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心中更加疑惑,就在這時,幾個魁梧大漢從他後方走來,其中一個笑道:「朋友,能被巡查侍衛親自帶來北院,看來你來頭不小,你是哪個門派的家臣,」

葉峰一笑,「寶器閣,」

「寶器閣,」幾個大漢眼中露出譏嘲之色,寶器閣他們聽說過,不過是輪迴大陸附近一顆生命星球上的門派而已,只能三流門派而已,

在輪迴大陸,門派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六大巨頭門派為超級勢力,其餘擁有半聖坐鎮的門派,為一流門派;有生死境強者坐鎮的門派,為二流門派;有涅槃境武者坐鎮的則為三流門派,至於由造化境開創的門派,則只能算不入流,

一般而言,造化境是不會開創門派的,所以,三流門派是輪迴星域最弱的門派,

「老大,一個小門派的家臣而已,理他做什麼,」一個虯髯大漢低聲對為首大漢說道,

為首大漢笑著點了點頭,從葉峰身邊走了過去,直奔前方的酒樓而去,再也沒有看葉峰一眼,

「這個地方還真是古怪……」

葉峰目光一閃,朝著街道盡頭的酒樓走去,

酒樓很大,葉峰進去的時候,大廳中有很多人正在大口喝酒,誰也沒看葉峰一眼,先前那幾個大漢也在大廳中,他們看到葉峰居然也來住店,紛紛露出譏嘲之色,

「大哥,你說他住得起第幾樓,」一個大漢笑道,

「一個只能進入三流門派的星空浪人,最多住得起前五層樓吧,」另外一大漢笑道,

星空浪人,是對無門無派散修的稱呼,因為星空浪人大多數都沒有機會學到高深的源術,且本身戰力也不高,再加上星空浪人大多數都出生卑賤,祖宗世代都是浪人,所以即便是那些三流門派的弟子也看不起這些星空浪人,

葉峰並不知道,在紫薇星,北院是專門給星空浪人居住和生活的,即便是三流門派的弟子,也不屑於進入北院,更不屑於和星空浪人結交,

星空浪人都會想辦法加入某個門派,這樣不僅可以得道修行源術的機會,還能提高身份和地位,一旦加入某個門派,他們便會成為某個家族和門派的家臣,終身不得背叛,

毫無疑問,加入門派的勢力越強,星空浪人地位也就越高,如果能加入六大門派,成為六大門派的客卿,那麼,即便是那些一流門派的人見了也要禮讓三分,

不過,星空浪人大多數都沒有加入大勢力的機會,因為大都數星空浪的天賦都不高,那些大勢力根本看不上他們,所以,很多星空浪人都會選擇加入三流門派,

那幾個譏嘲葉峰的大漢,其實也是三流門派的家臣,只不過他們所在的三流門派乃是在輪迴大陸上,同樣是三流門派,卻要比寶器閣高上那麼一個檔次,

縱觀輪迴星域歷史,能加入六大巨頭門派,成為家臣的星空浪人,恐怕一個巴掌都能數過來,至於成功加入那些一流勢力的星空浪人,也不會超過千人,

儘管六大門派每過三十年便會舉辦一次天才戰,可是卻幾乎沒有星空浪人能闖過第一關,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蕭婉兒得知葉峰無門無派的時候會瞧不起葉峰了,因為她把葉峰當做了星空浪人,

就在這時,葉峰已經走到了櫃檯前方,

櫃檯后的老者抬頭看著葉峰,笑道:「樓層越高,天地元氣越濃郁,修鍊速度越快,我們這裡共有三十層樓,你打算住第幾樓,」

「不知價格如何,」葉峰笑著問道,

「嘿嘿,年輕人,我建議你住第三層樓,」老者笑道,

「我在問你價格如何,至於我想住第幾層,不需要你提建議,我自己決定就行了,」葉峰笑道,

老者也不生氣,他笑呵呵的說:「第一層最便宜,住一晚八百萬中品元石,第二層高一些,是第一層的四倍,第三層五倍,往後的以此類推……」

「也就是說,第三十層便是三十二倍,兩億五千六百萬中品元石,」葉峰笑道,

「沒錯,」老者眼中閃過譏嘲之色,笑著問道:「年輕人,第三十層只剩下一個房間,所以價格會貴一下,兩億一個晚上,你想住幾晚,」

「呵呵……」大廳內的星空浪人們都笑了起來,

第三十層其實只有一個房間,基本上常年空置,根本沒人住得起,住得起的星空浪人,那個不是那些二流勢力,一流勢力的家臣,可是他們又豈會來北院,

紫薇星有東西南北中五院,中院是六大門派的弟子和長老們所住之處,東院則是給那些一流勢力居住的,西院則是那些二流勢力,南院則是那些三流勢力,

那些一流勢力和二流勢力的家臣,幾乎全都居住在南院,

這便是輪迴星域的現狀,你若想成為人上人,就必須擁有強大的實力和天賦,

葉峰本來不介意住在第幾層樓的,可是眼見大廳內的人譏笑自己,他不禁心頭火氣,他冷笑一聲,揚手一揮,一個乾坤布袋啪的一聲砸在了櫃檯上,

櫃檯后的老者先是一愣,而後打開乾坤布袋看了起來,緊接著他的表情發生了一百八十多大轉變,獻媚道:「老夫親自帶小哥去第三十層,」

大廳內的星空浪人震驚,這小子居然真能拿出兩億多的中品元石,這可是中品元石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一百零二章 龍族

大草原,蔚藍的天空之中,三道殘影不斷的閃現,速度宛如流星。

由於楊天身受重傷,無奈之下,勞迪只得用強悍的黃金色能量將之託起,使其緊緊的跟在身後。

看着那滿臉焦急的臉龐,再看看旁邊一頭冷汗的德里羅,楊天心中不禁緊張,心頭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妙。

“龍璇的氣息突然消失了。”

勞迪點了點頭,沉默不發出聲音,速度不由再次飆升。

昨天夜裏,龍璇突破的時候,勞迪當然能感受到,畢竟人級強者的意念覆蓋範圍能達到半個勇者大陸,但龍璇晉級之後,勞迪也感受到銀魔狼王的恐怖氣息,所以他們三人就連夜趕路,現在龍璇的氣息突然消失,讓他們心中很是焦急。

不朽城。

“我再問你一遍,那個叫龍璇的小子在哪裏?不說的話,不要怪我下手狠毒。”壯漢語氣中有些急躁,不時還往高空中看去,似乎某些東西就快往上面竄出來一樣。

“哈哈,雖然我在你眼中不算什麼,但是我還有骨氣,來吧,動手。”爆裂強撐着身體,深吸一口氣,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咬字。

片刻。

“恩?該死的,來得那麼快。”壯漢心中狠狠咒罵一聲。

虛空之上的白色雲朵,直接被強悍的力量撕成了點點碎雲。

“吼。”就在壯漢正想着繼續威逼爆裂之時,幾道悠長的龍吟從左邊響起,流星趕月般的從虛空滑落,瞬間將壯漢包圍了起來。

來影正是十多道顏色不一的巨龍。

幾乎在同時在右邊也出現了十多道凌厲的破空之聲,頓時在空中顯現十多個衣服怪異的人。

這種架勢,儘管是百萬大軍,也是在瞬間被湮滅的份。

藺家小福寶 “全部虛空站立。”爆裂大驚。

能在虛空站立的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風系魔法師,第二,人級以上的強者,很明顯,在場的衆人都是屬於後者。

壯漢,眼中泛着血色的眉毛微皺,小心的戒備起來,渾厚的沉聲說道:“各位龍族的朋友,不知道圍住在下有何事情。”

來影中明顯有兩個明顯的陣型,龍族當然是一個強大的團體,至於另外一方人馬,準確的說,應該是暫時形成一個鬆散的團體,從他們表面上看來,應該不想與龍族起衝突,所以自覺的退開身影。

“熊族,竟敢冒犯我龍族威嚴。”領頭的黑色巨龍瞪大巨大的龍眼,甕聲甕氣的道。

右方各人心中聞言都各自盤算起來,畢竟龍族在大陸上的實力可謂無可匹敵,就今天看來,短短時間內就有十多位人級強者出現,足以說明一切,要是與龍族結怨,必定是不好消受。

聽到這話,壯漢臉色頓時沉了下去,心頭急速轉動:“龍族?我什麼時候惹到了龍族之人,現在不過是受命來殺一個剛晉級的人類小傢伙。”渾濁的眼睛之中,無名怒火中燒,沉聲道:“龍族,你們不要無理取鬧,我與人類之間的恩怨,什麼時候牽扯到你們龍族了,關你們什麼事?”

“噗。”巨大的龍鼻之中噴出一股巨大的煙霧,爲首一條黑龍眨巴了一下巨大的眼睛,道:“我不管那麼多,今天不朽城將會得到我們龍族的庇護,識趣的馬上離開,不然,龍族將會打破規定,攻擊你們熊族的所謂聖地。”

壯漢眼球驟縮,眼睛微微眯起,寒光閃過,低頭沉思,片刻之後,方纔似是無奈的點了點頭,回頭狠狠盯了一下碎石堆中的爆裂,說道:“哼,小子,今天就饒你一命,下次可沒那麼幸運,去死。”身形猛的暴閃血色能量形成一個大刀突兀出現在手心之上,狠狠的劈向毫無防禦能力的爆裂。

“哼,你是當我們龍族在放屁。”爲首的龍族見到突兀的狀況,心中大怒,不住的尖嚎。

“砰。”響徹天地的巨響,爆裂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同時人級,但是龍族天生的強者,速度並不比壯漢的攻擊低,瞬間便出現在血色大刀出現的路徑之上,用其強悍的身軀接下那道來勢洶洶的攻擊。

身後一條巨大的紅龍一聲厲吼,怒道:”熊族,你真的想與我們龍族開戰嗎?”

壯漢身形一頓,冷冷道:“哼,是你們逼我的。”嘴角微裂,殺意絲毫不遮掩的從眼睛中閃現,冷笑道:“只要今天將你們全部殺光,想必龍族也不知道是誰幹的吧?”身形再次展動,手中血刀光芒暴漲十多丈,狠狠的朝下身的黑龍劈斬而去。

單憑一個人級的熊族竟敢挑戰十多條巨龍的團體,這時爆裂心頭驚疑不定,先是突兀出現的龍族,然後一個人級的竟然敢挑戰龍族威嚴。

“砰砰砰。”連續不斷的幾聲巨響,不朽城前大草原之上多出了幾個巨大的坑洞。

“哼,竟敢挑戰龍族威嚴,找死。”一聲暴喝猛的出黑龍口中吐出,一道火紅的吐息憑空出現,將破空而來的刀芒擊得粉碎。

旁邊的龍族站在旁邊並沒有出手的意思,龍族是強大的種族,同時也是驕傲的種族,在相同等級爲前提的戰鬥,龍族是有規定的,不允許同伴出手幫忙。

壯漢看着眼前的黑色巨龍,龐大的身軀比剛纔擴大了好幾個圈,道:“龍族果然厲害,竟然能瞬間增強實力,看來,我不拿出點實力,還真的讓你們小噓我們熊族。喝。”

隨着一聲悶喝,壯漢瞬間破碎人類形態,棕色毛髮彷彿植物在大地上生根發芽,迅速從毛孔中蓬勃出來,緊跟着就是那粗壯的肌肉,一塊一塊的壯大,最後形成一個十米多高的巨大熊人。

從壯漢變身開始,黑龍便逐漸沉下心來,作爲與自己同爲人級的強者,就算是比自己高一級的強者都不敢輕掠其鋒,但是眼前的熊族,卻給他帶來危險的氣息。

棕熊先是大怒大冒,怒斥道:“龍族,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熊族的恐怖。”

“吼。”

一個巨大的熊掌,破空朝黑龍抓來。

“喝,雕蟲小技。”

黑龍不甘示弱,黑色龍尾帶着尖銳的嘯聲正面迎上。

“碰。”兩道巨大的身影在空中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熬,嗚。”就在兩者大戰之時,一股緊接着一股龍吟在大草原之上急速響起,龐大的破空之聲,在草原之上嗚嗚作響,龐大的龍威出現了,萬獸皆崇。

“可惡的龍族,這龍威可震懾精神,想讓我分心,喝。”棕熊一個閃身,躲過黑龍的龍息攻擊,在空中咒罵一聲。

原本變身的棕熊,實力與黑龍不相上下,但是在激戰數十回合之後,左方的龍族居然吶喊助威,使得,棕熊精神受到龐大龍威的震撼,而黑龍卻是越戰越勇,戰果在不斷的擴大。

“我草。”棕熊再也忍受不住,隨着身上不斷出現的傷心,古井般的心境完全打破,激怒的棕熊忍不住想要跳腳大罵。

看着身後團團助威的巨龍,巨漢的臉皮狠狠抖動,同時與黑龍迅速拉開距離,乾澀道:“虎嘯,你們究竟動手不?”

虛空之中隱隱一停滯。

“哈哈哈,熊電,彆着急,我這不是來了嗎?”被棕熊稱爲虎嘯的人在空中微微一笑,身影輕輕飄了過去,身後的十多位人級強者也都跟隨在其身後。

“吼。”

震耳欲聾的龍吟響起,十多條不同顏色的巨龍發現情況不妥,不住往一個方向其中。

“各位,難道要與龍族作對嗎?”黑龍也靠近龍羣,煙霧從巨大的龍鼻中噴出。

兩股豪華陣勢,在空中形成鮮明對比,在這等架勢之前,任何生物似乎都非常渺小。

“嘿嘿,龍族,不要自恃強橫就可以藐視一切。”棕熊得勢,終於可以吐出一口晦氣。

“難道你們就不怕被我們強大的龍族攻擊嗎?”

“哈哈,龍族的確可怕,但是隻要將在場的所有人都殺光,有誰會知道是我們乾的?”虎嘯冷笑一聲,隨即橫起手掌,頓時五指間射出一道平行光線,往外疾馳而去。

“啵。”光線飛出不到片刻,在衆人面前泛起一道道圓暈,光線便消停,不能再前進半點。

“結界?”黑龍心中一驚。

“哼,卑鄙,竟然在這裏佈下結界,想掩蓋一切的氣息。”

“沒錯,正是如此,在你與熊電激戰之時,我們便在此處悄悄佈下結界,隔絕一切的氣息,現在只剩下你們咯,只要將你們全部擊殺,嘿嘿,那個叫龍璇的小子必死無疑。”虎嘯身後走出一個鷹眉的老者,嘴角略帶陰深的笑意。

在這裏,龍族就數黑龍的實力最高,剛纔已經看到,棕熊能與黑龍打成平手,至於其他人的實力,也許更加恐怖,不過在沒有絕對實力的前提下,大家都不想惹怒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