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直接對著七夜轟去,以七夜的實力也無法接下這數十名武王強者的合力攻擊。

七夜見此,眉頭微皺。

玄力涌動之間,直接灌注進了空間傳送符之中。

龍天帝國,自己該說再見了!

突然出現的空間之力波動,讓葛乾等老怪物皆是臉色大變。

「阻止那小子!他在施展空間傳送符,不能讓他離開!」

葛乾著急的大叫,倘若讓七夜離開,八部龍皇所留不僅得不到,而且還會留下一個巨大的隱患。

雖然葛乾想要直接出手擊殺七夜,然而他卻被千杯醉酒的力量死死壓制,使得他無法挪動半分。

「千杯老兒,你壞我雁盪山莊好事,無劍宗必定葬送在你手上!」

葛乾直接出言威脅道。

「無劍宗的將來會是怎樣,我不知道!不過只要七夜這小傢伙不死,你雁盪山莊必定是寢食難安!」

千杯嘴角暢聲大笑。

「七夜小子,離開龍天,沒有成就武皇之道,千萬不要回來!」

千杯醉酒對著七夜大聲喝道。

聽到千杯醉酒的大喊大喝,七夜滿是感激。

倘若不是千杯醉酒和煉藥師公會會長白禮二人攔住最強的兩大高手,恐怕自己早已被殺。

自己能夠逃過這一劫,多虧了二位。

「諸位,今日搭救之恩,七夜先行謝過了!」

七夜對著無劍宗等人躬身一禮。

光影波動浮現,銀色的空間之力完全包裹著七夜。

銀芒閃爍之間,一條空間通道瞬間開啟,七夜直接沒入了空間通道之中。

然而數十名武王強者的合力攻擊,卻直接轟進了空間通道,轟向了七夜。

數十名武王強者的合力攻擊,直接將剛要合併的空間通道再次轟開。

那等可怕的聲勢波動,讓無劍宗眾人臉色劇變。

然而銀色的空間之力最終完全消失,那空間傳送通道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誰也無法知曉! 第五百五十五章一口氣

七夜被銀色的空間之力包裹的瞬間,空間傳送符上,傳出的巨大吸力,完全將七夜周身的空間,沒入了漆黑的空間通道之中。

空間傳送符銀光閃爍,釋放者玄妙的空間之力,直接將七夜傳送離開。

然而在七夜進入空間傳送通道的瞬間,一股恐怖的玄力波動帶著五光十色的色彩,直接轟向了自己。

數十名武王高手的聯合攻擊,凝成了一個可怕的能量光團。

這光團在空間通道的不穩定氣流之中,轟然爆炸。

「轟隆!」

這股可怕的力量光團,在爆炸的瞬間,讓七夜內心一緊,臉色也在此時變的極為難看。

玄心空間內的凰儀,也在同一時間幫助七夜抵抗這狂暴的爆炸衝擊。

兩大聖器護體,七夜周身更是儘可能的凝結出了一層層結界光紋。

而且七夜還從龍門聖碑之中取出了幾件皇品防護玄器,甚至提前吞服了兩顆龍門聖碑中取出的六品皇丹。

劇烈的爆炸波動,聲勢駭然,威力也異常可怕。

僅僅是第一波玄力衝擊,七夜身前的防護光紋便瞬間破碎,就連皇品防護玄器也直接崩碎了三件,崩碎的皇品玄器碎片炸的七夜渾身鮮血淋漓。

而劇烈的爆炸餘波,直接讓七夜重傷噴血。

好在聖品玄器再加上凰儀的力量,最終防住了這可怕的能量餘波。

然而七夜眉頭還未舒展,臉色再次劇變。

數十名武王強者施展的玄力攻擊,破壞了空間傳送通道的穩定。

這股能量波動使得空間之力變得極為不穩定,而且產生了空間風暴!

空間之力,即便是武皇強者,也只能勉強施展,倘若遇上空間風暴,武皇強者也不一定能夠確保自己的安危。

更不用說七夜這個剛剛進入武王之階的小子。

空間風暴出現的瞬間,若不是兩大聖器護體,七夜早已被空間風暴絞碎,可即便如此,險些避開的空間風暴,直接讓七夜的右肩絞的血肉模糊。

「主人,催動空間界石,穩定空間傳送符周圍的空間之力!」

玄心劍急忙叫到。

在玄心劍魂靈里出現這一念頭的瞬間,七夜的右手之中多出了一塊銀色的奇型怪石。

這怪石出現的瞬間,周遭的空間之力不僅沒有減弱,而且變得更加狂暴。

七夜的身體,也在這突然之間,被空間風暴絞得鮮血淋漓。

身上的血肉就像是被鈍刀剁碎了一般。

血肉穿心的痛苦,直接讓七夜的感官麻木,他只顧抓緊空間傳送符文,催動空間界石中的空間之心。

空間界石,是玄心老人所留的秘寶,以七夜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掌控。

然而強行催動空間界石中的烙印,空間之心。

周遭的空間風暴,在以緩慢的速度平息。

可是平息這可怕的空間風暴,七夜剛剛恢復的玄力,不過短短瞬間便透支的乾乾淨淨。

沒有木靈的自然之力持續補充體內的玄力,七夜僅僅是片刻之間,就被抽空了體內的力量。

空間傳送符的銀色光芒逐漸減弱,然而七夜的臉色也越發慘白。

空間風暴攪碎了七夜不少血肉,不斷流出的鮮血讓七夜越發虛弱。

而且玄力的消耗透支,更然七夜的意識開始模糊。

「主人,小心!」

漆黑的空間傳送通道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道銀色的空間亂流。

這空間亂流直接劈進了七夜的胸膛。

只是眨眼之間,七夜胸口的骨頭粉碎凹陷。

然而還有一縷銀色的空間之力,竟然鑽入了七夜的玄丹之中。

也就在這突然的瞬間,七夜成就武王之後的玄丹竟然出現了無數裂紋。

「噗嗤……」

一口粘稠的鮮血,夾雜著內臟,直接噴出,七夜的氣息也在這一瞬間萎靡到了極點。

若是七夜玄力充足,這樣的空間亂流,或許能夠催動空間界石勉強躲避。

可是七夜的玄力實在透支的太過嚴重,竟被突然出現的空間亂流給差點弄死。

也就在這最危急的關頭,空間傳送符的銀色光芒在這瞬間爆發出了一股耀眼的銀光。

而七夜的身體,也在這銀光之中,被拋了出去。

耀眼的白光,新鮮的空氣,這是七夜閉上雙眼之時最後見到的光景。

他的意識知覺,在痛苦之中,完全消失。

……

……

千山綠樹,鳥語花香。

這是一處花草氣息濃郁的峽谷,淡淡的百花異香從峽谷中傳出,這花香讓人心神清凈,渾身舒爽。

峽谷中各式各樣的藥草靈花,倒是讓人覺得此地是一處藥草眾多的寶地。

峽谷之中,一名衣著白色短衣的小男孩兒正背著竹簍,手裡握著一根磨得光滑油量的小巧鋤頭。

男孩兒金色的銳利眼睛發現了一株三品藥草,青竹淼草,如若青竹的模樣,可是細如小草,而這青竹淼草之上,有著奇異的蛇形紋路,顯得異常奇妙。

小男孩激動的趴在藥草旁,小心翼翼的將青竹淼草挖了起來,連帶根須泥土一同放入了背後的竹簍之中。

就當小男孩兒忽然抬頭的時候,他發現了一滴滴鮮紅的血跡。

沿著血跡望去,在一片花草從深處,躺著一個全身血肉模糊的人影。

「啊!」

那般凄慘可怕的血肉碎爛的人影,嚇的小男孩兒大聲叫到。

「銳明!發生什麼事了?」

小男孩兒的驚聲大叫,立刻引來了一個焦急的女聲。

連忙趕來的是一位衣著青色衣裙的女子。

女子年放不過二八,臉上帶著青澀的純凈,一雙柳眉如若遠山,肌膚勝雪,紅唇濕潤,瓊鼻高聳,青色的衣裙包裹著女子凹凸有致的玲瓏嬌軀。

因為擔心小男孩兒的安危,女子的美麗容顏之上,帶著一抹深深的擔憂。

「銳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女子來到小男孩兒身邊,焦急的叫到。

可是定神一看才發現,剛才驚叫的小男孩兒,並沒有出現什麼危險。

而是對著女子招了招手。

「馨兒姐,那個人好像要死了……」

名叫銳明的小男孩兒,指著渾身血肉模糊的七夜說道。

女子也在確認小男孩兒沒有什麼危險之後,將注意力放在七夜身上。

「傷的好重!」

女子查看了一下七夜的傷勢,柳眉微微顰蹙。

七夜四肢被空間風暴攪得血肉模糊,沒有一處是好肉。

而起胸膛更是碎了不知多少根肋骨。

若不是早先服下了兩顆起死人肉白骨的六品皇丹吊著性命,七夜恐怕早就死掉了。

而且木靈以自身沉睡的代價而凝練出的花環,也在保護著七夜的生機氣血。

看了一眼七夜手腕處被鮮血染紅的花環,這花環上釋放者的濃郁自然之力,讓女子多看了兩眼。

這花環擁有濃郁的自然之力,在維持著七夜的生機,讓七夜還有一口氣在。

這也讓女子相信,七夜能夠救一救。

「銳明,快,去叫黑熊大叔,讓他們將藥箱帶來,讓他們來幫幫忙!」

女子對著小男孩兒急忙說道。

聽到女子的話,小男孩兒銳明點了點腦袋,運轉起僅僅是武師的玄力,朝著峽谷外跑去。 第五百五十六章黑熊傭兵團

入夜,花草異香的峽谷吹出了清香襲人的微風。

營地的篝火映照出了一個個歡樂活潑人影。

粗俗的話語,夾雜著笑罵之聲隱隱可聞。

這些皆是黑熊傭兵團的傭兵武者,而黑熊傭兵團的此次傭兵任務,便是為銳家採藥隊保駕護航,保護她們採摘藥草。

黑熊傭兵團的團長黑熊,是一位中年男子,一頭極為幹練的黑色寸發並無特別的裝飾,他那寬厚的面孔倒使得他看起來為人正直,黑熊有著武王二階的實力。

這樣的實力如果在龍天帝國那片靈武大陸的武道落後區域,必定是震動一方的強者,甚至會是某個宗派的宗主門主。

然而在高手如雲,武道昌盛的百戰域,黑熊的實力只能算是普普通通,甚至也只能在百戰域邊陲的小城,北荒城混一混。

哪怕是北荒城這座小城,像黑熊傭兵團這樣,擁有武王強者的傭兵團也不下五個!

而且,北荒城靠近百草山脈,這裡靈草靈藥豐富,吸引了無數採藥的武者,也吸引了不少武王帶隊的小隊。

當然,也吸引了不少強橫的魔獸,這其中也不乏出現,實力在武王階別左右的五階凶獸,甚至傳聞還出現過六階異獸!

眾人所在的百草峽谷雖然異常安全,沒有多少高階玄獸出沒。可身為傭兵團長的黑熊,臉上並沒有多少喜色。

因為叢林之中,危險的往往不是實力強悍的凶獸異獸。

最危險的反而是人的同類本身。

「晚上守夜的少喝一點,百草峽谷的夜晚可不太平,不想丟掉小命,都給老子拿出十二分精神來!」

武王之階的氣勢並沒有壓迫人的感覺,反而是多出了幾分關切。