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撇撇嘴,果然有十足的將門風範,開門基本用踹的。

戰明明因爲劇烈運動,臉色變得潮紅,一進門就四處找喝的東西,那單薄的衣衫,因爲出汗的原因緊緊的貼在肌膚上,尤其是仰頭喝水時候,那對偉岸不但沒有下垂,反而傲嬌的向上挺立,除了內衣的原因,自身優秀的因素還是佔了很大比例。

做女人,挺好。尤其是更挺的,在配上那爽幾句蘿莉的無辜大眼,怪蜀黍限定尾隨的情景,可以隨時上演。

葉凡搖了搖頭,感嘆了一句“怎麼就出了這麼個妖孽!”

張明明放下酒杯,不懷好意的衝着葉凡嚷嚷道:“色狼你剛纔在說什麼?本以爲老孃沒有聽見!”

寧卿略微有些責備:“明明,你是女孩子,怎麼一天到晚都是口頭禪!”

戰明明扭過頭衝着寧卿吐吐舌頭,非常賣萌可愛的說道:“知道了,卿兒姐。這不是一天到晚在學校被壓抑的嗎,以後人家誰注意的啦!”

寧卿無奈的端着酒杯,優雅的抿了一口,不可置否。

見寧卿沒有終究,戰明明衝着葉凡繼續兇道:“你剛纔在說什麼?”

葉凡當然不可能重複一遍,給自己找麻煩那不是他的風格。

“我沒說什麼呀?”

“流氓,本以爲本小姐沒聽清,有本事你在說一遍!”

戰明明已經舉起略帶嬰兒肥的手,開始張牙舞爪的上下揮動這,目標自然是葉凡。

葉凡正色道:“首先要糾正一點,說我色狼我可以接受,那是對我品味的讚賞,說我流氓我不接受,你那是對我人品的誤解!”

此話一出,包廂裏一片咳嗽聲,流月像是第一回認識葉凡一樣,張大眼睛死死的看着葉凡。

寧卿也被驚訝的一回,隨即恢復正常,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很快就被隱去,心裏暗道:“能開始說一些俏皮話,這是好現象!”

韓幽倩的反應沒有那麼大,相反她注意到了寧卿的那絲笑容,心裏對葉凡的興趣更大了,端着酒杯隔空對着葉凡:“很有哲理的話!乾杯!”

葉凡端着酒杯,同樣回敬道:“只是靈光一現,獻醜了!”

兩人一飲而盡。

對於面前這位很妖的女子,葉凡除了帶着三分欣賞還有有着七分顧忌,而這七分顧忌完全是他自身直覺帶來的。

戰明明,愣了半晌想反駁葉凡的話,又覺得有道理可是總感覺有點怪怪的,故作兇惡的說:“今天就饒了你,下次再讓我聽見,你就死定了!”

轉過身緊緊依偎在寧卿身邊,互相嬉鬧起來。

葉凡看了下時間,起身:“我去方便下!”

當離開包廂的時候,韓幽倩一本正經的放下酒杯:“寧卿,他很特殊,是什麼來歷知道嗎?”

寧卿思索了一下:“具體的情況我不知道,只知道是國外回來的,曾經應該做過僱傭兵吧!流月你清楚嗎?”

一直以來,寧卿都沒有刻意的詢問道流月關於葉凡的事情,流月跟葉凡本就不對路,能不提就不提,所以兩人看似跟葉凡很親近,實際上根本就沒有過多的交流過。

今天藉助別人的詢問,寧卿這纔對流月開了口。

流月想了想說道:“我在國安見過他的檔案,說是軍火販子,但具體的我也不知道!”

戰明明雙眼冒出亮光:“軍火販子。是不是跟戰爭之王裏面的人一樣,四處販賣軍火?經常出入之戰亂的國家?是不是很刺激?”

對於軍人世家出身的戰明明,與生俱來就有種對所有跟戰爭相關的事情感興趣的天分。

流月點點頭:“差不多,是這樣吧!”

韓幽倩對於只有這點情報明顯有些不盡興:“那他爲什麼回國?據說吃這類飯的人,幾乎被全世界通緝的!”

武器販賣是個很矛盾的存在,世界各國一方面極力的阻止打壓軍火販賣。另一方面有不停的依靠着武器公司,滿世界的兜售武器。因爲,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當爭鬥的人聚集到了一個臨界點,就會爆發戰爭。

不論古代還是現代,有了戰爭就需要用打量的武器。需要武器就會有人販賣,因此看似矛盾的行業因爲這裏面巨大的利潤又不得不存在。

因爲需要,同樣也因爲了利益。

寧卿搖了搖頭:“我不清楚,總之是我爸爸請回來的!”

流月接口道:“葉凡的檔案在華夏是清白的,而他屬於軍火販子的情報其實也是由國安就難經過更方面的情報整合分析來的,沒有具體的證據的。唯一能有證據的就是這傢伙貌似殺過生多人,他身上的殺氣是做不了假的!”

韓幽倩點點頭非常認可流月的說法,她也是經過特殊格鬥訓練的,要不然剛纔寧卿進門的時候,也不會出手試探了。就那短短的一瞬間,她很明顯的感受到那種血腥殺氣,沒有殺過人經過血的洗禮的人,是不會有那種殺氣的。

當然流月說的也算的上時一些機密東西,不過廂裏面的人,哪一個背後不是跟華夏**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戰明明的爺爺可是上將。寧卿的父親跟華夏軍方是有着深度合作關係,否則也不可能請到國安出面幫忙。至於韓幽倩,人家有一個省委書記的父親,同樣算的上時豪門了。

所以大家也都沒什麼顧及。

戰明明一臉崇拜的說道:“哇塞,那豈不是說這傢伙是個超級牛掰,是不是華夏版的蘭博啊?”

韓幽倩笑眯眯的打趣道:“怎麼了?你打算以身相許?可惜只是個護衛。”

“誰家姑娘不容許有個白馬王子的夢想?”戰明明不服氣說道:“英雄不問出處!懂不!”好威武好霸氣的氣勢。

寧卿無奈的打斷:“別瞎猜了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護,衛而已!”

就在幾女在包廂裏相當熱烈的討論葉凡的時候,身爲當事人的葉凡,已經悄無聲音的來到了魅色的後門處。

從包廂出來的葉凡,仔細的打量着魅色的結構,腦子裏不斷的想着楊二閣的提供的線索,努力尋找一絲絲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偌大的魅色,其實一目瞭然,處了後門處有人把守,出入需要嚴格的檢查,其餘地方几乎不設防。葉凡打定注意,看了一下時間,暗暗計算着。

葉凡端着一杯酒,隨着人羣的扭動,慢慢的往後門處移動。

隨着鐳射燈光偶爾的閃過,葉凡清楚的看清,守門的兩個人不但帶着無線耳麥,腰間還略微凸起,經常跟武器打交道的葉凡一下子就判斷出這是手槍。

一個後門守衛竟然還配手槍,要說後面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鬼才相信。

這個時候,一個醉醺醺的男子摟着一個穿着暴漏的女子,走了過來。葉凡緊隨其後,不動聲色的微微靠近。

當兩人走到跟前,門衛單手就將其阻攔了下來,醉醺醺的男子,毫不在意的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卡片在門衛眼前晃了晃。

本事凶神額撒的門衛結果卡片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的遞過去。打開後門。

葉凡透過門縫略微掃了一眼,後面果然別有洞天。

恰巧,一位穿着時髦的美女步履紊亂的,往這裏走了過來。看樣子對方的目的地也是這裏。

經過葉凡身邊的時候,渾身充斥着酒氣,顯然是喝多了。

葉凡端着酒杯,一口仰盡,大步走上前,微微伸手,側露出美女的腰肢。醉熏熏的美女,感到身邊有人,擡頭掃了一眼葉凡。

葉凡咧嘴笑道:“小姐你喝醉了!”

美女沒有說什麼,順勢將頭搭在葉凡的肩膀上,指着後門:“帥哥,送我進去吧!”

葉凡求之不得,摟着美女往前走,同樣被門衛攔住了。

美女不耐煩的從手提袋裏,拿出一張卡片。葉凡掃了一眼,這張卡片很明顯跟剛纔那人的不同。

門衛只是看了一眼,連檢查都沒檢查。,直接放行。

當葉凡經過兩人旁邊的時候,兩人露出一股神祕莫測的笑容:“兄弟,你真有福氣。慕容小姐,可是頭一次帶男人進紅粉人間的!”

對於什麼叫紅粉人間,葉凡不知道當然也不想知道,笑了笑低着頭,往裏走。

當後門關上後,整個走廊都安靜了,門後酒吧的那喧天的噪雜聲,沒有一絲傳進來,隔音效果相當好。

緊緊靠在葉凡身邊的美女,閉着眼晴,指了下方向。葉凡順着往前移動。越走越吃驚,這裏面跟外面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鋪着厚厚毛毯的走廊,兩邊廊壁上掛着一盞盞八角壁燈。光線溫柔適中,尤其那空氣中還有着一絲絲香薰的問道,令人迷醉。

走廊的每一個拐角處都會矗立着一位穿着旗袍的美女,作爲服務引導。如果是在交叉處,還會有神色戒備的守衛確保安全無憂,這服務這安防,絕對是超星級的待遇。

葉凡一路走來,相當吃驚,足足走了有十分鐘,才七拐八拐的來到一處房間門口。打開房門,就是一個豪華的套間。

葉凡無限顧及這奢華的裝飾,將已經醉得一塌糊塗的美女,扔到牀上,就要離開。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

不曾想醉醺醺的美女,將那張進門的卡片,扔了出來,囈語道:“要出去拿着這張卡片,要不然會很麻煩!”

葉凡接過來,吃了一驚,來到牀邊,仔細的看了一下,確定了下對方確實已經不省人事了,才放心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房間的內美女,聽着房門打開的聲音,眼神露出一絲迷茫:“你是誰?”隨即昏睡過去。 走出房門的葉凡,僞裝成一名普通客人,憑藉着腦海中的記憶,開始在猶如迷宮般的走廊中看似悠閒實則快速的走動着。

一條條走廊的搜索着有可能軟禁楊鐵心的房間,凡是有人把守的地方,葉凡都會留意,期間也遇過好幾個盤查的,葉凡都是靠着那張卡矇混過關。

“你說,太子什麼時候會來?那個娘們讓兄弟我看了心癢難耐啊!”

“我說你別整什麼幺蛾子,這妞可是老大專門給太子準備的,別怪我沒提醒你,你要是想當肥料儘管去碰!”

“唉,這看見吃不着的感覺很難受啊!”

“誰說不是!這妞還真是個暴脾氣,要不是用他弟弟作威脅,估計這會已經餓死了吧!少見啊!”

葉凡神色一緊,他確定這二人談論的就是楊鐵心。

轉過拐角,兩個黑衣壯漢,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葉凡裝作路過一樣,往前走。兩人一看葉凡,警惕起來。

當他手裏往口袋裏面伸的時候,兩人下意識的手就往後摸去。葉凡眼神一轉,摸出一根菸,兩人神色才放鬆下來。

葉凡裝作很熟悉的樣子,掏出兩根菸,遞過去:“兄弟借個火!”

伸手不打遞煙人,兩人接過煙,掏出打火機。

“兄弟不經常來啊!”

“第一回來,這不迷路了?”

“沒事,多來幾回就熟悉了!”

葉凡打着哈哈,點着頭,應着是。

當兩人低頭點菸,打火機冒出亮光一剎那,一道匹練從葉凡手中劃出。火光熄滅,兩個守門人,叼着煙,還保持着點火的姿勢,只不過身軀慢慢的癱軟下來。

葉凡上前一步,死死的抵住,兩人的手緩緩的低垂下來,相互抵靠在一起。明顯死的不在在死了。

葉凡掃了一眼,還是電子鎖,在兩人聲上摸索了一下,找出開門卡,掃了一下,門應聲打開,

葉凡將兩人的屍體,一併帶了進來。

關上房門一片漆黑,葉凡摸索着找着開光,聽見腦後傳來一陣風聲,暗道:“難道也房間有人守着?”

葉凡馬上低聲沉呼道:“是不是楊鐵心,我是你弟弟叫來救你的人!”

風聲聽了,葉凡放下了心:“能不能把燈開開!”

“啪!”房間燈開了。。

視線突然變亮,葉凡微眯着眼睛,只能看清一個穿着一身素衣,臉色慘白的女子,軟弱無力的靠着牆邊。

葉凡心下恍然這是長期沒有進食的現象。

楊鐵心已經被關押了小半月了,這期間她想過無數次的逃跑,無一例外都失敗了,要不是因爲對方有所在意她的身體,早就棍棒加身了。

她也想過以死相逼,甚至絕食,但是對方拿她弟弟做威脅,她不得不妥協。

葉凡擡眼看了下時間,一把抓着楊鐵心的手:“現在沒時間給你解釋那麼多了,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