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音也發現了豆豆有這個愛好,心裏面也很難說。

「哎喲,看我們家的點點,一個人躺在這裡呢。」衛威斯看著自己的小外甥女躺著,就想要抱一下。

「清音啊,孩子我想抱一抱,」已經過去了十天了,孩子真的是越來越好看了。

「嗯,您抱吧,她現在其實跟誰都不會哭鬧。」葉清音越發的覺得孩子真的挺好的,她自己真心的高興。

衛威斯心裏面竊喜,他這個准外公還不太會抱孩子呢。 「清音啊,你確定真的要讓爸抱一抱嗎,」衛威斯其實對自己沒有什麼信心。

就怕自己抱著孩子,就會弄傷了孩子,想他從小到大,拿過多久的東西。

就是沒有抱過這麼輕的孩子,所以他自己擔心。

葉清音倒是放心得很,「沒事的,爸,沒什麼關係了。」

她現在也覺得都還好準備,「沒事啊,爸,您就試一試,沒有關係的。」

葉清音完全沒有一副緊張的樣子,豆豆一看,外公真的要抱妹妹嗎,

「外公,豆豆也想要抱一下。」豆豆也想抱一下。

這個時候,葉清音發現豆豆這個模樣,可愛得不得了。

「哎,好好,等外公先把你妹妹抱出來了,你再試一試,」衛威斯對自己都沒有太大的信心。

當他將孩子從嬰兒床上抱起來的時候,他一臉的笑容,希望孩子不要哭鬧。

在他抱著孩子就要坐下來的時候,發現此時孩子嘴巴抿著,一副想要哭的模樣。

這也讓衛威斯心裏面特別的擔心,接下來孩子是不是會突然大哭一場。

只不過,現在他發現,孩子睜大著眼睛看著,「清音啊,我怎麼感覺孩子準備就要哭了。」

這讓衛威斯也不懂該怎麼辦,旁邊的豆豆探了一個頭,「媽咪,我也覺得妹妹準備要哭了哦。」

他心裏面也是擔心,這個時候,葉清音過來一看,「哎喲,這確實是想要哭了,」

葉清音也不懂怎麼了,平時孩子可不這樣,「爸,我看看,她可能是尿尿了。」

豆豆覺得妹妹現在特別的可愛,他甚至也在想自己小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

葉清音抱著孩子過來,一查看,才發現,原來是真的尿了。

「爸,孩子這是尿了不舒服想哭,您啊,就不用擔心了。」

總裁爹地超兇猛 葉清音就怕父親以為是自己的責任,所以會擔心。

這個時候,豆豆立馬懂事的幫忙,葉清音幫孩子換好了以後。

孩子又繼續看著四周圍,一副好奇的模樣。

「爸,您要不要過來抱一下。」現在孩子已經安靜下來了。

衛威斯小心一看,還是擔心,「還是給你抱著吧,我就看著,」

就看現在衛威斯寵愛自己外甥女的模樣,葉清音總覺得他以後肯定是非常疼自己的女兒了。

豆豆可不一樣,立馬跑過去,「媽咪,我來抱抱妹妹。」

豆豆才五歲,力氣也不算大,可是葉清音還是想要讓他嘗試一下。

不過自己也會幫忙抱著一點,「哎,好,媽咪幫你一點。」

她現在發現,豆豆立馬學著大人的模樣,把自己的妹妹抱在懷裡。

這個時候衛威斯也親自過來看看,「哎,哎,好,好,慢一點,慢一點。」

他發現自己的外甥女確實是比較的聽話,這讓他心裏面也很高興。

豆豆就抱了一下,「媽咪,妹妹好輕哦,」

他真的很難想象,這樣的體重怎麼變的像自己那麼重。

這會,葉清音就發現孩子就是太懂事了,「哎,等你妹妹能夠多吃東西,就會和哥哥一樣重啦,是不是,點點。」

她一說,孩子哇哇的也應著。 眼前,葉清音就發現不一樣,總是覺得孩子這個模樣,就特別的喜歡。

衛威斯也覺得好驚奇,「清音,孩子現在哇哇的在說什麼呢。」

他也奇怪,孩子現在也能夠發出一些聲音,是不是也聽懂了她媽咪的話。

葉清音也不知道孩子這是怎麼,不過很快她就開始閉上眼睛一副想要睡的模樣。

「哎喲,這孩子,那麼快就想要睡覺了。」衛威斯一看,現在總不能那麼快就要睡了。

現在的她也不懂如何了,「爸,孩子困了,把她放進嬰兒床去吧,」

葉清音也發現孩子現在老是容易困,不過她醒過來的時候不鬧騰就行了。

豆豆還想要和自己的妹妹再玩一會,「媽咪,妹妹那麼快就要睡了嗎。」

他就覺得自己還沒有和妹妹玩夠呢,葉清音就知道豆豆還想玩。

「好了,豆豆,現在啊,妹妹還在長身體,確實是比較容易困。」

等她剛把孩子放下嬰兒床,這會秋如詩就叫他們可以吃飯了。

「清音,親家,豆豆,過來吃飯吧,」秋如詩今天多做了兩個菜,比平時晚了一點。

這會豆豆別提有多開心「嗯,吃飯,吃飯,外公,媽咪,我們去吃飯啦,」

這會讓豆豆特別的激動,他已經看到了奶奶給他所做的好吃的。

「媽咪,快點吃吧,」他心裡高興得不得了。

衛威斯也跟著一起過去,不得不說,秋如詩的廚藝真是好。

「親家母,我發現我在這裡吃,能吃胖了好幾斤。」

他這是說真的,就像上次,因為來照顧葉清音,他天天吃多了,就長胖了很多。

秋如詩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其實還好吧,親家,我們現在啊,做的還算是可以了。」

她發現自己現在所做的這些還可以,就是現在這個模樣,她自己也覺得不太一樣。

_

墨宅

「爸,聽那邊來人說了,哥想要見您,您明天要不要抽空去看看。」墨北楠發現,墨家現在吃飯是越來越安靜了。

要是以後,清音和如詩都住進來,估計會熱鬧一點,還有兩個孩子呢。

這會,墨北耀沒有回答,墨北定當初做的那些事情,他心裡是非常的失望的。

他對這樣的兒子,心裏面實在是不太開心。

他實在是不想去,「我這老骨頭了,去了也是白搭,你就告訴他,自己想要出來,好好表現,見我也沒有用。」

墨北耀微眯著眼,就覺得自己的兒子想要見他,肯定是別有用心。

只是這個時候,他自己確實是不想理會這樣的糟心事。

這個時候,墨北楠不敢吭聲,他自己確實是不好意思叫自己的父親去看自己的哥哥。

只不過是現在傳達一下,如果父親不想去,自己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爸,要不,就,就看一眼?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說不定哥他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想家人了。」

要是不去,他自己也擔心,以後大哥出來會因為父親沒有去看過他,心裏面不舒服。

墨北耀一看自己的小兒子還在勸說,「北楠,他又不是小孩,他真的對你,你還幫他說話。」 墨北楠聽到這個話題,立馬平靜了下來,其實柳如意和自己大哥的事情,他倒是沒什麼在意。

還覺得很慶幸,要不是這樣,他和如詩估計這輩子都難了。

「爸,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沒事的,我挺好的。」

墨北耀一想到自己的兒子還沒有搞定自己的兒媳婦,心裏面就覺得一點都不舒服。

「我說你啊,老是操心別人的事情,你自己的事情,什麼時候可以解決啊。」

他實在是不太懂他這是什麼意思,就這個時間了,還不明白自己該做什麼。

墨北楠一聽,父親又在因為秋如詩的事情教訓自己。

他默默的低下頭,「爸,這件事,得來日方長,一下子太急了,反而會不好。」

他總得給秋如詩一個適應自己的過程,不要一下子把她逼得太緊了。

墨北耀實在是不相信自己的兒子,「你就是給自己找借口,唉,你們的事情自己解決吧,我就惦記著我那兩個曾孫,」

墨北楠突然想到自己的兒子,「爸,北辰那裡真的一點消息都沒有嗎?」

他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已經離開家裡一年多了。

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就這麼離開了。

提到自己,墨北耀更加沉默了。

那小子現在倒是過得挺好的,可是就是沒有辦法,他自己也不懂該怎麼說。

這個時候,「嗯,已經找到了,」可是他失憶了,沒辦法帶回來。

嘭,墨北楠的手一滑,勺子不小心碰到了碗發出清脆的聲音。

重生之女神醫 僅僅是這個時候,他發現很多的東西真的不太一樣。

「早就在清音還沒有生孩子之前,我就已經找到了北辰,就是我上次摔倒的那天。」

他也不想,要是自己有什麼事情,就讓兒子去幫自己完成吧。

墨北楠沒想到,當初原來還是這麼回事。

「爸,既然已經找到了,為什麼不把他帶回來呢?」他實在是越想越不明白了。

這個時候,他們心裏面也覺得太多的東西不一樣了。

墨北耀心裏面也不好受,「你以為我不想把他帶回來嗎?可是他現在,就是這麼樣的,已經失憶了,怎麼帶。」

就算他想要帶回來,聽說,現在孫子所在的地方,連進去都進不去了。

墨北楠沒有說話,他也不懂兒子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爸,既然這樣,清音又要怎麼辦。」居然失憶了,而且還不容易帶回來。

墨北耀嘆了一口氣,「哎。能怎麼辦,到時候再說吧,」

他自己也特別的無奈,就眼下這個時候,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樣。

墨北楠沒有再繼續說話,總覺得所有的一切,也就是真的這麼回事了。

「要不和親家商量一下吧,親家有主意,他估計可以幫上忙。」墨北楠覺得衛威斯是一個特別可靠的人。

這個時候,墨北耀已經放下了筷子,「你以為他不知道?只是現在知道都沒有什麼用,因為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他自己現在很多的事情,確實是太難說了,都不太一樣。

墨北楠沒有說話,原來這麼難解決。 墨北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都是他們墨家欠葉清音的。

「唉,爸,這樣的事情,可得怎麼辦,要是北辰一直不回來,這對清音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墨北楠怎麼想都不對勁,這可是要怎麼辦才好,他可不希望一家人就成了這樣。

墨北耀看向著急的兒子,「你以為我不著急嗎,我現在比你還著急,可是能怎麼辦,那小子拉也拉不回來,我也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他也想在自己瞑目之前,讓自己的孫子回來,可是現在,哪裡有那麼容易。

他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北楠啊,你要是知道我們有愧於清音,你得經常過去幫幫如詩帶孩子,要不然,以後北辰要是怪起來,你就難說了,你們父子兩的關係。」

墨北耀知道,自己的兒子和孫子的關係一直不太好。

所以,現在他自己也算是明白了,可是明白是一回事,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這會他心裏面也犯難了,這個時候,其實墨北楠也知道父親這是什麼意思。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只是我一個大男人,哪裡知道照顧小孩,我還怕清音會嫌棄我,」他一個大男人確實拉不下面子。

墨北耀聽著兒子推脫的話,握在手裡的拐杖往地上敲打「我告訴你,你別拿幸應付別人的那一套來應付我,你,就是得好好的,去跟如詩好好學學,」

墨北耀這一次說什麼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兒子失去這個機會。

要是以後還想和自己的兒子和好,他必須要照自己的話去做。

這個時候,他心裏面也覺得很多的東西,已經不由自己做主了。

_

當葉清音見到墨北楠提著好幾袋尿不濕,還是幾罐嬰兒奶粉來的時候,心裏面特別的驚訝。

「爸,您來就來了,怎麼還帶了那麼多東西,」葉清音也不知道墨北楠怎麼間是怎麼了。

不過,看著他的樣子,其實她突然發現,現在的他和之前的不太一樣。

墨北楠被葉清音這麼看著,其實很不好意思,可是他來都來了,

可不能再退回去,「是這樣的事,清音啊,我呢,現在也閑得很,這不是想到可能孩子需要這些東西,我就隨便買了些,」

他就是找一個借口過來看看,可是空著手也不太好,所以就買了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