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星北:「……咱們兒子行嗎?」

顧君逐說:「把『嗎』字去掉。」

葉星北嘖了一聲:「你對你兒子真有信心!」

「當然,不看是誰的兒子嗎?」顧君逐說:「小學的知識很簡單,現在咱們兒子的知識儲備量,已經超過小學水平了,上一年六年級,把整個小學的知識鞏固一下,明年就可以升初中了。」

「這樣好嗎?」葉星北有些猶豫。

她並不覺得養出個神童是多麼值得驕傲的事。

她最大的願望,是希望她的兒子有個快快樂樂,健康平安的童年。

六歲上六年級,她覺得太誇張了。

「先試試怎麼樣?」顧君逐說:「反正以咱們家的能力,咱們兒子想上幾年級就上幾年級,等升級的時候,先讓他們去讀六年級,如果咱們兒子不適應,不開心,他想讀幾年級,咱們就讓他去讀幾年級。」

葉星北想了想,點頭:「這樣可以。」

這樣,不會有什麼隱患。 第一章:蛇磷妖心炎

滿天飛舞的灰塵中,朱寅只是瞬間錯愕便恢復清醒,雙眼死死鎖定著一步步靠近,在院落中央停下的男人,全身緊繃不敢有一點放鬆。儘管對方再沒有任何示威般的舉動,然而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卻像一座山壓的喘不過氣。

「姐姐,我怕…」梅弄緊張的湊在藍菲兒身邊,將腦袋深埋在藍菲兒胸口,瞧也不敢瞧一眼。

「別怕,姐姐在,誰也不能欺負你。」藍菲兒撫摸著梅弄的腦袋,柔聲細語安慰著,眉頭卻緊鎖,疑惑的瞧向朱寅。按道理來說朱寅是第一次來到王城,總不會這麼短短的時間便惹上什麼仇家吧。

朱寅緩緩站起,繞過飯桌站在大廳門口,盯著眼前這個男人,沉聲道:「你是誰?大清早的就撞壞別人的門,存心找事?」

男人微微一笑,上下打量起朱寅,眉宇間閃爍著一種神秘,隨後漫不經心道:「朱寅,梅丹城朱氏家族朱晨的四子,本是天生廢柴體質,卻不知為什麼會在一夜間發生變化,能夠修鍊靈氣。」

「因與卡爾梅斯家族嫡長子布萊格一戰成名,和斯蘭特家族惟一繼承人蘭妮蒂關係曖昧,更是在帝都軍備單交割之時悍然率領朱氏全族抗爭的使者,幸好最後關頭被伊莎貝爾搭救才倖免遇難。」

「朱寅,你不好好在梅丹城呆著,安穩的做你朱家四少爺,偏要跑到公國的王城,和水貨鑄造坊希拉斯一夥混在一起,難道你不知道在這邦寧城,即便是睡覺也要睜著眼,不然一個不小心怎麼死掉都不知道。」

男人如數家珍般將朱寅身世一一道來,口氣中那種隨意表明他根本不在乎朱寅的身份,瞅著朱寅就像是在瞧著一件貨物。

「你到底是誰?」朱寅隨著男人每一句話的說出,心臟不禁附和般跳動著。

這個男人太可怕了,自己對對方什麼都不知道,而人家卻將自己調查了個底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自己現在這種情形別說什麼勝,能夠不死已經燒高香了。

「哈米斯!」男人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淡淡道。

「伯爵哈米斯!」朱寅瞳孔猛地一縮,目光中的謹慎多出一種震撼,表面上故作鎮定內心卻已經掀起翻天巨浪。

這個男人就是哈米斯?索達尼亞公國除了國王迪卡斯外最有權勢的人?就是他當年重傷朱晨,將生母卡梅倫搶走,使朱晨這麼多年一直在抑鬱中活著?就是他殘殺掉希拉斯妻子想要從他手中問出煉器術?帝都皇家煉器師公會副會長,三品俗器煉器師……

一連串有關哈米斯的事情從朱寅腦中劃過,他都不由佩服起自己,還真是他媽的走運,能夠被堂堂一個伯爵大清早就踹門而入。依著哈米斯的身份地位,總不會是前來問候自己,那麼原因只有一個,帝國第一美男子麥特尼。

麥特尼這個靠賣屁股為生的兔子已經被自己殺掉,哈米斯此番肯定是有備而來,只是朱寅卻不怕,不但不怕,面對著哈米斯這個仇人,朱寅從心底萌生出一股強烈的殺意,恨不得現在就將哈米斯腦袋割下。

「哥哥…」藍菲兒從背後瞧著朱寅情緒的不對勁,急忙出聲道。

朱寅現在是很想殺掉哈米斯,只要殺掉他,卡梅倫就能夠逃出生天,希拉斯也將能避免生命威脅,還能夠救出藍菲兒姐姐藍伊兒。

但是朱寅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不但不能這麼做,還要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要裝作沒事人似的。雙方實力上的明顯差距,朱寅相信哪怕施展出地藏蝶焰,在一個七品靈將前面自己都占不到任何便宜。

更何況身邊還有藍菲兒,還有梅弄,要是自己一個衝動,恐怕這兩人都要隨著自己死在這邦寧城。不能亂,現在絕對不能自亂陣腳,反正麥特尼已經被自己燒的骨頭渣都不剩下一點,哈米斯問什麼自己就來一個死不認賬,至於其他的事就等著自己實力提升了再說,好漢不吃眼前虧。

「哈米斯伯爵,不知道你來我這裡有何貴幹?我好像和你並不認識吧?」朱寅深吸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道。

哈米斯並沒應答而是將目光錯過朱寅射向大廳,瞧見藍菲兒時身子忍不住一顫,從邁進院落到現在的淡然竟然出現一絲驚訝。

「糟糕!哈米斯肯定是看穿了菲兒的身份,該死的!怎麼沒想到這茬兒。」朱寅心底閃過一道不好的念頭,林帝景給藍菲兒的掩飾器物是不錯,依著靈將的實力不應該看穿,但是壞就壞在哈米斯身邊有著一個藍伊兒,藍菲兒和藍伊兒同為狐人,那種天生的氣質再怎麼想要隱藏都會露出破綻。

不能讓哈米斯確定藍菲兒的身份!朱寅想到這裡,身子向著左側跨出一步,恰到好處的攔住哈米斯的目光,冷冷道:「哈米斯伯爵,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現在請離開,這裡不歡迎你!」

哈米斯並沒有因為朱寅的動作而被觸怒,收回那貪婪的目光,視線重新落在朱寅身上,「朱寅,我來這是想向你要一個人,麥特尼。我知道他在你這裡,你也不用和我耍花招,交出他你能不死,不然你們三個誰也別想走出邦寧城。」

「麥特尼?對不起,他不在我這裡,我可沒有那個愛好。」朱寅搖搖頭道。

「朱寅,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出來!」哈米斯淡淡道,隨之從門口處閃出兩道身影,恭敬的站在哈米斯身邊。

「伯爵大人!」

這兩人的出現讓朱寅神情一緊,壞了,今天的事恐怕真的難以善了,自己只圖一時痛快卻將三人陷入到一種危險境地中。

「說!」哈米斯雙手后負淡然道。

「是,伯爵大人,就是這小子和水貨鑄造坊的切瑞昨晚一起來的媚花樓,梅弄你個該死的浪蹄子竟然敢逃,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貝希亞狠聲道,只要是媚花樓的人就沒有貝希亞不知道的。

「是她,是這個女孩昨晚送進麥特尼大人房中的,伯爵大人,絕對是她沒有錯!」羅恩在一邊指著梅弄道。

隨著兩人話語落下,哈米斯雙眼眯縫起來,「朱寅,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說?你身後的那個賤人就是證據,一句話,交出麥特尼,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不然的話你就準備去死!不過,你放心,這兩個女人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

「畜生!」朱寅被哈米斯的這話激怒,這哈米斯保養的還真是好,從外表根本看不出到底多大,如果知道這傢伙底細的說不定就要被他的容貌給矇混過去。這傢伙還真是無恥的很,佔了自己老爹的女人不說,現在竟然還打起自己女人的主意來。

很可惜,老子是朱寅不是朱晨。哈米斯,哪怕知道不敵,就算是拼了命也不能讓你羞辱到老子的女人。

「哼!哈米斯伯爵,你這話說的可就是有點強詞奪理!梅弄是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小女孩是我的妹妹,叫做朱夢,你從哪裡弄了這兩條狗在這裡狂叫,還想無賴本少爺。好,今天既然是你找事,那咱們就新帳舊賬一下清算清算!」朱寅體內的靈氣猛然躥升到極至,雄渾的力道充斥全身,一股紅色靈氣環繞在手心。

「朱寅,小心點…」藍菲兒當然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只是自己一個連朱寅都打不過的狐人又怎麼能干涉這樣的對戰。抱起梅弄,藍菲兒退到大廳一個角落,焦急的盯著朱寅。

「哈哈!痛快,朱寅,新帳舊賬一下清算,我倒要看看朱晨的兒子繼承了他什麼血液!羅恩,廢了他!」哈米斯狂笑道。

「是,伯爵大人!」羅恩躬身道。

士為知己者死,狗為諂主而戰。羅恩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是自己從遊離在哈米斯外圍跨入核心圈的一個機會。只要殺掉朱寅,自己以後的道路就將飛黃騰達。

「朱寅,去死吧!」羅恩站直身子,手握長槍,一股強勢的紅色靈氣猛然爆發,沿著槍柄化成一頭下山猛虎,瘋狂撲向朱寅。

羅恩作為八品靈士,修鍊的是黃級上品靈技,猛虎嘯,浸淫在這種靈技之中多年,羅恩已經將其修鍊到極限。不動則已,一動便是虎躍山林的浩然氣勢。

「哼!」朱寅不為所動,穿腸槍劃過一道弧線,不退反進,拼力道你羅恩還不值得我害怕。

「嘭!」

一道劇烈的撞擊聲響起,羅恩的長槍和穿腸槍尖對撞在一起,爆發出一道火紅的煙花,羅恩嘴角的那一抹笑容還沒有落下,朱寅的身影竟然捨棄穿腸,身子詭異般的出現在羅恩前面,熊莽勁道瞬間而發,強勢的力道直勾勾的命中羅恩胸部。

這還不算,為了一擊秒殺羅恩,震懾住哈米斯,朱寅重複著當初擊殺羅道的手段,岩漿源種在兩人身體接觸的剎那間,被朱寅送進羅恩體內。幻影步作為玄級上品靈技,早被朱寅修鍊的爐火純青,在這院落內只要他想可以出現在任何一處。

面對著朱寅那詭異的身法,羅恩就像是一隻無頭蒼蠅,雄厚的靈氣找不到一個宣洩口,卻每每被朱寅壓制著。岩漿源種瘋狂而殘暴的氣息在竄進羅恩體內后第一時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吞噬著每一道血脈。

「啊!」

一切的發生都在瞬息間完成,羅恩甚至都沒有展露出自己的全部實力便被朱寅搶儘先機殺死。。四品靈士,八品靈士,相差四個品級使羅恩的自負變成催命符,一道慘烈的喊叫聲響起,跌落到哈米斯腳邊。

「嘭!」羅恩的身子本能的抽搐了兩下,便整個爆碎開來,空氣中升起一股難聞的燒焦味道,羅恩便屍骨無存的被朱寅從靈氣大陸抹去

「好手段!好毒辣!朱寅,你竟然擁有岩漿源種?我還真是小瞧你了!」哈米斯驚奇的盯著朱寅,絲毫沒有因為羅恩的死有任何傷懷。在哈米斯的眼中,朱寅的岩漿源種要比羅恩重要上百倍。

「想必麥特尼也已經被你用同樣的手段殺死了吧?岩漿源種,沒想到朱晨生下的這個賤種還有點門道。」

「七品靈將還真不可忽視!」朱寅沒想到自己已經很小心翼翼的操控,卻仍然被哈米斯一眼看穿底細。幸好只是暴露了岩漿源種,自己要在最後關頭施展地藏蝶焰,給哈米斯送上一份厚禮。

「哈米斯,我父親的名諱也是你想喊就喊,沒有教養的東西,還沒學成怎麼說話就被放出來丟人,真是不知羞恥!」

「喀嚓!」地面上羅恩的長槍隨著一陣清脆聲響起裂成一段段,和穿腸相比,羅恩的長槍只不過是俗器二品,失去羅恩靈氣的維繫,根本沒辦法和穿腸相抗衡。

「三品俗器!」哈米斯眼內閃出一道殺機,朱寅的咒罵被他直接過濾掉,做官做到他這個位置,是不會輕易被激怒的。

只是哈米斯現在對朱寅已經很感興趣,擁有岩漿源種已經是一種不可思議,誰想這傢伙竟然還有著三品俗器。要知道即便是自己想要煉製出三品俗器,都要花費上一陣工夫。

這小子簡直是一個怪胎,自己要拿下好好研究研究。

貝希亞恭敬的站在門口處,羅恩的死對她同樣沒有構成真正的震撼,一個能夠連羅道都能殺死的人,貝希亞不相信沒有手段對付羅恩。 暗夜之變 只是哈米斯口中爆出的一個又一個消息,挑戰著她的承受力。

「朱寅,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擁有岩漿源種,這是真的嗎?一個俗器三品煉器師,整個公國都沒幾個那。只是得罪了哈米斯伯爵,你就是個天才恐怕都難以逃過這關,可惜那…」

「姐姐,哥哥是不是有危險?」梅弄躲在藍菲兒懷中低聲道,眼睛時不時瞟向院落中。

「沒事,梅弄記住一會要是聽到我叫你,你就從一邊的小門跑掉,知道嗎?」藍菲兒眼中閃過一種堅定小聲道。

「姐姐,哥哥是因為我才要和別人打嗎?」梅弄固執的仰起腦袋問道。小小的眼圈中釋放著一種清澈的光芒。

「不關你事,是哥哥自己,記住我的話就行!」藍菲兒側頭瞧向朱寅,心神不定之下竟然沒發現梅弄眼底劃過的那一抹斷然。

「呼…」

凌晨時分正是一天中最靜寂的時刻,而在這個小院落中卻已經是劍拔弩張,朱寅和哈米斯兩人一人站在大廳門口,一人站在院落中央,彼此正視著,半空中一片樹葉掉落地面的聲音都能清晰聽到。

「嗤!」

先下手為強,朱寅知道自己和哈米斯的這一戰不可避免,雙方的差距又是那麼明顯,想要勝出只有出其不意。穿腸槍猛然揚起,半空中劃過一個圓圈,像是一條狠辣的毒蛇,帶著一團紅色光影,催動著體內雄渾的靈氣,直指哈米斯攻擊而去。

哈米斯瞧著穿腸槍瞬間的功夫在眼前逐漸放大,卻沒有一點準備反擊的意思,當槍頭距離自己半尺遠時,身體彷彿樹端掉落的葉片一樣輕盈的飛起。穿腸槍凌然的氣勢沒有停頓,一股腦的逼近著。

然而不管朱寅如何催動,哈米斯的面門和槍尖間的距離始終被控制在半尺,盯著穿腸槍尖,哈米斯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帶著一種嘲笑的意思,

「朱寅,這就是你的實力?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擁有這柄三品俗器的?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是給你一件靈器又能如何?」

朱寅眉頭緊鎖著,沒有被哈米斯的話擾亂心神,穿腸槍一擊不中抽身而回,樹立在身邊,幻影步展開,左右手分別射出兩枚蝶弩。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封鎖著哈米斯能夠閃躲的角度,趁著這麼一個功夫,朱寅反手將穿腸槍當做劍來使,幽靈劍訣喚起一圈圈槍影,籠罩向哈米斯腦袋。

「哈米斯,三品俗器老子有的是!你不是很想見識一下嗎?蝶弩四連擊,給我爆!爆!爆!爆!」

螺旋飛轉的蝶弩隨著朱寅的操控,猛地竄出四道幽藍,暗紅,翠綠,淺黑交織的光芒,碰觸的瞬間轟然爆炸,一股股強勢如同龍捲風的勁道,將哈米斯緊緊包裹住,像是要將他撕碎般拉扯著。

「果然有點門道!」四件三品俗器的爆碎,哪怕是哈米斯七品靈將的修為都不敢輕視,右手成爪閃電般的向著四周揮出上百道爪影,每一道爪影都凝聚著強勢的靈氣,隨著一陣陣噗嗤的爆碎聲響起,蝶弩形成的威脅瞬間被瓦解。

「來得好!」就在這時朱寅的穿腸槍也進逼到眼前,哈米斯堪堪避開蝶弩的威脅波,面對著如鬼影般侵近的槍尖光圈,微笑一下,在兩鬢髮絲飛起的同時,右腳向著地面猛然一踩,整個身子直勾勾飛起。

「唰!」哈米斯像是一隻蒼鷹騰起半空,盤旋在朱寅頭頂,電光火石間,右手閃現出一柄黝黑匕首,夾雜著一道虛影,無聲無息中狠狠刺向朱寅後背。

「小心背後!」藍菲兒焦急的大喊道,心臟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跳動,卡在嗓子眼中隨時會跳出。

「鐺…嘶…」一道清脆聲響起過後便是一陣刺耳的摩擦聲,朱寅身子向前竄出幾步,勉強控制住身形,胸口處的氣血卻已經翻滾成一片。論到實戰經驗,朱寅比靈氣大陸任何一人都不少,當初在仙界朱寅可是喜歡四處挑戰惹事。

早在哈米斯飛起的時候,朱寅便知道不好,第一時間將狼盾浮現在背後,險險擋住匕首的突襲。只不過這次並沒有以往的那種運道,狼盾盾面上那隻狼頭竟然顯現出一絲絲輕微的裂痕。

七品靈將的一擊,加上那柄黑色匕首的品質也是三品俗器,狼盾沒有當場碎掉已經是種奇迹。

「怎麼會這樣?又一件三品俗器?」哈米斯同樣感到一種震驚,尋常人別說三品俗器,哪怕是一件二品俗器都不可能得到。要知道即便整個索達尼亞公國三品俗器也是屈指可數的,而朱寅那?繼穿腸之後又冒出一件。這還不算,這麼一面盾牌竟然擋住自己一擊而沒有碎裂,這簡直是不可能。

朱寅,我必要生擒你!哈米斯心底這個念頭越發旺盛,這一刻,朱寅的誘惑力甚至要比希拉斯整個家族都要誘人。

「朱寅,你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哈米斯揮舞著匕首,不再刻意隱藏實力,調動起體內七成的靈氣,閃電般攻向朱寅,一時間院落中只能夠捕捉到一道道騰閃的身影。

好快!朱寅感受著哈米斯在身邊的環繞連續出擊不由一顫,依著哈米斯靈將的修為,朱寅即便將幻影步修鍊到極至,現在四品靈士的實力都很難能夠擋住其攻擊。速度上的欠缺,逼迫著朱寅不得不拿出全部的心力進行防禦。

嘭!咣!呲!一陣陣聲響從狼盾和匕首的撞擊摩擦聲中傳出,激起一連串的火花。哈米斯在短短的一息間,先後揮出了近百次匕首,每次帶來的都是朱寅身形的晃動和狼盾盾面裂痕的加重。

「朱寅這下有難了!」貝希亞自語道。

藍菲兒小手緊攥成拳,摟抱著梅弄,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細節,死死盯著朱寅,只要一個不對勁,藍菲兒就會撲上前去營救。

「朱寅,你的這面盾牌恐怕是要保不住了!」哈米斯手中的匕首凝聚著一股森冷殺意,重重落向狼盾,你要攔我便將你徹底擊碎。哈米斯的世界中,從來不會迂迴作戰,撞到南牆不是繞行而是推倒。

朱寅是有苦自己知,哈米斯那詭異的速度成為現在對朱寅最具威脅的攻擊,無孔不入的匕首迫使著自己不能有絲毫疏忽,一個不慎便會被趁虛而入。倘若不是在院落中對哈米斯的進攻構成一定的局限,朱寅恐怕都堅持不下來。

八枚蝶弩現在只剩下四枚,即便是其中隱藏著一絲地藏蝶焰,但是那微弱的力道對一個靈將遠遠構不成威脅。穿腸槍想要進攻是不可能,朱寅完全處於被動挨打局面,能夠保住不被擊殺就不錯。

至於三品俗器狼盾如今也面臨著被肢解的危機,最多兩個回合就會徹底被毀。不行,不能再這麼拖下去。朱寅瞧著哈米斯嘴角那一抹貓捉耗子般戲耍的笑意,心頭蹭的竄出一股火氣。

「哈米斯,就算你身為靈將,這次老子也要給你一個教訓!」朱寅心底拿定注意,透過一個間歇,沖著藍菲兒喊道:「菲兒,你們先走!」

「哥哥…」

「想走?那要問過我的同意,不然誰也別想離開一步!」哈米斯張狂道,匕首的攻勢更加猛烈詭異。

「喀嚓!」黝黑匕首正面命中狼盾,隨著那隻猙獰狼頭化為碎片,狼盾正式被毀掉,哈米斯向後退出一步,安然的瞧著朱寅。

「朱寅,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束手就擒,否則…」

「放你的屁!」朱寅大罵一聲打斷哈米斯,左右手緩緩揚起,兩朵幽綠的火苗逐漸浮現在手心。剛一冒出頭,整個院落內的火屬性靈氣像是生生被抽調一般,一股腦的湧向朱寅,凌晨的清爽瞬間被一種恐怖的溫度取代。

兩朵小小的火苗不斷的變大,像是剛剛出生的嬰兒般開始揮舞起四肢,一吞一吐的幽綠色,將朱寅的面孔襯托的分外鬼魅。

「這是什麼?難道是…」貝希亞的冷靜徹底被擊破,向著門口閃去,像是只要再多呆一秒就會被那恐怖的溫度吞噬。

「異火地藏蝶焰,竟然真的在蘇特里亞山脈!」哈米斯臉上的淡然被一種肅穆取代,身子緊繃盯著朱寅緊張中夾雜著一絲興奮。地藏蝶焰的消息哈米斯是知道的,只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當回事,畢竟在蘇特里亞礦脈公國可是花費了上百年的時間進行開採,都沒有誰發現一點痕迹,哈米斯便也沒有當回事。

沒想到地藏蝶焰會在朱寅身上出現,這就只有一種可能,朱寅從蘇特里亞礦脈中收服了這種異火。只是哈米斯卻始終想不透,朱寅只不過是一個區區四品靈士,怎麼能夠收服這種天地精華。

然而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所有的疑問都只有將朱寅擒住之後才能解答,在這之前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謎,朱寅就是解開這無數謎團的關鍵。

「朱寅,即便是地藏蝶焰,本伯爵也會將你打趴下!」哈米斯雙眼眯縫成一道線,雙手做出一個個奇怪的手結,隨著一聲低吼,一團黑色火焰出現在哈米斯手心,黑色的火苗噴吐著,給人一種沉甸甸撲面而來的窒息感。

「恩?」朱寅盯著那團黑色火焰,心底不由一陣驚奇,難怪哈米斯能夠身為三品俗器煉器師,原來竟然也有著實質火焰。這黑色火焰儘管威力不如地藏蝶焰,但是那種純粹的黑暗氣息卻讓人本能的不舒服,要是論起破壞力,相信可以和岩漿源種有的一拼。

哈米斯召喚出黑色火焰后,臉上的自信多出一分,迎著朱寅投射過來的驚奇目光淡淡道:「朱寅,你是十年來第一個見識到我這火焰的人,就是死你也應該知足了。」

「這是什麼火焰?」朱寅脫口問道。

哈米斯盯著黑色火焰,彷彿瞧著情人般,眼中傳出一股溫柔,自語道:「這是我的本源之火,蛇磷妖心炎!」 其實她知道,為什麼顧君逐提出讓小樹苗兒去讀六年級。

像顧家這樣的豪門世家,需要一個極優秀的繼承人。

如果小樹苗兒沒這能力也就算了,可從小樹苗兒的表現來看,他本身就是一個過目不忘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