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也不在乎這些,當即拜道:「拜見閣主。」

蕭寧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們以後二人便是青龍閣的人了,以後便跟隨洛楓閣主,潛心修鍊吧。」

「是!」

台下青龍閣的弟子紛紛喜形於色,從此以後便能和玲瓏仙域第一美人一起修行了,蕭雅潔又說道:「閣主,我還有一事相求?」

「嗯?什麼?」蕭寧問道。

蕭雅潔狡黠地說道:「昨晚司徒前輩出手幫了我們大忙,我們都沒有好好謝過人家,我想請假幾天去點蒼山登門拜謝。」

蕭寧道:「你現在已經是青龍閣的弟子,既然請假就得和你們閣主說,不膩問我。」

蕭雅潔便笑著看向洛楓,洛楓面無表情地問道:「不知道少宮主要請幾天假啊?」

蕭雅潔道:「五天!」

洛楓搖頭道:「點蒼山離這裡最慢也不過半日的路程,少宮主為何需要五天?」

蕭雅潔看洛楓的樣子,立即回答道:「司徒前輩有朋友受傷了,我得幫忙照顧一下。」

「不行,最多只能離開三天。」 棄受翻身逆襲記 洛楓斬釘截鐵地說道。

蕭雅潔看他的樣子,只好無奈地回答道:「三天就三天,多謝閣主。」

葉天早猜到蕭雅潔的打算,他也跟著說道:「閣主,我也要去。」

洛楓詫異道:「你也要去?」

葉天眼珠一轉,說道:「我擔心冥王殿還有餘孽,萬一他們路上謀害少宮主怎麼辦?我還是跟著去吧,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這裡有編的確實不錯,洛楓要是拒絕,倒顯得有意不顧蕭雅潔的安危了,蕭寧畢竟還在旁邊,他只好說道:「也好,你隨少宮主去吧。」

蕭寧轉身對眾人說道:「沒事了就散了吧!」

紫軒宮弟子緩緩離開,除了青龍閣的弟子,其他三閣的弟子卻是滿臉的遺憾,眾人都散了回去,葉天和蕭雅潔兩人卻往外面飛去。

待到飛出紫軒宮,蕭雅潔道:」走吧,繼續回冥王殿去,把他們的靈脈吸光了,說不定我就可以突破到達殺祖大圓滿了。「

葉天納悶道:「你不是說要去點蒼山嗎?」

蕭雅潔無奈地說道:」你說真傻還是假傻?去點蒼山只是個幌子,咱們得趕緊去冥王殿將他們的靈脈吸光,免得夜長夢多。」

葉天卻說道:「我想去點蒼山一趟。」

「哼,你是想去看那個女的吧?」蕭雅潔說道。

「對啊,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找她,我把她救出來還沒來得及和她說句話就又分開了,況且你我只有三天的時間,你我兩個人就想吸干那冥王殿的靈脈,還是有些困難的,不如多帶幾個人,把司徒前輩叫來也不錯啊,他可是殺聖圓滿,距離殺帝只是一步之遙,說不定會在那靈脈那裡突破。」

看葉天執意要去,蕭雅潔只好說道:「好吧,我陪你去一趟點蒼山。」

兩人改變方向,轉向了點蒼山,點蒼山距離這裡並不遠,兩個時辰后便來到了點蒼山司徒劍南所居住的山洞之中,兩人還未落地,司徒劍南已經從山洞裡走了出來,「師父!」蕭雅潔叫道。

「你們怎麼來了?」司徒劍南說道。

葉天笑著說道:』我們來看您,還有幽蘭前輩……」葉天話還沒說完,一道清脆的聲音忽然響起「葉天!」葉天扭頭看去,林天雪正站在洞口,笑著向他走來。

現在的林天雪已經經過一番打理,沒有了那日的狼狽,依舊是那身潔白如雪的裙衫,烏黑亮麗的長發自然披下,她朱唇微微翹起,邁著蓮步輕輕走來。 「林天雪!」葉天心裡也十分高興,自從她掉入這無極魔淵,來到這玲瓏仙域之中,已經足足過去半年之久了,兩人久別重逢,自然有數不清的話要說。

蕭雅潔看著葉天,輕輕哼了一聲,司徒劍南身為過來人,從那天兩人的見面時的場景里便已經猜出了大概,他對蕭雅潔說道:「隨我進洞里吧。」他們兩個人一離開,林天雪和液體兩人彷彿沒了顧忌,林天雪先主動地撲進了葉天的懷裡。

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葉天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道:「讓你在冥王殿里受苦了。」

林天雪抱著葉天厚重的身體,輕輕呢喃道:「感覺……像……做夢一樣。」林天雪說著兩雙手便輕輕地撫摸著葉天胸膛,臂膀。

葉天順勢拉住林天雪嫩滑的小手,說道:「別摸了,我是真的,這不是夢。」

林天雪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輕輕地鬆了口氣,葉天又說道:」自從你被打入那無極魔淵之中,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還好,這無極魔淵只是一條空間裂縫。」

林天雪想起那天的情景,心裡仍是心有餘悸,他輕輕地說道:「那聖女昏迷之中會忽然蘇醒,還向我打出一掌,真是讓人猝不及防。」

葉天解釋道:「狼族的巫師一直就藏在暗處操控著她,不過放心我已經手刃了那個混蛋,狼族的頭領和大巫師都死了。」

林天雪點點頭,說道:「唉,當時把我推進那深淵之中,我身體也都被冰封,動彈不得,我都以為我死定了,可是一直掉,一直掉,我就進了水裡,然後就來了這裡,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句話是真的,你猜我現在已經到了什麼境界?」

葉天感受著林天雪的氣息,驚喜地說道:「居然已經到了殺宗後期?你在這仙域之中才不過半年的時間,居然從當初的殺皇突破到了現在的殺宗,真是讓我意外啊!」

聽到葉天這句話,林天雪得而臉上忽然露出一絲疑惑,她說道:「怎麼會?你記錯了吧!我來這裡不光半年,我在這裡至少已經一年了……半年之內突破這麼快,我又不是什麼天才……」

「嗯?」葉天愣了一下,問道:「你說,你來仙域已經有一年了?」

「對啊!我來這裡之後,在林子里碰見了我師父幽蘭道人,她見我孤苦無依的,便收留了我,然後慢慢地覺得我天資還不錯,就收我做了徒弟,在她的悉心栽培下,我才接連突破的。」林天雪認真地講述道。

葉天一下子就釋然了,他說道:「我想起來了,這仙域和戰天大陸是兩個不同的位面,這裡的時間大概是不一樣的,不要計較這些了,恭喜你,你我能在殺聖境界之下來到這仙域都是福氣,這仙域之中靈氣充裕,修鍊速度也會快許多的。」

林天雪莞爾一笑,問道:「那你呢?你怎麼來的?」

葉天仔細回想了一番,說道:「你離開之後,大陸上還發生了許多事情,嶺北古礦那裡忽然挖出了一個曾經別封印的種族,叫混沌古族,他們出世之後便血洗了嶺北古礦,還公然與大陸上諸多教派宣戰,我們合力滅了混沌古族,我從他們口中得知這無極魔淵實際上是一處空間裂縫,他們告訴了我通過的方法,我才來到了這裡。」

「哇,我好像錯過了好多事。」林天雪有些惋惜地說道。

「對啊,你不知道那些古族的人可狂妄了,還好他們實力沒有恢復,不然戰天大陸真的會遭殃的。」葉天說道。

林天雪又問道:「那你怎麼認識剛剛的那個女子的?我看她好漂亮。」

葉天敏銳地感覺到林天雪的話里似乎有股醋意,他淡定地解釋道:「我來了這裡之後,偶然碰見的,長相嘛,一般,我倒覺得她沒有天雪公主漂亮。」葉天輕描淡寫地略過了他和蕭雅潔認識的過程,要是林天雪知道他和蕭雅潔還有一段香天的故事,肯定會生氣的。

「你……喜歡她嗎?我師父說她可是玲瓏仙域第一美人。」林天雪輕輕地問道。

葉天輕輕笑道:「怎麼會呢?她是我們紫軒宮的少宮主,我和她的關係清清白白,第一美人這名頭都是虛銜,沒什麼用的。而且,自從你走之後,我才發現,我已經離不開你了,九紋虎的背上空蕩蕩的,我的心裡也空蕩蕩的,這次重新找回你,我發誓,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讓你再次離開我了。」

聽到葉天這樣的回答,林天雪長長的眼睫毛輕輕顫動著,兩滴熱淚從她光滑的臉蛋上滑落,葉天輕輕捧起她的臉龐,說道:「別哭……」

林天雪顫抖地說道:「來到這裡,我才知道自己的修為是多麼的弱小,每天除了在幽蘭谷里修鍊之外,我都在林子里徘徊眺望,希望能夠在林子里再次看到你的身影,可是我等了一年都沒有等到,我知道要想來到仙域就得突破到殺聖,可是有多少人窮極一生也無法突破到殺聖,我真的以為這次事情對我是生離,對你是死別……」

林天雪說的幾度哽咽,葉天將林天雪婁入抱中,輕輕地撫著她的後背,好久之後,林天雪才止住哭泣。葉天相信自己做的夢不是空穴來風,林天雪獨自一人在這裡受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葉天沒有再問她被冥王殿抓走的事情,反正冥王殿已經在仙域之中除名了,這些不開心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再提起了。

「你師父的傷怎麼樣?」葉天換了個話題。

林天雪回答道:」好多了,她當初為了救我被冥王殿的人打傷了,不過不礙事的,司徒前輩說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要和你師父在幽蘭谷里一直修鍊嗎?」

「嗯。」林天雪點點頭,有問道,「你呢?你要留在紫軒宮嗎?」

葉天回答道:「是啊,不到殺聖之前我是不打算離開的,否則遇到人基本都沒有一戰的實力,安心在這紫軒宮修鍊吧。」 「也好,紫軒宮離這裡挺近的,我要是無聊了可以去找你。」林天雪笑著說道。

葉天想了想,說道:「別了,我要是閑了就會去幽蘭谷中找你的,紫軒宮裡面規矩有點多,可麻煩了。」

「那也好。」

山洞裡,幽蘭道人正躺在洞中的石床上,蕭雅潔問道:「前輩,你好些了嗎?」

幽蘭和藹地回答道:「好多了,少宮主,那日多謝你出手相助了。」

蕭雅潔急忙回答道:「您別這麼說,您是我師父的故友,也是我的長輩,就您是應該的,您也別叫我少宮主了,叫我雅兒就好了。」

三人在洞里寒暄了好久,葉天和林天雪還在外面沒有進來,蕭雅潔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這葉天說起話來還沒個完了,剛剛還說是來看幽蘭前輩的,現在也不進來問候一下。」

司徒劍南摸著鬍子輕輕地笑著,幽蘭道人輕輕擺擺手,說道:」不必叫打擾他們兩個。「

蕭雅潔執意道:「不行,他現在可是我紫軒宮的人,不能這樣失了禮數,我去把他叫進來。」說罷,便起身往洞外走著。

司徒劍南也不攔他,林天雪輕輕攔著葉天的閣主,還在說著什麼話,蕭雅潔喊道:「葉天,你是不是應該進來拜見一下幽蘭前輩啊。」

這一聲嚇了林天雪一大跳,她立刻將挽著葉天胳膊的手收了回來,葉天淡定地回答道:「好,我馬上就去。」葉天帶著林天雪往洞里走去。

這石洞是司徒劍南平時居住的地方,蕭雅潔學藝時,便是在這點蒼山中修行,石洞是天然形成的,裡面不太深,大概可以分為三四個小石室,有的洞頂被雨水沖開一大塊,太陽從頂部照射下來,石室之中十分明亮。

沒有見光的石洞,就得點著油燈照明了,幽蘭道人此時睡著的便是蕭雅潔當初住的石洞,洞頂有光招進來,十分明亮,葉天走進來向著石床上的幽蘭道人抱拳說道:「拜見幽蘭前輩。」

幽蘭道人和藹笑道:「不比多禮,我還要謝你當初仗義出手。」

「前輩客氣了。」

蕭雅潔對司徒劍南說道:「師父,我們今天入了青龍閣了。」

司徒劍南有些詫異道:「那幾個傢伙終於肯收你了?」

「嗯。」蕭雅潔點點頭。

葉天則問道:「司徒前輩,我們找到了冥王殿的靈脈,我們打算將他吸幹了作廢,免得日後冥王殿捲土重來,我們這次來就是想帶上你們一起去。」

「對啊,師父,你不是一直停留在殺聖巔峰嗎?說不定在在那裡可以突破到殺帝。」

江山爲賭,美人爲謀 司徒劍南搖搖頭,說道:「一道靈脈而已,你們要是想把它吸干也不是難事,因為它並不能提供給你多大的內力,你們帶上天雪去吧,一道靈脈差不多夠你們三人一人突破兩個小境界。」

蕭雅潔道:「您不去嗎?多好的機會啊?」

司徒劍南道:「我突破欠缺的不是修為,而是機緣,況且幽蘭她還不能下床,需要好好修養幾天,咱們都走了誰照顧她?」

林天雪立即說道:「司徒前輩您去吧,我留下來照顧我師父。」

司徒劍南制止道:「不必推讓,你去就好了,那靈脈對我們殺聖之人來說杯水車薪,還是給你們吧。」

幽蘭道人也說道:「天雪,你去吧,你的修為還是太低,儘快提升你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林天雪只好點點頭,蕭雅潔又說道:「那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我和葉天只能在在外面逗留三天,現在有閣主管我們兩個了。」

司徒劍南便說道:「那你們趕緊去吧,小心冥王殿的餘孽殘黨。」

「放心吧,師父。」

葉天他們三人緩緩往洞外走去,司徒劍南將他們送到洞外,他們三人立刻騰空而起,向著冥王殿的方向飛去,路上氣氛有些尷尬,林天雪和蕭雅潔似乎都有些不自然,也沒人說話。

葉天打破沉默問道:「紫軒宮四個分閣,你為什麼選了青龍閣?有什麼講究嗎?」

蕭雅潔回答道:「當然有了,其實是軒宮的武功是按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武功,四分閣中青龍閣屬木、朱雀閣屬火、白虎閣屬金、玄武閣屬水,他們四種武功只有青龍閣的武功最為溫和,你我都是半路才進的青龍閣,身上原有的武功肯定不能廢棄,練習青龍閣的青龍訣是最合適的。」

葉天反問道:「五行,貌似少土啊?」

蕭雅潔回答道:「對啊,只有當你被定為未來的下一任閣主時,就可以下學習其他三閣的武功,上一任閣主也會將最後一種厚土訣傳授給你,到時候你就可以學會紫軒宮的所有武功。」

葉天哦了一聲,臉上露出不理解的表情,但是沒有說出來,這種方法看似很好,但是一個人練習五種武功是不是太不可思議了?

蕭雅潔何等聰明,看葉天這個樣子就知道葉天心裡想的什麼,她又接著說道:「你肯定覺得一個人練這麼多武功是不是太難了?對吧,其實我告訴你,這五種武功本來就是一套武功,就是因為太難了,所以才將他按照五行之法分開,分為了五種,這樣難度小一點,但是威力並不比原來。」

「我爹就是因為這個,才讓我外出學藝的,每任閣主其實也只是練兩種而已,太多了他也練不過來。」

葉天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這紫軒宮居然還有這麼多的秘辛,果然不愧是玲瓏仙域第一的門派。林天雪在一旁靜靜地聽著,蕭雅潔因為有外人的存在,也沒有說的太細,很快三人便重新回到了冥王殿。

冥王殿依舊是一副死寂的樣子,葉天對林天雪說道:「你跟著我,可別跟丟了。」

林天雪回答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拿著蘇刻的令牌,一路破開所有的結界,他們重新進入冥王殿地下,這裡就是他們的靈脈所在,葉天擎著火把走在最前面,為他們兩人探路。 這裡寂靜無比,唯有前面傳來輕輕的流水聲,很快他們又來到了上次的石台那裡,蕭雅潔忽然說道:「哎?那蘇刻去哪裡了?」她擎著火把四處看了看,卻找不到蘇刻的身影。

「他難不成跑了?這裡那麼多結界,他怎麼可能硬闖出去?」蕭雅潔有些生氣地說道,林天雪不知道他們說的是誰,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

葉天指了指石台下面的地下河,一臉自信地說道:「應該是從這裡面逃出去了。」

蕭雅潔道:「你知道他會從這裡逃走?還把他丟在這兒?」

葉天陰險地回答道:「我答應不殺他的,所以就故意露個破綻給他,我早就查看過了,這地下河沒有出口,除非他是魚,否則就死定了。」

「你至於嗎?」

「至於,男人就得一言九鼎!哈哈哈!」葉天便說便盤膝坐到了石台上。

他又對林天雪說道:「天雪,坐吧,這裡就是冥王殿的靈脈所在,抓緊時間練功吧。」

三人一起坐在石台之上,各自凝下心神開始練功,葉天運起內力,開始修鍊九玄踏天訣,很快他便地身體便化身為一個巨大的漏斗,將這地下的靈氣瘋狂地吸入自己的身體里,一天之後整個靈脈被葉天這般瘋狂地吸取,已經變得十分稀薄,而他們三個人依然沒有停下來。

兩天時間眨眼間便過完了,三人忽然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因為他們感到這靈脈之中已經沒有了靈氣。葉天輕輕地睜開眼睛,說道:「沒了,這靈脈之中已經沒有靈氣了。」

蕭雅潔緩緩收功,問道:「你突破到了什麼境界?我已經到了殺祖巔峰。」

葉天笑道:「不錯嘛,我也突破了兩個境界,我到了殺祖後期,天雪你呢?」

林天雪高興地說道:「這靈脈果然有用,我已經突破到了殺祖了。」

「恭喜你!」葉天扶起林天雪,蕭雅潔也跟著起身,她說道:「走吧,出去這裡,我們得回紫軒宮去了。」

三人走出靈脈,一直回到外面,冥王殿此時已經是死氣沉沉,彷彿是一個墓地一樣,原本還光鮮亮麗的建築,此時都蒙上了病態的灰色,好像隨時都會崩塌,這便是靈脈枯竭的後果。

三人起身飛回了地面上,葉天執意要將林天雪送回點蒼山,蕭雅潔便自己先回紫軒宮去,此時天色已經是傍晚,兩人飛至點蒼山,林天雪叮囑道:「路上小心些。」

葉天抱拳說道:「保重自己,我會常來看你的。」

林天雪朝著葉天揮揮手,葉天便離開了點蒼山,兩個時辰后,葉天回到了紫軒宮裡,他和蕭雅潔雖然是青龍閣的弟子的,但是並不和其他弟子住在一起,葉天依舊住在蕭雅潔給他安排的地方。

回房間的路上,葉天恰好遇見了蕭雅潔,她似乎剛剛沐浴完,頭髮還是濕漉漉的,便走了出來,蕭雅潔本就是那種嬌艷的女子,這番打扮下,更加顯得嫵媚動人。

看到葉天看自己的目光,蕭雅潔兇巴巴地斥責道:「你的眼睛在看哪裡?」

葉天尷尬地笑道:「沒什麼,沒什麼。」

蕭雅潔又叮囑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最近幾天不要老是往外面跑,現在整個紫軒宮的防備變得非常嚴密,別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葉天說道:「怎麼了?在提防鬼淵啊?」

蕭雅潔回答道:「是啊,咱們雖然打敗了冥王殿,但是同時還得罪了璇璣仙域的鬼淵,鬼淵之人心狠手辣,有仇必報,雖然這裡是玲瓏仙域,但是保不準鬼淵的人就會上門尋仇。」

葉天回答道:「冥王殿不過是一他們手下一條無事獻殷勤的狗腿子罷了,他們才不會為一條狗而跨仙域來尋仇的,再說了,那鬼王練功受了內傷,自己還顧不了呢,哪裡有時間來對付你們。」

蕭雅潔反駁道:「小心駛得萬年船,你乖乖聽話就是了,哪有這麼多廢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