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荒搖了搖頭,真的是暈車嗎?

車一路向下,還不到半個小時就已經出了龍虎山,能看到一些香客在往龍虎山的方向走。

應該是要趕在元宵節去龍虎山祭拜的,剛纔車在後山開,那是龍虎山專用的一條車道,自然沒有人,現在出了龍虎山,瞬間多了太多人,或者說是太多車,但是隻有張野的這一輛車逆行,剩下都是朝龍虎山方向行駛的。

“還好我們是下山,不然就像他們一樣堵個半天我們也不用出去玩了,直接在車裏打牌好了。”李靈看着旁邊堵作一團的車輛幸災樂禍的說道。

“好像就我們一輛車是向着市裏的方向啊。”柳子凝說道。

“也不是啊,後面還有一輛。”葉荒看着倒車鏡說道。

張野駕駛的黑色越野車後面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輛車,具體什麼情況看不到,只能看到開車的是個外國人。

“原來是個外國人,怪不得都到了龍虎山了也不上去拜拜,人家應該是根本就不信這個吧。”李靈也往後看了眼。

衆人說完就再也沒有理會後面那輛車,但是葉荒心頭的壓抑卻越來越重,近乎影響到呼吸。

“目標就在前方,已經來到龍虎山範圍之外,隨時可以攻擊。”後面開車的外國男子張口說道,仔細看的話能在其耳邊發現一個小型的耳麥。

“先不要攻擊,要活的,瞅準時機出手,記住要活的。”耳麥那邊傳來聲音。

兩個人都是用英語交談,就算前面的人看到了這開車外國男子的脣形也不會猜到他在說什麼。

“艾斯,一定要捉活的嗎?”後面還有一個黑人男子,口中一直嚼着口香糖。

“是的,死人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前面開車的男子回到。

“是嗎?但是我怕不小心將他們全部殺死啊!”黑人男子似乎是有些遺憾的說道。

“奎克,我勸你不要小看他們,他們也是東方年輕一代有數的強者,東方有句話叫做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黑人旁邊是一個白人看似知性的女子。

車的最後排傳來兩聲笑聲。

“愛麗,你真是笑死人了,就他們那些雜耍一般的功夫能有什麼威脅?”

“我們可是戰士,而他們只是一羣只會雜耍的小丑!” 距離後面這輛車有些距離的張野一行人自然聽不大後面車裏面的對話。

“還有多久啊!”讓下山的是李靈,現在抱怨路遠的還是李靈。

“還有很遠,大概還要再走一個小時吧。”張野回到。

“這麼遠的啊。”李靈有些泄氣,其實之前李靈也有在地圖上看一下距離,直線距離其實並不遠的,但是這邊都是山,自然都是山路,這樣以來自然就多了不知道比直線距離多幾倍的路程。

“你很急的話我倒是知道一條小路。”張野頭也沒有回,但是在後視鏡裏面看到了李靈的神色。

“好啊好啊,那快走小路啊!”

一般小路都意味着近路,而近路也都意味着危險。

張野在前方不遠轉了個彎,朝着自己記憶中的小路走去。

“真是奇怪,後面那輛車怎麼還跟着我們?”張野開車自然要隨時注意後面的車況。

“或許是外國友人迷路了?”

這條小路應該是很久沒有人走過了,現在整個道路上面就只有兩輛車,一車東方人,一車西方人。

“現在動手是絕佳的時機,建議立即行動。”

艾斯將所有情況回報之後請示了一句,片刻後那邊才傳來指示。

“記住,要活口,你們便宜行事!”

“怎麼樣?頭怎麼說?”後面的黑人男子奎克問道。

“還是那句話,要活口。”

“沒有別的了?”

“別的?頭還說了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是不是就是說只要我們最後留下活口,在這之前這些人都隨便我們處置?”奎克說着眼中露出銀光,散發是一股令人噁心的氣息。

黑人奎克旁邊的愛麗厭惡的向旁邊靠了靠。

“我們是在執行任務,我也希望你能管好你的下半身,不然遲早你會死在這上面。”愛麗掏出一張手帕捂住鼻子說道。

“哦?那在我死之前能不能讓你見識一下我下半身的厲害?”奎克雖然銀心大動,但是卻只是嘴上說說,不敢對眼前的女子怎麼樣,他清楚眼前女子的恐怖。

後面那兩個白人男子哈哈大笑。

“都閉嘴!”艾斯開口。

車內瞬間安靜。

總裁萌妻狠難追 “行動開始!”

“是!”

前方的張野等人還沒有意識到危險將近,或許有一個人意識到了。

“張野,我覺得那股壓迫感越來越強了,就好像……就好像被毒蛇盯上一般。”

“你神經太過敏感了吧?”李靈說道。

“其實……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就在剛纔突然變得強烈,我這才感受到。”柳子凝說道。

“不對!張野停車!”

張野自然也意識到了不對,因爲他已經從後視鏡當中看到了後面那輛車的窗戶之中伸出了一個黑乎乎的炮管。

張野就算沒有用過也知道那東西是什麼。

火箭筒!

“跳車!”已經來不及停車了,張野大吼跳車,說罷瞬間向車外跳去。

葉荒也很是心急,倒不是心急自己,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就算被***正面擊中,也不是沒有生還的可能。

葉荒心急的是後面的李靈個柳子凝。

“李靈!子凝!你們快跳!”

被車座擋着葉荒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大喊着,好在柳子凝作爲武者這個時候足夠冷靜,而李靈也是,雖然不是武者,但是跟着葉荒也見得多了,這個時候雖然驚恐,但是也並不慌亂。

葉荒幾乎是和柳子凝李靈同時跳到窗外。

然後就是砰的一聲巨響,隨之而來的是翻滾的氣浪,葉荒向前翻滾了一週才停下,其他人也不必葉荒好多少,都是一身的狼狽。

還不等葉荒反映過來又是一擊***發射朝着葉荒幾人倒地的地方射來!

“奎克你幹什麼?你要殺了他們嗎?還記得頭的話嗎?活的!我們要活的!”

艾斯居然覺得兩枚***就能將葉荒和張野擊殺,他們肯定沒有看過夏家覆滅時候的視屏,就連武裝直升機都奈何不了做好準備的武者,何況區區兩枚***?

第一枚***能起到這種效果純粹是因爲有心打無心,自然是出其不意,但是現在葉荒等人已經做好了準備,這枚***就自然再難以取到第一枚那麼好的效果。

***呼嘯而至,張野和葉荒還有功夫對視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了彼此的意思。

葉荒從地上一躍而起想着***衝去。

這人不要命了?這是艾斯奎克等人的想法。

但是瞬間艾斯就發現了葉荒的真實目的。

“戒備!”艾斯大喊一聲。

其餘衆人看到眼前這一幕驚訝的同時也都是紛紛準備。

其實葉荒並不是朝着***衝去,而是朝着艾斯他們衝去,只不過剛好在這路上恰好有一枚***,而剛纔葉荒和張野對視一眼的意思其實是讓張野解決***,葉荒解決那一波敵人。

所以就發生了剛纔那一幕,葉荒在就要撞上***的時候仍然是面不改色速度不減的向前衝去,但是下一刻***就詭異的改變了運行軌跡,繞過了葉荒,想着旁邊的荒山飛去,卻是張野動用了道術,強行改變了***運動軌跡。

這個時候被艾斯已經做好戒備。

奎克見葉荒朝着自己狂奔,忍不住大聲怒吼,大步的向着葉荒迎去。

“你這個黃皮猴子,是想要給我表演雜耍嗎?!”黑人大漢奎克說着一拳直接轟向葉荒。

葉荒聽到這種侮辱性質的話語,心中也是一怒,也不再躲閃,直接也是一拳向着奎克迎去。

砰!

葉荒和奎克同時向後倒退。

奎克一臉驚訝,他這麼小的體格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這不可能,這不科學!

趁着這個空檔張野柳子凝李靈也都聚到了一起,葉荒倒退之下和衆人站到了一起,李靈站在最中間。

“你們是羅斯派來的?”葉荒又不是傻子,看到這幾個外國人,自然也就瞬間想到了羅斯。

“()*&*%……%%()”

“……你們誰會英語?”葉荒無奈問道。

李靈倒是會一點,但是卻是聽不懂現在他們說道什麼。

“李靈,你是讀書人,應該會一點的吧?跟他們說不管他們是誰派來的目的是什麼,都要爲剛纔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李靈憋紅了臉,就自己這點半吊子英語水平怎麼翻譯這麼長一句話啊,這麼長一句話別說讓李靈翻譯,就算是讓李靈複述一遍都夠嗆。

但是看到葉荒張野柳子凝期待的目光,也只能能忍着尷尬,說出那句自己最熟悉的,也是自己會的爲數不多的一句話。

“fuck you!”

“嗯?我剛纔說這麼多,翻譯成英文就這麼一點?” 對面那幾人聽到李靈的這句話,也是一愣,奎克瞬間暴怒,卻被葉荒一個暫停的手勢打斷。

奎克轉頭看了一下艾斯。

“我們要的是活口,看看他們要說什麼,萬一他們投降了我們也就沒有那麼多事情了。”這不是艾斯在開玩笑,艾斯真的覺得葉荒他們有可能投降,因爲在艾斯看來自己這一方的實力對上葉荒和張野幾乎就是壓倒性的!

“公主,出來幫我翻譯一下。”葉荒看到對面的反映,又聯繫到李靈剛纔的表情就知道李靈肯定沒有按照自己說的翻譯。

“是不是羅斯派你們來的?”葉荒又問了一句,但是這次卻是有了公主的同聲翻譯。

“羅斯?呵呵,他還不配,至於誰讓我們來的……只要你們保證不抵抗,我就可以告訴你們,放心我們不會傷害你們。”艾斯回答。

“所以說你其實是認識羅斯的?”

“哪那麼多廢話,乖乖束手就擒!”奎克插話。

“張野,等會不要下死手,還是捉活的吧!”葉荒剛想跟公主說這句話不要翻譯,但是已經晚了,對面的五人聽了之後都是暴怒!

“找死!”

對面五人氣勢瞬間暴漲!葉荒眯起眼睛,應該是三個異能者,加上一個生化人和一個改造人。

艾斯和那個愛麗還有後面的那個陰鬱的白人男子是異能者,因爲他們已經都將自己的能力顯化,奎克應該是一個改造人,因爲剛纔葉荒與其接觸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其體內不是骨骼,而是金屬,最後面的那個則是一個生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