不用脫褲子。」葉雄回道。

「主人,你太壞了。」安樂兒羞澀地罵道。

葉雄從旁邊拿出一排銀針,又細又長,先消毒,這才抽出一根。

安樂兒開始還挺淡定的,但是看到那又細又長的東西,心想被這東西插進肉里,那該多疼,頓時就緊張起來。

「相信我,不會疼的,不但不會疼,還會很舒服?」葉雄安慰。

「有多舒服?」

「比打肉針還舒服。」

安樂兒臉上一紅,低聲道:「我又沒打過肉針,怎麼知道肉針是什麼感覺?」

汗。

她這話的意思,難道她還是個處?

葉雄無法想象,如果安樂兒這種風騷到骨子,帶著妖媚屬性的女人會是處,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能胡亂想,靜心,一定要靜心。

葉雄深呼吸,腦海里浮現出養顏美容排毒的針灸之法,然後又想起那天晚上端木玲瓏的針穴之法。

不得不,端木玲瓏的手法太熟練了,看起來就是一種享受。

葉雄閉上眼睛,腦海里一遍遍地想著她的落針,以及九穴神針之中的各種手法。

其中一種,是上下提插。

深呼吸之後,葉雄將針插到安樂兒的腿上。

安樂兒整顆心提了起來,腦海里又起那天被葉雄扎得跳起來的情景。

她正在等候著那種疼痛,哪知道那種疼的感覺遲遲沒有。

「怎麼還不插進入?」安樂兒奇怪地問。

她目光落到大腿上,發現銀針早已經插進大腿了,不但沒有一疼,反而有麻麻的舒服的感覺。

「咦,真的不疼了!」安樂兒大喜。

發財了,不但不疼,還有舒服,這種感覺,比當妓.女還爽。

又能舒服,又能賺錢,太爽了!

葉雄一針即落,一鼓作氣,飛快地拿起第二根銀針,再次插了進去。

當第二根銀針毫無疼痛地插進肉里,安樂兒這下真是徹底放心了,然後閉上眼睛享受起來。

轉眼之間,葉雄就在她左邊大腿上插了二十根銀針,分別插在各個位置,滿布整條大腿。等二十根銀針全部插進去之後,葉雄手指飛快地在各根銀針上面彈著,每彈過一根銀針,那種酸酸麻麻的感覺,就讓安樂兒忍不住舒服地叫了起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

葉雄心念一動。

九穴神針冊之中宣稱,如果能以內力彈針,將內力逼進入,將皮膚里的污垢逼出來,效果更佳。

想到這裡,他每捏一下,就注入一些內力。

隨著內力注入,安樂兒突然高聲呻吟起來。

「哦……哦……好爽,好舒服……哦,繼續。」

看著安樂兒滿臉潮紅的舒服模樣,葉雄忍不住信心大增。

當二十根銀針全部彈完之後,葉雄停了下來。

「怎麼停了?」安樂兒奇怪地問。

「銀針沒了。」

安樂兒指著旁邊還剩下一把的銀針,道:「那裡不是還有嗎?」

「二十萬一針,用不起。」

「你繼續扎出,不收你錢。」安樂道。

「每扎一針,要花我不少內力。」

「可是,我還想繼續扎針。」

「可以,不過要二十萬一針。」

安樂兒這才發現,自己落坑了,而且是落了一個非常大的坑。

半個時辰之後,臉上皮膚美白的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安樂兒,心滿意足地回到房間。

而葉雄,不但把自己先前扎二十紮的四百萬賺了回來,還把敲詐公孫洋得來屬於安樂兒的那一份也賺了,手下還多了一張六百萬的欠條。

他還擔心安樂兒的償還力,不然欠條上的數量,估計要上千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