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天桀失笑一下,無奈非常。

我看著他的眼,怎樣亦瞧不夠,禁不住跪坐在大床上,抬眼去親吻他的唇瓣。

華天桀長長地乎出一口氣兒,抱著我進沖浴間清潔。

我懶洋洋地倚靠在牆上,小心維護好負傷的胳臂,任憑他幫我擦沖。

他眼中滿含著笑容,打趣道:「寶貝兒,一段日子沒見,沒料到你變的這般熱切,我全都快招架不住。」

我幾眼直勾了下地瞧著他,禁不住道:「華天桀,我特不要想你。」

他驀地楞了下,垂頭瞧著我,指頭在我面頰上不住地摩挲。

這段日子,他肯定吃了非常多苦,原先圓潤的指頭,居然亦起了繭子,刮的我面頰生痛。

我卻是沒吱音,定定地瞧著他。

我講:「我晚間一閉上眼,便抑制不住地想你。想你過的好不好,有沒負傷;亦想你抱我時,親我時,我……」

「上蒼!」華天桀發出一下驚乎,徑直垂頭堵住我的唇,呼息急促道,「你真真是欲要了我的性命。」

我眼圈熱熱的,這回卻是沒哭出來。

我忽然間彷彿丟了骨頭般的,懶洋洋地不肯動彈,啥全都期望他去作。

「你可以不可以別這般瞧我。」華天桀嘆了口氣兒,「好歹眨一下眼呀,要不然我覺的你想把我吃了。」

我抱歉地笑起來,非常贊同地點了些徐頭:「倘若把你吃進腹中,你便再亦不會走了么?」

華天桀苦笑一下,手掌在我頭頂上搓了搓,輕聲道:「這段時候你嚇壞了罷。」

我點了下頭,猛然尋思起小蠻,心臟霎時一陣鈍疼。

瞧我的表情,華天桀大約亦曉的我在想啥。

他神態有些徐落寞,微微攬住我的肩頭,輕聲道:「幼幼,是我沒維護好小蠻,你要怪,便怨我罷。」

原先好不容易忍住的淚珠,險些又給他勾出。

我梗咽道:「還有華良陪著著他。」

「是呀,有大哥陪著著他。」華天桀喃喃道,「向後,你跟我亦會去陪著著他。」

「恩。」

我狠狠點了些徐頭,心口又酸又漲,使勁勾緊了他的頸子。

華天桀爬到床上,把我摟進懷中。

我窩在他心口,緩緩閉上眼,僅期望這一刻可以變為永恆,向後再亦不用為其它任何事兒擔驚受怕。

然卻我曉的,這壓根兒不可可以。

我們亦僅可以偷摸摸享受這片刻的溫存,不曉的下一刻會身在何處。

我揚起頸子,腦門磨嘰著他的下頜,問:「你怎會來這兒?」

華天桀講:「那日我們逃到了海上,可是我擔憂你的傷,偷摸摸溜了上來。瀟湘水中耳目過多,我不敢回去,又聽聞你在這邊兒出現過,便計劃打算守株待兔,沒料到真真的給我碰著了。」

我心間一戰,倘若早曉的華天桀來找尋我,我肯定即刻便攆回相見歡。

這幾日他瞧不到我的身影,恐怕急的不可以。

他講:「得虧這兒曾經是我的地盤,各個監控的名置我全都非常熟悉,欲要避過去還是比起較容易的。」

我點了些徐頭:「那章小稀呢?你們瞧著她了么?」

華天桀講:「他們藏非常好,我自新上岸時,恰好發覺他們,駱臨便把他們帶到海上去了。」

我這才鬆了口氣兒,感覺之前的竭力全都沒白費。

「那蘭蘭呢,她究竟怎回事兒?」

華天桀咬碎銀牙切齒的一通話,更是是嚇的我抖唆了下。

亦便是講,蘭蘭開車送我們去港口時,張峰才的以逃脫。

如今回尋思起來,依然要我一陣后怕。

上回的事兒,真真是險而又險。

「好啦,不講旁人的事兒了。好不容易見著你,我如今僅想瞧瞧你。」

華天桀捉起我的左掌,指腹在我掌心目中微微摩挲起來,癢的我縮了一下頸子。

他抬起我的手掌,親吻了下指頭,眼中滿滿是憐愛的光芒。

重生之幸福要奮鬥 我的腦袋在他懷中蹭了蹭,恨不的變為一根兒藤蔓,永永遠遠纏在他身子上。

華天桀講:「這段時候,你怎過來的?」

我面上的筋肉僵了下,嘶聲道:「還可以怎過,待在付家唄。」

他稍稍有些徐怔楞,怪異道:「怎住進付家啦?」

我嗓子中突然梗了下,啞著喉嚨道:「自……自自小蠻出事兒后,我便要人把華家封了。」

我擔憂如萱在相見歡中,遲早會發覺華天桀的身形,有心想把她打發出去。

華天桀卻是跟我講,把她留下,反而更為保險。

「你剛回來,便把她支走,一人待在這兒,豈不是惹人疑心?」

我想了想,亦是這理兒,僅可以叮囑華天桀小心些徐,千萬不可以給人發覺蹤跡。

若來對我非常好我曉的,可她如今領的是付家的薪水,會不會透露華天桀的行蹤,我全然不敢保證。

得虧我的辦公間還是比起較保險的,似的狀況下,沒我的同意,她不會私自進去。

大約是擔憂我住在這邊兒生活不便,付若柏竟然派了付媽來給我送飯。

自瀟湘水到這兒,是非常長的一段路,付媽年歲亦不小啦,來來回回跑這般兩趟,身子鐵定受不了。

我不欲要她費這功夫,可她講此是付若柏命令的,她肯定要來。

但凡是付若柏講的事兒,她肯定會去作。

而且付媽對我真真非常好,她的腿又是由於我受的傷,我一時間居然沒辦法堅決地回絕掉她。

「付媽,明兒個你便不用再過來啦。」

我放動手掌中的碗,跟她講道。

付媽面上訕訕的,問:「付小姊,是否是我哪兒作的要你不滿意?」

我攆忙搖頭,笑道:「我計劃打算回瀟湘水去住,家中傭人亦全都會喊回來,向後便不用你這般辛勞了。」

「回去好,回去好呀。」

付媽瞧著空蕩蕩的相見歡,激愈地講回去好。

我失笑地瞧著她,半日才把她送走。

回至辦公間,華天桀摟著我的腰,酸溜溜地講:「即使沒我,你亦可以過非常好。」

我不由的沖他翻了個白眼兒:「你講的喊啥話?」

我瞧著他好不容易恢復一點的氣兒色,亦禁不住笑了起來。

倘若沒外邊那些徐紛擾的是非,便這般跟他打打鬧鬧,實際上日子亦可以過非常好。

跟華天桀待在一塊,我自來不會覺的無趣。

即使他盡講些徐幼稚無趣的話,亦可以要我開心地笑起來。

我叮囑華天桀,要他老實待在辦公間中,沒事兒不要瞎跑,省的我擔憂。

把隔間中的玩兒意兒略微收拾了下,打著車便回了瀟湘水。

家中的傭人全都給喊了回來,一窩蜂地便沖了進去,熱火朝天地幹了起來。

他們在外邊忙活,我徑直去了華天桀書廳。

書廳中的玩兒意兒非常多,找尋到他講的文件兒,便把它裝在文件兒袋中,塞進我的包中。

剛自書廳出來,傭人便叫我講,付家來人啦,帶著花兒籃過來的。

我擺擺手,要她徑直收下。

傭人講:「來的是付家公子。」

我楞了下,拎著包帶的手掌驀地一緊。

猶疑了幾秒鐘道:「東西收下罷,便講我在忙,不接待他了。」

傭人小心謹慎地瞧了我一眼,緊忙下樓去回話。

我拎著包回了自個兒的卧房,閉上門往後,繃緊的脊背才緩緩放鬆。

這才剛回來,付若柏便上門來啦,是純真真欲要慶祝我回家,還是想試探我啥?

我疲累地搓了搓太陽穴,發覺如今壓根兒不想面對他。

僅須一瞧著他,我便總是禁不住猜疑他的用心。

曾經那輕易便可以要我全無顧慮地笑出來的人,已然變為了我心口的一道傷疤,一尋思到便覺的沉甸甸的,壓的我快要喘僅是來氣兒。

不片刻,便聽著叫門音,傭人拎著花兒籃上來,偷摸摸瞧了我一眼,講:「付公子還在下邊。」

我心中梗了下,搖頭道:「你徑直告訴他,我已然休憩了。」

傭人點了些徐頭,轉頭便走,花兒籃卻是給我留下。

我把花兒籃拎進卧房,似是逼迫症犯了般的,每一朵花兒全都取出來檢查了下,確信上邊沒監控,亦沒竊聽器。

查完往後,卻是又對自個兒深切厭憎起來。

分明以往,我壓根兒沒這般疑神疑鬼。

可是如今,瞧誰全都覺的似是要害我的模樣。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我煩躁地捉了捉秀髮,把自個兒丟到床上。

由於剛搬回家住,亦不可以即刻便返回相見歡。

一人待在華家的生活亦顯的沒那樣無趣。

沒料到付媽卻是找尋上門來。

她來啦,我亦不好不見,卻是見她滿面焦急,神態困窘地瞧著我。

我心中嘎噔一下,心想這事兒鐵定跟付若柏相關。口中冷靜道:「出了啥事兒?」

付媽講:「是公子,亦不曉的怎回事兒,前兩日回去心情便不好,一人喝燜酒,怎勸全都不聽,昨日上午便開始發高燒,一直至如今燒全都退不下去……」

我緊忙道:「那緊忙送醫院呀。」

「申小姊,」付媽為難地瞧著我,「家中便有大夫,可是公子鐵了心,不肯打點滴,亦不樂意吃藥物,便這般乾耗著。我……我想,要不然你去瞧瞧他,講不定他……」

「付媽,」我攆忙打斷她的話,沉靜道,「他倘若鐵了心,即使我去勸,又有啥用?我不是大夫,亦不會開藥物方……」

「可你去啦,他鐵定聽你的。」付媽急的指頭戰抖起來,面上竄了一層汗,可憐兮兮地瞧著我。

「申小姊,我不曉的你跟公子發生了啥事兒,可是瞧著以往的情分上,你便去勸勸他罷。」

付媽沖前走了一步,腳底一個趔趄,險些徐跌倒在地。

我瞧著她戰戰巍巍的那根兒腿,霎時心生不忍。

咬了咬碎銀牙,終究還是心軟了。

「好,便這一回。向後他倘若再鬧這般一出,我是決對不會管了。」

付媽連連點頭,感激地瞧著我。

我簡單收拾了下,跟隨著付媽上了車。

這回居然卻然是柳特助開車過來的,我不由的挑了揚眉。

他那張死人臉終究有了些徐活氣兒,沒再沖我甩面色。

瞧起來他心中亦清晰,付若柏倘若出了事兒,他可撈不到一點好處。

而且付平川特地把他派過來,便是期望他可以瞧好付若柏,僅怕還會嚴加斥責他。

原先我覺的付媽是否是欲要我過來,存心誇大了付若柏的病情。

沒料到到了付家一瞧,連我全都給嚇一大跳。

瞧著床上邊色潮紅的人,我懷疑他是否是吃錯藥物了。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我給熏的腦袋隱約脹疼,可見付若柏到底喝了多少酒,到如今酒氣兒全都沒散盡。

付若柏呼息急促,腦門竄著汗珠,唇瓣卻是乾裂的脫下皮,顯然卻然是缺水過多。

幾個大夫圍在大床邊,心急如焚地瞧著他,卻是不敢動手。

「怎會這般?」我嚇一大跳,緊忙望向付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