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一偏頭,看到了一個全身包裹着黑色大斗篷的人,在葉辰一偏頭的時候,趕緊回過身離開了。

葉辰沒有說出來,其實伊月和薇兒早都察覺到了這個人,甚至還在這個人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三個人對視一眼,葉辰搖了搖頭:“回去吧,今晚再動手也不遲,還有十五天就是新年了!最好不要再動手了。”

伊月點點頭,三個人回到了醉仙閣,葉辰則直接回到了房間中,開始修煉。

逆武三層到四層有一關卡,名爲困龍,這不僅是逆武經的一個關卡,所有修武者在這一層都會遇到這一個關卡,這個關卡之前,是龍你也要給我臥着。

但這一層也十分有意思,如果你的運氣來了,說不定你第一次衝擊就能衝過去,如果你的運氣不到,那你一輩子說不定都過不去,這也是困龍的由來,無數的天資橫溢的天才被困在這一層次。

散功重修者不計其數,而且這樣的人也大都會有成就,因爲他們懂得捨得,在某些情況下讓他們的心境歷練了一次。

也有不願意散功重修的,一路的死磕到低,成功了,就是困龍昇天,從此天大地大任逍遙,不成功,就此變成一條死龍,從此碌碌無爲。

一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但是記得武驚天的話,困龍一關不要直接衝破,除非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否則就一直等到壓制不住支護,讓困龍關自行衝破!

調息了一上午,葉辰睜開雙眼,感覺體內的元氣又多了許多,這讓葉辰感到高興,自己到現在的幾次在玩兒命的打鬥,都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但是葉辰知道這些不能說明什麼。

武驚天說過,在這個世界能越好幾個階位挑戰不算是什麼,逆武如果做不到這一步,那修煉一途的皇者就不會是逆武。

當踏上真正的強者的大陸之後,能在同一個層次稱王的也可以做到,至於能在那些天才中越階挑戰,這纔是葉辰需要努力的方向!

擡起頭,默默地回顧了一下自己所掌握的招式,裂天劍訣,戰魔刀法,寸拳,風雲掌,戰龍訣這些都是一等一的功法,而如今葉辰有些迷茫了,在戰鬥的時候,很多東西都是用不到的,反而是最普通的招式是最常用的招式,這些不過是那些普通招式演變出來的。

猶豫了回顧着這些招式,葉辰做出了一個大膽的 決定:忘掉這些招式!只記住最常見最實用的招式。既然要熟悉所有的武技,既然所有的武技都是由最基本的幾招演化出來的,那何必要熟悉那麼招式,只記住最基本就可以了!

葉辰慢慢的閉上雙眼,裂天劍訣,戰魔刀法等慢慢的在葉辰的腦海中淡忘,良久,葉辰睜開眼睛,祕術還記得,但是裂天劍訣等已全部忘記了。

隨意的一揮手,最基本的一掌推出,葉辰笑了,這纔是自己想要的感覺,既然是爲戰而生,那就走上戰路,忘記招式,不讓招式限制住自己,這樣才能爆發出最強大的攻勢。

輕踏幾步,很隨意的幾步,葉辰的身影卻急速的出現在了房間的門口,拉開門,葉辰走了出去,來到伊月的房間內。

這個時候的伊月正在房間中教薇兒彈琴,忽然感覺到了葉辰的氣息變化了很多,如果以前是一把鋒芒畢露的寶劍,那如今的葉辰已經回爐再造,外面套上了劍鞘,整個人也變得隨意了許多。

甚至伊月還能感覺到如今的葉辰就是爲戰鬥而出現的寶劍!生死爲戰!

“感覺你變了許多。”伊月好奇的說道。

葉辰淡然一笑:“想明白了一些事,自然就變了。”

“以前活得很迷茫,甚至我連我自己的目標都不知道在哪裏,現在想通了。”淡淡的語氣卻充滿自信.。

“哦,什麼目標?”伊月好奇的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天若攔我,掀翻那天,地若擋我,踏碎那地。一生求逍遙,追求強大的實力保護你們。”葉辰淡淡的笑道。

“想法不錯,不過你知道那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嗎?”伊月似笑非笑的看着葉辰。

“管他多高多厚,總要有個目標,如果天地真的存在,那可以去試試啊。”葉辰嘿嘿笑道。

求支持!!求收藏!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伊月白了葉辰一眼“楊威邀請我們去皇宮討論出兵的事宜,怎麼樣,去還是不去。”伊月帶着無所謂的語氣詢問道。

“去,爲什麼不去。”葉辰笑了笑,“雖然我不懂,但是在有些方面還是能幫一下的,雖然楊振那小子說對皇位沒興趣,但是男人都有一種掌控的慾望。”

“掌控?那你想掌控什麼?”伊月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葉辰搖了搖頭:“我還沒想好呢,或許等我有了那份實力的時候,我會知道我想要掌控什麼。”

“辰,薇兒給你彈一曲好不好。”薇兒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說道。

“好啊,薇兒會彈些什麼?”葉辰輕輕的坐在薇兒的身旁,好奇的問道。

“月兒姐姐只教給我一首高山流水,可是我彈得不好。”薇兒又些鬱悶道、

隨後,薇兒雙手撫琴,眼神專注,叮叮咚咚的琴聲如同深山中的流水,緩緩地流淌,慢慢的葉辰沉浸在悠揚的琴聲中忘乎所以。

巍巍高山,洋洋流水,曲終,葉辰睜開雙眼,真心的讚歎道:“好曲。”

薇兒淺淺一笑,得到了葉辰誇讚之後薇兒顯得十分的高興。

“走吧,吃點東西,我們就去皇宮看看,長這麼大還沒去過呢。”伊月輕輕的說道。

半個時辰後,一行三人坐在馬車談論着今下午的話題。

一會後,三人到了皇宮的門外,看着戒備森嚴、氣勢宏大的皇宮,葉辰突然萌生了一種潛伏進去的衝動,但是葉辰很好的壓制住了,不然別說跳進黃河,就是跳進海里洗不清了。

請門衛通報後,葉辰忽然感覺到了一束目光,一回頭,又是那個黑袍蒙身的人,葉辰有些奇怪,因爲這個人總是給葉辰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彷彿這個人不是人一般,因爲一般人不會有那麼高大的身體,更不會沒事把自己給蒙起來。

只不過現在的葉辰沒心情管這些東西,在裏面出來人接引葉辰三人的時候,葉辰跟着進去了,而這個時候這名奇怪的黑袍人也匆匆離去。

回頭的一瞬間,葉辰眼角瞥見了那人的屁股後面的黑袍比其他的位置要鼓起很多,就好像是有一隻尾巴。

但這只是用餘光瞥見的,再回過頭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消失了,葉辰也無從觀察,只能放下心中的疑惑。

跟着接引的人慢慢的往裏走這,一路上這名接引人給三人介紹一些皇宮裏的規矩,伊月和薇兒很小心的聽着,葉辰卻沒有把這些規矩當回事,因爲規矩是人定的,給宮中的人遵守的,而葉辰最不喜歡的就是遵守規矩。

“好了,到了,前面就是御花園,陛下等人都在那裏等着各位,我等級底下,沒有權限過去。”接引人躬身往前一指。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哦,麻煩你了。”葉辰笑着點了點頭,與兩人慢慢的走了進去。

雖是冬天,但花園中依舊是百花齊放,溫暖如春,葉辰無語的看了四周,地面上刻畫着魔法陣,放出熱量,在林中時不時的還會出現一些木系的魔法師對着園中的花株釋放魔法。

伊月感慨的看着這些木系的法師,這些要是拿到過去的世界,那可都是最好的園藝師。

葉辰則對這些沒多大的感覺,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實力一切都是妄談,別看各大財主多麼風光,內心的苦澀也只有他們知道,有錢不算是什麼,沒有實力就不會贏得尊重。

在葉辰進入到御花園中,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女走了過來,輕輕的一躬身,問道:“請問是葉少俠嗎?”

葉辰點了點頭,沒說話。

“既然是葉少俠,請跟我來,陛下已經在等着您了。”少女輕輕退了三步,轉身給葉辰帶路。

葉辰有些不悅,因爲這少女再問的時候居然沒有提到伊月和薇兒的名字單單提到了自己。

伊月拍了一下葉辰的手,拉着薇兒跟上去,葉辰只好也跟上去,但是楊威在葉辰心中的地位則一落千丈。

跟着少女左轉右轉轉了不知道有多遠之後,終於來到了論事的地方,葉辰現在對這種鋪張浪費極爲反感,無數的的下層貧民還吃不上飯,而上層還要修建如此大的花園來供自己玩樂。縱然有錢也不該這麼浪費,勤儉節約一直是葉辰的風格。

“哈哈,你們終於來了,來來來,到這裏。”楊威見三人來後,熱情的呼喚,但是在瞥到薇兒的時候眼睛明顯的閃過一絲意外,隨後又很好的掩飾了。

受不了這麼熱情的葉辰尷尬的應了一聲,慢慢的走到了楊威給指定的位置,眼睛的餘光正巧看到了楊威看向薇兒時的一絲意外。

“看來座位不夠。”薇兒淡淡的說道。

“還不快來人,搬一個椅子過來。”楊威裝作生氣的說道。

薇兒淡淡的說道:“不用了,我自己來。”說完一伸手,薇兒旁邊的花草飛快的生長,一些藤蔓則快速生長,在薇兒的身後長出了一個椅子,薇兒輕輕的坐了下去。

看到薇兒坐下之後,葉辰歉意的握了握薇兒的手,也在座位上坐下,而楊威面色有些尷尬,但畢竟是縱橫官場的人,隨後就裝作好奇地問道:“不知這位姑娘是?”

“草野之人,沒有多大的見識,還望陛下不要深究哦。”伊月不鹹不淡的回答,避開了楊威的提問。

“哦,出了這等人才,當真是人傑地靈。”楊威笑了笑道。

“哪裏的話,還不都是陛下治理有方,讓山野之中也誕生了一名美女,好在小辰發現了,不然也就要埋沒了。”伊月依舊是不鹹不淡的回答。

楊威雖然生氣,但也不能表現出來,臉上掛着笑道:“這還是我疏忽了,我的錯,自罰三杯!”

葉辰眉頭一皺道:“不是要討論出兵的事宜嗎,我三人都是山野粗人,若話有不恭之處,還望見諒。”

葉辰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語氣中的滿不在乎還是能聽出來的,楊威一笑:“也對,那我先介紹一下吧,這位是兵馬大元帥陸羽之父陸霸,常年鎮守禦獸城,這位是水軍總督,汪海成,常年鎮守禦海城,這位則是···”

楊威一人一人的給葉辰介紹,葉辰也都一個一個的鞠了躬,這些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能在這裏聚會完全是因爲楊威。

葉辰其實對這些大陸上的名將全都抱着尊敬的態度!因爲他們帶領着人們抵禦了強敵,在葉辰的心裏,這些人的地位可都比楊威要高上百倍不止,因爲這些人都是軍人,一腔熱血都是爲了保護百姓,而不是魚肉百姓。

不過葉辰對這些人只是在第一個陸霸的時候多看了幾眼,因爲眼前的這個人實力很強,葉辰如果要跟他戰鬥的話,肯定要受不輕的傷。

這些平時威震一方的霸主也都好奇的看着葉辰,對這個少年新秀十分的好奇。

忽然,葉辰想起昨晚上敲詐的一筆錢,對汪海成輕輕的說道:“汪總督,昨晚我在伊家的宴會上給你尋到了一個願意捐出一半家產的人,他還是你御海城的首富呢,回去之後,你可以以修羅的名義去找他尋要。”

“此話當真?”汪海成常年跟水打交道也染上了水的不急不躁的脾性,但現在聽到了葉辰的話之後還是叫了起來,因爲如果要和倭人開戰,那水上的船隻必須充足,士兵要充滿戰力,兵器也要堅硬,這些都要錢,而軍隊中最緊張的,就是軍費,這些將軍甚至已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給自己發過軍餉了,全都用在了士兵的身上。

按照這些人的話,士兵的武器裝備能好一點,那士兵在戰場上的存活率就能提高一點,甚至不到一點,只有微微的可能,但是那樣也可能少讓一個家庭離散。

葉辰點了點頭:“其實是那個人的老婆沒事惹我,心裏不爽就逼着他捐出了一半的家產,呵呵,如果他不給,寫封信送到醉仙閣,那你很快就拿到了。”

衆人:“······”

汪海成重重的點了點頭,生命重於一切,有了這筆錢,它至少能讓在戰場上多一絲生還的希望!

楊威也明白這是葉辰在警告自己不要惹他,不然後果不是楊威能想的,雖然楊威不認爲葉辰有能力殺進皇宮,但是有一個無限潛力的人盯着總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說不好什麼時候刀就架在你的脖子上了。

“那不知道少俠給沒給我們這些窮地方找點人募捐啊,要知道御海城可是出了名的富,相比起來,我們這些窮地方連軍費都快供給不上了!”陸霸笑眯眯的看着葉辰。

葉辰一愣:“這倒是沒有,不過憑藉您老的手段,掌握點證據,去請他們募捐不就行了!”

“可是醉仙閣找不到把柄怎麼辦!”陸霸嘿嘿笑道。

“那就不找了唄,反正憑藉着陸老的名氣,還怕找不到錢嗎?”葉辰反擊道。

楊威咳了一聲,間所有人的目光就集聚到自己的身上,也終於開始了這場大會!

求支持,求抽藏! “昨天發生的事情我想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楊威掃視衆人,淡淡的說,“倭人屢次挑釁我大夏皇朝,我想是不是該給他們點教訓。”

“ 由伊月小姐提供的消息,倭人,蠻人和獸人已經結成了同盟,將在來年進攻我大仙皇朝,我召集各位來是想討論下如何應付這場戰爭。”

楊威的一番話,所有的將軍都在思索,良久之後,楊威開口道:“衆位愛卿都有些什麼建議。”

陸霸沒有開口,繼續閉目養神,汪海成猶豫了一下道:“倭人敢來行次國主,實在是對我國的莫大挑釁,所以臣下主張率先進攻倭人!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這樣來也可以震懾一下蠻人和獸人。”

楊威淡淡的點了點頭,不知道是同意了還是沒同意,汪海成的一番話之後,所有的將軍都開始討論,葉辰葉辰看着伊月和薇兒,眼中的詢問光芒很明顯。

伊月好笑的看着葉辰:“自己去想。”

“這不是想不到嗎,不過我總是覺得這樣不好!”葉辰嘿嘿笑道,“既然倭人已經敢來刺殺了,那必定他們就有了開戰的準備,強龍不壓地頭蛇,去的太遠還能導致士兵不服水土,這樣的話,弊多利少。”

伊月有些意外的看着葉辰:“不錯嘛,分析的還行,那下一步呢?”

葉辰聳了聳肩道:“要是能想到下一步還用問你,西方草原是騎兵的主場,北部獸人生活條件寒冷,打那個也不輕鬆。”

薇兒輕輕的說:“我覺得還是草原比較好,本來他們是遊牧民族,彼此之間的關係就很淡,而且草原人自私貪婪地秉性也會讓他們之間的裂隙很大,用好了計謀,分化他們,在進行攻打就輕鬆多了,甚至還可以讓他們狗咬狗,自己玩兒內鬥。”

“薇兒你什麼時候這麼聰明瞭!”葉辰驚訝的說,就連伊月都有些意外,薇兒很少說話,但每次都是一針見血。

“那怎樣對付獸人?”葉辰放棄了伊月,轉向了薇兒,伊月狂翻白眼。

“這個,我還沒想到。”薇兒吐了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獸人生活在北方的極寒地區,那裏的土地不適合生長莊家,食物貧乏,每年的冬天都要餓死很大一批的獸人,所以獸人才會想要攻打大夏皇朝,奪取這一片肥沃的土地。”伊月看着兩個人,“獸人生活在及其艱苦的環境中,也給了他們很強壯的身軀,不過他們的頭腦大都很簡單,雖然也不排除有一些聰明的人,但那只是少數。”

“想要防備獸人,最好的辦法其實是用他們最缺乏的糧食去收買在外圍的獸人,把他們變成一隻軍隊,然後用他們去對付那些沒有被收買的獸人。”

葉辰似乎是明白了,點了點頭,薇兒則若有所思的低下了頭。

楊威看着討論的熱火朝天的建軍,咳了一聲,“好了好了,都討論出了結果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